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月赚5万却不敢告诉父母,白天睡觉晚上工作,这是一条“玩”出来的创业之路

科技动态 2018-06-19

打游戏还能赚钱, 相信这是许多热爱游戏的人从小就梦寐以求的事,但也是这些人想都不敢想的事,如果十年前有人和我说这些话,我一定认为他疯了, 然而今天这却成了现实。

在我们的城市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以陪陌生人打游戏为职业,外界看他们如同妖魔,他们收入不菲,却始终得不到亲友们的认可,他们的名字叫“游戏陪玩”,一个伴随电子竞技成长起来的新兴职业。

我们有幸与几位职业陪玩和创业者一起,拨开这个新兴职业的神秘外衣,摘下有色眼镜,和他们聊聊各自的“游戏人生”。

“打游戏多开心,还能赚钱。”

洛洛 上海女孩 九零后

擅长游戏:绝地求生

每月收入:40K~50K

上一份工作:人事行政主管

洛洛是地道的上海姑娘,长得漂亮,外加和男生一样的直爽让她无论到哪里都能获得极好的人缘。或许是性格的关系,如大部分男生一样,她从小喜欢的是电子游戏,从小霸王学习机到电脑游戏再到手机游戏,样样都精通,活脱脱一个游戏迷。一次洛洛从朋友那听说有一个专门靠陪人打游戏赚钱的软件,出于好奇她去下了这个软件,这是她第一次接触“游戏陪玩”。

“打游戏多开心呀,还能赚钱。”这是洛洛对陪玩这个职业最初的理解。

洛洛说自己是“一不小心”才入了这行,刚开始她闹着玩在网上开始接单,可能是女生的缘故,陆续开始有人下单。她一边在公司上班,一边还要在网上陪人打游戏,两头不能兼顾,这让洛洛第一次萌生了辞职做陪玩的念头。

随着找她打游戏的人越来越多,收入的提高、时间和精神的高度自由让她下定决心辞去公司的工作,正式成为一名职业游戏陪玩。

洛洛每天早上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找手机,看有没有人下单,无论当天心情是好是坏,只要接单成功进入游戏,就要用最好的态度去面对游戏玩家。 最忙的时候她一天要打十二个小时游戏。

高强度的工作也给洛洛带来了不菲的收入,她过去在公司一个月的收入在一万元左右,就算加上各种提成和奖金也不会超过两万,而她现在每个月的收入基本稳定在4到5万,是过去的好几倍。

“累肯定累,但有钱为什么不赚?”

洛洛现在的工作模式是线上+线下相结合,每单一小时,如果有人要求她去线下,出于安全考虑,她会和对方约在像网鱼网咖这样的大型网吧,同时拒绝食用对方给的食物和水。采访过程中,洛洛几次纠正我们用“陪玩”来定义她的职业,她更愿意称其为“电竞指导”,不是介意这个说法,而是怕有歧义。

虽然拥有远超同龄人的收入,但洛洛却一直没把自己在做的事告诉父母,对他们仍旧是说自己在企业上班。她担心父母不能完全理解这个新兴职业,外界对这个职业存在着很多固有看法。

“说了又没用,他们也不懂。”

为了更好的完成工作,她选择不和父母住在一起,自己在市中心租了一套公寓,这样就能全身心的投入新的工作。

因为工作的关系,洛洛会接触到许多男性玩家,其中也不乏追求者,但她却始终维持单身,她给的解释是,“一般男生应该都不能接受自己的女朋友陪陌生人打游戏吧,如果哪天真的遇到喜欢的人,可能我就不做这个了。”

“在网上每个人都戴着面具,

你可以做不一样的自己。”

轻语 四川男孩 24岁

擅长游戏:英雄联盟

每月收入:10K~20K

上一份工作:电子技术人员

轻语是个内向的男生,瘦瘦的个子,说话声音不大。他17岁随父母离开家乡四川来到上海,在这之前是他的职业是一名电子技术人员。轻语从小是一个游戏高手,只要是他玩过的游戏,身边就没有人可以赢他。

他的最爱是英雄联盟,主玩上单和打野,从开始的青铜到如今的最强王者,这个游戏陪伴了他的青春,但他从没想过能考打游戏来赚钱。

轻语接触陪玩是因为他的女朋友,有一天她用他的手机下了一个陪玩软件,女朋友让轻语用用看这个软件,看到底是不是真的可以靠打游戏赚钱,她对他说,“如果有人找的话你就陪他玩就行了”。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轻语开始在网上接单,因为是男生,所以给他下单的人并不多,过了好几天才碰到一个客人给他下单,这个人的要求很简单——带他赢。

凭借精湛的游戏技术,轻语很快在这个小圈子里打响了名气,慕名而来请他帮忙上分的人越来越多。说到这里,轻语还能清楚记得当时收到自己靠打游戏赚到第一桶金时的兴奋。

“原来打游戏真的能赚钱!”

