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动态

北极光创投黄河:“热钱”环伺,工业机器人产业的至暗时刻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北极光创投黄河:“热钱”环伺,工业机器人产业的至暗时刻
0

图片来源:pixabay

不缺钱反而危险?热钱或成为工业机器人行业不能承受之重。

“坦率讲,我很焦虑。”北极光创投合伙人黄河说:“我在工业机器人行业看了十来年,看着它从挣扎到现在有一定的起色。但我个人感觉,以现在的形势下去,这个行业可能非常危险。”

缘起这种焦虑,前不久,北极光创投组织了一场关于“中国工业机器人产业焦虑与突围 话题的闭门会议。开始时,一位行业内的演讲嘉宾笑笑说:“工业机器人黑暗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不过,黄河却认为:“之前的时候还不够黑暗,现在才是最黑暗的时候。”

2016年,《机器人产业发展规划(2017-2021年)》文件提出,五年内形成我国自己较为完善的机器人产业体系。一方面,政策催生了工业机器人春天的到来。另一方面,近年来。人口红利减少,劳动力短缺、劳动力成本上升,制造业等机器人换人力的需求激增。据新战略机器人网预测,2018年中国工业机器人市场规模将达到22.3亿美元,未来五年(2018-2022)年均复合增长率约为22.73%,2022年中国工业机器人市场规模将达到50.6亿美元。该行业的融资交易数量也在迅速增加。从数据上看,工业机器人多年发展的寂寞长跑,似乎拨开云雾见月明了。

不过,这样的“欣欣向荣”景象正是黄河的焦虑来源。“统计数据上好像都说它涨的很快,但是我觉得在今年和明年大家会看到这个行业的增长率会趋近于0。”他毫不掩饰自己的对于这个趋势的悲观。具体是什么让黄河对工业机器人的现有发展趋势“泼冷水”呢?

北极光创投合伙人黄河

钱太多 也是一种伤害

关键原因是”钱太多”的困扰,这首先体现在资本方。“之前这个行业没有那么多热钱。现在这个行业的情况,我反而觉得是更危险的。 他认为以前的企业日子过的非常地苦,随时有可能关门倒闭,但是只要能够活的下来的公司,一定是一个比较良性发展的公司。而自从2016年,中国制造2025被国家提到战略层面上后,整个市场开始不理性了。“非常多的钱涌入了这个产业,而且把它当成了一个会下金蛋的母鸡。以为像互联网一样,会有快速的成长、快速的回报。“他表示,工业机器人这个行业特点是踏实,它不是一个赚快钱的行业。

政策大旗一挥,资本开始迅速云集,然而很多资本方对于工业和制造业是非常陌生的。这导致了资本、行业的乱象频发。“工业和制造业在整个资本圈里面是处于边缘化的位置。而资本逐利,希望非常快速的获取回报。但工业和制造业没有那么高大上,你还要回到用制造业的眼光看他。”他认为,从资本方的角度来讲,资本所求和工业机器人行业发展的节奏并不合拍。

而且,不了解行业的资方会被一些创业者美好的故事所忽悠加入。此外,资方盲目的追捧网红公司,追求创始团队光鲜亮丽的学术背景。“这不是一个高精尖的行业,它是需要非常长时间的积累的,所以在这个领域里面,不是说有很强大的学术背景或者故事逻辑就可以达到我们想要的结果。”他解释道。

从创业者方面来看,黄河认为“大量热钱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这么多的资金涌入到这个行业以后,在很多领域出现了“博傻”的发展方式——用烧钱的方式来获取绝对的地位,消灭竞争对手。这个模式是不可行的。”他认为,资本过热容易导致尚未成熟的工业机器人企业在模式上走偏,一些企业开始希望以低价一统天下。然而,工业机器人行业是个巨大而且复杂的行业,跟其他的很多行业完全不一样,不可能靠着低价一统天下。“这是我为什么讲现在遇到了发展危机。因为这种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况,正在整个行业上演。”黄河说。

此外,就像之前AI资本的泡沫导致了一些“假AI“公司的出现,工业机器人行业也是如此。有一些人会以投机为目的,用to VC的模式在做企业。然而,踏实做事,真正的好公司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去和资本打交道。“我们观察,在这个行业里面,做的比较好的领头公司,他们不知道资本是什么,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和资本交流。所以这是非常严重的错配。”他认为这是对行业良性发展的伤害。

如何 突围 这个恶性怪圈?

提出问题,就要解决问题,谈完焦虑,黄河也非常细致地表达了工业机器人行业该如何在这个发展怪圈突围。首先,资本要端正自己的心态,尊重行业的规律。而工业机器人行业内的企业。包括本体商、零部件商、视觉供应商、集成商等利用好资本这把双刃剑。“这个行业属于资金密集型,对资金的需求量很大,在这种情况下,你如果能把资本用好,后续不管是企业自己发展,还是未来的并购,都可以得到很大的好处。”他说。

黄河认为,首先,企业要认识到,目前国内的工业机器人整体技术水平还很低。不过,中国有长尾市场,这和德国、日本,跟很多发达国家的下游客户市场非常不一样。中国有汽车、3C,也有这样头部很集中的行业。这个长尾市场的特点就是客户极其分散,应用水平非常低,然后对价格还非常地敏感。

面对“长尾客户”的特点,本体商应提供高性价比、易于部署、本体工艺集成优化、标准化爆款、易用性好的机器人。虽然低价策略对于早期切入有效,但低价并非万能,一味低价厮杀不是本体商的理智选择,本体商更应积极寻找蓝海应用市场,完善产品性能,给予零部件商充分的时间和空间迭代产品。在目前的低价策略的压迫下,本体商与零部件商竞合态势是必然,但现阶段更应该各有分工,提高各自产品性能,等到时机成熟,再行产业整合。同时为了做好差异化蓝海应用市场,机器人应该朝着更加智能化、易用性更好的方向发展,而传感器赋能机器人是最有力的武器,机器视觉首当其冲,这才是中国工业机器人未来的康庄大道。

“大家拿了钱就希望估值涨的越高越好,大量烧钱,先把别人压下去再说。这就是现在行业里非常糟糕的状态,这样一味的追求低价是破坏这个行业,甚至会毁灭这个行业的。”黄河呼吁道:“资本的角色定位、企业的发展模式,是我们要反思的。”他觉得,这段“最黑暗的时光”是对行业的考验,如何资本和企业可以携手共同克服种种诱惑,把握真正的机会,那么,中国工业机器人产业未来的趋势将会迎来真正的阳光。

阅读原文...


动点科技

In defence of vanilla JavaScript

上一篇

Microsoft kicks off Digital Peace Now initiative to #stopcyberwarfare

下一篇

您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
北极光创投黄河:“热钱”环伺,工业机器人产业的至暗时刻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