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投资

蓝驰创投合伙人姚欣:资本寒冬下的科技投资逻辑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蓝驰创投合伙人姚欣:资本寒冬下的科技投资逻辑
0

【猎云网(微信:)武汉】5月18日报道(文/张庆)

5月17日,“万物生长——2019武汉创业创新峰会暨第二届楚馨奖颁奖盛典”在武汉光谷凯悦酒店隆重举办。

峰会上,蓝驰创投合伙人、PPTV创始人姚欣以《投资生长:资本寒冬下的科技投资逻辑》为主题分享了自己的观点。姚欣从投资逻辑视角谈投资机构遭遇的资本寒冬,从而折射出创业企业存在的真正问题。

从数据看,2018年,最大的寒冬不是创业者的寒冬,而是国内VC寒冬。投资机构募资难、募资数量迅速下滑,特别是人民币机构,这在2019年,甚至2022年将极大地影响创业圈,特别是创业成长期的基金;投资机构资金开始在缩减,也将越来越深刻地影响创业圈的环境。

对于今年新增的科创板融资,姚欣表示,虽然这对退出又是一个巨大的机会,但是和大多数的创业者没有关系,特别是早期企业,那些才拿天使轮、A轮的企业基本不受影响。

姚欣还告诫创业者称,不要心存侥幸,寄希望于外界,真正要做的事情是从创造企业价值、自身价值开始。

“作为投资者,价值投资就像科技投资,可能需要十年甚至更长的耐心期待和等待科技创新和科技成长。因为科技创新有一个很强的孕育期,技术真正走向光明期必须经过一个泡沫的破灭,真正的技术成长是缓慢叠加的。科技创业和科技创投必须要耐得住寂寞,要有长期的时间去积累去思考。而这积累思考的就是看企业的商业价值。”

亚马逊为例,姚欣认为,亚马逊更为厉害的地方在于,其价值创造的逻辑。亚马逊的商业模式是如何用更低的成本帮用户赚取更大的价值。走到今天,亚马逊是要成为全球互联网的基础设施,或者成为全球互联网的底层运营商,他努力把管道这个事情做到极致。

姚欣表示,真正的价值兑现不是通过一个炒作或者一个规模就能成长,要形成一个闭环,形成一个飞轮。更重要的价值不是说公司今天的市值多少、收入多少、客户多少,而是帮助自己的客户提高了多少效率、带来什么样的营收增长、降低了多少成本。

“过去几年,大量的资金涌入这个市场,导致投资价值、创业价值发生偏离。在今天,并不是说,企业只要业务规模做大、只要跑马圈地、有足够的用户市场就能赢了。真正的核心价值是公司给客户创造了什么样的成本利差、给用户带来什么持续服务和持续增长。”

要想过好这个寒冬,姚欣认为,创业企业最重要的事情是,重新审视商业价值创造与积累,回归商业本质。通过烧钱成长可以是一个手段,但绝对不能成为目的,如果有些企业因此成功,对不起,那只是资本泡沫带来的红利,当红利消失,你必须回归到做生意的本质。企业死不是因为商业模式不能盈利,而是真收不到钱,不关注现金流、价值创造。只有企业把内在价值这个事情做好,做稳了,什么寒冬都不怕。

最后,姚欣从自己关注的科技创新消费服务端去谈及对今天的武汉的观察,他觉得把一线城市的生活方式、一些模式快速应用到正在崛起的新一线城市,同时结合本地特色和业态去做,这一点可能是武汉非常重要的一个创业机会。

此次峰会由猎云网&猎励科技主办,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作为指导单位,锐视角、猎云资本、猎云财经、懂币帝、创头条作为协办方。

猎云网已连续两年推出万物生长武汉创业创新峰会,致敬最有拼搏劲和创新精神的武汉系创业者,窥探武汉创业投资变局,试图从媒体、数据、资本的角度全面解读“创业in武汉”。

