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奇:人工智能核心需要数据 中国远远多于任何国家

欢迎收看《面对面》年终特别节目中国引力波,今天我们的节目将通过讲述5个人的故事,来展示发生在当下的中国和世界的一种潮流,那就是建国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留学人员归国潮,对于那些已经在海外名校、知名公司立下脚跟,甚至功成名就,他们的工作和生活已经步入安稳轨道的中国人来说,他们为什么要回来?

董倩陆奇体验无人车

2017年12月20日,雄安。在专门设置的一个测试场内,记者与 百度 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陆奇进行了一次无人驾驶车的乘坐体验活动。

记者:这是无人车为什么还要有司机?

陆奇:因为是法规上的要求。

陆奇:第二,万一碰到意外的情况还是需要有人接管,但是今天我们演示的基本上可以,这个车子可以自己开。

从互联网公司变成人工智能平台,这是2017年年初,陆奇从美国归来出任百度集团总裁之后,为百度公司制定的全新战略目标。在目前这个阶段,自动驾驶业务是陆奇工作的重中之重,他透露过去三个月,40%的时间都投入到了无人驾驶业务。

记者:启动了以后它就不用做任何事了是吧?

陆奇:它自己开了,你看着。

记者:那你脚也不用踩离合了?

陆奇:不用,什么都不要。

记者:你坐在那就是个样子了。

陆奇:怕万一有意外,没有预想到的意外,需要人接管,他会接管。

记者:刚才您其他的同事也跟我讲,在雄安的话可能是整个的道路建设,包括布局都要和无人车之间都有一个结合。

陆奇:直接有一个有机地结合,因为雄安是一个国家千年大计,我们可以从零开始建造一个新一代的智能测试,路网怎么建,车上的基础怎么建,因为现在的车它其实基本上是假设人在开车,以后新的城市基础假设应该是车子自己在开。

记者:那就是说雄安给你提供了一个可能性,就是在这样一个新的城市规划里面,机器来开车而不是人来开车。

陆奇:基于这样一个假设,将来雄安的市民,他的出行大部分情况下都是自动驾驶来代步,整个雄安设计需要一个新一代的基础建设,新的政策环境,基础建设包括像路灯路标,因为现在的路灯做那么高,灯那么亮是给人看的,以后是给车子看,西方国家特别像欧洲都是。

记者:都已经成熟了。

陆奇:很难改,所以中国确实是在整体上,特别是无人驾驶落地上是有整体优势的,包括刚才前面福特的首席技术官他专程来,他是在美国也是非常有影响力的,也是一个行业专家也是一个博士。他为什么来?就是他想学习中国。

记者:学习中国?学习中国什么?

陆奇:学习中国是如何来构思将来的城市,将来的路网,将来的无人驾驶怎么设计。

陆奇强调,真正的人工智能系统,是一个自动化系统。而在未来所有自动化系统中,汽车将是首个落地的重要商业应用。然而就在这次试乘无人驾驶车的过程中却出现了意外。

陆奇:福特的首席执行官刚才他发现一个情况,就是要。

记者:人来驾驶了,最后还是靠人。

陆奇:是不是你接管了一下?

驾驶者:对。

记者:你为什么接管,当时?

驾驶者:因为刚才这个三轮车停的位置有两个三轮车,咱们无人车判断我现在有点过不去了,两条车道都被三轮车占着了,可能它反应稍微有点迟缓。

记者:你当时干什么来着?

驾驶者:我感觉有危险。

陆奇:所以他来接管,所以现在的技术还是有很多要完善的地方,因为我们还在早期,但是迭代速度非常非常快。

为了加快创新速度,在陆奇出任百度集团总裁之后,推出了一项宏大的计划,核心内容就是“全方位搭建一个无人驾驶的共享开放平台,通过技术赋能与众多合作方实现共赢”。为此他们还给工程起了一个非常响亮的名字:“ 阿波罗 计划”。

之所以这样命名,是想借用“阿波罗登月”的意思,意指对社会影响深远,具备开创性,同时又需要汇集众多参与者加入。事实上,就在这次试驾结束之后,陆奇马上就要在雄安与来自国内、国外的和这项计划相关各方召开“阿波罗”第一次理事会。陆奇定义这是百度从互联网公司转型人工智能平台的战略性一步。在这次会上除既定内容外,他们还将共同起草一份阿波罗宣言。

陆奇:我们探索,我们落地真的一定比发达国家要快,这就是人工智能,是特别特殊的一个技术,一个新的波浪,给中国带来了一个机会,真的是天时地利人和。有的时候讲一个伟大的国家民族复兴,有时候要靠一些机遇,机遇来了,我真的认为这个机遇是非常独特的。

陆奇今年56岁,出生在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计算机系,获得学士、硕士学位后留校任教5年。1992年他留学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获得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后留校继续博士后研究工程。1996年他进入 IBM 公司,两年后他又加盟雅虎,十年间,他从一个普通工程师一步步成长为雅虎执行副总裁。2008年他离开雅虎加盟 微软 ,开始掌管微软的一支10000多人的技术核心团队,2013年他升任微软集团全球执行副总裁,这是微软第三高的职位,也是大陆华人在外资科技公司总部所任职位的最高级别。陆奇在美国科技和商业领域都有着出色的成就,正因如此他被很多人冠以“华人在美国科技圈真正的表率”、“硅谷最有权势的华人”等称谓。除此之外,陆奇在学术界还发表过一系列高质量的研究论文,并持有40多项美国专利。

记者:你有没有比较中美两国对于人工智能的人才储备,你能体会到优劣之分吗?

