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电商究竟是不是一个好东西

创业投资 2017-02-17

此文可能会得罪我的一些订户。

蛮有意思的一件事是,我但凡提及今日头条的文章,底下留言一定有黑头条的三俗的。但凡提及知识电商的,底下也一定有留言黑罗辑思维的。

不过也不奇怪。讲实话,作为个人兴趣,我喜欢即刻远远超过今日头条。我也不太会成为所谓知识电商的消费者。买书山倒,读书抽丝,我柜子里实在有太多书压根来不及看。

所以我的订户有这种观点,应该属于“人以群分”。

但我还是想公平地说说知识电商。

我并不觉得他们会不堪到哪里。

首先,你要牢牢记住一件事:

知识电商是一门生意!(就不说三遍了)。

真正的有体系的教育,是很难成为一门生意的。中国过去搞过三大失败的改革,其中一个就是教育产业化。教育不是不可以成为一门生意,但整体教育都是一门生意,是注定要失败的。

能成为生意的教育,一般都是技能教育,很难是与素养有关的教育。尤其是体系化的基础教育,我看不到大规模商业化的可能。

MOOC这种公开课起初说要让大学都关门了,我当时就相当不以为然。走到今天,大部分的MOOC,早就转向了技能培训课,高校里热闹过一阵子后,也几乎没有下文。

诟病知识电商里“知识”两个字含量低,倒不算黑错——不过也要看你怎么定义知识。

但“知识”含量低,作为一门生意,其实没啥。

这件事,已经很久了。

我所在的四番群里,曾经有一个搞内容创业的群友,他本人在创业之前,是一个相当资深的纸媒人。

有一次,他曾经提到,在他看来,真正的有学问的知识分子,大多都是公众不知名的。他们很少在大众媒体上出现。他们撰写的文章,很少刊发在一般的大众媒体上,本人很少接受媒体的专访,他们的书,也很少是所谓的畅销书。

他当时举的例子,是几个非常有学问的哲学家,都窝在高校里安心做哲学教授,没有任何想抛头露面的意思。

这位内容创业者所说的,和著有《公共知识分子衰落之研究》的波斯纳所述,有异曲同工之妙。波斯纳在这本书中提到,一位学者在成为公共知识分子之时,通常是ta本人学术研究最高峰之后的事。

在互联网之前,当我们拿起大多数的报纸、杂志之时,其实很难说这些大众媒体有多少“成体系的知识”,就更不用谈流媒体性质的电视广播了——当然,有所谓的电大教育,但和一般电视节目相比,电大属于小众。

这位内容创业者大概觉得其实四番群大多数时候都是闲聊瞎扯淡,毫无“知识”之感,后来主动退群了。

但他对于媒体上没有真正的知识分子的论断,言虽偏激却不无三分道理,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现在来看看报纸杂志电视广播这四大大众媒体里最有“厚重”之感的杂志。

下图是1985年某期《民主与法制》,请注意这两个数字。一个是售价:0.26元,一个是发行量:2581858——多少?数数,近260万份!

搁今天,260万粉的公号都不算小号,260万付费订阅用户?那绝对是一等一的头部中的头部的知识付费节目。

85年0.26元是什么概念呢?那个时候,家父是民主与法制聘请的编外编辑,他本人当时已经算一个高级知识分子,月入不超过100。而今天高校里我这种小讲师,2016年从交大处拿到的工资奖金是15万(还是税金扣掉后的到手数字),也就是一个月超过1万。

85年的0.26相当于今天的26元,应该没什么问题,甚至有可能是52元(这里有个注,留在文尾)。民主与法制是月刊,当年订户也没今天这种全年订阅有优惠的说法,12个月每个月0.26,就是今天12个月每个月26块/甚至是52块,可比今天199元/年的贵。

主要依靠发行收入广告极其稀少的《民主与法制》,并不是一本三俗刊物,正相反,还是很严肃的与法律有关的杂志,但它从来就不是什么学术期刊,严格说来,算是一种“普法读物”。想要通过这本杂志来系统学习法律,未免有点荒唐。

但当年,它的发行量,再说一遍,260万份!

你说,主要靠两毛六做收入的《民主与法制》,算不算知识电商?

