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动态

华为做操作系统备用,但谷歌其实不敢将 Android 私有化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华为做操作系统备用,但谷歌其实不敢将 Android 私有化
0

文 / 王新喜

日前关于华为自研操作系统的消息引发了业内热议,华为余承东在接受德国《世界报》采访时正式承认,” 华为确实已经准备了一套自研的操作系统,但这套系统是 Plan B,是为了预防未来华为不能使用 Android 或 Windows 而做的。当然,华为还是更愿意与谷歌和微软的生态系统合作。”

并表示华为自研操作系统已经有 7 年时间,但只是作为备用,以防在关键时刻被人卡脖子。

早在 2014 年前后,华为要做操作系统的传闻就没有停过,目前华为总算官宣了自研操作系统。

华为官宣自研操作系统,但做成功有多难?

所有人都明白做操作系统有多难。这个难点不仅仅在于技术。

笔者曾经在《华为若要做操作系统,到底有多难?》一文中就分析过,操作系统的开发难在其中的内核,系统内核是比较复杂的东西,分成诸多模块,诸多模块之间设计要考虑到可扩展性、软件架构设计、算法、代码控制等诸多方面。

所以在国内,众多国产手机厂商的 OS 都是基于 Android 上层界面进行修改,如华为的 EMUI 与小米的 miui, 基于安卓系统在性能、体验做些改进,顶多是安卓的马甲,但在系统底层还是 Android 的内核。

另外,操作系统需要一整套知识体系框架、编程接口、编程语言等基础设施,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建立起有别于他人的有效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

从国内的整体现状来看,软件产业也是依附于西方的技术体系与顶层标准设计,没有自己的编程语言与软件开发工具,软件产业都在西方技术体系框架内做内容填充与设计开发,软件产业其本质还是大而不强,因此最终反映到操作系统体系的空缺。

当前移动操作系统,在 Android 与 iOS 之外,还没有成功的先例。诺基亚 Symbian、三星 Tizen、黑莓 Blackberry、微软 Windows Phone 等诸多系统已经兵败。

华为研发出一套独立的手机操作系统,最难的其实是搞定 BAT 头条等国内互联网大厂以及众多的软件开发者用自己的操作系统。

因为一个新的操作系统的强大依赖于自身的应用生态的丰富性,而头部互联网巨头的参与才有强大的带动效应,一款操作系统没有足够的应用程序,就等同于一个空壳,是没有价值与意义的。

国内的软件开发者的规模完全可以支撑一款独立的操作系统存活,但问题是,软件开发商们不会这么义无反顾的支持一款全新的操作系统。

说到底,过去软件开发商大部分只支持 iOS 与 android,其他移动操作系统基本都失败了,根源也在于 Android 与 iOS 的体验与生态已经非常成熟。

当前 Android 的应用生态已经越来越壮大,2017 年 940 亿个应用从谷歌应用商店下载,而全球 80% 以上的智能手机都搭载了 Android 系统。

Android 系统已经历经十多年的使用与优化,已经达到了非常完善的程度,你即便有自己的操作系统,但用户体验很难与 Android 媲美。

某种程度上说,换新的操作系统可能会带来历史倒退的用户体验。因此,软件厂商如果额外花费巨大的时间与资金成本在新的操作系统上开发新的软件,但带来的是过时的用户体验,必然导致软件使用口碑与用户体验的下滑,这对于软件开发商来说,是弊大于利的。

另一方面就是说服其他手机厂商加入自己的操作系统基本上不可能。因为谷歌推出 Android 开放操作系统,当时并不涉足手机硬件制造行业,与传统厂商没有正面的市场冲突,相对更为中立,缺乏操作系统优势的传统厂商选择 Android 系统显然顺理成章。

