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特斯拉发6亿奖金,给员工父母发工资买保险,首富“倒下”后变成了扫地僧

创业投资 猎云网 (源链)

【猎云网(微信:)厦门】2月9日报道(文/林红瑜)

陈大年,三位盛大创始人其中之一,也是陈天桥的弟弟,一直被称作盛大背后的隐士。他也是个典型程序员,埋头产品,一手带出了用户量达9亿的WiFi万能钥匙。也就在两个月前,WiFi万能钥匙成为了全国下载量第三的软件,仅次于微信和QQ,弯道超车淘宝。2018年年会上,陈大年还拿出6个亿,作为新一年的年终奖。他说:“每年都把利润尽量分光,重新出发!任正非老爷子说了,财散人聚!”而这位鲜少曝光的最早一代的程序员,年少成名的创业者,经历过向死而生。

生命这根橡皮筋,绷得太紧,有可能会断掉的。一个公司也是。

上海立交桥下,倒下过一个穿球鞋的年轻人。他躺在路上,望着天,没法动弹,觉得自己撑不到救护车到来的那一刻。

浦东的路灯,照在男人的面孔上。那是2006年的某个深夜十点,这个曾经尝过中国最年轻首富滋味的人,在心里确定,自己再过几分钟就会死掉。

多年之后,陈大年——盛大创始人之一,也就是陈天桥的弟弟,还清晰记得那种濒临死亡的感觉。四肢无力,说不出话来。可怕的是,被剥夺生存知觉的事,陈大年还不止经历了一次。

很长一段时间里,在上海郊区的三室一厅的套房内,盛大起步的地方,陈大年和哥哥陈天桥,每天工作15个小时,全年大概就休息7天。如果你到半夜一点的盛大公司转悠,也许会碰穿着帽衫的陈大年和同事们点灯开会,这是常事。

直到盛大纳斯达克上市,成为当时全球市值最高的中概股公司,和全球市值最高的游戏公司,陈大年仍然极少露面,就在电脑后头,转着转椅,做一个钩着脚敲键盘的程序员,穿最舒适的衣服。

但事实上,那个时候的他已经感觉不到活着的舒适,将死的感觉笼罩着他。不仅是他,哥哥陈天桥也是,每天傍晚看着落日沉下去,都会心下一重,觉得自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去。不可控的痛苦快把他俩淹没了。陈氏两兄弟累垮了,开始频繁出入医院。

如果你了解当年盛大跑得有多快,你就能明白,两人究竟透支了多少。

盛大除了成为最大最会赚钱的游戏公司,还在2003年做了电子支付,和支付宝同期诞生。

2004年,盛大收购起点中文网,成立盛大文学。同年,盛大先后在唱吧、YY直播制作了在线K歌游戏。

2005年,盛大宣布,游戏免费,曾被行业视为一种破坏,备受抵制。“免费玩,买道具”的首创,却成为后来游戏领域通用的。

2006年,盛大推出了“盛大盒子”。再看现在的小米盒子,几乎如出一辙,都是通过盒子,让电视可以听歌上网看电影。只不过,“盛大盒子”早了近十年。

此外盛大还斥巨资,购买了新浪19.5%的股份。据传,当年盛大曾在新浪和腾讯二者里摆动,没想好买哪家公司。

盛大公司的一举一动,直接规划了未来十年互联网的走向。但某种程度上来说,盛大的这种快,或者说是焦虑,绊倒了盛大,也牵制了陈大年和他的哥哥。跑得太快,快到周边已经完全没有了景色。

有意思的是,再看今天的腾讯,历史发生了惊人的重叠。腾讯是即时通讯起家,靠《王者荣耀》等游戏赚了一大笔钱,还把马化腾送上了中国首富的宝座。如今,登顶的腾讯也开始疯狂买买买。虚拟经济为支撑的大公司,致富的路子一样样,焦虑也几乎一样样。

