互联网络

有关科学的良知、道德、体制和研究者的人生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有关科学的良知、道德、体制和研究者的人生
0


【注】这几天忙于装修,很少打理博客,今天一看,快长草了,硬是拖着疲惫的身子坚持写的东西。

首先,题目中是个很大的问题,需要很多科技工作者和管理者去深入讨论,作为一个刚刚毕业的PhD,我的科研尚处于涉世未深的阶段,看到的、听到的、悟到的尚少,不敢大放厥词去讨论,因为我知道讨论这个话题超出了我的能力,我之所以用这个题目,目的之一是让更多人的关注到这篇文章(

杜老师,您经常拿一个吸引人眼球的题目去提高关注率、搜索率太不厚道了!自己BS一下自己,标题党!

)并有所思考、讨论、有所悟。

下文中将会给出几篇讨论的较热的博文,写的都很好,大家可以在这篇博文和提及的博文处讨论

其次,我从
也许
在别人看起来极其卑微的研究和教学经历上谈些于此相关的事情、感受。一个个罗列吧,若有阅读的不便,敬请谅解!


1.我的导师与我的PhD生活:踏踏实实地做模型和实验,绝不造假

我刚入硕士的时候跟随陈万义老师读金融工程的一些课程,并试图在这一热门的专业上能扎下来,尽管自己很努力,但最终还是发现自己的数学基础远达不到Financial Engineering的要求,尤其是想走Black-Scholes这个分支的话(请原谅依我当时对OR的了解,根本判断不出我其实可以走Markowitz这个分支)。但跟着陈老师期间,养成了求真务实的好品质。陈老师是学数学出身,通过上陈老师的课并参加讨论班,那个时候养成了一个习惯:一定要把证明过程看懂,每一个细节都要懂,如果有一个细节不懂,不惜花大量时间按图索骥去读很多背景知识!
在我判断出自己不太适合读Financial Engineering之后,我紧接着进入了陈秋双老师的研究组并后来跟着陈老师读了博士(有时候我在想:怎么那么多数学好的人都姓陈?呵呵)。陈秋双老师是对我科研训练最多、最系统的老师,我每每想起很感动。陈老师在系里是有名的严格的老师,在陈老师的指导下,我从一开始就坚持自己看论文、找思路、认认真真建模型、设计算法、编程序,每一篇论文都是辛辛苦苦“做”出来的(所以,我现在特别反感科研还没有入门的人用羡慕妒忌恨的语气说“真羡慕你们会写论文”,尤其反感别人用“写”字,好像的意思是读几篇论文就能坐下来瞎写一样,完全抹杀了科研的大部分工作—看论文、找思路、建模型、涉及算法、编程序、实验分析和改进等),我不敢保证我的每篇论文的任何地方在措辞上没有任何无关大要的美化和掩饰成分,但我敢拍着胸脯说我的模型、算法和实验结果都是真实且没有任何掩饰成分的。尤其是在读了Frank Meisel等人的book及听了蔡小强老师的几次讲座后,我几乎把实验结果的每个细节都尽可能展现给读者了,有些地方的实验结果不理想,我每次都要跟陈老师进行长时间的讨论分析原因,并额外通过大量的辅助实验披露可能掩盖的实验细节(从实验的实际过程中发现问题及原因),尽管最后还是不得不把一些不理想的结果放在论文中(事实如此,难道我们可以曲解事实而去误导读者么?)。所以,我觉得,我的博士论文是经得住推敲的,其中部分实验结果不理想,有些是事实如此,有些时时间进度问题导致毕业前没有额外大量的时间去继续实验和完善(你别问我:你为什么不申请延期毕业,把工作做得完美一些?我老婆扛着大肚子还要辛苦工作养我以及为ORson存生育的钱,你让我把工作做到完美程度再毕业?那我的人生对于家庭的价值又何在?),但我已经尽力了,上个春节我没回家,大年三十和初一就休息了两天,初二开始继续实验的。个中的辛苦,认真的PhD们都能参透,无非是实事求是地追求真理!做科研,关键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2.为什么要发表论文?