诺基亚塞班系统之所以失败,是因为诺基亚本身是手机厂商,跟其他手机厂商产生了竞争关系,它的操作系统自然不会有其他手机厂商愿意支持。

若华为做操作系统也会面临同样的问题,因此它只能去做一款封闭的操作系统,但如何确保系统的优良体验来说服应用开发商倒向自身,形成软硬件生态圈是关键。

因此,做一个操作系统不难,难在应用生态的繁荣,难在如何确保软硬件融合的系统体验,确保系统的稳定性、安全性,如何将一个空壳平台吸引更多应用开发者进来开发软件才是关键问题。

当然,对于华为操作系统,也有人谈到它未来发展的可行性方向——可以先考虑通过体制内借力,打开特定人群的专用手机市场(比如军警政市场)或者 GPS 以及考古终端专用机市场,通过特殊市场打开口碑再慢慢普及大众市场总比收着备用好。

但华为不会这么做,一方面是操作系统成熟度与可用性有限,暂时不敢试水;另一方面会影响到与谷歌的合作关系。

说到底,华为开发这款操作系统或许更偏向于战略姿态,因为它大概率会失败,取代 Android 基本没有可能。

华为考虑的并不是要独立一套系统来与谷歌苹果争雄,华为自知尚无这样的实力,而更多的是亮出一种姿态与策略,也就是说,Android 开始收紧控制权的时候,让谷歌知道其他厂商依然有备选方案,可以拿自研的操作系统说服谷歌开放控制权的筹码。

谷歌其实并不敢将 Android 私有化

但需要明白的一点是,华为做操作系统是避免谷歌将 Android 私有化,但谷歌其实并不敢将 Android 私有化或者限制特定厂商使用。

说白了,过去 Android 的成长壮大并非谷歌一家公司独立做出来的,而是全球上下游企业合作开发与努力的结果,这也是 Android 开源的原因—— Android 其实不能算谷歌一家的私产,不能完全是谷歌说了算,因为即便是 Android 系统的内核 Linux 也是全球各大软硬件厂商一同开发优化与贡献的结果。

数据显示,自 2005 年以来,已经有超过 1400 家公司的大概 15600 名开发人员为 Linux 内核做出了贡献。Linux 简单来说就是 Android 系统的母体,Android 的内核就是 Linux。

基于 2017 年的报告显示,来自 500 多家公司的 4300 多名开发商对内核做出了贡献,在 2017 年 Linux 内核部分的贡献情况的名单中,英特尔稳居第一名,其次是红帽、Linaro、IBM、consultants、三星、SUSE、谷歌、AMD…… 华为仅次于 Oracle。在 2017 年,Linux 内核代码,谷歌贡献度是 3%,而华为占 1.5%。

也就是说,Android 系统是谷歌通过和大量的上下游企业的合作,建立一种开源联盟与许可、授权机制搞出来的,是通过不断更新优化 Linux 内核来升级系统发展而来的。

因此,Android 其实是具备公有性质,只要遵循 Android 的开源协议与开源机制,其他厂商完全可以在已经开源的 Android 之上发展自己的 Android 系统——只要遵循已经开源的 Android 的许可证约束即可。

而根据业内专业人士的说法是:Android 系统主要使用的开源软件许可证有 GPL(Linux 内核)、LGPL(各种运行时函数库)、Apache(Dalvik 虚拟机及 Java 类库)。

当初是谷歌联合了许多厂商一起把 Android 做起来并做大的,如果限制某些厂商不能用 Andriod,显然也难以避免让其他 OMD 厂商、芯片厂商甚至软件开发商的利益以及上下游企业的利益受损,基于各自未来前景与利益考量,上下游参与开源联盟的企业也会抵制谷歌破坏开源协议的行为并作出一定的反制措施。

至少,在对 Linux 内核代码的优化与贡献上的动力会降下来。也就是说,厂商们会人人自危,全球的手机厂商可能再也不敢用 Andriod,那么结果就是各自搞自己的系统或者重新扶持一个开源系统。这可能会导致 Android 逐步走向衰落。

简单来说,Google 如果把 Android 私有化,那么一方面会遭遇到来自开源联盟内厂商的极大阻力,一方面牵涉到上下游利益相关的厂商也会考虑合力推出一个真正公有、开放、有合理、开放授权机制的新系统出来替代它。

