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设计

用户思维&设计原则,重塑产品设计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用户思维&设计原则,重塑产品设计
0

如果信息不清楚,那么看起来漂亮,只会让用户的使用也「点到为止」。毕竟外观上的视觉表现是不可持续的,它并不稳定。

首先来聊聊用户思维。

有小伙伴留言:呆总,为什么我们做产品设计总要替用户思考呢?

各位看到这个问题都会觉得很简单,且基本知道答案,如:因为我们开发产品就是给用户用的,为了让用户用得舒服、方便,当然都得替用户思考啦……如此云云。

但是回答完后,很多人还是会继续站在自己的角度去做产品设计。所以我想试着从不同的角度来聊下这个问题,希望能与各位有一些共鸣。

为什么要替用户思考呢?这个问题可以拆成两个角度,把重音分别落在「为什么」,以及「替」上,就有两种不同的含义了。

替:为什么我们要「替」用户思考?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要替用户思考?

第一句话表示,我们如何从用户角度去思考产品设计呢?

第二句话表示,凭什么我要替用户去考虑产品设计?

前者聊专业,后者聊情绪。前者是骑象人,后者是大象。骑象人是理性,大象是感性。如果我跟你说理性的人如何如何,感性的人怎么怎么样,你一定读不下去,所以就用一个小故事来解答这两个问题。

本故事是由真实案例改编,各位用心阅读。

呆呆与 JC 的那些事儿

有个知名企业,企业里有个财务部门,财务部门的主管 JC 是个做事非常有条理,严谨,近乎病态的遵守着规则,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的人。任何部门的报表、发票走到财务部,只要有一个疏漏,包括日期没填,数字没写分位符,潦草看不懂,都过不了 JC 的审批,务必打回让其重填或者做销毁处理,从不帮他们补充一下。以至于公司的员工对其做事风格表示不满,甚至开始投诉,包括财务部内部人员也觉得 JC 的做法过分了点,但奈何 JC 做事从不出错,根本找不到可以针对的点,大家也只好忍气吞声。

后来公司与一家「青少年服务机构」合作,该机构主要是为失足犯法的孩子提供服务,它既是一个教育感化机构,又是一个社会服务组织。旨在帮助犯罪少年重返社会,算是一个公益组织,公司同意此次合作的原因无非是老板想为社会多做一份贡献罢了。

合作开始之后,财务部门的工作也随之发生了转变,来提交报表、发票的人从原先的内部员工转变为了青少年服务机构的志愿者。不过,JC 的工作风格始终如一,只要提交的资料不完美,就会被打回去。早期在公司内部这样做没有问题,大家都可以拖延,这些钱一时半会报销不了对自己造不成多大影响。但是「青少年服务机构」是一个非营利性组织,他们的资金得不到保障,一旦拖延处理,就会严重影响机构为孩子们提供应有的服务。

机构内部慢慢出现一些声音,公司内部也开始接到一些呼吁电话,毕竟没有 JC 的审批,资金都无法出账,但是大家都明白 JC 的为人,知道通过劝说是没有用的,于是想通过其他方法来说服 JC。

用研部门的主管呆呆是一位天才,与机构的合作也是他作为代表参与其中,他明白一个道理:理解,不足以改变一个人的行为。JC 可能也知道这样做会拖延拨款,但是他始终认为既然对方想得到拨款,就得认真做事,连这种小事都完不成,为何还要拨款。所以呆呆只得邀请 JC 一同参加某次实地探访。

两人驱车造访了「青少年服务机构」,这些机构坐落在一些破旧的老房子里,办公室没有办公室的样子,脏乱。就在这样的环境中,工作人员还是满怀热情的投入到工作中,帮助这些失足少年创造重返社会的机会。

观察过程中,JC 亲眼见到这个机构忙碌的状态,以及工作环境的恶劣。他们不像自己一样有独立、豪华的办公间,也没有那么多下属可以使唤。临时居住在这里的青少年吵闹着,时而四处跑动,时而帮着志愿者做饭。而那些志愿者四处奔波,细心照料着每个孩子,还要带他们去看病,帮助他们去找工作,融入社会。

机构的财务情况捉襟见肘,JC 在这样的环境下,深深地体会到心有余而力不足。他想到自己吹毛求疵给这些人带来的伤害有多大,甚至可能耽误机构的孩子没钱诊治,没衣服穿。

回到办公室,JC 依旧独断专行,但不同的是,他开始催促下属工作手脚麻利点,把报表及时交过来进行审批。他开始知道自己的工作影响有多大,知道机构的孩子在等着他的拨款。他的行为发生了转变。

