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势募资30亿,国科嘉和不可复制的绝技-专注科技投资

科技动态 2018-07-11 阅读原文

文/王海伦 GPLP

2018年,7月10日,国科嘉和PE二期基金成立发布会在北京召开,当国科嘉和基金管理合伙人王戈宣布PE二期完成募资30亿人民币的时候,掌声响遍全场。

众所周知,2018年募资难蔓延整个风险投资圈,甚至有投资机构为了募资前台都开始上阵。对比之下,在业内不常曝光的国科嘉和成功募资30亿人民币着实令人感到惊讶。国科嘉和是怎样的一个投资机构?又是如何获得诸多重磅LP的认可?GPLP君带大家走近国科嘉和这个低调的投资机构。

国科嘉和的绝技:专注“科技投资”

如果用一句话总结国科嘉和的募资秘密,那就是“专注科技投资”,从7年的投资记录来看,以科技为核心的投资风格自国科嘉和诞生起就深入到了他们骨髓里。这一投资风格应是源自国科嘉和管理合伙人王戈本人“科技人”特点。王戈自毕业后就加入中科院,一干就是27年,这辈子他从来没有离开过中科院这个体系。

“作为国家战略科技力量,中科院已经用过去的成绩证明了自己,但是同时我们压力依然很大的。领导人视察中科院提出的‘四个率先’对中科院赋予了新使命。国科嘉和是中科院的基金,天然带有使命感,我们要做最懂科技人员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王戈对GPLP君介绍。“国科嘉和是2011年成立,目前为止有人民币VC一期、人民币VC二期、美元VC一期,人民币PE一期、政府专项一、政府专项二,今天是PE二期基金正式成立。在2018资金荒、去杠杆的大环境下,圆满发行成功超过30亿,需要感谢各位LP对我们的信任。这样的情况下顺利完成了募资,我觉得是给我们一个很坚定的信心:对中国的未来发展有信心、对中国科技创新有信心。近期的中兴事件及中美贸易摩擦,让大家对自主创新、安全可控有了新的、深刻的认知,而国科嘉和自7年前就开始围绕自主创新在做自己的投资布局。”

从国科嘉和的投资案例看,他们将对投资自主创新、专注科技的理念执行颇为彻底:

国科量子:走在世界前列的量子通信综合服务商

国科量子是中科院科研成果转移转化项目的典型代表。2016年8月16日,国际上首颗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墨子号”发射升空;2016年11月,量子保密通信骨干网“京沪干线”顺利开通,国科量子成立;2017年8月初,“墨子号”量子科学实验卫星提前并圆满实现全部三大既定科学目标,标志着我国率先掌握星地一体广域量子通信网络技术。

“量子通信在实用阶段是量子保密通信,主要是量子密码的应用,国科量子是由国科控股联合潘建伟院士团队共同成立的,主要是提供量子密钥的运营服务。我们理想是想用5到10年的时间建设一个覆盖全区星地一体的量子密钥的网络体系,而且它的密钥是安全的,方便的,就像水和电一样的,公众每个人可以很方便获得保密安全的服务。”国科量子CEO戚巍在公开演讲中曾这样介绍:“数据流量每年以40%的速度在增长,对安全的需求实际上非常大的。而安全80%来自于密码,量子保密通信提供了一种理论上唯一证明的绝对安全的密码体系。我们拥有在源头上全球领先的技术。此外,国科量子还有一个业务方向是做应用。国科量子正在和合作伙伴开发面向政务、面向移动应用的一些适应2C或者特殊行业使用的产品,让量子通信不再成为一种高大上的概念。”

据GPLP君了解,在这一领域,国际上竞争激烈。美国通过“量子信息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等项目,每年的研究经费投入达2亿美元。欧盟公布“量子宣言”,投资10亿欧元。英国发布“国家量子技术计划”,投资2.7亿英镑。日本成立量子信息和通信研究促进会,计划10年内投资400亿日元。除了政府主导外,企业也在积极参:美国Battelle公司环美量子通信网络计划、俄罗斯开发银行计划投入50亿建设量子通信网络、谷歌、IBM、微软等在量子计算重金布局。

“量子保密通信产业在核心技术领域不受制于人;国科量子不仅在技术上是领先的,在产业链的完善、产品的开发与应用方面也是走在世界前列的,技术壁垒高又具备商业应用前景,是国科嘉和青睐的项目类型。”王戈评论说。

