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景为王,暴利终结,2018年的消费金融如何步步为营

2017,对于消费金融行业来说,可谓是大喜大悲的一年。这一年,消费金融从蓝海初现演变成红海激战,从野蛮生长变为强监管推动合规发展。一部分掘金者激流勇进,收获满满;一部分企业正经历生死寒冬,黯然退场。

复盘这一年的风云变幻,清流Club总结了十个关键词。

场景为王

近两年,蚂蚁金服、 京东金融唯品会 、分期乐等持续掀起线上电商场景的热度,为消费金融的发展培养了良好的市场基础。

年初,“场景为王”还是消金行业的主旋律,蜂拥而上的从业者,带着发掘金矿的激情开发垂直细分场景。

原本仅仅只是捷信、马上、佰仟、买单侠、有用分期等几个主要平台在做的3C场景,又涌入即有分期、小牛分期、拿下分期等大量的分期平台;紧接着,消费金融的大火从医美、教育、家装、租房、旅游、农村等传统场景,蔓延到婚庆、健身、游戏、租赁、保险、奢侈品、产后护理等新兴场景。

那是一个为了规模宁愿放开风控、放弃前期利润的疯狂时期。 ”回忆起在线下场景跑马圈地最激烈的时候,很多从业者还记忆犹新。

每到节假日,各消金平台必会推出各种分期优惠活动抢占市场,捷信曾推出0首付、0利息的“008”战术,就是3C场景中极具杀伤力的一个经典产品。

同时,中介骗贷行业伴随线下消费场景的繁荣而崛起,随着时间推移,一些在前期运营过于粗放、风控不够审慎的平台逐渐暴露出坏账高企、运营成本过高的问题,在这场烧钱大战中,逐渐耗尽元气的分期平台低调退场,小牛、佰仟、买单侠等知名企业也纷纷收缩转型。

牌照开闸

自从监管层开放了消费金融牌照的审批闸口,今年除了传统银行,还有海航集团、 海澜之家 、神州优车等多个大型实体企业也纷纷参股设立消费金融公司。

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初,就有包括哈银消费金融、上海尚诚消费金融、中原消费金融、包银消费金融、长银五八消费金融、河北幸福消费金融、珠海易生华通消费金融等7家消费金融公司先后获批成立。此外,江苏苏银凯基消费金融有限公司、光大消费金融公司两家正在筹备中。

此前 ,由于准入门槛相对消费金融牌照较低,网络小贷牌照备受企业追捧 ,包括二三四五、中青旅、拉卡拉、万达、分众传媒等一众知名企业都在今年拿到了网络小贷牌照。据网贷天眼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11月21日, 监管部门下发《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之时,市场上共有网络小贷牌照249张

暴利现金贷

3月初,一篇统计了近80家现金贷平台年化利率的文章指出,现金贷的年化利率超高,其中最高的达近600%,还有从业者透露现金贷只要“坏账低于50%就能盈利”等信息,彻底将闷声发大财的现金贷推向了舆论高峰,也吸引了无数人前赴后继。

8月,上市公司二三四五的2017年年中报透露,其金融业务对业绩的贡献已超过原本的主业,金融科技子公司的净利润同比增长高达4469.09%,而其主要依赖的产品就是现金贷。这些数据也再一次展示了现金贷的诱惑力。

这一年,各大有场景、有流量的平台纷纷入场。网易、新浪、凤凰金融、暴风集团、聚美优品、无秘、航班管家、安心记加班、优蓝网等多个流量平台都开始布局现金贷,各种大大小小的创业现金贷平台也如雨后春笋冒出,一时之间,百花齐放。

“基本上正常放量之后第二个月就能逐渐开始盈利,”一位Payday Loan创业者曾向清流Club透露他的最佳设想,在几个月前的他看来,如果还有人能把现金贷业务做亏,“那简直是行业笑话”。

也就在短短三个月前,曾有一位平安银行内部人士预测,这场现金贷盛宴还将起码持续一两年。另所有人措手不及的是,这场集体大丰收,却在今年下半年趣店上市风波之后戛然而止,相关监管政策随之发布。

骗贷大军

盯上消费金融暴利的,不只有从业者,还有黑产、骗贷大军。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来自最接近消费金融的圈子:从业者和中介。

在线下,他们往往以兼职、优惠活动等名义诱骗消费者申请贷款,在线上,他们除了从各大贴吧、论坛等处寻找用户外,专业黑产还会利用非法手段从黑市或网络上搜集用户资料,甚至开发专业的操作系统,用于批量伪造资料、发起贷款申请。

骗贷者,就像阳光下必然会产生的阴影,始终伴随并影响着消费金融这一路跌宕起伏的发展。

从早期3C场景中分散的套现人员,到教育、医美等客单价较高的线下场景中集团化、规模化的骗贷大军,再到专业撸网贷口子、高度专业化的黑产军团——暴利击穿底线,无数骗贷者疯狂涌入,从消金行业漏洞中吸食惊人利润。

