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络

退潮中谋出路,映客YY各走一边

撰文 | 胡楠楠 编辑 | 秦言

来源:懂懂笔记

如果给你五分钟的闲暇时间,你更愿意去看一位主播的直播还是看几个有趣的短视频

相信,更多的人会选择后者。

如果说游戏直播还可以凭借游戏粉丝和各种赛事带来的流量吸引用户留存,那么短视频的横空出世无疑给秀场直播行业带来了巨大的冲击,不仅大量注意力被 ” 拉走 “,也分流了大量的用户。

秀场直播流量遇颈,这是不争的事实。即便是去年刚上市的映客和稳居泛娱乐直播 ” 老大 ” 位置的 YY,也无法避免。变,是必然的选择。

No.1

股价光环消退的映客

映客曾是秀场直播里的幸运儿,它在直播行业的寒冬完全到来之前抢先登录港交所。

但好运气不会一直维持下去,自 2018 年 7 月映客上市以来,股价惨遭腰斩。当时公司的发行价为 3.85 港元 / 股,截至 11 月 29 日收盘,映客股价已经下跌到 1.140 港元 / 股。

2018 年映客的总收入同比下降 2.1%至人民币 39 亿元(约合 5.754 亿美元),而同期调整后的净利润同比下降 24.7%至人民币 5.963 亿元。作为占公司收入 96.6% 的直播业务收入,也同比下降 4.9%至人民币 3730 万元。

从 2019 年映客公布的上半年财报来看,情况似乎更加糟糕,营收及毛利分别为 14.86 亿元及 4.3 亿元,较去年同期分别下降 34.9% 及 44.8%。最令市场惊讶的是映客净利首次出现亏损,净亏损为 2754.7 万元。

映客不是没有辉煌过。成立于 2015 年 3 月的映客,一度凭借一句 ” 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 ” 的口号强势入驻万千用户的手机。2018 年 4 月 27 日发布的《2018Q1 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发展分析报告》中,映客以 1831 万的用户规模成为娱乐直播市场第二大巨头。

然而,互联网行业的形势瞬息万变,自 2018 年以来,同样用于娱乐,打发无聊时间的短视频行业,以更丰富的内容和更灵活的时间处理形式,给直播行业带来了巨大冲击。官方数据显示,截至 2019 年 7 月,抖音的日活用户已经超过 3.2 亿;快手的日活用户也突破了 2 亿,并提出在 2020 年春节突破 3 亿的目标。

除了短视频的冲击外,映客本身也存在着不可忽视的问题。

首先是商业模式过于单一。根据映客公布的 2018 年年报,通过直播打赏赚取的收益达 37.29 亿,占总营收的 96.59%。2015-2017 年,映客直播打赏赚取的收入占总营收比重分别为 94.6%、99.8%、99.4%,可以说映客的收入几乎来都源于用户的打赏抽成。盈利模式受到限制,就很难为映客的市值增长提供强有力的支持。

其次是映客的内容缺乏新意。这几年直播的内容几乎一成不变,全靠头部主播施展魅力留住用户,且与其他直播平台大同小异,同质化严重,优势不明显。直播行业的竞争日趋激烈,但映客却缺乏差异化的特征,导致市场占有率始终低迷。

类似的问题曾经一度困扰着熊猫和全民,而这两个平台已在直播行业的竞争中被淘汰,处在困境中的映客应该感受到危机。

No.2

YY 净利润连续同比下滑

作为国内直播上市公司的 ” 领头羊 “,YY(欢聚时代)日子也并不好过。

11 月 13 日,YY 发布 2019 年三季度财报,数据显示,YY 营收 68.8 亿元,同比增长 67.8%,非美国通用准则下净利润 5.7 亿元,同比下滑 27%,这已经是 YY 连续 4 个季度净利润同比下滑。

今年 3 月初,YY 完成对海外直播 BIGO 的全资收购,BIGO 旗下拥有海外直播平台 BIGO LIVE、短视频制作分享平台 likee、即时通讯应用 imo。这代表着 YY 从直播平台成长为全球多元化的视频平台,并初步完成了全球化布局。

YY 相关人士将利润下滑的原因对媒体的解释为海外业务 BIGO 整体还在亏损中。”BIGO LIVE 在去年实现盈利,2018 年营收近 5 亿美元,likee 今年扩张的比较快,投入的比较多,imo 的商业化刚刚起步阶段,所以导致整体的 BIGO 是亏损的。”