慧拓智能:开创中国平行驾驶的先河

资料显示,慧拓智能源自于中科院自动化研究所王飞跃教授提出的“虚实互动”的平行驾驶理论,以“车端感知·云端管控”的方式实现更加便捷、舒适、安全的智慧出行方式,致力于新一代云端化智能网联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及产业化。2018年3月,慧拓智能发布的“第三代平行驾驶系统”,已经可以实现在北京远程监控常熟的无人车上路。

据慧拓智能CEO陈龙博士极富感染力地说:“慧拓智能把无人驾驶首先落地在特定场景,在2017年5月与徐工集团就达成了战略合作,最先落地的是工程机械场景,做无人矿山。慧拓智能要做全中国甚至全世界最棒的无人矿山运营服务的公司。因为矿山除了矿本身以外还牵扯到如何把无人矿卡挖出来的矿运走,是大物流的概念,所以我们和东风汽车签署了一个量产无人驾驶矿车的项目。慧拓智能创始团队多数来自于中科院自动化无人驾驶比赛。。因为我们做比赛所以我们对网联汽车中心有很强的积累,所以慧拓智能承接了吉利汽车一个大的规划。2018年慧拓智能已经签署了6000万合同。”

“王飞跃教授是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非常顶尖的专家,慧拓智能在平行驾驶开创了中国在这个领域里面的先河。慧拓智能的创始团队十多个都是博士。无人驾驶领域不少创业企业集中在私家车这一市场,离商业化仍有一定距离。而慧拓智能以独特的技术能力将无人驾驶落地在特定的刚需场景,这一点是我十分欣赏的。” 王戈谈起慧拓智能时,如数家珍。

LaserFleet: 国科嘉和的商业航空航天生态链

LaserFleet中文名为深圳航星光网空间技术有限公司,是一家为飞机提供卫星通信服务的高科技企业。LaserFleet采用激光链路和低轨小卫星,分步建立高速数据传输系统,为民航客机、军用飞机和微小卫星等提供天基互联网接入。创始人潘运滨曾创办喜乐航(837676.OC),2017年8月创办航星光网。LaserFleet的联合创立方为天仪研究院和上海光机所。

创办航星光网是基于潘运滨在喜乐航时期无法解决的难题:“飞机目前上网的资费非常贵,是我们4G流量的1260倍,想看世界杯至少一个航程花一万五。喜乐航是一个航空互联网行业的公司,在收入3个多亿时仍略亏损,原因就在于上游费用太高。地球同步建设轨道位置全世界只有400多个,已经被占满了;无线电的通信频谱也已经分配完毕了。为了解决飞机上网问题就必须去这两个困难:轨道和频率。一个非常清晰的商业场景+迫切的需求,需要有技术帮我解决这个问题,而这个技术就来自中科院。我当时手握另外两个TS,选择国科嘉和是因为他们完全理解这个里面的技术特点。”

经过半年多的发展,LaserFleet已经有2款产品面市:一是星间激光通信机(T5),是搭载在微小卫星上的小型化、紧凑型以及轻量化的激光通信终端,用于实现星间可靠连接和双向数据通信,已获国家型号任务订单。第二款产品是安装在民航飞机上的光学天线,正在适航取证中。地球上取得适航认证只有四家公司,LaserFleet是第四家,也是唯一一家中国公司。

“潘运滨作为技术背景出身的商业人才与我们中科院的科学家们默契合作,一同组成了LaserFleet项目的黄金战队。LaserFleet是国科嘉和在商业航空航天一系列布局中的一环。国科嘉和投资了为航天、航空和军用领域,提供先进的电子学产品及系统解决方案的国科环宇,与国科环宇一起孵化了国内最先进的商业卫星平台研制公司-天仪研究院。随后又与天仪研究院一起成为LaserFleet的创业伙伴。国科嘉和的投资会沿着产业链深度垂直地进行X光扫描,从产业协同发展的角度去投资。商业航空航天只是我们投资的一个小跑道。我们投资领域覆盖物联智造、移动互联、人工智能、云计算与大数据、金融科技、安全安防、医疗服务、医疗器械与制药等垂直细分领域。我们整个基金70%投资TMT,30%投资生命科学领域。”王戈向GPLP君更宏观地介绍了国科嘉和的投资布局。“最近一部电影很热,《我不是药神》,让大家都看到了中国病人面临的困境。在生命科学领域投资中国自主创新企业,是大势所趋。”

