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络

AirPods是耳机界的Air Jordan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AirPods是耳机界的Air Jordan
0

  随着新 AirPods 的问世,爱范儿评论区再无那句灵魂拷问——「AirPods 什么时候发布?」

  很难想象,一个发布了快三年的耳机配件,不仅没有随着时间消解热度,反倒超越了母体 iPhone,甚至在不知不觉中形成了一种 meme,一种文化符号。

  然而,meme 最先却是从吐槽开始的。

  AirPods 的槽点,变成了一种潮点

  AirPods 从诞生起就自带话题性:它外形奇特,跟所有蓝牙耳机都不一样,看起来还很容易丢。

  如何获得 AirPods?「把 EarPods 的线剪掉」「每天去奥森公园跑步,总之多关注地面……」

  那时候,耳戴 AirPods 在旁人看来的潜台词就是:你可能有点傻。

  然而随着越来越多明星的青睐,AirPods 贴上了潮人配饰的标签。

  高辨识度往往是时尚单品迅速爆火的诱因。AirPods 只有拇指大小,简单的没有任何 logo,但白色的机身和特殊的造型,却让它成为最显眼的存在。

  在去年世界杯期间,AirPods 随着内马尔、奥乔亚等球员登场实力抢镜,AirPods 成了本届世界杯上最无声胜有声的广告。

  无论是在今春的男装秀场外,还是在各地的潮牌店前,你都会发现 AirPods 已经成为「Look(造型)」的一部分。Dior 甚至在 2019 年秋冬季男装中专门为 AirPods 设计了皮套。

  负责产品市场高级副总裁 Greg Joswiak 在接受爱范儿的采访时说:

AirPods 已经随处可见,就像是我们早年的 iPod,到处都有人带着白色的耳机……从某种程度上说,它已经是一种可穿戴设备了。

  AirPods 不是第一款蓝牙耳机,但什么让它没有一个能打的对手?

  满满的恶意没有影响人们购买 AirPods 的欲望,在 AirPods 发布的第二个年头,因为供不应求,一些渠道甚至再次回到了原价。

  社交网络上的段子加速了 AirPods 的销量,但这不是产品可以只因为槽点而大卖。

  Google Glass 堪称是最酷的科技产品,即使《Vogue》为它拍了一组超级华丽的时装大片,模特都戴着 Google Glass,它最终还是流行不起来。

  ▲ 图片来自 Vogue

  无论是和 iPhone 等苹果设备的快速连接,充电盒合起来时清脆的声音,还是佩戴时的无负担感,AirPods 的「就是好用(just work)」体验让人一秒「黑转粉」。

  AirPods 并不是第一款蓝牙耳机,但自从干掉 3.5mm 接口成为科技圈的政治正确后,越来越多的手机厂商开始跟进分体式无线耳机的设计。然而时至今日,AirPods 一个能打的对手都没有。

  正如我们此前撰文讨论过,现在市面上仍然有很多无线耳机存在「主副」之分,即主设备会通过蓝牙,将声音数据传输至其中一只耳机上,然后这只耳机会再通过蓝牙将数据传给另一枚耳机,在抗干扰、延迟和传输上还是存在先天弊病。

  AirPods 之所以能在连接稳定性和低时延方面领先大部分产品,是因为苹果基于原有的蓝牙连接协议,建立了一套多重链路和窥探机制,巧妙解决了音源的同步问题。

  此外,AirPods 还进一步简化了多设备场景下的配对过程:配合苹果 iCloud 云同步,只要 AirPods 和其中一台设备配对后,就会自动添加至该 Apple ID 账号旗下的所有设备中,以确保在多个设备间实现快速切换。

  在接受爱范儿的专访时,硬件工程的高级副总裁 Kate Bergeron 把 AirPods 的优势总结为「软硬结合」:

竞争对手很多是采用第三方的芯片,这些芯片要么在音质上不够成熟稳定,要么占据了很大空间。我们为 AirPods 研发的 H1 芯片,通过与软件的集成,可以确保无线系统的质量,同时能够利用一切可以利用到的空间。

