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掉一个风口的“最佳”方式是另一个风口的强势来袭

来源 | 创业家

文 | 郭娟 编辑 | 刘建强

风口兴起

灭掉一个风口的 最佳 方式是另一个风口的强势来袭。小电科技 CEO 唐永波对此体会颇深, 去年下半年,无人货架那波热潮起来后,打在我们身上的聚光灯转移了目标。

2017 3

唐永波的创业项目 共享充电宝 ”2017 年上半年热得烫手:小电科技 2016 12 月成立,次年 3 月获得数千万元天使轮投资, 4 A 轮近亿元, 5 B 3.5 亿元,投资机构包括金沙江创投、德同资本、腾讯、元璟资本、红杉资本等。

金沙江创投的朱啸虎与唐永波相识多年。 他非常有实力 2018 3 月, 独角兽捕手 当着数家媒体夸赞唐永波。离开阿里后,唐投身创业,先做了一个生活服务项目,朱啸虎虽然 不是太看好 ,但也 保持对唐的关注 2016 年,唐永波重新找到他,谈了想做充电宝,朱觉得 靠谱 ,投了天使轮。

朱啸虎有一条投资理念, 移动互联网创业窗口期越来越短,快是核心,超过 3 个月基本上没戏。 ”2016 年他投 OFO 时,也曾表示 几个月内结束战斗 ;小电科技去年飞速获得三轮融资也与 OFO 的经验相关: 介绍战略投资人腾讯迅速入局,元璟资本、鼎晖等投资机构投资,率先筑起资本壁垒。

2017 4

小电获得密集投资,让这个领域的其他玩家如坐针毡,来电科技就是其中之一。按照创始人袁炳松的规划, 2017 年下半年才到大规模市场推广阶段, 但没想到, 2017 年过完年后,这个方向一下子热了

袁炳松是位连续创业者, 2004 年就开工厂做电池,最辉煌时,工厂规模达到 3000~4000 人,年销售额 1 个亿左右。 “2013 年,雷军入局充电宝,把整个行业打乱了,作为创业者,我觉得自己被宣判死刑,只不过是缓期一年执行 。对未来的恐慌让他急于找出路,花了 100 多万的 幕僚费 这个人也是陈光标的幕僚, 袁透露。

既然不能通过传统售卖这条路,能否借助租用渠道触达用户? 2014 年起,袁炳松新创立的来电科技开启了探索之路。与小电的 桌面模式 不同,来电后来成为 大机柜模式 的代表,铺设场景集中在飞机场、火车站、医院、 Shopping mall 等公共空间。 2016 年,产品已经迭代到第四代。

在这个圈子里,来电早先的知名度来自打专利官司,云充吧和街电都先后被它告上法庭。来电也的确是这个领域专利最多的企业,艾媒咨询提供的资料显示, 从外观到技术,多达 45 ,艾瑞咨询的统计则为 53 项。

2014 年到 2016 年间,由于外界对这个模式的陌生,来电在资金链最紧张的时候不得不内部筹资 700 万元,才将产品继续做下去。 2017 年初,袁炳松来到北京找资金,这次 正儿八经跟资本接触 颠覆了他的认知: 我一直认为产品是第一逻辑,但资本不这么看,他们觉得所有的产品都差不多,只要我给够你钱,铺货速度够快,大不了后面再把产品替换掉。

2017 4 5 日,来电科技宣布获得 2000 万美元的 A 轮融资,由 SIG 和红点中国领投,九合创投和飞毛腿董事长跟投。在此之前, 4 1 日,消费电子企业 Anker 孵化的街电宣布获得 A 轮投资,由 IDG 和欣旺达领投。

2017 5

迅速将街电知名度推高的事件发生在 2017 年的 5 26 日,另一家电商企业聚美优品出资 3 亿元入股街电,占股 60% ,陈欧任董事长。陈将此事发至微博,遭到中国首富王健林儿子王思聪 diss ,后者发朋友圈说, 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我吃翔,立帖为证