普瑞金生物:做属于中国人自己的创新药

普瑞金生物药业专注于生物药的研发与推广,以CAR-T细胞免疫治疗和纳米抗体生物药研发为主要发展方向。公司拥有全球唯一融合细胞药物与纳米抗体药物的生物药研发平台,目前已取得阶段性研发成果,CAR-T CD19产品已成功治愈数十例复发且难治类白血病患者及恶性淋巴瘤患者。作为技术迭代,普瑞金还在世界范围内首次成功将搭载纳米抗体的CAR-T应用于治疗实体瘤。首例结直肠癌患者在经过第一疗程治疗后无明显毒副反应,影像学检查可见肿瘤坏死,病情得到显著改善。公司其他产品管线呈阶梯状发展,后备技术丰富。

普瑞金生物的核心技术是纳米抗体。针对现有的靶向药有一个革命性的优势:结构简单、生产成本低;高可溶性、高稳定性,药可以常温运输的;高特异性和高亲和力,没有免疫元性,易人源化。

普瑞金生物拥有有一支学术背景深厚、实践经验丰富的科学家及产业化创新团队科学委员会主席孙勇奎是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首席纳米抗体科学家李胜华是加拿大国家研究院的纳米抗体研究技术总监(终身职位),公司细胞药物首席科学家张继帅博士是美国Hormel肿瘤研究所肿瘤生物学访问学者。“我们从零开始,给羊驼免疫开始从最开始源头的自主知识产权,然后就是抗体药物和CAR-T药物。往下走纳米抗体还有一些多重领域的应用。”普瑞金生物CEO栗红建说:“《我不是药神》的过程是我们团队每天都在经历的。跟我们同款药物的已经上市了,他们最新的售价是47.5万美元治疗一次,一次大概80%的概率做到完全缓解,我们希望在团队的努力下普瑞金的同款产品在国内能够做到30万人民币,真正造福咱们中国人自己。”

盘点国科量子、慧拓智能、LaserFleet和普瑞金生物,他们拥有一个非常显著的共同特征:自主创新,很难被其他企业模仿。从这四家被投企业能一窥国科嘉和难以被其他机构复制的的绝技:投资难以被复制的高科技创新企业,降低投资失败率。

被新老LP认可的基金:从VC到PE 100%LP复投率

在发布会现场,世纪金源投资中心总经理邱剑阳表示:“从国科嘉和的第一支基金一直跟着投了后续基金,包括人民币VC、美元VC,还专门合作了PE一期基金,和国科嘉和合作是非常全面的。”这是来自老LP的一线反馈,用实际行动即不断加磅投资表达了对国科嘉和GP团队的信任。

国科控股资金营运部总经理李晔表示:“国科控股从2007年、2008年就开始做母基金的业务,和市场上的PE、VC机构打交道,在实践中算是总结了一些工作的方法论。总体我们倾向于选择有投资的方法论、能够按照自己的投资逻辑、有系统化打法的、能系统做事情的GP团队。国科控股和国科嘉和有天然的亲缘关系。除了方向的吻合是国科控股重点发展的策略以外,国科嘉和的团队是非常独特的,尤其对科学院体系内科技资源的整合和挖掘有独到的功力。国科嘉和是具有IP属性的基金管理机构。”

而国科嘉和PE二期基金的新LP也都大有来头:远洋地产集团和昆仑信托。

在问及选择GP的标准时,昆仑信托业务四部负责人谢玉荣说:“我们第一会考虑到这个GP的管理业绩,以及希望这个GP有好的管理制度,第三我们希望这个GP拥有的团队是这个行业里面沉浸多年的专家。昆仑信托之前和远洋地产有很好的合作基础,这次和国科嘉和合作是因为国科嘉和有丰富的产业资源,同时也有非常好的投资业绩,希望各方能够发挥我们在各自领域的优势,能够做到强强结合,能够为我们今后更广泛的合作打下一个坚实基础。”

被新老LP接连肯定,可见国科嘉和基金的过往投资业绩应该是令LP们满意的。而在发布会上亮相的三家国科嘉和系企业相继证明了这一点。

亿道信息:国科嘉和PE二期基金第一枪

“亿道信息是国科嘉和基金二期VC投的企业,亿道信息的产品也弥补了中国在这个领域的短板,在我们合作这段时间里看到亿道团队兢兢业业的奋斗,业绩优秀,是我们PE二期基金即将打响的第一枪。”。

亿道信息究竟是怎样一家企业呢?