意识到自己多年的游戏技能有用武之地后,轻语很快就选择了辞职,全身心投入陪玩。性格的关系,轻语几乎不去线下,他选择纯线上的接单模式。他现在每天就是两点一线,家和网吧。去网吧是因为找他打游戏的人大都集中在晚上甚至凌晨过后,在家担心会吵到父母休息,所以才去网吧接单。因此轻语的作息变成了白天在家休息,晚上出门去网吧工作,平均一天工作十个小时。

轻语的父母知道他的工作,也非常支持。轻语的父亲每天都会一大早起来,为还没回家的儿子做好早饭,等他吃完回房间睡觉后再去上班。轻语到今天都不能理解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花钱在网上找陌生人陪他们打游戏,但他也不会去过多询问,他仅仅把这当成一份普通的工作。

“在网上每个人都戴着面具,你可以做不一样的自己。”

轻语清楚记的曾经有个男生找他打游戏,为了缓解陌生人之间的尴尬,轻语开玩笑问他为什么不找女生陪玩要找他,谁知男生却对他袒露自己其实是一个gay,在现实生活中他不敢和别人说,也没有人可以当他的倾听者,他才会选择通过这种方式向一个陌生人吐露心声。

轻语现在每个月可以挣1~2万,除了网费他自己几乎不怎么花钱,他说要存钱和女朋友结婚,现在的收入让他对未来可以有更多的选择。

“原来我还有这种需求。”

官志远 暴鸡电竞创始人

2017年11月获红杉中国领投A轮融资

官志远在腾讯互娱市场部王者荣耀攻坚组待过,当时的他在游戏公共频道里看到有个人发了一个5块钱陪玩信息,官志远出于好奇就付了这个人5块钱,结果这个人真的陪他玩了一局王者荣耀。

首次尝鲜后,官志远加了那人好友并和他聊了起来。通过聊天,他发现这个玩家是一名英国留学生,每天靠打一二十局王者荣耀赚些零花钱,好的时候一天可以赚几百块,这名留学生还把客户发他红包的截图发给官志远看。而正是这件看似不起眼的小事,在官志远心中埋下了一颗创业的种子。

官志远现在是暴鸡电竞的创始人和CEO,暴鸡电竞是一款移动端娱乐电竞社交工具,为游戏高玩和普通玩家提供一个使用游戏技能变现服务平台。他告诉我们通常会找电竞陪玩的主要有两类人,一类是对游戏结果极其看重,攀比心较重的人群。

事实上,电竞陪玩当中所蕴含的“攀比心理”并不是一个新需求,在过去的端游时代就已经存在,不过那是它有另一个名字——游戏代练。在《刀塔2》和《英雄联盟》的年代,相比陪玩,更多人愿意去找代练。电竞本身的对抗性和竞技性决定了必然会存在攀比,如果我是青铜你是钻石,那你在游戏里的地位就一定比我高。

电竞游戏的平衡性导致技术才是最重要的,而不是皮肤和装备,技术又取决于人。这个需求会在未来越来越重。好比以前没有共享单车的时候,走两公里觉得还好,当摩拜或ofo放在面前,而试过以后才发现自己是需要这些新事物的。

原来我还有这种需求, 不少尝试陪玩的用户都有这样的感受。”

官志远认为要做游戏社交就一定要和人相关,为什么直播能火,看A打游戏跟看B打游戏有什么区别,无非是A比较能说,看着更好玩。他为此总结了“电竞教学3.0模式”:

1.0模式是玩家自己研究攻略;
2.0是玩家观看游戏主播操作视频,属于一对多的模式;
3.0是玩家与大神一对一的陪玩教学。

“就像学羽毛球,看一万个小时视频都没用,直接上球场一个教练手把手教才最有效。”

自《王者荣耀》和《绝地求生》开始,诞生了许多陪玩App,甚至许多直播平台也开始加入陪玩功能或开发独立App,官志远认为除了各平台需要抓住《王者荣耀》和《绝地求生》的红利外,原因还包括“陪玩”这一新兴职业越来越被大众接受,就像健身房的私教,不请私教同样可以自己练,但如果请了私教可能整个健身的过程会更科学有效。

去年,暴鸡电竞宣布完成4500万元人民币A轮融资,由红杉中国领投,老股东真格基金与晨兴资本跟投。据创始人兼CEO官志远透露,本轮融资资金将主要用于产品研发升级和市场推广。暴鸡电竞曾于2017年1月获得博派资本天使投资,并于4月份获得真格基金、晨兴资本千万级Pre-A轮融资。

“我们想每年创造100万个就业机会。”

林嵩 比心&鱼泡泡CEO

2018年3月获IDG领投A轮融资

林嵩是比心&鱼泡泡的CEO,作为一名连续创业者,他人生的第一桶金来自大学时期在上海开的第一家网吧,在2007年又以CTO身份加入点视传媒,并于2010年以高管身份加入掌店。他在互联网圈已摸爬滚打超过10年,凭自己对移动互联网和游戏用户深刻理解和洞察力,带领比心赢得了IDG的青睐。

2015年,鱼泡泡(2017年10月改名为“比心”)正式上线,为广大游戏用户提供了一个在线解决技能供需匹配的交易平台,并于2016 年上半年,比心扩充线上品类,提供如英语陪练、手绘陪练等服务。比心团队最初是以上海连锁网吧网鱼网咖作为线下试点门店,在门店常客中挖掘了近百名种子用户和几十名资深英雄联盟玩家,作为陪玩模式的首批试验群体,结果发现“游戏陪玩”模式深得这些群体的喜爱。

