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2017,奔波不止,还在路上

移动互联 2017-12-31

1.

2017年12月30号,周六,包头市东河区

今天是元旦小长假的第一天,距2018年的开始还有一个周末。周五晚上从鄂尔多斯回来,准备去见一个朋友,一起去看解忧杂货铺。中午的时候又很不巧的接到了另一个朋友的电话,谈了项目,所以电影的计划泡汤了。下午翻朋友圈的时候,看到了继不久前@微信官方要圣诞帽之后又一热潮——晒十八岁照片。想想我的十八岁没有惊喜没有波澜没有照片,空有穿一身难看的校服的印象。还有就是高三奋斗的黄金时期,不思进取的我整天泡在网吧搞淘宝和微信公众号。也许我的征途,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了。

2.

16年底17年初,北京市海淀区西二旗

那个时候的每一天,都过着犹如灾难般难熬的日子

北京的冬天风冷嗖嗖的。18点下班,从上地七街到西二旗地铁站,要坐两站公交。那个时候没有摩拜没有ofo,北京的共享交通工具只有公交车和地铁。

西二旗是出了名的拥挤,各大互联网公司的程序猿们,产品狗们,设计狮们,浩浩荡荡,排列成数条长龙,一齐涌入地铁口,再乘着13号线驶向昌平,最后分散着渗入北京北郊区的各种村儿的出租屋里。

我那个时候是最惨的,身上没钱,一件单薄的上衣硬撑了一冬天。因为一个朋友在房山租了房子,所以我要从海淀坐地铁到房山,三个小时的路程,还有十几分钟的公交,到他二十几平米没有窗户的屋子里,蹭个住处。

这个朋友我叫他超哥,财经大学毕业,毕业就转行做IT了。那个时候我俩都很苦逼,不过我比他更苦逼。刚开始我俩还能吃得起蛋炒饭,后来活不下去了,怎么办?俩人买了一口电锅,每天买三块钱的面和两块钱的鸡蛋,还有一颗西红柿,做了鸡蛋炒面。

记得很深的一次,超下班回来晚,我把面煮的黏糊了,超哥吃了一口说不错啊,都吃完了。半年之后,在距北京几百公里的地方,我们又一起做了鸡蛋炒面,兄弟情深,不能忘。

除了凄惨,有时候也会找一些乐趣。比如在地铁里,像所有北飘青年一样,耳朵里塞着耳机,低着头匆匆赶路。回房山要转四号线,四号线的起始站是安和桥北,这个时候我会把音乐切换到宋冬野的安和桥,我觉着特有诗意,直到现在我也非常喜欢这首歌。

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满怀热情信心满满的勇者。我热爱自己的职业,每天早晨我都会顶着雾霾从上地七街跑到上地十街,在百度大厦楼下买个煎饼,然后和硕大的百度logo合个影,告诉自己,I will succeed!

现在想起那个时候的自己,偶尔感动,偶尔心疼

3.

17年初,北京市房山区广阳城

离开上地那家公司,我只带走了一台旧的MacBook Pro。那会儿初次接触Angular.js,有了一点前后端分离的理念。新公司的工作是负责app接口的开发,我从前端转到了后台,拿到了一套很恶心的代码,就开始干了。

新同事们很不错,都是大牛。我们一起做一款教育类产品,因为人员稀缺,大家都加班加点,每天都会等到晚上九点多才会下班。

好的是公司提供宿舍,是附近小区的三居室,那会卧室人住满了,我就把客厅里的两个沙发拼到一块,周围围了一圈帘子,这就是我的住处。

两天后的晚上,微信小程序发布,微信群里的一群开发者们像打了鸡血一样,一直守到十二点。整点一过,这帮人就在群里分享了第一批上线的小程序,大家惊呆了,这玩意体验这么爽?我也跟着乐,像个傻子。

再以后,北京渐渐转暖,雾霾也渐渐变淡,入春了。我们四个程序员,一个爱操心的大哥哥,一个整天"是啊,是啊”的小姐姐,一块上班,一块下班,大家其乐融融,很是舒心。

后来公司准备招一个行政助理,我偶然看到有份简历上的籍贯写着内蒙古呼和浩特,我乐死啦。之后这个大姐姐也加入了我们的团队,大家一起奋斗,有了几许温暖。

超哥也辞职了,去了南方。他走的时候留给我一把吉他。我记得他买这把吉他的时候,除了我俩还有另一个好兄弟军儿,我们三个在丰台的一个大房子里,超哥说他之后做事要果断,就果断的买了这把吉他。

军儿还在北京,我俩时常聚着,唱歌,爬山,逛公园。我和军儿最后一次聚会是在一个周末,我俩大老远跑到朝阳就为了吃一顿铁锅焖面。之后军儿也走了,北京就剩我一个。

后来的生活渐渐好了一点,我和几个同事们,我们周末会去看电影,聚餐,逛公园什么的。五月份的北京植物园真是超美啊

哦,还有,我新添了一台Macbook Air,算是一个正式一点的程序员了

4.