反思

JC 为什么会改过自新?因为积极错觉。JC 确实在自己定义的工作职责上表现得非常出色,但其实这是一种自我满足的假象。

我们之所以相信自己是优秀的设计师,产品经理,原因之一就是我们会从迎合自身的角度来确立评估标准。而每个人对自己的评价往往高于这个水准,虽然我们拥有自己几十年的资料、数据,但依然没有别人对我们的评估来得更为准确。

所以 JC 看见志愿者的工作环境后,让他意识到自己以往一直活在自己的幻想中,以为自己这样做好分内的职责,就是所谓优秀的员工、领导,但原来并不尽如人意。

反观各位,工作时往往也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思考产品设计,用户体验,从没有深入去了解用户,从用户的角度思考问题,以至于很多产品最终呈现出来的样子就是下面这张图。

我们如何从用户角度思考产品设计?说得深点,就是去调研,去感知用户。说得浅一点,请认真使用你设计的 App。很多公司的设计师、产品经理,在做完自己的需求后,其实都没有认真,正经地使用过自己的 App 或产品。也没有从头至尾体验过自己设计的功能在线上的情况如何,如果连这些都做不到,谈何从用户角度思考产品设计呢?这不是跟上文描述的 JC 一样,一直在以良好的自我感觉去工作,去设计一款自以为很不错的产品么?

包括公司里的其他人员,研发、业务,其实都一样,尽量少站在自己角度去思考问题,会发现原来自己之前做得很多事情虽然谈不上是错的,但至少是有问题的。

凭什么我要替用户去思考产品设计?因为从一开始,你就只是个服务人员,并不是这款产品的主人。我们以往的认知是「替」用户去思考问题,但核心也就是这个字,我们只是用户的服务人员,甚至是工具,其实一直都是:他们想要什么,所以我们去给到什么;而不是我们做什么,他们就用什么。

对「设计原则」的理解

我们通常会主观认为,设计原则只是原则,知道了名词,并且了解了名词的意思就能在工作中运用设计原则。而认为不能在工作中运用的,是因为自己在工作的过程中没有好的方式介入方法论。或,认为这些东西不重要,根本不值得去学习。

所以部分人至多会了解下该原则的用法与由来,但只有极少数人会去理解它深层含义,或具体指什么,并复用于工作或对产品的解释。这是信息爆炸,导致人们被迫接收大量信息的表层意思所导致的结果。

清晰化:信息设计与视觉设计的差异

业界对于好的产品功能的设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即: 好的设计,一定是内容清晰的。

这句话不同的人看,就有不同的理解。其中也蕴含许多道理,但似乎大多数人都没有很好的理解其本意。就像我们知道一个英文单词的几个中文意思,就强行记住了,而没有去深究其意(结尾有个小案例来说明这句话)。

良好的设计是包含某种意图的,并且通常可以在许多不同的层面上进行有效的解释。

如,清晰。

我对它的解释是: 设计的目的必须明确,功能必须合理,并且信息必须清晰。

这句话的重点在于「信息清晰」四个字,而并不是多数人以为的,这是界面视觉的清晰。

有何不同呢?信息清晰,是对一个功能的解释与布局的合理性有深层的含义,从逻辑上梳理清楚功能与功能之间的关系,并且能够让用户在「心智模型」的基础上不需要复杂的解释就能简单的理解并使用。

用户不需要理解,只要会用。这句话看起来很简单,但它已经剖离了视觉层面的浅层含义。

如果只是在独特的美学外观意义上来解释,视觉虽然可能会吸引用户眼球,但如果设计缺乏信息的清晰度,可能很快就会被用户所抛弃。

所以单独理解为视觉清晰,不足以使设计的功能被有效的理解与使用。

我并不是贬低视觉,而是帮各位拔高层次。 如果信息不清楚,那么看起来漂亮,只会让用户的使用也「点到为止」。毕竟外观上的视觉表现是不可持续的,它并不稳定。

然而,许多设计师似乎仍然沉迷于视觉的清晰上。

为什么?

  • 设计师自己会被视觉所欺骗,通过一种非常精心设计的感性外观来说服自己别人也喜欢这样的效果。
  • 设计师会爱上设计的艺术方面,以至于迷失在其中,忘记了产品与用户的思维,以及商业价值。
  • 设计师故意使用视觉「引诱」,以避开或掩盖某些功能上的缺点。

虽然界面的美观肯定是诱人的,但也许这么多设计师沉迷视觉而不是信息清晰化的主要原因是:外观的设计本不容易,但对信息的设计,要做到清晰是更难的。

信息的清晰需要挑战页面中的每一个细节,并将每个节点与元素做到简化且让用户更好的理解。清晰是当你准确地传达适当数量的内容,同时不会被用户反感。即使最佳选择是 1-2,但就算有 3-4 个选项,用户也能够在使用产品的过程中感到舒适,不会有选择困难的情绪产生。

比如,地图的路径选择可能非常多,但仍然非常清晰,即最佳路径。

为此,仅仅将一些文案、图片置于设计稿中,并等待用户去使用,这是远远不够的。

案例解析

这里我举个非常简单而又典型的案例来总结以上内容,助于大家理解。

什么是对信息进行设计,让信息清晰化?