“游戏陪玩”的模式之所以备受用户喜爱,与电竞产业的泛娱乐化趋势息息相关。

伴随着电竞成为高校专业、进入奥运赛事等标志性节点事件的发生,除职业竞技方向之外,广泛的电竞娱乐也逐步被普通玩家接纳和认可。参与职业赛事的电竞运动选手终将是少数,但有兴趣观望赛事、并将电竞游戏作为业余爱好将成为可以预见的普及现象。

林嵩敏锐地感知到了电竞与陪玩结合带来的机会,在这个即将崛起的未来产业大潮中,开始尝试通过鱼泡泡品牌(后改名为比心)创立游戏陪玩平台。如同三四年前的游戏直播平台,从无人问津,到万众参与;从一两个小众平台的摸索尝试,到直播平台虎牙上市,斗鱼直播即将上市,既然作为游戏周边产业的游戏直播行业会陆续出现上市公司,虎牙目前市值高达60亿美金。

同样作为游戏周边产业的游戏陪玩市场,为何不能出现一家比肩虎牙市值的公司呢?

但电竞陪玩从诞生伊始,就被行业和外界质疑和误解,这种质疑,在林嵩看来,从大环境来看:随着时间,和大众对电竞消费向泛娱乐方向的发展,电竞陪玩定将走入寻常百姓家。

“游戏陪玩是特定技能的时薪制商业交易行为,游戏陪玩服务也将经历从不理解、质疑到拥抱热爱的历程,就像游戏的演变一样,就像直播的演变一样,从大众的抵制不理解,到全面认可,需要一定的时间。”

比心作为游戏陪玩行业的第一家从业者,也是目前陪玩市场上绝对领跑者,林嵩表示:“比心将为有需要的人,提供排解孤独的温暖,比心将为有技能的人,实现个人专业技能的变现,创造社会价值,并为社会创造百万级就业机会。”

2014年,鱼泡泡(2017年10月改名为“比心”)正式上线,为广大游戏用户提供了一个在线解决技能供需匹配的交易平台。随着电竞游戏用户的极速增长,比心不断加大市场培育力度,希望在快速增长的电竞游戏普通玩家中,挖掘潜在的电竞陪玩需求,进一步巩固自身在陪玩市场的领先位置。

如同其他互联网平台发展史,平台的吸引力仍然来自于平台上的大神,比心团队将培育市场的重点之一放在了陪玩大神的正面积极形象推广上,邻家小妹、职业选手,这些围绕在用户身边的陪玩大神,通过网吧代言形象地推、权威媒体深度采访等形式,以资被大众逐步了解和认可。而更广泛地与电竞游戏用户在各个领域的结合、互动,更成为比心下载量近期高据苹果应用社交排行前十的营销秘密武器。

今年3月份,游戏陪玩平台比心宣布完成由IDG资本领投的数千万美元的A轮融资,这也是迄今为止游戏陪玩领域最大的单笔融资。此前,比心曾在2015年完成由网鱼网咖领投的5000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

在邦哥小的时候,家附近有很多黑网吧,小朋友不用身份证就可以进去打游戏,不打也能呆呆的站在人家后面一直看,对刚接触电子游戏的我们来说,这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但最后的结果大都是被闻讯而来的母亲拎着耳朵拖出来。

长大以后经常在家看电竞比赛,看到中国队夺冠都能兴奋的手舞足蹈,像自己赢了一样高兴。而母亲在一旁总是不忘揶揄两句,“瞧人家打游戏能拿世界冠军,你怎么不行?” 苍天啊,当初是谁拎着我的耳朵把我从网吧拖出来?

十年之前,谁能预料到,被中国家长视为洪水猛兽的游戏,如今却能作为正面教材激励无数年轻人为梦想奋斗,同时 能为社会创造无穷大的财富和就业机会。陪玩,这是一个被电子竞技催生出来的行业,它给了许多迷茫的 年轻人一个机会,一个将游戏天赋变现的机会。

但很不幸,这个“新生儿”一出生就被打上“坏小孩”的标签。 洛洛和轻语在采访当中不约而同的选择使用化名,他们的无奈正是这个行业的缩影。谁不想让自己的父母为之骄傲,谁不想被问到做什么工作的时候能底气十足。新生事物的出现往往伴随着误解,未知的朋友是恐惧和愤怒,市场还需要被教育,规则仍需要被完善。

孩子还小,给他一点时间。

作者:Khalil。关注前沿科技、文娱,微信号:Khalil_Xu,申请好友请注明公司、职位及来意,欢迎来撩。

话题讨论:

1、你是否是游戏爱好者?

2、你对电竞陪玩持何种态度?

3、你是否有意愿尝试一次电竞陪玩?

- END -

MORE | 更多精彩文章

推荐邦哥的好朋友“毒舌科技”,ID:dushekeji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bangcbd

创业邦

责编内容by:创业邦 (源链)。感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