毕竟,只有王位之上的马化腾,才能真切感受到头顶上的宝剑。

年轻的陈大年就是这样认为的,像现在的绝大部分创业者一样,觉得创业就是要拼命。年轻的他也一直感觉恐慌,觉得不努力,错过了一个机会也许就会满盘皆输。

他们几乎是拿命在跑,一路不休息,也不关心四周环境,直到把边上人都甩得看不见,跑到一片荒芜里,然后瘫软在地。只顾往前跑,而没有了准备和思考的时间。

对于陈大年来说,倒在立交桥的那个夜晚,人生被切割了。他躺在那里,觉得很累,不想疲于奔命地跑下去。

后来,陈大年退了一步,给自己找个清静地,创立了盛大创新院,也是程序员口中的理想国。在这里,程序员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有什么感兴趣的项目,去做就行了,不用担心钱。至今仍有人,怀念这个自由的空间。

WiFi万能钥匙就诞生在这里。当时在电商、社交、视频等创业热词的冲击下,这是个一度没有程序员愿意加进来的冷门工具类项目。却是陈大年一直没有放掉的。理由很简单,他希望能借此,让更多人进入这个互联网世界,没有负担地进入,获得更多不一样。

这种坚持,源发于一些很美妙的记忆。小时候,因为父亲到上海读书工作,陈氏兄弟也跟着一同到沪,放学了,扯着书包往回跑,趴在邻居家窗口踮着个脚,看小电视机里的《变形金刚》。就好像世界忽然之间,对陈大年敞开来一个口子,照得他亮堂堂。包括后来,在上海跑了几条街,填了一摞表格,才办了入网证,上了网,又顺理成章地成为了程序员。

陈大年是最早一代的程序员,也仍是第一代程序员里最优秀的那几个。早前的上网费用非常昂贵,而一不留神,可能上个网,就把一个月工资搭进去了。

那时,他看着程序的教程书,边学边写,开发了一款上网计时软件,让大家免费用。要知道,当时市面上,一个软件都是上百元在卖。而陈大年则是互联网共享的第一批人。这一软件也成为了年度十佳软件。

很多果,你在一个人生命的初期,就能看到他种下的因。相信命运中偶然的必然性,就算暂时没有看到盈利的可能,陈大年仍然想要让更多的人连接上这个浩瀚星球,创造亿种可能性。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动机,认定这是一件有价值的事情,他就要做下去,哪怕短期内,赚不到钱。

后来,他复盘过,盛大也好,包括阿里腾讯,决定这些公司成就的,往往就是其中几件事情,而其他大部分工作都只是锦上添花。只要做对了几件事情,又不太在意短期利益的话,公司就能达到一定的成就。

包括盛大这个曾经的帝国,在他眼里,也只做对了三件事,一是代理了《热血传奇》,活下来了,赚钱来,还有用户。二是推出自己原创游戏《传奇世界》,代表公司有自己的研发能力了。三是,起点中文网成功了,IP概念还影响了整个行业。

陈大年回头再去看风在生水在起的这几年,很多在之前觉得重要的事儿,被时间冲一下,就失去它的光泽和意义了,例如当年盛大和Google一同上市,还一起被评为了全球表现最佳科技股。现在想起来,它除了让当时的中国互联网和盛大人很“high”,别无意义。

他想明白了,思绪整理得干干净净。有时候公司做了很多事,到头来可能没几件是有价值的。与其无头乱窜,不如找到这个有价值的方向。

WiFi万能钥匙则是陈大年所认定的,有价值的选择。陈大年说,当不追求一个短期利益的话,你是可以把很多的,也许70%到80%的工作全部抛掉,公司就能特别从容。

关于从容的公司,则不得不提及网易。这也是一个被评价为很稳定的公司,就像WiFi万能钥匙,是一个很“慢”公司,没有爆发点,就是一条无比平滑的缓缓增长的曲线。

然而研究一下,会发现,俩人的观念则出奇一致。不知道陈大年和丁磊私交如何,不过可以猜想,他们应该是能聊到一块去的人。

其实,对于互联网公司,被评价为特别稳定,说不上是一个好词。或者说,不是所有的创始人都接受这个说法。

如今,创圈已经到了风口以月来算的时代。激进一点,甚至可以说,按天计算。网易的温吞,则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丁磊倒也不以为然,他有自己的哲学。他提到,网易走到今天,是因为一直在做正确的事情,也是一家从来不挣短期利益的公司。动作可以慢,但一定要看准了再跟上去。

他说:“我的互联网思维中‘快’不是特别重要的,精益求精、打造极佳的用户体验,这才是最重要的,你根本不要看竞争对手怎么样,因为竞争对手犯错误的时间还有一大把,不要因为追求速度,最后把自己搞死了。求快的创业者最根本的思维误区是怕错过时间窗口,但我觉得过于强调时间窗口都是一个伪命题。”

