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破解了人类性别之谜,却仍躲不开性别歧视,成果易主还被历史遗忘

科技动态 SME (源链)

《圣经》的《创世记》中,将女性定义为男性的一根肋骨,以此建构了一个亘古不变的男权社会。

然而在传统社会中,一讨论到后代性别的决定因素时,几乎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那根 “肋骨”

只要婴儿从女性身上产生,那么婴儿的性别就由女性决定。

无论在中国还是外国,没生出男孩子基本都是孕妇的锅。

直到了20世纪初,一位女科学家发现了性别由男性性染色体决定的机制,才卸掉女性肩上的包袱。

我们在高中生物课就已经学到过性染色的知识。

携带 Y型性染色体精子 与卵细胞结合,后代即为 男孩 ,携带 X型性染色体精子 与卵细胞结合,后代则为 女孩。

虽然让哪种类型的精子与卵细胞结合还与精子活性、女性阴道环境等有关。

但这个知识点,就已经足够让女性远离被 “有理有据” 地指责。

不过,发现了X/Y性染色的那位女科学家—— 内蒂·史蒂文斯 ,却不那么幸运。

她虽终结了人类上千年对性别决定的种种臆测,却仍然因为不曾拥有Y染色体而被历史遗忘。

在男性主导的学术舞台上,她是第一批投身于科研的女科学家。

她在 35岁“高龄” 时,才攒够学费,进入大学。

科研生涯也只有短短11年,但却取得许多男性都无法企及的辉煌成果。

她首次发现性染色的遗传机制, 破解了性别之谜 ,并 为Y染色体命名

然而,世人却很长一段时间把这个成果,安在另一位男性生物学家头上。

真正做出贡献的史蒂文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鲜为人知。

1861年, 内蒂·史蒂文斯 出生于美国佛蒙特州。

她的父亲虽是木匠,但业务也算做得红火,能支付得起史蒂文斯与弟弟妹妹的学费。

在那个年代,女性能够接受教育并不常见。

而有幸接受教育的史蒂文斯,也表现出了超强的学习能力,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史蒂文斯在美国南北战争后的美国长大,社会对女性发展的阻力重重。

教师、护士、秘书等工作,已经算是女性工作的极限。

大多数的女孩只图长大后,嫁个好人家便算了了一生。

但是,史蒂文斯的理想却与那个时代显得格格不入—— 她想当一名科学家。

史蒂文斯用过的显微镜

不过,在那个年代,女性想当科学家哪有那么容易。

于是她选择了先投入工作,在赚到足够的资金,才投入下一个阶段的学习,以此前进。

1880年,史蒂文斯成为了一名老师。

但只任教了三个学期,学费攒够后,她便辞职就读于韦斯特菲尔德师范大学。

她只用了两年时间,便以班上最高分的成绩,修完了四年制的课程。

在这之后,史蒂文斯在继续留校任教,花了10多年的时间,再次为自己将来的教育筹集资金。

一生未婚的她,也计算好了她将来不工作只学习,需要的生活费、学费等一系列费用。

到35岁的“高龄”,史蒂文斯才算攒到足够的资金,踏进了斯坦福大学的校门。

在这里史蒂文斯不断成长,于1899年获得学士学位,1900年获得硕士学位。

在斯坦福大学毕业后,史蒂文斯也转到布林茅尔学院,继续攻读博士。

那个年代,这一教育程度在女性中已是极度罕见了。

工作中的史蒂文斯

在布林茅尔学院,史蒂文斯也真正开始了自己的科研生涯,那时的她已经39岁。

性别已不是她的极限,年龄当然也阻挡不了她前进的步伐。

大器晚成的史蒂文斯,也开始在学术舞台上崭露头角。

孟德尔的豌豆

早在1864年,现代遗传学之父孟德尔就用长达8年的豌豆杂交实验,发现了 遗传定律。

但是这个定律却被埋没了近36年,到1900年才被科学界“重新发现”,成为遗传学史和生命科学史上划时代的一页。

当时染色体也被发现了有近20个年头,寻找染色体与各种性状之间关系的研究也是一个热点。

亨金(Hermann·Henking)

1881年,德国细胞生物学家亨金,就曾在雄性红蝽的生殖细胞中发现了 “受冷落的染色体” ,并称之为 “X染色体”。

他在减数第一次分裂的过程中,发现了一条没有与其配对的单条染色体,孤独地移向一极。

我们现在都知道, Y染色体的个头要比X染色体小得多

所以,“X染色体”并不是受冷落的,只是亨金没有发现“Y染色体”的存在,也并没有揭示性染色的秘密。

所以随着20世纪初研究染色体的热潮,史蒂文斯也想知道性别是否与染色体有关。

而她的研究,也让那条真正被冷落的“Y染色体”,真正地呈现在人们的眼前。

黄粉虫的几个阶段

她在显微镜下,观察到雌性黄粉虫(也就是平时说的面包虫)的细胞中有20条大型染色体。

而雄性黄粉虫虽也有20条,但其中有一条却比其他19条小得多。

所以她在报告中作了详细的描述,写道: “这看起来是染色体决定性别的现象。”