以下为演讲实录,猎云网经删减整理:

大家下午好!很高兴能够第二次,第二年受猎云网的邀请回到了武汉,回到了母校的校门口。跟大家介绍一下过去一年的经历和思考。主办方给我的标题我稍微做一些修改,结合过去一年自己的一些投资收获,我改成了《资本寒冬下的科技投资逻辑》。

为什么要这样做?今天谈寒冬好像不太切合实际,外面天气还不错,寒冬这个主题已经讲了很多年了,每年都有人喊资本寒冬要到了,创业者要当心。今天我讲的寒冬不是对创业者讲,而是对投资人讲。

创投募资难、创企融资难

先从一张PPT开始,我大家可以看到2018年,最大的寒冬还不是创业者的寒冬,2018年更大的寒冬是国内VC寒冬。2017年整个市场成立的母基金数量在200支,我这个不是最新的数据,最新的数据看完以后,整个母基金数量萎缩到2017年不到三分之一左右。

在我身边也有这样的感受,因为今天我发现诸多的投资机构,特别是人民币的投资机构,基本只看不投,因为没有钱了。这样一个状况,其实不是现在开始,它已经维持了一年时间。从去年年初,我们看到很多基金正在募资,所以整个投资圈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当然这个变化还要从人民币和美元两类VC机构进行区分。

数据显示,人民币机构跟美元机构在过去几年投资市场有一个非常大的鲜明不同,一般来讲做美元募资,特别是早期募资,时间周期相对较长,整个是十一年投资期的时间;人民币一般时间较短,一般7+2,甚至5+2的时间。所以对很多人民币基金来讲,投过两年之后准备第二期募资,如果再过两年募资不到就很难持续增长下来。尤其2018年整个人民币募资数量迅速下滑,这样一个下滑过程可能在接下来的2019年,甚至2022年极大地影响创业圈,特别是我们创业的成长期的基金。

因为今天是一个创投的环境,所以我上来想跟大家讲的不是一个好消息,是要告诉大家,今天上游的投资机构资金开始在缩减。现在看似还有很多的企业,还在通过下一轮的融资发展,再继续用以前烧钱的逻辑去发展,但我想说,可能投资人也没有钱给你烧了,这个是目前正在发生,而且越来越深刻影响我们创业圈的环境。

2014、2015年是双创提出的年份,双创提出的时候,的确有大量的资金涌入到整个创业圈。

过去两三年时间里我们看到人民币基金数量大幅度增长,人民币基金投资人大幅度增长。台下有我们的刘裕老师,帮助很多创业人对接资本。特别是最近这半年对接的难度会越来越大,整个创业和投资面临巨大的挑战。但是我想说,其实投资和创业从来没有更简单或者更难,胜出的项目永远是那么多。今天很多在过去两三年拿到钱的项目不代表是合格的商业模式、合格的企业。前几年你们可能拿到了一线基金的投资,但不代表这两年将继续拿到一线基金的投资。

我也经常对一些创业者咨询,这个寒冬会多久,他们也是连续创业,也经历过资本寒冬。因为每年有投资人跳出来说寒冬要到了,赶快融资,赶快调整,但是好像过个半年一年还是一大堆企业拿不到钱,还是一大堆企业上市。今天的资本寒冬可能跟往年不一样,是从整个资金的流向角度发展,更不要说,中美贸易战等等这些影响,对我们实体经济的影响,就资金链来讲是一个巨大的变化。

也有人说科创板要上市了,科技创业又红火了。对我们这些创业者,进一步的融资,拿钱上市退出又是一个巨大的机会。我说是一个机会,但是我觉得跟今天大多数的创业者没有关系,我们科创板开放更多是帮助中晚期,或者已经创办了五年,甚至八年以上企业退出的机会。对于大多数处在刚刚拿了A轮的影响不大,我相信武汉这样的企业多一些,接下来要到成长期拿B、C轮融资。