“2015 年年底, Anker 就在孵化这个项目, ”2018 4 11 日,街电 CEO 原源向创业家 &i 黑马透露。 Anker 定位高端市场,主打出口, 一个 1 万毫安的普通充电宝售价几十元, Anker 相同容量的能卖到好几百;别人一根数据线只卖十几元, Anker 能卖到一百多。 原源说, Anker 数据线经过测试, 能拉卡车

在售卖充电宝的过程中, Anker 发现,在一些特定场景里,人们的确有 能很方便地租到充电宝 的需求,便开启了内部孵化。第一站测试地在长沙,运营数据出来后, Anker 决定继续做 租用充电宝

原源此前在支付宝工作,因业务往来认识陈欧,并成为好朋友。他在阿里主导的最后一个项目是 淘票票 我和陈欧一直想做充电宝的事,最后发现硬件创业与互联网不一样,产业链较长,不能很快入局。我们一直在找 标的物

2016 年前后,原源和陈欧看过了市面上的多数充电宝项目,对 Anker 的印象非常好。契机来自 2017 5 月, Anker 要上市,街电这个孵化项目需要长期的投入,会影响到上市,于是 有意让出大股东的身份 ,陈欧和原源觉得时机 特别好 ,决定接盘。

共享 之名

2017 年三到五月,以小电、来电和街电为代表的 共享充电宝 ,因为与资本的频繁互动,引发行业连锁反应,迅速成为共享单车之后的一大风口。据梳理,这些主流企业 2017 年获得的融资超过 14 亿元。

一年里,不断有玩家进来,也有陆续退出者: 2017 6 月,河马充电,主动退出; 2017 9 月, PP 充电,资金链断裂; 2017 10 月,乐电,使用频次低难回成本; 2017 11 月美团点评试点项目,业务调整撤回 ……

去年 11 月,我参加一个会议,期间遇到两家共享充电宝企业, 易观国际的分析师王会娥回忆, 一家已经摸索很久,投入在几百万,很纠结要不要投放市场;还有一家决定放弃之前的投入,转做新零售项目 ……” 彼时,共享充电宝的喧嚣已接近尾声。

这个风口的兴起从一开始就备受质疑, 严格意义上的共享经济是 Uber airbnb 、顺风车这样的模式,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这样的项目实质上是移动互联网化的租赁。 中国电商研究中心的研究员陈礼腾总结。

据了解, 共享经济 这个术语由美国的两位大学教授于 1978 年提出,其大意是: 相关组织搭建第三方信息技术平台,个体借助平台交换闲置物品、分享自己的知识、经验等。

按照这个定义,包括共享单车在内的项目都非真正意义的共享,业界更倾向于将这类企业归类为 分时租赁 。这种运营方式最初只是用于租车领域,发起者从环保角度考虑,认为不必每家都买一辆汽车,可以通过汽车公司的平台租用。

从表现形式来看,真正的共享经济表现为 C2C ,分时租赁则是 B2C ,而具体到共享充电宝这类项目,走的是 B2B2C 路线 —— 要将充电宝给更多的人用,必须通过一些场所(餐馆、 KTV 、车站、机场等)地推和维护。

既然不是本质上的 共享 ,这些创业项目又为何假借 共享 之名?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前投行人士告诉创业家 &i 黑马, 因为共享经济的估值比分时租赁高几十倍。这个游戏在我曾经从事的投资银行,被玩过很多遍,不是新东西:同一家公司,被归类为 A 行业,和被归类为 B 行业,估值差几倍。

这个风口的起来一开始是政府工作报告中有相关的表述,支持共享经济的发展,另一方面,不得不感谢共享单车。 易观国际的王会娥说, 2016 年下半年到 2017 年,共享单车领域的资本和企业非常疯狂,很多资本错失了共享单车的机会,忽然出现一个共享充电宝,是会有失去理智的成分。

打不打概念不是重点,关键还是看项目自身有没有价值,投资人大多数还是比较理性的。 中国电商研究中心的陈礼腾对创业家 &i 黑马说。来电的投资方之一九合创投表达了这样的看法, 2016 年起,九合创投就开始重新关注线下,充电宝租赁这个方向跟线下相关,避开了线上流量的垄断。