另一方面,随着 Android 生态一路壮大,谷歌虽然是 Android 阵营的盟主,但却无力独自完成整个新 Android 系统的开发、适配,和分发工作,并且越来越依赖合作伙伴。

比如,基于即将发布的新版 Android Q,负责谷歌 Project Treble 的主管 Illiyan Malchev 透露,目前正计划与更多 OEM 厂商合作来优化开发系统。

也就是说,随着 Android 生态壮大以及深入发展,它需要集合越来越多的芯片供应商、运营商以及 OEM 厂商共同努力来突破瓶颈,三星与华为等巨头厂商的贡献非常重要,因为二者一直以来,已经深入参与到了整个 Android 系统从基础代码到最终成型的过程之中。

因此,谷歌如果对特定厂商尤其是三星华为这种头部大厂实行限制,本身就是分化自身的阵营,影响 Android 的优化进度与新系统开发,也降低自身阵营的实力与市场份额。

而 Android 的稳定性以及市场份额对谷歌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如果 Android 阵营分化,苹果一家独大,苹果如果基于竞争,在 iOS 上封锁或者限制谷歌搜索等业务,那谷歌的核心腹地与盈利能力会遭受重创。

简单的来说,Android 的市场份额壮大保护了谷歌的搜索、地图等核心业务,谷歌核心腹地的安全性也是依赖 Android 手机大厂的不断圈占市场份额换来的。

而 Android 阵营的稳定性确保了谷歌搜索、地图业务的安全性—— Android 相当于是谷歌搜索等核心业务的护城河,Android 的阵营分化会导致谷歌的核心腹地搜索、地图等业务遭受危机。因此,Android 系统与手机厂商尤其是大厂是一荣俱荣,互相依赖的。

因此,华为自研操作系统并亮出它的战略目的,可能还是在于希望谷歌在对 Android 动心思之时能够谨慎。

早在去年,谷歌已经在欧洲针对 Android 系统征收授权费,在欧洲,谷歌向预安装如谷歌邮箱、Youtube、谷歌地图,Gmail 等并在欧洲市场出售的安卓手机制造商收取费用,谷歌授权费是否会波及到中国市场暂时未知。

毕竟,当前谷歌的主要营收来源——广告营收天花板已现、Facebook 与亚马逊又在不断蚕食广告市场份额的情况下,急于开拓多种营收模式的谷歌在当前对 Android 动的每一种商业变现的心思,极大可能会伤到 Android 手机厂商或者其他开发商、上下游合作企业的利益。

综上所述,Android 是众多上下游企业长年累月合力推动优化的结果,具有一定的公有性质,上下游合作企业如果担心谷歌将 Android 私有化,不如通过国际协议的形式将 Android 的开源进一步固化,避免受到大国博弈的影响。

当然,谷歌也不敢这么做,毕竟,谷歌如果针对特定厂商禁用,伤害的是整个生态系统的稳定性,伤敌一千自伤八百,也是拿自身前途冒险。

但某种程度上说,过去人们一直担心的操作系统主导权缺失带来的隐患,现在开始有了一些苗头,谷歌未来基于营收压力,如何最大化开发 Android 这个潜在的营收宝盒,还是未知之数,这对于国产手机而言,不是一个好的信号。

尽管谷歌对特定手机厂商禁止使用 Android 系统的概率接近于 0,但华为做操作系统备用,也算是一种明智的选择。

毕竟,技术的进步是螺旋式上升的,在研发操作系统的过程中,也是一种技术与经验的积累。技术是有延续性的,在下一代操作系统与下一个风口来临之前,你此前所做的技术储备,它并非全无用处。

阅读原文...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华为做操作系统备用,但谷歌其实不敢将 Android 私有化
0
创事记

小米怎么看?360 乐高积木路由玩出新花样

上一篇

在Python中如何传递任意数量的实参

下一篇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

热门分类

往期推荐

华为做操作系统备用,但谷歌其实不敢将 Android 私有化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