所以整个创业融资圈呈现一个U型现象,从早期的天使轮到上市,你会发现早期的天使轮,甚至A轮,包括晚期的上市,基本还不受太大的影响。现在影响最重的是B、C轮成长期企业,他们又恰恰处在技术产品研发完毕,商业模式还有待于验证,甚至营收没有到平衡点。我想提醒的是,未来这两年,真正的资本还没有到来。

大家也会说,在这样一个资本寒冬下你们投资人会怎么看?我说真正对那些耐得住寂寞的投资者来说这种情况很普遍。我当时创业经历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我在硅谷获得融资,然后也经历了2011年到2012年行业的泡沫,短短三个月时间里资本市场关门。这个门一关就关了两年时间,从2011到2013年。也是这个关门期,导致很多企业本来要上市,最终退出了,没有办法,只能转回国内或者被卖掉,被并购掉。所以我想讲的是:不要心存侥幸,寄既希望于外界,真正要做的事情还是从自己的企业,自己的价值创造开始,同样,作为一个持续的基金,你还要从价值投资开始。我跟大家分享一下价值投资,接下来讲什么是价值投资。

什么是价值投资?

你们投资人真的在投价值吗?为什么投出像ofo这样的公司呢?其实我想讲的是投资人怎么看这个市场。

今天下午估计大家比较犯困,给大家看一个股票,这个股票是1997年上市的一家公司,一个美国上市公司。

这家公司在1999年的时候经历了股票泡沫,翻了90倍左右;在泡沫崩盘后又掉回了以前的价格。我想问,你们有没有统计过,像这样经过股票泡沫的公司,最终经过了多长时间的运营,才达到泡沫顶峰的估值和价格?1999年的时候投资人都认为这个企业很好,这个方向很好,推到400美金,后来崩盘了,但是这个企业还是持续运营,然后经过了多少年这个企业会回到400美金的价值呢?现场观众来猜一下,几年?二十年?现在还没有到呢,还有吗?10年?好,我告诉大家来看看这个图。

大概在2013年的时候,1999年崩盘,经过14年这个公司的股价重新回到300美金左右,经过14年左右,股票价格就达到了原来峰值。

这个事情让我想到我自己的创业,2004年,我在武汉开始创业,到2007年我们已经拥有了超过1亿的用户规模。当时投资人也是美国硅谷的投资人,在美国硅谷投了我们。第二年他们到中国看我们公司,当时我的硅谷投资人说,你做了一个很厉害的事情。我说有多厉害,他说你知道吗,你有这么大用户量,每个用户身上挣一块钱你就马上准备可以冲上去了。我心里也听得很心情澎湃,我说创业第三年就可以看到上市的曙光了。

只要从各个用户身上挣到一块钱,这是投资人2007年对我说的话。但你知道吗?我们每个月从PPTV(姚欣的创业项目)1.5亿用户每个人身上挣到一块钱人民币这件事情,我们2014年才做到,我们用了7年时间才实现了我们充分的商业化。但这家公司用了14年时间。

当然大家会说,是不是这个公司就到这里了?我告诉大家,科技型创业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一旦势能足够高,动能是非常非常强劲的。假设你经过长期漫长的持股,最后2013年又重新买入这个公司的股票,如果持股到今天,大家可以看到,2017年年底的时候这个公司股票已经到了2100美金。短短四年翻了将近五六倍左右,现在还在上涨。

我不知道大家知道这是美国哪一家股票?谷歌不是,亚马逊是吧,对,是亚马逊。这也是我自己非常看好的公司,为什么呢,因为我想讲,这就是科技投资,这就是价值投资,可能需要十年甚至更长的耐心期待和等待科技创新和科技成长。