17年9月,包头市达茂旗

17年8月,我听岁月神偷,金玟岐唱,时间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

17年9月,教师节,父亲去世。

在经历了无比难熬无比痛苦无比压抑之后,我和家人们一块安葬了父亲。我不知道那段时间我们是怎么扛过来的,天塌了,死撑

我辞掉了北京的工作,回到了家里陪妈妈

那么一瞬间,我从一个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浪子,变成了一家之主

经历了这么多,真是猝不及防啊,到现在,2017,走完了

可生活还要继续啊

5.

17年12月,鄂尔多斯康巴什

我找了新工作,在鄂尔多斯出差,做一个智慧校园的项目,我做vue。我又从后台做回了前端。

新公司很不错,团队大,伙食好,一帮内蒙的小伙子们搞项目,挺快乐的

我又接到了超哥的电话,超哥说厨艺大有长进,我说不错啊,回来尝你的手艺。其实我知道,这个机会很渺茫

第三天,我见到了2017年的第一场雪,康巴什空旷的大街上白茫茫一片。我拍照发了朋友圈,大家纷纷点赞评论,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去那边了?好像这些人就在周围

几天后,研究生国考。很巧的是我18岁时带我政治的段姐也参加考研,就在我工作的地方。因为其他原因没有见面,我们约好了包头再见,突然又想起了那时候在学校的日子,好感慨好心酸

在到鄂尔多斯的第二周,我又开始了像在北京的时候那样,天天坚持锻炼身体,跑步,仰卧起坐。工作状态也渐渐回升,做了一下稍微复杂的工作,很投入,也很放松

微信小程序发布了小游戏,距离上一次小程序发布,一年了吧

好像又开始了新生活,周围的东西都变了。不断反复,不断颠覆,场景切换的太快,往往受不了。可是好像又适应了这样,新的开始总不是糟糕的

我真是一个矛盾的人

6.

2018年,我23虚岁,跨过了18岁的第四个年头,跨过了所有的青涩,无知,敏感,懦弱,顽强的像一只老鼠,拼命的活着。

18岁时,我还是一个文科生,用纸笔写周记,大家比谁的字好看,谁的文章华丽青春。到现在三年没有提笔了,已经不记得当年的文风了。偶尔写一些东西,也是简书知乎之类的,用键盘就好了。这篇文章也是这么久第一次写,还好,不是太手生

2017年好像一直在冲,累了伤了也停不下来。2018还是会以顽强坚韧的姿态面对风雨,越打击,越不屈

说个新年目标吧,减肥,找个对象,月薪过万。至于哪个先来,看机会喽

—— 杨成功 2017-12-30

简书

责编内容by:简书 (源链)。感谢您的支持!

您可能感兴趣的

装修工人也开始“抢单”了!月入三万比“滴滴专车”还厉害... 滴滴打车可以抢单,外卖小哥可以抢单,那装修工人抢单你听说过么? 滴滴打车的出现,让“网约车司机”成为了最受关注的新兴职业,以抢单的模式,多劳多得,部分滴滴专车司机的收入甚至可达1万多,以...
个人公众号没有内容写了怎么办?(附案例)... 前段时间,一碗梁粉写过一篇文章: 个人公众号有意义吗? (点击链接阅读),讲了讲为啥要做自己的公众号。 既然做个人公众号有意义,那么接下来就会有两个问题: 我到底该写点什...
SPI 271: An Interview with The Five-Minute Journal... This month, I’ve been learning everything I can about creating and selling physical products. I’ve ...
共享单车的终极一战:大佬撕逼、全球化、物联网以及资本大战... ​ 人们总是愿意用“战略布局”来为投资或者并购案例加上愿景和背书,如同为一幅画作来勾勒整体的结构和意境,试图证明这是一幅优秀作品。只是这种背书的背后,往往趋于感性的认知,一幅好的作品的前提是画家多...
智商超高情商负数,他如何做一家有趣的公司?... 莫维形容自己是个典型的理工宅,智商正数、情商负数,而我觉得他是个始终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并且做人、做事都有趣的人。 “骨灰级发烧友”的诡异经历 化学、国学、企业管理、智能硬件、创业,是能够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