可惜现在陈大年常年居住在新加坡。要是俩个人碰个面,估计相谈甚欢。

如今的陈大年,变了,从容。在新加坡,他每天十点半上班。随便哪个工作日的中午,只要天气好,你到公司总部的一楼院子,都能撞见陈大年,蹬一NIKE球鞋,穿着牛仔裤,在那打太极拳。天气不好的话,他就在公司里打拳。2个小时,雷打不动。

回到上海,投资人见面就和他讲,“年总,我投资了这么多公司,其他不敢说,但我敢说,你是我见过的CEO里最懒的一个。”还补充了对比,“你看,A公司的L总,B公司的J总,每天只睡6个小时,而你,每天只干6小时,而其他时间都在休息。”

就是这样慢悠悠的陈大年,一手带出了用户量达9亿的WiFi万能钥匙。也就在两个月前,万能wifi钥匙成为了全国下载量第三的软件,仅次于微信、QQ,弯道超车淘宝。

陈大年拿出投资人的评价,来调侃自己。实际上,他在做的,是在保持生存和发展的弹性。太拼命,不论是人,还是公司,都是会垮的。

他认真分析过,拼命创业对公司的三个致命伤:

“创始人为什么更认同拼命创业?是因为拼命创业能够带给你肉眼可见的成就感。比如说你今天有一个项目,正常需要10天完成,老板挽着袖子拼命上,5天就做完了,这就特别有成就感。然而为了这压缩的5天,我们放弃了什么?首先是每个员工的学习时间。若干年之后,你会发现我们的同事,从行业最前沿的人,变成了落伍的人,不知道最新的趋势,因为他们没时间学习。

第二个被压榨掉的是思考时间。为了赶进度,越来越失去思考的习惯。越做,发现你前置考虑的时间越短;越做,停下思考的时间越短。然后失败概率逐步增加,每一次失败都会引起很多员工士气的低落,整个事情就会变得越来越糟糕。

当公司走得越来越差的时候,第三件很糟糕的事情发生了。在以前,半夜一点我说开会了,然后所有员工跟我进会议室是经常性的。而在这样的状态下,如果遇到了计划外的事件,你能怎么办呢?通宵不睡?而这个时候,公司就会变得越来越脆弱,可能一两件突发事件就能让公司脱离正轨。”

陈大年把太极拳的“中正安舒,心静体松”带到了公司的管理中。而这种松弛有度的活性,也让万能wifi钥匙持续稳定地成长。

到了2018年,掌门集团——WiFi万能钥匙的母公司,已有1000余名员工。在今年的年会上,陈大年一上来,就先给员工们的父母发了拜年红包。钱直接打爸妈们卡上,按父母的工资,一口气发了六个月,让老人家乐呵乐呵。约等于5000部iphoneX,差不多就是4000万元。

此外,陈大年还在员工的新年愿望里,挑了两个,予以兑现。一是,给每个员工的父母买了保险。二是,清明节放假一周,让大伙回家扫墓。

其实早在2014年,因为业务发展好,陈大年给每个员工都发了一部特斯拉当年终奖。然而当下,陈大年内心是有点受伤的。

不是因为撒的钱多了,肉痛。而是这个诚恳的创始人,在宣布完这个年终奖后,居然没有人相信这是真的。“开始15秒没人说话,连点掌声都没有。然后突然大家反应过来了,说‘是真的吗?’,这种质疑一直不断直到每个人拿到了自己的车钥匙。”

陈大年实在,他说,这种奖励的意义是什么?是让员工明白,公司不会亏待任何一个努力的人。员工也就会加倍热爱这个公司。而同时,不论高低贵贱,罚得毫不手软也是重要的一环,只有这样才能消灭办公室政治的土壤。

这还没结束,陈大年更是拿出6亿元,作为2018年终奖奖金池,还是按季度发放。如果发完了,没事,这只是第一期的奖金,不够再加。全公司上下千人,平均到手,也差不多是60万。不过这次是按绩效发放,也就是,干得好的话,百万年终,不在话下。