我们看下面这张图:

多数人拿到需求,如「要在首页添加一个提问按钮」,就会直接进行设计。评判标准是视觉呈现的优劣。

如图中的「提问」,为什么这个「提问」要放在搜索右边呢?

我相信如果要知乎的界面好看,提问按钮完全可以放置在其他区域。我来个比较夸张的修改,这里稍微抛弃一下合理性。

从上图的修改大家似乎已经可以看出,「提问」移走,好像没有合适的地方可以摆放。那在提问放置于「搜索」边上之前,为什么会想到把「提问」放在「搜索」边上呢?

如果只是从视觉的角度,很难可以想到这一点。但现在做个反向思考,就觉得,它们俩就该在一起?为什么?

原因无非就是: 知乎如今的定位更像是搜索引擎,大多数用户上去并不是浏览信息流,而是寻找答案。用户上知乎,目的是提问,或寻找问题的答案。所以当搜索不到时,提问应该是搜索流程的下一步,这样也更符合操作逻辑。这就是对信息进行设计。

所以大家能看到,即,增加提问按钮的同时,我们需要保持用户清晰的浏览首页信息流,且让它与页面的已有逻辑相吻合,再延伸出合理解释。

要做到这点,并不仅仅取决于视觉本身。

所以「知道」原则或方法论,并不代表你懂或者明白如何运用了。

小案例(可省略不看)

我上面提到一句说「就像我们知道一个英文单词的几个中文意思,就强行记住了,而没有去深究其意」。这里我也举个例子,来告诉各位这句话的意思。(献丑)

多数人会说:英文也是有多义词的,所以存在一个单词具备两个或多个完全不同的意思。但各位知道,「多义」是如何来的么?文字的演化,一定是随着历史的演化而来的,每个字/单词,在历史的演化过程中,都是逐渐延伸出不同含义的,而不会通过一个字来表达两个或多个意思。

类似于单词 object 通常有动词「反对」的意思,但它的名词也是「物体」的意思。多数人对这两个解释都是死记硬背的方式去记住的。虽然英语的不同释意是针对在不同场景下的,但有时候场景并不能很好的助于我们理解单词的意思。所以可以通过对这个单词的演化来理解,且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 object 同时拥有两个完全不着边际的解释呢?大家知道「反对」通常是主观的,是表达自己内心想法的方式,如,我反对呆呆是天才。然后发现 objective 又有「客观的」意思,客观的反义词是主观的。「主观」在历史演化过程中,有一个哲学领域的名词解释叫「唯心主义」,它认为人的思想与精神是独立存在,区别于一切物体包括身体躯干。而「客观」又有唯物主义支撑,它认为世界按其本原来说是物质的,是脱离人的意识之外,不依赖人的意识而客观存在的,精神或意识是物质的产物。

所以大家能知道,object 是从主观表达情绪,对自己主观之外的某件事(物体)进行反对。而 objective 又有「客观的」意思,客观不就是唯物主义说的物质是第一性么?那「我反对」是主观行为,而反对的对象是客观物体?结论不就是「我反对某件事=物体」么。(真玄学,但很有趣,哈哈)

而后我又有去查了许多边界资料,虽然解释有更深更有内涵的,但不外乎大体如此,总之能为我所用就足够了。

这是我早期学习英语的时候,对有些单词无法强记,而后衍生的一种学习方式。也许并不科学,但非常有效。对一个单词的学习,还能去了解人类史和哲学史,反而不枯燥了。

小结

信息的爆炸让我们接收了太多表层内容,多数人不会试图去理解其中深刻的含义,只是认为这就是我们需要知道的,所以知道就好了。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理解一层事物无法钻到本质的原因 —— 被动接收他人输出的信息,没有理解信息的根本内容。

这样去学习是对自己不负责的行为,也是导致自己无法成长的原因。

不过,也别让自己活得太累了。

谢谢阅读:D

微信公众号: 呆呆U理

阅读原文...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用户思维&设计原则,重塑产品设计
0

UI中国

Applying Deep-Learning for fashion e-commerce

上一篇

MySQL笔记免费送

下一篇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

热门分类

往期推荐

用户思维&设计原则,重塑产品设计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