而在今年下半年,相关监管政策不断下发,线下场景洗牌、线上多个现金贷平台停止放款之后,骗贷大军仍在四处寻找新的机会。

现在根本不敢要自然流量,全是撸口子的羊毛党。 ”多家持牌现金贷机构的从业者表示,因为骗贷大军的目标减少,其平台受到了更大的风控压力,异常猛增的申请量让他们笑不出来,反而感到“毛骨悚然”。

ABS大爆发

2017年消费金融旺盛的资金需求,也促成了消费金融ABS的大爆发。

据Wind统计,截至12月初,2017年以小额贷款为基础资产的企业ABS总计发行3417亿元,占2017年已发行企业ABS的49.2%,较2016年726亿元的发行量增长370.66%。

其中,蚂蚁金服旗下重庆市蚂蚁小微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和重庆市蚂蚁商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共发行2493亿元,占今年已发行小贷ABS规模的72.96%;其次,平安集团旗下重庆金安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发行75亿元,占今年已发行小贷ABS规模的2.19%;此外,还有小米、百度、京东等今年发行的以小额贷款为基础资产的企业ABS则都在40亿元以下。

另一方面,消费金融公司也是场外ABS的积极参与者。7月,国内二手车电商平台瓜子二手车联合百度金融发布了首单ABS产品;今年8月,美利金融联手京东金融发行首单场外ABS,规模为4.79亿元。

在巨大的市场需求的推动下,京东金融、阳光证券化基金、百度金融、众安保险都自己搭建了ABS云平台。

共债隐患

随着消金行业的快速发展,征信系统的不完善使得共债隐患成为了当下迫在眉睫的问题。

某第三方风控服务商内部人士透露,在10月中旬,其平台统计的上百家现金贷平台的数据显示,多头借贷的平台中位数为14,这意味着被纳入统计的借款人的多头借贷平台数量集中在14家这个数字,其中多头借贷数量在10家平台以上的借款人超过80%。就在上个月底,其平台统计的多头借贷中位数已逼近20。

早在今年8月,91征信CEO薛本川就曾表示, 当时91征信合作了500多家现金贷公司,从他的观察来看,那时候现金贷行业多头借贷的比例已经很高了。

清流Club走访线下市场之后也发现,由于大量线下中介主动促成多头借贷,且用专业手段避开筛查,线下的消费信贷的共债问题同样严重。

“我们自己的数据肯定是真的,但问题是不够全面,接入别的数据共享平台,又担心别人都注水故意扰乱我们的判断。”一位消金人士无奈感叹。

据财新消息,由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起成立的“信联”个人信用信息平台将正式确定名称为“百行征信”,目前以互金协会400多家网贷会员为主要信息来源,今年底将正式成立。这或将在明年为解决行业共债问题带去曙光。

监管元年

今年,消费金融行业最重要的关键词无疑是监管。“猜到强监管会来临,但没想到是这么快。”很多从业者发出感叹。

这一次行业变天的速度,显然超出了大多数人的预料。

4月,先是银监会发布了 《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 要求各地监管部门清理整顿现金贷,并制定了一份包含429家企业在内的现金贷相关平台排查名单。

随后,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关于开展“现金贷”业务活动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及《关于开展“现金贷”业务活动清理整顿工作的补充说明》,明确针对“利率畸高”、“实际放款金额与借款合同金额不符”等特征,要求各地区整治现金贷。

就在从业者都以为这只是“光打雷不下雨”的时候,监管层却伸出了重拳。

11月21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紧急下发 《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 ,暂定批设网络小贷牌照。

12月1日,央行、银监会联合发布了 《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 ,严格从准入牌照、年化利率、砍头息、贷款用途、融资渠道、助贷模式等多个方向提出了明确合规要求。

近日,各地的监管细则也在陆续出台。

监管元年的号角越吹越响亮,行业合规划进程被强力推动。

合规整改

这一次席卷而来的监管风暴形势,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更为严峻。

12月监管政策下发后,有部分京东金条用户反馈金条不能提现的情况,京东金融方面解释称,受到新政影响,金条按照监管要求加强了多头共债风险的防控,可能会有个别用户借款受到限制。

事实上,不只是京东金融有所动作,整个消金行业都掀起了整改之风。原本体量排在第一梯队的多家现金贷平台纷纷暂停放贷,转而调整产品利率、改变业务方向;一些助贷机构则调整与消金平台的合作模式,不再触碰授信、风控等核心环节;一些体量较大、杠杆率即将超标的持牌机构,也在紧锣密鼓的推进增资事宜。

12月18日,蚂蚁金服对旗下重庆市蚂蚁小微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和重庆市蚂蚁商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两家小贷公司增资82亿元,将注册资本提升至120亿元。