人类男性染色体组

而在之前的研究中,史蒂文斯就已经预言过, 染色体总是成对存在,所以“X染色体”并不会只有单条。

根据孟德尔的遗传学规律,她推断这两种不同的染色体,可以由黄粉虫的精子得到答案。

遗传学之父,孟德尔

事实上,她也发现了雄性黄粉虫存在两种不同的精子,并在推测道:

“含有小型染色体的精子,产生的后代是雄性”,“拥有10条大小相似染色体的精子,产生的后代为雌性。”

后来,她更是进一步证实这一现象,并将研究扩大到除了黄粉虫的其他物种上。

史蒂文斯笔下的细胞分裂,图片来源:STUDIES IN SPERMATOGENESIS

1905年,她也把那条被遗落多时的染色体,命名为“Y染色体”,真正揭示了性别之谜。

这里“Y”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只是顺着字母“X”向后排序。

摩尔根与他的红白眼果蝇

其实一开始,摩尔根是对孟德尔学说和染色体理论都表示怀疑,称孟德尔主义为 “高级杂耍” ,并提出了一些较尖锐的问题:

如果生物的性别是由遗传物质控制的,那么性别基因是显性还是隐形?

再说自然界中大多数生物两性比例都为1:1,无论性别基因是显性还是隐形都无法得出这样的比例。

果蝇眼色属伴性遗传

然而,在看到了史蒂文斯研究出的成果后(摩尔根是史蒂文斯所在实验室的教授),摩尔根也开始跟果蝇打起了交道。

其实这果蝇在被摩尔根当做研究对象之前,史蒂文斯就在实验室中大量培养,并把它们当做自己的模式生物。

史蒂文斯

只可惜,1912年史蒂文斯就因乳腺癌去世,距离她发现性染色只有7年时间。

即使参加科研的时间很短暂,但她在11年内就发表了近40篇学术论文,十分高产。

在史蒂文斯死后3年,摩尔根也完成果蝇实验,用染色体学说完全解释了孟德尔遗传学。

摩尔根也因此,在1933年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

摩尔根

在史蒂文斯死后,摩尔根也在《Science》杂志为她写了一份长篇讣告。

而在较早的推荐信中,他就曾写道: “在过去的研究生涯中,我没有发现一个像史蒂文斯小姐一样,能够独立研究的学生。”

威尔逊(E.B.Wilson)

尽管如此,在学术界史蒂文斯的发现却一直被忽略。

当时和史蒂文斯在同一个实验室的同事兼前导师 威尔逊(E.B.Wilson) ,也在研究这一课题。

他本身就是一个传奇的生物学家,也在同一时期与史蒂文斯发现了相似的成果。

虽然当时的威尔逊还认为,环境因素会影响到腹中胎儿的性别,但仍然不妨碍世人把他当做性染色体的发现者。

左:威尔逊,中:史蒂文斯,右:摩尔根

历史学家Stephen Brush就曾经描述道:

“威尔逊确实和史蒂文斯几乎在同时观察到了同样的现象,但很可能是看到史蒂文斯的结果,才得出染色体决定性别的结论…但又因威尔逊在其他领域贡献更大,他得到的荣誉也更多。”

值得注意的是,当时威尔逊只比史蒂文斯早10天,把论文投稿到《The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Zoology》 。

但文章发表时,威尔逊的文章却足足比史蒂文斯早了两个多月。

这其中是意外,还是其他原因,我们不得而知。

而相信性别纯粹取决于染色体的史蒂文斯,确实也比还相信环境会影响性别的威尔逊,更经得起时间的推敲。

至少,史蒂文斯应该和威尔逊,共同享有这一发现成果。

但史蒂文斯,也因为没有属于自己的Y染色体,彻底被遗忘。

如果不是 谷歌涂鸦(Google Doodle) ,推出了史蒂文斯155岁冥诞,或许更少人知道她的事迹。

不过,在历史上成就被埋没的女科学家又何止史蒂文斯一个。

左起吴健雄、富兰克林、贝尔

吴健雄验证了杨振宁、李政道的“宇称不守恒理论”,诺奖却将她除名;

富兰克林在沃森和克里克之前发现DNA双螺旋结果,但诺奖不属于她;

而发现了脉冲星的贝尔,成果直接归到导师名下又一女科学家与诺奖无缘;

就连大名鼎鼎,曾两度获诺奖的居里夫人,在研究生涯中也曾因性别遭受太多不公。

这种现象被称为“玛蒂尔达效应”,指的是女性科学家的成就得不到正名,也未被历史赋予合理的地位。

所以你说,女科学家都去哪儿了呢?

SME责编内容来自:SME (源链) | 更多关于

阅读提示:酷辣虫无法对本内容的真实性提供任何保证,请自行验证并承担相关的风险与后果!
本站遵循[CC BY-NC-SA 4.0]。如您有版权、意见投诉等问题,请通过eMail联系我们处理。
酷辣虫 » 科技动态 » 她破解了人类性别之谜,却仍躲不开性别歧视,成果易主还被历史遗忘

喜欢 (0)or分享给?

专业 x 专注 x 聚合 x 分享 CC BY-NC-SA 4.0

使用声明 | 英豪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