  ▲ 图片来自 Gear Patrol

  回过头再看 AirPods 的流行,本质上是 AirPods 的口碑和实用性消解了产品的槽点,让槽点反倒成为传播的催化剂。

  《Slate》杂志曾在系列播客《未来秘史》中讨论,那些「看起来很傻」新科技产品要成为大部分人接受的东西,其中一个需要满足的条件是:

该产品的实用性,需要远超过使用该产品带来的「丢脸感」。

  索尼 Walkman 在刚推出时也是骂声一片,不带录音功能的「迷你录音机」简直让人无法理解,而媒体也嘲笑那小耳机在公共场合根本没法听歌。直到它被年轻人接纳并推广,成为一种生活方式的代表,并催生了一种叫作「随身听」的产品类别。

  ▲ 索尼 Walkman  图片来自《银河护卫队》

  AirPods 是有史以来满意度最高的苹果产品。调研公司 Creative Strategies 在 2017 年的调查报告中指出,98% 的 AirPods 用户对该款产品表示「非常满意」或「满意」,比 iPhone 还高。

  AirPods 成了一种文化符号,极少有产品能做到

  AirPods 被大规模调侃,其实是从 2017 年冬天开始的,AirPods 是那个圣诞季年轻人最炙手可热的礼品。

  ▲ AirPods 在 Google Trends 上搜索趋势  图片来自:above avalon

  Twitter 上流行的一个十大富豪榜单中,把 AirPods 用户排在了第一位,亚马逊 CEO、比尔盖茨这些人屈居其后,当然推文还埋了其他梗,比如富豪也包括拒绝去沃尔玛买东西的人。

  类似的还有:「妈妈,为什么邻居的 AirPods 连着线?」「快走孩子,新邻居不太安全。」

  这个时候,曾经「槽点」的语境已经扭转为——AirPods 是一种地位的象征。

  苹果分析师 Neil Cybart 认为,这代表一种社交信号:AirPods 不算便宜也算不上贵,但除却本身的售价,它意味着你口袋里至少还有一部 iPhone。

  商业史上,能完成从产品到符号升华的产品并不多:寄托了 90 后的音乐记忆的 Walkman,嘻哈文化的代表 Beats,踩人都不能踩鞋的 Air Jordan…

  Walkman 实现了音乐的随身听,Air Jordan 让技术在运动中发挥价值,而 iPod 把一千首歌装进了口袋。

  内在的创新,加之外观的高辨识度,使得这些产品在流行文化领域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力,从而衍生出一个具备强烈内在共性和认同感的圈子,进而为产品附着了一层符号意义。

  头戴 Beats、脚踏 Air Jordan 的人,通常跟街头潮人、Hiphop 等标签挂钩在一起,而用 Mac 的人,常常让人联想到在窗明几净的星巴克里的都市白领。

  现代的消费行为中,除了产品好不好用,人们往往还会关注产品符号价值的实现。简单地讲,我们买什么,不仅仅是因为它有什么用,还因为它定义了「我们是怎样的人」。

  对一个群体、圈子和身份的认同和追求,就是产品的符号意义。

  AirPods 的符号意义是什么呢?科技、酷、简约、现代主义,有一定的消费能力。这种形象符合大多数年轻人对自己的认知和期望。

  一名 17 岁在旧金山湾区上高中的学生将 AirPods 比为 Nike 运动鞋,他说当他戴上 AirPods 时,会觉得自己被他人注目。

  网上一篇评论文章认为,设计师品牌和传统奢侈品已经难以满足这个时代的「炫耀性消费」了,对于千禧一代来说,新酷的科技产品更能体现他们的价值。

  文章的作者 Madeline Fry 说,159 美元的 AirPods 就是年轻人的劳力士。

  我觉得 AirPods 更像是音乐界的 Air Jordan。

  本文由方嘉文、何宗丞共同完成

阅读原文...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AirPods是耳机界的Air Jordan
0

ifanr 爱范儿

Swift/Cocoapod: Forget NSAttributedString and Use Prestyler

上一篇

CoreAnimation编程指南翻译(八):提升动画性能

下一篇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

热门分类

往期推荐

AirPods是耳机界的Air Jordan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