会后,陈大年说:“每年都把利润尽量分光,重新出发!任正非老爷子说了,财散人聚!”WiFi万能钥匙和掌门集团,在陈大年的新年“C计划”中,重新出发了。

“C计划”说起来,和当年的盛大创新院非常相似。支持团队自建,项目自选。简单来说,就是你想和谁一起组队工作,都可以。你对啥感兴趣,想做啥,都可以。上级不能阻挠,项目不需审批,备案即可启动。

这里面,涉及了陈大年的授权理论。“要把业务的管理决策权还给员工,唯一的方法是授权。”

但是如何规避员工贪污、结党营私等问题呢?毕竟人性不是用来考验的。陈大年则学习华为,“先授权,后审计”。把权力放给员工,用奖金池最大程度地激发自主性和积极性。给了你很大的权力,也设置了极为严格的审计。

“所以千万要自律,否则一定被抓。多审计,多授权,当一个人不断通过审计,证明了他的操守,那么必然可以给他更多的授权,让他做更多的事情。”

把权放出去了,身在新加坡的陈大年,有时候还会打个电话,考核一下。考核的首要问题是,“最近大家还有没有打太极拳?”

是一个出乎意料的问题,看上去无关痛痒。陈大年的解释,颇有哲学意味。——“如果管理层发现自己没有时间打拳,就代表向下授权不够,也代表其他员工对于公司事物参与度不高,或者没有吸引到足够多优秀的人才加入公司。”

无论是打拳的陈大年,还是一鸣惊人的WiFi万能钥匙,都有点扫地僧的影子在。

陈大年说过一句话,“我最多的工作,是旁观,看他们做对事的时候不去干涉;更重要的是,只要不对公司造成致命伤害,也必须在看他们做错的时候不去干涉。所以每个员工有时间被不断、不断地训练,于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就发生了:我发现当我授权越多,员工能力就越强,公司业务就越好,而我的生活就越轻松。”

知乎用户曾经这样评价,“扫地僧最牛之处不在武功已入化境,而是有这一身修为恍如没有,洞察天下却不指点天下。要不是萧远山和慕容博闹得不可开交,影响他扫地,或许他还不会站出来。这样的武功和心境是需要死过一次才能有的。”

这话放在陈大年身上,还挺贴切。

您可能感兴趣的

投资偏好智能制造,中国制造业赶超世界先进水平... 2017年7月29日,由投资家网和中国科技金融促进会风险投资专业委员会联合主办的“投资家网•2017中国股权投资峰会”在深圳福田香格里拉酒店隆重举行。 本次峰会以“股权投资大时代”为主题,深度剖析“股权投资大时代”的全新业态,并将邀请国内一线私募股权投资机构及一线FOFs、政府引导基金、上市公司...
Ross Intelligence lands $8.7M Series A to speed up... Armed with an understanding of machine learning, Ross Intelligence is going after LexisNexis and Thomson Reuters for ownership of legal research. ...
GGV纪源资本合伙人徐炳东:我为何在新零售中选择投智能终端?... 读完此文,你或许会对新零售形成一个更为深刻的认识。 2017年作为新零售元年,从创业项目的场景不断切换,到阿里、腾讯等巨头大量并购线下商超,新零售经历了几波大的洗牌。我们看到,不论互联网人进入线下零售还是传统零售商转型,都存在着巨大的思维转换和对应的能力提升, 如何找到合适的切入口和...
Ride-sharing players Uber and Lyft face intertwine... Justin Sullivan | Getty Images Uber's headquarters in San Francisco, California. The only thing changing faster than who is winning the ra...
Airbnb poaches Amazon’s Prime boss Airbnb is bringing on Greg Greeley, Amazon’s current VP of Prime & Delivery Experience, Airbnb CEO Brian Chesky wrote in a blog post today. His...
猎云网责编内容来自:猎云网 (源链) | 更多关于

阅读提示:酷辣虫无法对本内容的真实性提供任何保证,请自行验证并承担相关的风险与后果!
本站遵循[CC BY-NC-SA 4.0]。如您有版权、意见投诉等问题,请通过eMail联系我们处理。
酷辣虫 » 发特斯拉发6亿奖金,给员工父母发工资买保险,首富“倒下”后变成了扫地僧



专业 x 专注 x 聚合 x 分享 CC BY-NC-SA 4.0

使用声明 | 英豪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