陆奇:从人才上来讲,我认为在最高端坐在顶尖能够发明新的算法,发明新的模式的,现在美国还是最强。

记者:既然在人工智能领域美国还是领先的,那你为什么不留在美国去研究人工智能?

陆奇:这个是个好问题。

记者:而是到了百度来?

陆奇:首先人工智能这次技术革命的特征跟以前不一样,以前只要有最足够聪明的人才,多的资金,你就可以把这个新的产品新的业务建立起来,这次有一个核心需要的东西叫数据。

记者:您说到这儿,您看我理解得对不对?美国的人口加起来也就三亿多。

陆奇:这是第一点,我们人口。

记者:关键我们的网民就已经七亿多了。

陆奇:人多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因素,第二我们的实体工业比任何一个国家都多,我们的制造业,我们在这方面的数据是远远大于任何一个国家数据的。另外我认为中国国家的政策环境,特别是国家愿意投入基础建设,可以加速这个发展的过程。

陆奇是2016年9月宣布离开微软核心管理层的。离职的理由很有意思:骑自行车受伤。导致陆奇受伤的原因是一辆反向自行车,车子向左拐,车轮会向后退。这是陆奇和他曾经微软的同事一起做的。做这样一辆奇怪的自行车的目的,是为了研究人工智能。这些足以体现陆奇倾心人工智能的程度。

记者:别人让你交权还是你主动辞职的?

陆奇:我主动辞职的,我在微软负责微软最核心的业务,最大的业务,我觉得对公司的责任,我应该是把我这个位置交给我的继承者。

记者:为什么不在那么大一个体量的公司继续干呢?伤病可以有好的时候。

陆奇:我的核心理念就是,第一如果我自己要离职时间比较长,三个月以上四个月以上,医生那个时候跟我讲到底几个月也不一定,就是看你手术康复的情况,这是第一点,而且我已经培养了一个挺好的接班人。

记者:还有自己培养接班人的呢?

陆奇:这我认为是你对公司的职责很重要的一部分。

记者:用我的理解来说,如果你占据一个重要的位置的话,我生怕的就是别人把我给轰走,那我一定要做到不可替代,我怎么会想到接班人呢?我得让没有接班人才对我最好。

陆奇:这是可以值得讨论的一个话题,我一直这样认为,基于科技驱动的业务永远有做不完的事,而且新的技术会驱动更大的业务对社会影响会更大。第二如果你做得好的话,我在管理上不光是我一个人,美国很多管理者都有类似的一个认知,如果你做得好的话,这个公司就不需要你了,对你来讲你就可以承担公司以外或者公司之内更多的责任,更好的机会,所以永远是要把这份工作做到这个组织不需要我了,是做得最好的。

记者:不需要你了等于是自己给自己炒了鱿鱼?

陆奇:但是如果你能力强的话你就有机会承担更好的职位,我个人是很信这个理念的,因为技术推进的行业,用中国话讲长江后浪推前浪而且每一个浪都比前一个浪大。

事实上,微软并不想就这样让陆奇离开,微软CEO鲍尔默曾这样评价陆奇:“他是集资深专业技术知识、出色的领导能力和广泛的商业知识于一身,在业界是非常罕见的奇才。”但当时的陆奇已经有了自己新的打算。

记者:那个时候是不是已经在想我下一步应该去哪了?

陆奇:基本上是想回中国,我跟盖茨也讲了,盖茨其实他对我特别好,他说你要什么,反正,想休假一年两年回来当首席技术官,或者你想要做什么业务,我们去搞个业务给你,我们就等着你就是了。

记者:你流露出你想回国的这个意图?

陆奇:我跟他讲了以后,他同意我了,他是特别看好中国的一个人,他是少数美国人里面我认为,他认为一个强大的中国对全世界真的是一件好事情,对美国也是一件好事情,大部分的美国人说实话不希望中国强大,有点竞争性,但是真正思想放得很远的美国人,他们知道一个好的中国,中国成为一个创新大国起来对全世界对美国都是好事情。

记者:钱学森回国的时候美国人是不让回,因为回去就等于给自己制造竞争对手,其实你要是当时回国的话,如果从一个公司的角度来考虑也是给自己培养竞争对手,可以这么理解吗?