原因是什么?科技创新有一个很强的孕育期,去年也是这个讲台上让我分享科技创新,我当时画了一个技术成熟曲线,分为一个炒作期、泡沫期,所有的技术真正走向光明期必须经过一个泡沫的破灭。我总结成一句话,我们人的期望往往是不准确的,因为真正的一个技术成长是缓慢叠加的,但是当我们一旦看到这个技术特别有期望的时候,我们特别期望它快速到达高值。

举个例子,AlphaGo三年前人机大战,引来一番探讨。其实1997年国际象棋深蓝做完人机大战之后,人类也在探讨说,这不得了,计算机替代所有的人,国际象棋都下不过,现在围棋也下不过。

但是现实是什么呢?到今天为止我们所期盼的自动驾驶还是C水平;我们期待的很方便的人机互动,很方便的云音响,当做玩具用;但真正替代关键应用还不能实现。这就是科技创业和科技创投必须要耐得住寂寞,必须要有长期的时间去积累去思考。这个积累和思考你要看什么呢?要看价值。

我讲一讲亚马逊,讲一下大企业。亚马逊这个企业很有趣,大家说亚马逊电商发展,又做实体消费零售,其实我看亚马逊跟他的电商完全没有关系。我看亚马逊只看云计算这一块内容,我认为这家公司可能到1万美金,为什么呢?大家看商业模式,商业价值,这也是去年11月底的时候,我去美国拉斯维加斯参加了全球大会,它的CEO在分享,亚马逊云是目前全球最大的云计算平台,占据全球市场51%的市场份额。我们阿里云做的也很棒,阿里云在全球占4.8%,但几乎全在中国,所以阿里云在中国的市场地位也是超过半个数以上,这两家公司都非常厉害。

但是亚马逊更为厉害的地方是什么呢?是价值创造的逻辑。跟我以前所想象的截然不同,我去接触亚马逊的工程师,解决方案的咨询师,还接触了销售。它的销售告诉我,比如PPT要用亚马逊云,期待我每年在亚马逊投入量越来越小。我说你不是销售吗?你这个销售为什么指望在我这儿花钱越来越少呢,你应该销售期望客户在这儿花钱越来越多。他说不是的,我们从来不看销售额,我们看我们对客户的价值,我们帮助客户节约多少钱,这才是我们的价值。比如客户去年在我们这儿花100万,我们期望明年花80万就达到同样的效果,这是KPI,这是主要目标。

我听完以后很震惊,一家公司如果这样来设计他的商业模式,那这个公司是非常另类的。为此我带着好奇心研究这个公司,然后把当年的招股说明书都看了一遍,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图,左边这个图。右边这个图也是年度财报的图。

这些图讲的是亚马逊帮客户赚取的价值是多少,他帮客户在五年内实现560万的回报,帮助客户能够节约超过10万级资金的投入。然后帮助他的客户能够在平均不到6个月的时间收回成本。这不像一个销售性的公司,他讲的是我如何帮助客户。

那它商业模式是什么呢?是左边这个图,走的是一个价值的飞轮。起点来自于它不断降低定价,每年降价20%。因为持续的价值下降我能够获得更多的客户,从而带来更多的使用量。同样在基础设施的投入上更多,因此就有更好的议价获得更低的成本,从而给客户带来更低的成本,最后客户自荐。他甚至不担心客户的流失,客户用其他的云,但是用了以后还得回到亚马逊。所以你们看到亚马逊这个公司,走到今天,他要实现的服务是什么呢?他要成为全球互联网的基础设施,或者成为全球互联网的底层运营商。咱们中国运营商不屑于当管道,但是别人要把管道这个事情做到极致。

我从侧面看他的商业模式是全球只要互联网和数字经济在发展,亚马逊就有足够的成长期。当一个企业把它的成长性跟一个产业成长性形成直接成长,这个企业其他基因也非常稳健而且很难打破,这个规模和效率就越扩越大。