从财报来看,对海外市场的重视,让 YY 用户数据持续增长,YY 全球平均移动端月活跃用户 4.7 亿,其中约 77.9% 的用户来自中国以外的市场。

在短视频领域,YY 全球平均移动端月活跃用户从 2018 年同期的 1950 万同比增至 2019 年三季度的 1.5 亿,包括来自 Likee 的 1 亿,以及来自 imo 嵌入式短视频服务的 5020 万。在直播领域,YY 全球直播服务的平均移动端月活跃用户同比增长 26.5% 至 1.6 亿,其中中国用户 1 亿,海外 5410 万。

与之相伴还有营销成本的拉高。根据财报显示,2019 年三季度 YY 营业费用 21.6 亿元,同比增长 60%。其中销售与营销费用 10.8 亿元,占比一半,这部分费用增加主要是因为 YY 持续对海外市场的销售和营销活动投资,研发费用增加至 6.7 亿元,主要是由于研发人员相关的费用支出增加。

从 2018 年开始,YY 的营业费用同比增幅开始上涨,尤其在 2019 年一季度、二季度,增幅高达 200%、168%。与上季度相比,YY 营业费用的增幅开始回落,但是同比去年同期 54% 的增幅,还是高出 6 个百分点。

可以说,YY 近两个季度的财报,在走势上,都处在投入刺激营收增长,同时拖累净利润的循环中。

No.3

天花板见顶倒逼转型

从 2017 年开始,直播行业就已经遭遇了增速放缓的问题。2017 年,直播行业融资事件共 25 起,2018 年,整个行业融资事件仅 10 起。

此外,多家直播平台暂停了直播服务:2018 年 10 月,全民直播显示 ” 系统升级维护 “,至今无法打开;12 月 3 日,网易薄荷直播官宣将在 12 月全面关停;进入 2019 年后,曾经星光熠熠的熊猫直播也宣布关闭服务器。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8 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达 4.56 亿人,增长率为 14.6%,预计 2019 年在线直播用户规模达到 5.01 亿人,增长速度放缓。

很明显,国内直播行业的红利期已过,所以,映客和 YY 也都在积极寻求直播以外的盈利模式。虽然映客和 YY 同以直播业务为主,但是映客的社交基因和 YY 的内容基因注定着二者将走向不同的道路。

从去年以来的表现看,映客不止策划活动,带动直播间气氛,还开始布局业务多元化,探索新的营收业务。今年 7 月 15 日,映客正式收购了社交 APP 积目,除了收购积目外,映客还推出了语音交友平台不就,中老年社交产品老柚及其他音视频互动娱乐产品。

此外,根据接近映客的消息人士透露,映客还曾试图在 APP 内孵化一个社区资讯板块,但进展不太顺利。这也表明,映客试图加强社交这一属性,打造一个更强的 ” 直播 + 社交 ” 平台,同时在一定程度上也让它实现了削弱直播属性的目的。

映客入局社交市场并不是偶然。早在 2018 年的财报中,映客就提及到 2019 年将推行 ” 直播 +” 和 ” 互动娱乐及社交 ” 策略,进一步拓展业务及供应多元产品,同时寻求策略投资与收购机会。

不过,映客在布局社交后如何留住这些用户,并沉淀用户关系,最终实现平台转型,找到新的增长点,才是关键。

相比之下,YY 则是一个更加注重内容的平台。除了在海外发展直播业务外,也在积极地拓展短视频、视频通讯等业务,据 Sensor Tower 发布的《1 月中国视频 / 直播类应用在海外收入排名 TOP20》的榜单中,YY 系占据了其中的 6 个名额,成绩显著。

从海外布局来看,YY 未来海外市场的变现空间很大,但是 YY 将大部分的业务都压在直播板块,就面临着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 想要在海外做好直播业务,对手不仅有国内的出海企业,还有海外本土的直播巨头,如果 YY 不能将旗下社交、短视频、直播很好的联动起来,形成社交沉淀,那么用户留存就会是一个大问题。” 相关业内人士告诉懂懂笔记。

【结束语】

在国内直播行业市场竞争逐渐激烈的情况下,不少直播平台和 YY 一样,选择出海道路。但是对出海的这些直播平台来说,如何做好本土化,探寻出可循环的商业模式,在海外站稳脚跟,长久地留住用户,仍是这些出海后的挑战所在。

我们姑且不去评价映客和 YY 二者发展方向的优劣对错,仅从目前来看,二者都在选择围绕自己最强的基因属性来开展业务,映客社交,YY 视频。至于哪一条道路能走的更长远,哪一种方式是秀场直播突围的最优解,还是要交给时间去判定。

展开阅读全文

买下 Beat Saber,Facebook 在 VR 耕耘路上继续赔钱

上一篇

Facebook现在允许用户将照片和视频传输到Google相册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
退潮中谋出路,映客YY各走一边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