回归理性

除去是否是 真共享 共享充电宝 还面临是否是 伪刚需 的质疑。 刚不刚需的,数据说明了一切, 街电 CEO 原源回应创业家 &i 黑马, 我们一天有大几十万的用户在用。 今年,街电和小电均公布了营收持平的消息,主要收入来源是用户使用付费。据了解,目前,市面上共享充电宝按照每小时 2 元计费算。

原源对创业家 &i 黑马分析说,一个小机柜里有八个充电宝,放在某个场景里,假设它一天有四次被人取用,这个机柜里有八元收入, 365 天总计 2920 元。当小机柜铺设为 10 万个,年收入就在 2.92 亿。 目前街电的机柜大约有几十万个。

按照原源的说法,一个机柜,能在 100 天收回成本。由于有 Anker 的技术支持,街电目前主要的产品表现为小机柜模式,折叠在充电电池上的电源线经测试可 反复达到 1 万次弯折 不同的模式适用不同的需求,大机柜我们也在铺设。

小机柜实质是一个物联网设备,背后的供应商达到一二百家,可细分到弹簧、电机、变压器、电源、处理器等,至于在创业时为什么最终选择以小机柜为主打,原源说,这种方式更便于店面运营。王会娥回忆,在她为数不多的此类需求中,有一次就是在餐厅, 充电宝还没电 。她认为桌面式需要餐厅工作人员帮忙做运营, 及时充电、保持持续在线状态,还要放在显眼位置。

主打桌面模式的小电科技 CEO 唐永波则提供了另外的场景:一个正在做足疗的人是不能穿上鞋去取充电宝的。与布局 200 个城市的街电相比,小电目前铺设城市达到 170 个,积累了 3500 万用户,尤其是 2017 10 月到 2018 1 月,小电的营收增长了 4 倍。唐永波认为,风口消失是一件好事, 能安心做事了

共享充电宝是一门场景和运营的生意,互联网发展到今天,很多产品包括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新零售等,都在争做 场景的上帝 王会娥说。现在,主打大机柜模式的来电在涉足小机柜,而街电也在铺设大机柜, 未来的趋势是玩家会做成通吃状态

陈礼腾认为,共享充电宝满足了部分需求,与共享单车相比,将其定义为中频更为合适,此外,用户行为数据和广告的精准投放还能产生更大的价值。但目前,这些还比较遥远,在艾瑞研究院副院长金乃丽看来,这个领域只是处于竞争的早期, 早期竞争聚焦在市场占有率,相对成熟阶段比拼品牌、用户体验和资质牌照等,经过去年一年的洗牌,留下的基本上已经赢在起跑线上。

有一种观点说,手机电池的续航能力一旦跟进,共享充电宝这种模式就会被淘汰。来电的 CEO 袁炳松一直深耕电池领域,他回应,对于他研究的石墨烯材质来说,二十年难有突破。王会娥透露,一位投资人曾经就此问过清华的一位教授,答复是十年内很难有突破。

2018 3 23 日,小电科技 CEO 唐永波在一场媒体见面会中宣布获得 B+ 轮融资,金额超过 1 亿元。创业家 &i 黑马问他: 能详细透露这次融资的领投方和跟投方吗? 唐永波回答: 主要是他们不愿意公开。

时间过去快一个月了,街电和来电还没有任何融资消息跟进。

责编 | 叶子

优质项目”融资首发绿色通道”:创业者请加微信shoujiyezi5415,务必注明项目名称;或发送BP至xueting@pencilnews.cn。

此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非铅笔道原创,不对文中观点和真实性负责,内容仅供读者参考。

铅笔道责编内容来自:铅笔道 (源链) | 更多关于

阅读提示:酷辣虫无法对本内容的真实性提供任何保证,请自行验证并承担相关的风险与后果!
本站遵循[CC BY-NC-SA 4.0]。如您有版权、意见投诉等问题,请通过eMail联系我们处理。
酷辣虫 » 移动互联 » 灭掉一个风口的“最佳”方式是另一个风口的强势来袭

喜欢 (0)or分享给?

专业 x 专注 x 聚合 x 分享 CC BY-NC-SA 4.0

使用声明 | 英豪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