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数码

一加刘作虎: OnePlus 没想改变世界,但也许已经改变了一些东西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一加刘作虎: OnePlus 没想改变世界,但也许已经改变了一些东西
0

从来不想 5,10 年后会什么样。健康的活着最重要。一加没有说要改变世界,但是 10 年活下来了,相信到那时一加已经改变了一些东西。      — OnePlus 一加 刘作虎

第一次听到 OnePlus 一加的名字是在 2014 年。还记得在北京的办公室里,英文记者同事带着一位老外姑娘走过来,介绍说她来自一加。当时我也有点纳闷,这个中国手机公司怎么没有听过,怎么市场同事还是找的老外。2014 年的北京 TechCrunch 创新峰会,刘作虎 (Pete) 来了。他在台上讲着一加的愿景和在海外取得的成绩,相信当时台下的上千人观众找不出多少在用一加手机的,但是大家听完后都由衷的鼓掌,因为也许,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一家中国的手机公司,一个创业公司,在海外能得到那么大的关注。

和 Pete 见面长聊的次数其实并不多。踏进他的深圳办公室里,我说,好久不见了,上一次好像还是在韩国。Pete 马上回应说,哦,那应该是 2014 年了。我说怎么你记得这么肯定。他说因为只有 2014 年那段时间他出去演讲的次数多些,因为那时特别想别人知道一加取得的成绩。翻看 Pete 在 2014 年 TC 演讲的视频 ,他本人的外形基本没什么变化。我问他觉得这些年他自己有什么改变么?他说他觉得自己更加淡定了,更有定力,也更加坚定。就像 2014 年之后他自己总结觉得跑的太多,不值得,花了太多时间没更多时间关注产品,所以就极少出去演讲了。他说做企业是一种修炼,走自己的路最重要。

一加,一家慢公司

中国的手机市场,每隔两三个月就会热闹一次,因为手机公司发布新机的频率很高,再加上手机厂商们都是 “不约而同” 的同一个时间段发布。一加,自己认定自己就是个慢公司,每年 1-2 款产品,而且也没几样衍生品牌产品。Pete 说,慢,是一种节奏,是一种常态。对 OnePlus 来说,是一种理念。Pete 说就像人要一直注意自己的健康,所以每天保持运动,注重饮食健康,可以活的更长;反而超负荷的工作越久对身体带来的问题会越来越大。Pete 常把一加的理念放在嘴边:回归用户价值。这种执着放在国内市场,其实非常的另类。他自己半开玩笑的举了个例子,网上人家发手机常常都是拼各种数字,一加却在关注手感,但是你想想手感这东西说的再好用户在网上又没法感觉到,但是他就是觉得这是对用户最重要的地方之一。

Pete,the Decision Daddy(刘作虎,一加最后拍板的老爸)

在 Pete 的办公室门口,有一个特别的门牌,上面写着 Decision Daddy。因为 Pete 是公司的创始人,他最重要的角色也是一加最大的产品经理。我问 Pete,对于产品,他到底有多 “霸道”。他承认说:大部分情况都是 “专制” 听他的,他偶尔会听听大家。比如,手机背面的幅度,他会把样品放在办公室桌上一直看,一直调,看一个月他自己觉得看着很舒服了才行。不过,他也说有些决定是他作为老板必须是他也只有他能决定的。因为这也关系到成本。一个小小的调整(比如摄像头的镜片,材质)动辄就是上千万到上亿的支出,如果省下来就是净利润。除了他之外,谁敢做这样的取舍。

不盲从:无线充电,防水还有折叠屏

和 Pete 聊天,难免会聊到些技术问题。Pete 曾经对外说过一加目前不会支持无线充电。我问他为啥,他说其实他不是排斥无线充电,就是觉得现在无线充电的方案还不够好,对用户不会带来多大的价值。 防水也是,“为什么要花更多的成本去做防水这件小众关心的事情”,一加 6T 其实防水已经很好了,但是一直都没想去特别宣传防水级别到多少多少。“10000 个人只有 1 个人有这个需求,结果 9999 个人都要为此买单”。一加为啥没有去蹭折叠屏的热点?“折叠屏手机的价值在哪?一加如果想做早就可以做了。这不是什么新的东西。其实手机市场很多信息都是透明的,资源也不是独家才有的。谁能做折叠屏,其它家其实也能做。”Pete 和一加,就是这么另类,不愿去炒作热点话题,有自己的坚持,不是为了不一样而不一样。“一加的氢 OS,虽然看上去很原生,但是做了很多细节让大家用的舒服。操作简洁的背后技术团队的很多人的努力用户可能看不到。但这是一加认为的用户的价值,必须做好”。总结下来,在 Pete 和一加的产品逻辑里,就是一句话:对用户价值很小的东西,就先不做。补充一句,OnePlus 7 快发布了, 媒体曝光的配置亮点:2K 屏幕,UFS 3.0 闪存,还是那么 “特立独行”。