清流Club还发现, 除了趣店、掌众、玖富等一批调低年化利率的平台做了少量合规主题的发声外,整个消金行业似乎都进入了“静默期”。

低调整改,转向合规,是各大消金企业今年末生死攸关的一步大棋。

回归场景

“有没有什么好的场景可以做?”这是近来急于转型的消金机构最常探讨的问题。

在现金贷最火热的时候,连捷信、马上这些在线下分期场景的老玩家也坐不住,推出了现金贷,而《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下发过后,捷信、马上等企业的新业务重点又都放到了能结合场景的虚拟信用卡产品上。

此外,趣店进军也了汽车金融,蚂蚁花呗、中银消费金融则涉足了车险分期。

从场景贷的疯狂开拓到现金贷的无序生长、倒逼监管,经历了一整年的风云变幻之后,兜兜转转,消费金融的核心又回到了场景。

老场景竞争充分,新场景又怕踩坑,在竞争的下半场,国内的消费金融市场再也不是曾经那片可以随地掘金的蓝海,需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全力作战,最后留下来的,只能是真正的实力玩家。

出海浪潮

就在国内消费金融厮杀惨烈、监管政策紧锣密鼓下发的时候, 有部分人开始盯上了海外市场,从今年7月后,行业内逐渐掀起了消金出海的浪潮。

而东南亚消金市场因为具有当地人消费意识超前、监管环境相对国内宽松、获客成本低廉、高度移动互联网化、竞争尚不充分等特点,成为众多消金企业出海的首选地区,用很多东南亚“消金探路者”的话来说,东南亚消金市场“像是几年前的中国市场”。

较早进入东南亚的消金玩家是捷信,今年以来,还有闪银奇异、凡普金科等多家企业纷纷宣布布局东南亚消金市场。

7月,蚂蚁金服又宣布与马来西亚联昌国际银行(CIMB)旗下的Touch’n Go(TNG)公司签署协议,将组建一家合资公司,为当地用户提供电子钱包解决方案和其他相关金融服务。业内人士分析,蚂蚁金服在海外的布局,实则也为其面向海外市场推出消费金融产品做好了铺垫。

就在最近几个月国内现金贷政策落地前后,印尼本土第三方支付企业Xendit CEO Moses Lo曾向清流Club透露,他已经了解到有100多家有意出海东南亚的中国的现金贷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在东南亚地区开展消金业务同样需要注意牌照申请、资金来源以及当地征信系统不健全等问题。

展望2018年:持牌机构将成为主角

虽然消金行业正处在监管重拳出击的风暴之下,但业内多位高管都一致认为,消费金融是在朝着预料中理想的状态发展。

“监管设立了规范后消费金融会更健康有序地发展。”小赢科技总裁成少勇表示,目前行业存在着两方面比较突出的问题,“一是有些参与者把消费金融业务简单处理,追求短期效应,二是监管政策的不确定性。”

“未来消费的发展重点在于合理的费率,这对于消金企业的获客和风控能力提出了更大的挑战。”他建议,消金企业应从获客能力、风险管理、客户服务能力等方面提升“内功”。他预计,银行和消费金融公司等持牌机构会成为消费金融的主角,P2P备案完成之后,也会成为一支生力军。

浅橙科技CEO朱永敏则认为,明年消费金融平台有望在产品品类、消费场景拓展、消费信用贷类型等方面取得突破。

“专注认真做的会留下来,想趁机捞一把的会退场。”对消金行业接下来可能发生的变化,遂宁银行一位管理层人士预测,未来持牌机构与金融科技公司之间的合作将会更紧密、更清晰。

在他看来, 持牌机构明年普遍专注于自身基础能力建设,如实时风控和产品能力。明年各家银行的自营消金产品会逐渐上线,同时,受制于本身客观情况和体制问题,会不断去寻找新的平台合作方。

“银行很难再继续和有劣性的平台进行合作,”他认为,未来银行应该会积极接纳合规的消金平台,与之共同探索、成长,以补充其自身IT、产品、运营、风控、获客的短板。

2018开年亿欧首场【区块链+金融产业】高端论坛,主打科技与产业的融合、落地应用,聚集业内专业人士技术分享。获取活动详情及报名请点击: 金融区块链落地应用2018开年高端论坛

亿欧网责编内容来自:亿欧网 (源链) | 更多关于

阅读提示:酷辣虫无法对本内容的真实性提供任何保证,请自行验证并承担相关的风险与后果!
本站遵循[CC BY-NC-SA 4.0]。如您有版权、意见投诉等问题,请通过eMail联系我们处理。
酷辣虫 » 科技动态 » 场景为王,暴利终结,2018年的消费金融如何步步为营

喜欢 (0)or分享给?

专业 x 专注 x 聚合 x 分享 CC BY-NC-SA 4.0

使用声明 | 英豪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