“亿道信息成立于2012年成立的,是亿道集团的子公司,主要面向针对行业或者商用市场提供对使用环境有比较严苛要求的(高低温、防水、防尘、防摔、防爆)专业化的终端设备,以及配套的远程设备管理和内容发布系统。2016年国科嘉和正式投资亿道信息。亿道信息一直保持着不错的增长态势。2017年亿道信息整个营收已经接近两亿,净利润大概三千多万。”亿道信息董事长张治宇补充介绍道:“亿道和国科嘉和又有一个新的合作,国科嘉和作为投资者参与投资亿道自己孵化的物联网团队,成立了一家新的公司叫亿兆互联。今年亿兆互联在英国和法国分别与当地知名政府市政设施的承建商合作,对市政路灯进行智能化改造,这两个项目在今年内都会完成,我对未来的前景非常看好。亿道集团内部在做一些重组,计划将集团几块相关业务重组进亿道信息,为亿道信息的IPO做充分准备。这个重组过程中我们和国科嘉和也在谈更多的合作可能,如果这个合作能够落地,我们和国科嘉和的合作基本上从天使到VC到PE都全面合作了。”

张治宇董事长坦言:“不仅仅是合作的广度,我们更看重是和国科嘉和合作的深度。国科嘉和在过去的时间里带来不仅仅是资本的支持,其实还有很强的业务端的提升。国科嘉和整个团队对科技圈的理解和专业度对我们帮助很大,对接了中科院体系的很多宝贵资源,对我们接下来进一步转型、提高我们的竞争力是非常大的助力。我们非常有意愿进一步加强合作。”

长城华冠:纯电动超跑前途K50已量产下线

长城华冠董事长陆群开着大蜻蜓-前途K50超跑来到了发布会现场,被K50的惊艳外观所吸引,嘉宾们纷纷要求试驾、试乘,亲身体验了风驰电掣的纯电动超跑。

长城华冠成立于2003年,最初是中国汽车设计领域的领军企业,在2015年注册成立了一家100%拥有的子公司-前途汽车,业务由原来的设计公司变成三大业务模块:传统的汽车设计、一个电动汽车高技术含量核心部件系统的制造商和前途汽车电动汽车的整车生产

陆群说:“前途汽车在苏州已建成自己的工厂,经过半年的试生产运行,6月30日正式举行前途K50量产生产的下线。2018年8月8日前途K50即将上市,把钥匙交给消费者,消费者可以开这个车上路。前途有大量核心技术,前途苏州工厂是中国第一个在工艺上真正以铝合金骨架为核心工艺的工厂,也是全世界量产车上继宝马之后第二家量产车上大量使用轻质的碳纤维复合材料的工厂,这一点是非常具有创新型。这个也印证了王戈总讲的工程师的红利,是由技术建立起来的产业门槛。我们是一个非常典型的科技型公司。前途汽车品牌体验店叫前途·驿,北京三里屯、成都太古里、上海新天地都已开业,还有两家将分别入驻广州珠江新城和苏州。”

在陆群看来,汽车行业两大巨大变革:一个就是电动化、新能源,一个就是智能化、网联化带来的新出行。第一个变化在制造端,用一个新的产业制造模式、新的模型、新的工艺、新的技术突破试图突破新的行业; 第二个关键词就是智能网联,将来无人驾驶汽车一定是网联化的无人驾驶,是一个共同标准下的无人驾驶,而不是像现在百度或者谷歌他们做的单机版的、自主型的。这种情况下谁站在了网联的高端,谁站在网联的标准端谁就会有机会,否则它仅仅就是一个供应商,仅仅就是一个APP。长城华冠在这个行业该做的布局都在做,已经做的是整车投产上市,智能网联方面在积极参与国家大的中国标准的制定和大的基础设施的网络建设。

谈及造成新势力,陆群表示:“中国汽车行业是要求双资质:国家发改委对项目进行核准以及国家工信部对生产的核准。到目前为止全中国新建纯电动乘用车领域里获得双资质只有六家,其他五家全部都是传统汽车制造的分支或剥离出来为代表的;而造车新势力力如威马、小鹏这些并不具备双资质。这个资质非常非常重要,并不是中国政府很特殊的一个要求,对汽车制造企业进行生产准入的管理是全世界通行的一种做法,欧洲、日本都是这样的。造车新势力里面有两类人,一类是不自己做工厂的,所谓代工,就是放弃这次制造端巨大变革的机会来发展、冲破、介入。还有一类自己建工厂在复制传统汽车的四大工艺,其实是用另外一种方式浪费了这次产业制造端变革的机会。在这个角度来,资本应该看一下前途汽车是怎么做的。”

钛米机器人:医疗服务机器人的行业定义者,2年20倍估值增长

“机器人项目投资人常说看了不下数百个,但是我能保证钛米绝对是全国唯一一家”这是钛米机器人CEO潘晶在发布会的开场白。“国科嘉和在我刚从外企出来、只有一个idea的情况下勇敢投了我们,事实证明国科嘉和的眼光是很好的。在短短两年时间内钛米差不多翻了20倍。这个月刚刚完成了我们的B轮。