2018,一加的丰收年

2018 这一年里一加的成长确实非常大。Counterpoint2018 年调查报告里说一加已经成为全球高端智能手机的第五大品牌,芬兰市场单品手机第一,印度高端安卓手机第一,美国 T-Mobile 的合作等等,让人兴奋的成绩一个接一个。Pete 坦言,这些成绩他也是没有想到。而没有想到的原因,也许就是一加从来不是看别人,而是把自己做的更好。

特别是与 T-Mobile 的合作,对一加来说是一个里程碑式的成功。我问 Pete 这个合作能谈成是不是挺难的。Pete 的回答很淡然,“很可能对很多人来说会觉得这里很高的门槛,但对一加来说真的是水到渠成。从最开始接触到达成合作,只用了 11 个月。一加在美国已经有 5 年的时间,用户的基础很好,也有长期的良好口碑。”“有遇到华为在美国遇到的问题么?” 我问。“我觉得没什么影响。我们就是一个简单的创业公司,一直健康向上的发展。”“夏威夷高通峰会,一加是唯一一家被邀请的中国公司,国内媒体去了都很吃惊为啥是一加去了。” 这些都是让合作伙伴很放心的地方,从 Pete 的话语里我也看到他的自豪。

国内和国外市场

我经常出国,我自己都会吃惊,因为几乎每个地方我都会遇到一加的粉丝和用户。Pete 说,一加其实没有对海外还是国内市场有什么偏向,只是说国内外的环境不一样。我们国内其实做的也不错,但是国内有几家巨头,从销量上和那几家确实有一定距离。

2018 年,对国内的一些手机厂商来说,并不是一个好年。一加能走到今天,Pete 还是把原因归结为一加坚持的价值观。他举了个例子:一加 6 和 6T 的发布会,邀请函都发出去了,4 个地方(纽约/伦敦/孟买/北京)开发布会的时间场地都定好了,然后决定临时取消,推迟半个月发布。因为他觉得还不够好。换是别人,可能就会先发布再说,之后再软件升个级就行了。“其实这就是我们的价值观,有时候想想,半个月时间就算了解决了这个问题其实提升也不会太大。当时真的也很生气,也很郁闷,但是没办法,你是老板只能你来决定,因为你觉得那个问题不解决,就是不够好。” 这是作为老板的压力,Pete 明白他必须承受。面对困难,他选择以长远的眼光看,因为 “临时的解决方案可能效果不错,但是一直是这样的,企业迟早会死。”

5G 的先行者

在所有所谓热点的技术话题里,5G 是一个特例。因为 Pete 坚信 5G 将给用户带来价值是无限的。Pete 说,“未来 10 年,5G 一定是个革命性。一加的 5G 商用一定是走在前面的”。对于 5G 的未来发展,他还特别总结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手机端和云端的打通。云端和本地端的界限更模糊。举例说,现在打开手机看照片,你还是不希望把照片直接存到云端,因为每次要看照片时都要先下载的话还是太慢了。第二阶段是 AI 技术的进一步成熟,使得手机能够具有足够大的云端运算力,手机将会真正的智能化;第三阶段是万物互联。也许那时手机公司就是个服务公司,因为手机已经变为一个超级个人助理,而且也不会是唯一的网络接入点,手机面对的会是一个更大的生态。

一加的目标

2019 年的一加,非常值得期待。单独国家来看,印度是海外一加最大的市场;欧洲的发展也很好;美国肯定是今年最看好的市场,美国线上的量相对较小,基本都是运营商线下的销售,所以市场成长空间可能会很大。但是,即使这样,一加从来不会定什么今年要超过谁这种目标。Pete 说,当然团队也会确实给他一些数字,比如销售增长多少等等。“我常常会把部门给我的目标数字调小,别人都会觉得我这个老板很奇怪。因为我永远希望大家更安全一点。打败一个公司,其实往往是别人自己出了问题,所以要把自己做好,自己活的挺健康的,自己的幸福只有自己知道。”

这就是一加,这就是一加的刘作虎

平时 Pete 的时间,一般都放在工作上了。996 根本就不是事,对 Pete 来说晚上开会到晚上 12 点是很正常的,因为一加的全球化业务让 Pete 任何时段都可能有事要处理。在他的眼里,他的孩子一加能稳稳的成长起来,原因就两点:一是做好产品,二是保持诚信的价值观。海外市场对诚信很看重,不要因为营销而说假话。“国内一加为什么让大家觉得很特立独行,因为国内的噪音太多了,我们不愿意去参与。有些东西需要结果去证明,5 年时间我们没有变过,但有的公司已经死了,越来越多人也了解到了一加独特的价值 “。

我问 Pete 有没有想过如果不做一加还能做什么,他不假思索地说,他没有想过,也不知道其它能做什么,没兴趣。专注一件事情,不要做多。

阅读原文...


动点科技

英特尔10nm还没量产 三星3nm就要来了

上一篇

福布斯2019全球最大上市公司榜:中企309家 前十过半

下一篇

您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
一加刘作虎: OnePlus 没想改变世界,但也许已经改变了一些东西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