陆奇:但是他们都能理解,他们也认为中国长期一定发展的,特别是我们的共同认识就是人工智能这个技术波浪对中国,我个人认为中国是有非常非常好的机会,其实是有一个我叫做一个结构化的优势,对中国成为一个创新大国,我们机会是真的到了。

陆奇从1988年离开复旦到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开始,到这次踏浪归来,已过去近30年的时间。他认为“人生不是线性的,不要以为一班车就能把你从现在的位置带到你自己所期望的高度。”作为强者,最重要的就是要永远保持战斗的姿态,追逐宏大的场景。

记者:从你个人角度来说,你想1988年出去 1998年毕业,那个时候对你有很强烈地选择吗?如果说回国的话,回国作为一个选项。

陆奇:基本上是选要么在美国的实验室里面,要么去学校里面。

记者:那个时候回国不成为一种选项吧。

陆奇:不是,大家基本上,说实话那个时候没有考虑过回国。

记者:在2016年的时候,你当时做选择的时候,为什么那个时候中国就变成了一个选项?

陆奇:我认为每个人的职业生涯就是你一系列的选择所对应的,对我来讲选择的话最重要的是我下一个工作对工业界的贡献有多大,这是最最重要的。第二个考虑我的能力和精力能用得上多少。第三点希望自己永远有机会,站在技术产品创新的前沿,这样的话我个人的认知个人的学习永远有机会提高,所以基本上按照这三个点来考虑对我来讲去年的话,回中国是肯定的,只不过选中国哪家公司或者是在哪一个生态。

2016年成了陆奇人生的分界岭,他有很多选择,但回到中国是他最执念的追求。在陆奇养伤期间,许多国内外大公司都向他发出邀请,但最终百度创始人李彦宏捷足先登。2017年年初,陆奇出任百度总裁。在媒体面前,李彦宏用“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来评价新亮相的陆奇。事实上,李彦宏与陆奇有着将近20年的交往,在90年代末的时候,两个人都在硅谷工作。从2004年开始,两人时不时的就会见一面。正是这样的交往与百度在人工智能上的投入促成了李彦宏与陆奇之间的合作。

记者:这种变化你觉得舒服还是不舒服?

陆奇:原来是朋友,现在他是我的老板,从这个层面上关系上是有改变,但我想我自己的想法,我始终是抱着我们是合作伙伴,我们有共同的理念,在战略上一致,在执行上同步是特别重要的,因为他把公司所有的业务基本上都交给我管了。

在美国科技行业,陆奇最为人称道的是他的勤奋,他是出了名的工作狂。每天只睡四小时,早上四点起来跑五公里,然后赶到办公室开始一天的工作,对此有媒体向他求证,但他总是笑而不答。

记者:那是你的办公室?

陆奇:这是我的办公室。

记者:这整个的区域都属于你管的?

陆奇:有一些吧,因为有些职能部门不属于我管,但是业务部门都是属于我管。

记者:你开会大家都不下班都得跟着你开会?

陆奇:我的会议的话是这样。

记者:他们都说你是一个工作狂。

陆奇:关键是每个人找到自己的能够跑一个快的马拉松。

记者:中国有一句老话叫外来的和尚好念经,你感受到了吗?

陆奇:这个老话的意思是什么?

记者:就是因为你是外人可能在一个地方相对的,就是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因为你来自一个异域,然后呢,你又来自一个很权威的这么一个,所以你可能到了这环境你说话会更好用,更算数,更容易推广开去。

陆奇:我想我听懂你的意思了,我个人来讲。

记者:你看你真是离中国很远了,连外来的和尚好念经这个词,大多数中国人一听都明白,你都不大能明白了。

陆奇:不太,确实是。我认为对我来讲最最重要的是我们听对的声音,听正确的方法论,听正确的想法,而不是说你是国外的就是正确的,或者你是国内的就是正确的。

陆奇今年已经56岁了,按中国传统说法这已经是知天命的年龄,但用这来框定他显然不太合适。在百度公司的人看来,陆奇延续了他在微软、雅虎时充满激情,执行力强,雷厉风行的行事风格。

记者:你看因为你是从小土生土长的中国人,然后去美国求学,然后工作,然后回来,我们看来是顺理成章,有没有可能更多的比如说是优秀的外国的顶尖的人才,也会被这样的一个强大的吸引力去吸引。

陆奇:一定啊,这是我们在百度想做的一件事情是让中国成为一个人才进口国,我们现在是出口国对吧,出口了很多人才,但是现在好的是很多出口的人都回来了,这是因为中国机会好,但是我们希望中国长期成为一个人才进口国,就是说世界一流的人会来中国工作,特别是像我们这样做技术的真的是不光是我一个人看到这样的,其实美国大部分的人也看到也持有那种观念,就是中国的机会更多。

新浪科技责编内容来自:新浪科技 (源链) | 更多关于

阅读提示:酷辣虫无法对本内容的真实性提供任何保证,请自行验证并承担相关的风险与后果!
本站遵循[CC BY-NC-SA 4.0]。如您有版权、意见投诉等问题,请通过eMail联系我们处理。
酷辣虫 » 科技动态 » 陆奇:人工智能核心需要数据 中国远远多于任何国家

喜欢 (0)or分享给?

专业 x 专注 x 聚合 x 分享 CC BY-NC-SA 4.0

使用声明 | 英豪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