GPLP君了解到钛米机器人在成立的2016年时设计了两款完全不同的机器人,一款应用在手术室的场景,很多高质耗材、器械只有当手术进行过程中才能确定的,过去都是护士一路小跑送给手术室。钛米手术室物流机器人能提供手术室正常运行的物流服务。另一款应用在核医学科,癌症病人在用了放疗药物之后自己就是放射源,过去医生和护士都是冒着很多职业风险给患者提供医疗服务,这个场景钛米核医学科服务机器人可以解决,钛米核医学科机器人是全国第一个拿到CFDA证、第一个把核医学科服务机器人提供给核医疗场景的。2018年,钛米的两个产品进到国内更多的医院,都是全国排名前30的三甲医院。

潘晶干劲十足地说:“现在手上的订单数量基本上已经超过了八千多万在谈的合同额。这个还只是第一步。我们要做全国首家医疗机器人平台级公司,把医院看成一个每天客流量在两万人左右的组织,可以发现机器人技术在医院这个组织里有很多应用场景,包括OTC售药、医疗垃圾运输、消毒等,再推而广可以到养老服务。作为一个医疗服务机器人的行业定义者和领军者,钛米接下来2-3年还将有5-6款围绕一般医疗服务、诊断检测以及康复治疗的机器人产品。”

国科嘉和基金:自己是一个创业企业

除了国科嘉和管理合伙人,王戈还有另外的身份,那就是中科院东方科仪控股集团董事长、北京东方中科集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002819)。多年的创业带队伍经历让王戈始终保持着创业心态。

王戈笑言:“我们说自己的主业是投别创业企业,但国科嘉和自己就是一个创业企业。基金和别的创业企业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工具是钱,产品是投后服务,获利方式是投资,创业成果是投资回报,客观的社会效益是促进了科技成果转移转化,促进了经济发展,这是我做国科嘉和基金的的态度。怎么不忘初心把自己的基金创业做长做大,这个还是挺不容易的。原因就是什么呢?原因就是我们基金的这些LP绝大多数是7年前开始投我们,一直跟到现在,感激之情溢于言表。以我们更好的投资业绩回报大家才是应有之义。”

或许,这就是国科嘉和能在资金荒的寒冬中成功募资30亿PE二期的真正原因。王戈在从创业企业家转身做投资人时依旧不改本色,投资就是深度创业。LP选择他,或许正是看中了他”创业者”这一点。因此,在高度竞争的中国风险投资行业,即便面对2万多家同行,王戈也并不担心竞争。国科嘉和要做的,就是做好自己。LP放心地将钱委托给国科嘉和投资、托管,国科嘉和圆满地完成30亿PE二期基金的募集,这在被业内称为最难募资年的2018年里感觉一点也不难理解了。

GPLP君离开发布会现场时,王戈正在与团队复盘发布会:“PE二期基金成功完成募资,告一段落。明天,VC三期Kickoff。”

2018年的投资圈,潮退了,我们可以看看,究竟谁在奔跑?谁在裸泳?

GPLP

责编内容by:GPLP阅读原文】。感谢您的支持!

您可能感兴趣的

Google X 的最新“毕业生”Dandelion,是在做家庭地热系统的公司... 【Technews科技新报】作为 Alphabet 最神秘的部门,Google X 近日宣布将把一个名为“Dandelion”的项目正式剥离出来,成为独立子公司,根据了解,Dandelion 的业务主要在为家庭提供地热系统。 CNBC 报导,Dandelion 的总部将设于纽约,联...
The VCs who defected from ex-Facebook exec Chamath... Arjun Sethi (left), Jonathan Hsu, and Ted Maidenberg left Social Capital to start their own fund, Tribe Capital. Social Capital ...
马化腾回忆创业经历:最害怕过周末,希望每天都干活... 8月9日,在腾讯组织发起的首届粤港澳湾区青年营活动上,马化腾面对来自香港、澳门、广东的100名高中生,难得的真情流露。回忆起创办腾讯之初的种种心酸,马化腾说,那会儿每天想着的是怎么活下来,“能不能活过今年,一年内生存下来,是最大的难题。” 回想起18年前,他描述了一个细节:“ 某天早上起...
Keep Up With Web Development Trends Thanks to Tech... The biggest problem for the tech world right now is a lack of talent and a surplus of demand. While web development jobs are becoming a necessary asp...
Top 10 advertising partners based on buying on Cos... If you’re a marketers who’s interested in: Driving more conversions Finding users your competitors haven’t Getting lower cost 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