说这个问题可能会刺痛很多人的神经。科技论文的价值在于促使科技进步。这里涉及到尺度问题,有的进步是大的进步,有的是小的进步,有的是微乎其微的极小的进步。我个人认为,只要能带来进步的都是可以发表的。但,但,但,但:我们作者自己都认为是灌水的文章怎么好意思去投稿并发表呢?好吧,您可能说为了职称、为了生活,我也不完全反对个人对于家庭应该发挥自己的价值和尽自己的义务。但,但,但,但:在物质生活还不错或职称有了的前提下,为什么还要灌水?
陈老师一直告诫我:要珍惜自己的学术声誉!所以我一直不敢拿自己的学术声誉开玩笑,也不敢大肆灌水,更不敢以论文数量炫耀(事实上,我的论文确实不多),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一种耻辱。记得浙江大学的张国川老师在《越民义与中国运筹学》表达过类似的意思:以我现在的年龄,发表的论文数目可能已经超过越公了,这实在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张老师的话给我的印象很深(尽管没有确切记下),这跟陈老师对我的教育是如此一致。所以,我现在特别讨厌什么大学生创新训练计划一定要求发表论文?那是本科生啊,你非要求他们发表什么论文啊?(尽管我认为一些出色的本科生的确能做出很好的东西,但我认为比例太小了!)这会从学生本科时代就误导他们的。什么时候我的学生能真正理解张老师“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的含义呢?


3.科研与我们的人生价值

我本人读书很慢,经常被ORson妈鄙视,所以经常是她读很多书,然后给我讲,她给我讲的道理我都印象深刻。其中有一条:好像某个NB的古人说过,人在二三十岁的时候,追求的是人与物的关系,表现为想尽办法要赚很多钱;人在中年(四十岁之后的一段时间),追求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表现为喜欢权力、喜欢被人捧着、喜欢别人的认可;人在老年时(不知道古代的老年如何定义?是知天命之后算老年还是花甲才算老年),追求的是与自己内心的关系,这个时候往往会自不自觉地评价自己的一生,追求自己对于自己的认可。我特别同意这位NB的古人的观察,其实像我等比较早慧(不是早衰,呵呵)的人,从三十岁开始就在追求与自己内心的关心了,并把其当作终极关注,尽管时不时地为金钱和别人的认可程度而烦恼。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很早慧,有些道理能想得很通透,因此也很幸福。因此,当别人把我想得很庸俗的时候我很多时候不高兴。
人生的真正价值在于帮助别人(其实我发博文的真正价值是能帮助更多人的人,尽管博客的确给我带来了不错的声誉),科研的真正价值在于帮助现实的别人和后世的别人,在于能让更多的人活得更幸福(尽管有人说科研的真正价值在于追求真理,我不反对并部分同意)。人在帮助别人的过程中也别忘了我们也是人类历史长河中某个片段的一份子,所有人工作的价值都是为了使人类过得快乐,那么作为科研者的自己也理所应当要重视自己的幸福和快乐,不能苦逼一生。科研也只是体现科研者人生价值的一个方面,家庭也是一个方面,所以科研不是生命和生活的全部,也不是人生价值的全部。科研中的价值是帮助很多认识不认识的人,家庭中的价值则是帮助亲人获得幸福。

啰啰嗦嗦、言不达意,都是下面这几篇博文及其评论中的讨论刺激的我,呵呵,几个博文链接现在送上,请仔细品读博文及其评论。

我不对其中的任何观点表达赞同和反对,我担心误导大家,自己品读和思考

肖重发的博文: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3772-648640.html
周理的博文: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844854&do=blog&id=648132
李永丹的博文: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81175-266893.html

现在是凌晨0:47,明早要6:30起床去苦逼地监考期末考试,不想评论的话您就顶一下!

阅读原文...


Avatar

Getting Bluetooth modules talking to each other

上一篇

Rebooting Graduate Training: An MLA Roundtable

下一篇

您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
有关科学的良知、道德、体制和研究者的人生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