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人蟠:数字资产投资分为“蓝筹”与“新兴”,95%的人会死于“新兴”

科技动态 2018-06-19

张人蟠,中国加密经济实验室创始人,原JP Morgan投资管理公司副总裁,原BNP Paribas法国巴黎银行中国区投行业务董事总经理,原加拿大最大家族对冲基金合伙人。

1986年开始,张人蟠在美国康奈尔大学读了7年计算机和数学,机缘巧合下博士肄业去了JP Morgan,做了10年机构和高端用户投资,后张人蟠与高盛的一个合伙人做了加拿大最大家族对冲基金。

2007年张人蟠回国,彼时的契机是法国巴黎银行需要中国投行业务负责人,因外资银行发展缓慢,2009年张人蟠加入国泰基金,主导了QDII等项目。碍于央企缺乏成就感,张人蟠又离开做了家族基金管理,为欧洲香港等家族做人民币固定收益业务,2013年至2014年时收益有6%-7%。

2015年有朋友和张人蟠说起区块链,围绕分布式记账的技术,学了7年计算机的张人蟠对此很熟悉,但暂未行动。2年后,加密货币行情转热,张人蟠做了中国加密经济实验室,“这个研究平台存在的目的是提高大家的认知,不要局限于挖矿。”

作者 路阳 | 编辑 沁雨

区块链重协议轻应用,与互联网相反

2015年朋友和张人蟠说到区块链的时候,学了7年计算器的张人蟠对分布式记账了解的很透彻。张人蟠介绍,分布式是美苏冷战时候,为了规避中心化网络牵一发动全身的缺点而产生,彼时直接的产品是因特网(最初名为ARPAnet)。

但是军方做研究目标不是商业化,于是在协议层上做的比较薄,这也就使得后期依赖因特网而产生的谷歌、Facebook种种,将自己的商业模式做成了搜集数据,并且以数据为筹码,与广告商交换利益,这也就是互联网的商业模式。如果当时军方在协议上投入了很多钱的话,那么谷歌、Facebook就很难做到现在这么大。

而区块链虽然同是分布式,但是却与因特网反过来,在协议层上花了许多功夫。举一个例子,传统渠道想将钱从港交所转移到新加坡交易所,会需要诸多手续,如开户等等,但是在区块链中,可以通过地址直接转账和交易,这就是协议层做好了的效果。

“在加密货币世界中,协议层的价值很大,比特币就是协议层,所以市值很高。相对应的,区块链的应用层面就小了,这和互联网是倒过来的。”

且区块链技术并不仅仅限于分布式。张人蟠表示,区块链用博弈论的方式,弥补了分布式解决不了的问题,又用社会学弥补了经济学无法解决的问题,这是一个大的创新。虽然每一个理论都不是新的理论,但是这些理论组合起来威力就大了。

“何况这里面还包含着三个诺贝尔奖:博弈论、机制设计、企业价值论。区块链是个很深奥的东西,不是.com就可以解决的。”

区块链不该止于挖矿

基于以上认知,张人蟠认为,不该将区块链单纯看成挖矿的东西,区块链不是泡沫,有很大的含金量。

为了改变大家这一认知,张人蟠组建了中国加密经济实验室,并且根据自身“区块链是与互联网反过来的”的认知,着手做了“名誉证明”的共识机制。在张人蟠这一机制中,每个人做好事坏事,都会有个打分,这个打分是360°的,与你相识的人都可以对你打分。

张人蟠用定位作为切入点,“两个人离得那么近大多是在交流,排除公共交通等,从同事到朋友等全维度打分,这样子的评级比较真实”。

这一共识机制里,用户还可以去认证别人的名誉打分,这是一个再次保护。当这个分布式系统体系越大,名誉好的人越多,愿意交易的人也就会越多,经济也就会越活跃,这是一个正循环。

“理论上区块链是一个不需要信任的机制,但是实际上并不是,”张人蟠表示,“所谓的信任是人们给予像是苹果这类的公司的,如果没有这个背书,你这个人靠谱不靠谱我并不知道,所以可以在共识机制上再加上另外一个共识机制。”

面对初始数据来源的问题,张人蟠表示已经与一个数据公司进行合作,能够获得千万级别的用户数据。而对于黑客问题,张人蟠认为经济体起来之前不会有黑客注意,经济体起来之后,相互认证的人的名誉很高,要给很多钱才能放弃已有的币,且串改需要周围诸多人作假,代价很高。

区块链骗子多是因为没起跑就要投资

对于区块链行业骗子很多的现象,张人蟠做了个比喻,称行业就像是百里赛跑,大家都处于起跑线,看起来都差不多,看不出谁是真有实力的,谁是空有样子的,只有跑出去跑了足够久才能知道谁是真的谁是假的。

但是现在区块链的现状是刚在起跑线就得进行投资了,这是区块链最大的问题。

“大家都是从0开始,刚讲了故事开头,你就要说他精彩不精彩。”张人蟠说,“于是我们要从成熟的商业模式中看盈利模式,看区块链是否能够优化他。”

这般选择的代价,如张人蟠所说,便是增值空间不会很大。

而对于其他项目,张人蟠表示团队变数、社群变数等变数过大,难以准确评估并且参与,于是张人蟠旗下的基金,选择投资现有的几个投资区块链的大基金。此外,便是投资自己做的项目。

同时,虽然张人蟠不觉的区块链是一个泡沫,但是起码20年间区块链都会是一个成长的故事,于是短时间内不会做许多价值投资。

数字资产投资分为“蓝筹”与“新兴”

张人蟠将数字资产分作两类。

第一类是蓝筹类,如BTC、ETH等,这类资产经历了时间的考研,相对安全,不会消失。

第二类是新兴市场类,这一市场就像是VC,创投市场,95%的机构都会失败。

投资第二类项目,是需要一定的投资能力的,单纯跟着大户炒币并不靠谱。如果想要对加密货币进行一些资产配置的话,那么蓝筹类是相对靠谱的。

而对于张人蟠个人来说,“投资加密货币和传统投资根本不是一回事了”。

在张人蟠看来,做任何投资,都是杠杆游戏,其中有三类杠杆:人力杠杆、金融杠杆、科技杠杆,任何搞人力杠杆的收益都不会很高。

在人力杠杆之上的金融杠杆,一般回报则是在10倍、20倍左右。

至于科技杠杆,回报则是无限的,也就是用好了产生的收益是玩金融的人想象不到的。就像是亚马逊等,其产生财富没有依靠金融,但是收益比巴菲特要高的多。

区块链不适合90后创业

对于区块链行业中,有许多90后创业的情况,张人蟠认为区块链并不是适合90后创业的领域。原因是区块链涉及到许多方面,跨界的程度是90后很难全面掌握的。

于是像张人蟠团队中一个做安全的英国人,本身就有着30余年的安全经验,“他自己本身都可以去做黑客”。

且如今大家在做区块链,想要改变的是传统行业,像是张人蟠一辈对接的本来就是传统行业中的老大,能拍板做决策,不像是90后,不认识这帮人不说,还想要颠覆他们,这势必会面临很大阻力。于是不少90后进来,没能做成什么项目,都变成炒币了。

不过选择区块链这个行业是没错的,“做任何事情,都要在指数级增长的行业里,做的不好也不会差,增长慢的就毁掉了。只要增长快的,都不会错。”

最后,张人蟠表示如果要看准了一件事就去All in,如果没有想清楚就去做价值分散投资,投资了学习了对接下来的路也会有很大作用。

耳朵财经

责编内容by:耳朵财经 (源链)。感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