所以什么是价值?真正的价值兑现不是通过一个炒作或者一个规模就能成长,要形成一个闭环,形成一个飞轮。更重要的价值不是说你自己认为我今天的市值多少,收入多少,客户多少,更重要的事情是,你帮助你的客户提高了多少效率,你帮你的客户带来什么样的营收增长,你帮你的客户降低了多少成本。

这个事情很简单,今天做生意是帮助客户变的更好,帮助消费者生活变的更好。但是过去这三四年时间,因为鼓励大家都创业,因为大量的资金涌入这个市场,导致我们的价值和投资价值、创业价值发生偏离。我们认为我们今天只要去把我们的业务规模做大,我们就赢了,只要跑马圈地我们就赢了,只要足够的用户市场我们就赢了。但是不要忘了,真正的价值不是这些,真正的价值是你给这个客户创造了什么样的成本利差,今天给用户带来什么持续服务和持续增长,这才是今天的核心价值。

如果要想过好这个寒冬,今天对于所有的创业企业,我觉得最重要的事情是,重新审视商业价值创造,商业价值积累,回归商业本质。首先必须是一个挣钱的生意,通过烧钱成长,这件事情可以是一个手段,但绝对不能成为你的目的。如果有一些企业因此成功了,对不起,那是过去三年资本泡沫带来的红利。当这个红利失去了,你不能靠三年前的逻辑继续做下去,你应该先必须把自己回归到做生意的本质。

比如我们今天开一个小卖部,首先要挣钱,当然还有现金流,因为很多行业看似赚钱了,但是没有现金流,钱全部给上下游了,企业死不是因为商业模式不能盈利,而是你真正收不到钱,关注现金流,价值创造,我至少经历了两年经济寒冬,我也在投资很多企业,但我现在时间大部分回归到帮助企业重塑和寻找自己内在价值,因为只有企业把这个事情做好,做稳了,什么寒冬都不怕,这是我今天的分享,谢谢大家!

现场问答环节

主持人:您认为有哪些方向是您目前想去做投资的?现场有很多创业者,您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

姚欣:我自己也在看,我昨天到武汉来,观察了下武汉。我觉得武汉让我觉得有点不太认识了,有点陌生了。为什么呢?我发现武汉整个基础设施和经济建设,这几年估计和北京、上海差不多了,今天走到光谷创业街,我觉得跟在上海、北京没有什么区别。我看关山大道双向四车道,基本无法适应周边写字楼的发展速度,这是我发现非常明显的趋势。但是这个趋势映射着什么呢?我能观察到,今天大家都说一方面是消费升级,一方面是渠道下沉,武汉也存在这样的机会。

去掉基础设施以外,其他我可能自己不太关注,我们更看重的是科技创新消费服务端,越来越多把北京上海三年前、五年前的生活方式搬到这里来。

举个例子,现在我们投资的一个项目,VIP培练,钢琴培练。大概六七年前的时候,基本是在北京上海,那个时候谈素质教育第一方面是我们要学钢琴,我在武汉大家还没有提到这个问题。后来我在访问这个公司CEO的时候他告诉我,我们现在业务主要增长不是北京上海,主要增长是新一线城市,包括武汉、成都、长沙、郑州等等这些城市。包括今天,大家也应该关注,今天2月份的时候国家在推动和打造大型和特大型城市。

今天一个武汉创业者重要的机遇是什么呢?就像当年我们中国去模仿美国的商业模式一样,存在很大的机会,你可以把一线城市的生活方式、一些模式快速应用到正在崛起的新一线城市,当然也要结合本地特色和业态做。这一点可能是武汉非常重要的一个创业的机会。

阅读原文...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蓝驰创投合伙人姚欣:资本寒冬下的科技投资逻辑
0

猎云网

从无人车到太空互联网 亚马逊斥数十亿美元投新技术

上一篇

专访 Unity 高管:深耕游戏、VR/AR,致力为开发者提供极致体验

下一篇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

热门分类

往期推荐

蓝驰创投合伙人姚欣:资本寒冬下的科技投资逻辑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