由于家父做《民主与法制》的编辑多年,家中这本杂志免费,所以打小读物稀少的我,会每本都看。有些文章看得仔细一些,通常故事性很重,有些则大而化之,通常学理性重点。

这算是我法律的启蒙读物,后来我高中毕业,大学的第一志愿是华东政法大学,可惜高考时作文严重偏题,没有考上。

但我对法律的兴趣一直是存在的,时至今日,还会和家父在饭桌上讨论一些关于互联网牌照法规的问题。我过去的文章,也偶有涉及。

我并不觉得《民主与法制》这种不成体系的“知识电商”对我有多大的误导作用。当然,我也承认,你真想做个律师法官,不能只读这个。

但它是一个兴趣的起点,一扇开启某个知识宝库的大门。

但如果你就是把它当成了知识宝库的本身,那是你自己的问题,我不觉得是《民主与法制》的问题。

现在的知识电商,与杂志的区别在于,所谓的“人格魅力”很重。人即IP。

中国人不是不愿意谈钱,你说一家公司一门心思赚钱,好像没什么不妥。公司的最大化目标就是利润嘛。

但如果轮到一个人头上,立马就不一样了。我们从来不会说一家公司浑身都是铜臭,但绝对会说一个人浑身都是铜臭。

人一走到前台,尤其还是搞所谓的知识,就似乎不应该是一个生意人,不能一门心思赚钱。

所以我曾经看到一个罗粉转黑写的一篇文章,讨伐罗振宇以普及知识为名实则在赚钱。

罗振宇倒是很坦然:我就是一个生意人啊!

当你把知识电商等同于知识教育时,后面的事情将全部错位。

大失所望,讲道理,还是你出发的时候,就判断错了。

你能把看《民主与法制》等同于接受完整的法律教育么?

如果不是,那么,下一个问题是:你能说《民主与法制》毫无价值毫无意义么?

在四番群讨论起一个话题,书籍,乃至电子书,会不会在一个可见的未来,被消解?

发起这个话题的人,依据是报纸被消解了。

我基本同意报纸是被消解了,但报纸只是作为一种载体被消解了,报纸上的内容,基本上在公号之类的内容平台上重生。

杂志其实也差不多。

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传统媒体出来的人能搞内容创业的原因,因为其实过去很多技能依然有其用武之地。

作为内容创业中的一个分支,知识电商,在我看来,也就是过去靠发行收入为生的纸媒的一次新瓶装旧酒。

各种内容平台,承接了当年四大大众媒体。

如果你承认这些媒体从来不制造有体系的知识的话,

那么,知识电商里的内容拼凑,也无需大惊小怪,更无需鄙夷。

不要高看,自然不会失望。

一如我今天从来不觉得ssr有多牛逼,偶尔得到蓝票馈赠一抽不出ssr,我一向淡然处之。

出个特定的某个R,我甚至会很开心。

我今天第三只椒图满技能了!

关于85年的0.26在今天算不算26块的事,家父认为不能算。因为很重要的一个米价并没有100倍的增长。我记得我小时候帮家里买大米,0.17元/斤,今天的确没有17块。但这里有两个细节,其一,那时候0.17元/斤的大米是需要户口本的,限量供应,这里其实有隐形的价格因素。其二,作为基本消费的食物,恩格尔系数降低本来就是应有之义。2017年的社会,怎么着也是比1985年发达了吧。

按照我文中所述的收入水平,交大的薪资在上海不算什么高收入,一个月超过一万,我很多学生毕业一两年就可以达到这个数字。但家父当年那个收入,应该是中偏高的。

我主要想说的,还是内容消费占你总收入之比。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创投基金投资合伙人

您可能感兴趣的

‘Stratechery as a service’: Substack aims to strea... Chris Best knew he was onto something with Substack when his personal trainer, after hearing Best talk about Stratechery , compared the site t...
Women in Information Security: Heather Butler As a woman who works in cybersecurity, I think it’s very important to encourage more women and non-males to enter our field. I’ve had the pleasure of ...
为什么一流成功人士的闹钟都定在早晨5:57?... 对很多人来说,早晨时分是一天中最匆忙的时段。近年来,我在研究人们如何利用时间的过程中发现,市场上铺天盖地的媒体教你如何利用早晨的时间。 美国国家睡眠基金会发布的一项睡眠调查结果显示,在工作日的早晨,30-50岁的人表示自己在5:59起床,而46—64岁的人则在5:57醒来。 事实上...
His Sites Have Reached Hundreds of Millions of Peo... Over the years, Troy Osinoff has built sites that have reached hundreds of millions of people. These days, this entrepreneur, investor and auth...
5 Hard Truths You Have to Face When Starting a Bus... Entrepreneurs, not ones for the following the status quo, want to have control over their futures; creating, shaping and delivering products on their ...
0
财新博客--魏武挥

责编内容来自:财新博客--魏武挥 (本文源链)
阅读提示:酷辣虫无法对本内容的真实性提供任何保证,请自行验证并承担相关的风险与后果!
本站遵循[CC BY-NC-SA 4.0]。如您有版权、意见投诉等问题,请通过eMail联系我们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