阶级屏蔽:不管虚拟还是现实,你我他之间从今开始没什么关系了

又到年底,但我们发现年度关键词已经没法盘点这个2017了,我们必须说点新话。

现象就是材料,观察就是宣言。新时代迫在眉睫,


如何适应它



是一个困扰全人类的问题,我们来一起寻找办法,谁都别落下。

首先,有个事要宣布

欢度新年这事的本质,就是人类按天体的运行规律给时间分成了相等的片段,然后编上号儿,开始玩 pattern loop,用电子音乐的制作方式给漫长人生打出点动感节奏。怎么说呢,还挺实用的,平白无故造出了不少仪式感:新千年、新百年、新十年、新一年,明明还是日子,但总有点特殊;哪怕老话说年复一年,其实年年也不一样:以前你爸给家里挂历换成新的大美人儿,现在则是身在瑞典或美国的某个大服务器虎躯一抖,全世界手机系统日期准时翻篇,多 —— 壮观。

表面的东西没意思,除了来点真的,应该没有什么能让你满意。生活给你一漂亮帽子,你得揭开它看看头顶上的烂疮;生活给你一堆莺飞燕舞姹紫嫣红,你就揭开那狗逼社交网路,好好看看账号后面藏着的每个人生。都揭一遍之后,我们打算向你宣布:现在、此刻、当下,在这个即将跨年的时刻,除了四位尾数将按惯例+1之外,还真有一些别的什么事不一样了,绝对不一样了。

望周知的是,今年不存在什么年度事件、年度人物、年度关键词或者年度汉字。都没有,只有几个事实。其中一个是: 我们 —— 就是你、我、他、她,咱们彼此看得见的这些人,在这个2017将要变成2018的时间点,以及极目远眺所看得到的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终于不在同一个世界里了。

这比微信拉黑一个人还简单,甚至都不用你操作什么 —— 在当代社会的架构中,终于实现了不同阶级和不同人群之间的互相屏蔽。互相屏蔽的意思是,不是别人不存在,只是不发生任何实质性关系了。没有人是受害者,我们被一些人屏蔽,还有另外一些人也被我们屏蔽了。所以别怨别人,你也是参与者。

为此我们自觉不自觉地努力了十年,如今我们都得偿所愿。

感谢互联网,我们在快乐地皲裂

十年前,“网民”还不等于“人民”,你当然登不上任何带着 sex 字样的网站,但是可以把讽刺约翰·特里罚丢点球的 YouTube 地址直接发给朋友。大家都有种赤诚的傻劲儿,为很多问题争得死去活来:故宫门口该不该开星巴克?《低俗小说》的手提箱里装的到底是什么?C罗假摔水平是不是当代最差?家乐福门口烧法国国旗的人是他妈怎么想的?然后任何问题在讨论一会儿之后,主题就慢慢不再重要了:对方是不是智商有问题,傻逼的到底是其中一方还是争执双方,会变成更重要的问题。

人们将心比心地互喷,逻辑之缜密、诡辩之雄奇、用词之肮脏、角度之创新,用现在被标准化洗礼的过网络流行语相比,还挺难想象的。带着一腔热忱上网冲浪的人们,寻找一切能调动起荷尔蒙的元素,寻找一切能够参与的话题,寻找能切磋起来的任何场地。当 “开始” 菜单右下角的两台小电脑图标点亮 —— 对,那时也没什么人用Mac —— 你就和很多现实生活中碰不到的人一起被扔进了无人打理的百草园,你们狭路相逢跌跌撞撞,抱在一起翻滚、折腾、摔跤,满身是土。

这是互联网的童年。

十年之后,蛮荒的互联网百草园演变成了大花园。花园日新月异,那时还埋在土壤下的种子,今天已经长成了花朵,花瓣上也是一层土。除此之外,院墙变高了,花园拥挤热闹了,大了很多,到处都铺上了干净的地砖,每天有专人打扫。大花园还被隔成了不同区域,像一个个主题乐园。

主题乐园让任何人都能轻易地找到自己的同好,你很快和同好打成一片,发展出了一套自己的文法,发明了在这片园地里和自己人聊天的方式,你们的谈话充满了典故和暗语:某个明星的外号、某种人的称呼、某种行为的简称,都有简单的对应表达。你们聊着天,哈哈大笑,获得了一种被熟悉的事物所包裹的安全感,像沙发、地毯、香薰蜡烛所提供的东西。偶尔场地里会出现生面孔的外人,你们不太理他,梗不抛圈外,他们能懂什么呢?

你有更长的时间和自己喜欢的东西与相似的人待在一起。久而久之,你发现跟你观点不同的圈外人很讨厌:他们会消耗掉你快乐的时间,他们心理阴暗,以让你不开心为乐,你的同好也有类似的感觉,于是你们给他们总结出了几宗罪过以及回应他们的成熟方法: —— 纯黑勿关注好吗! —— 脑子是个好东西! —— 回幼儿园学怎么做人! —— 某些人双标玩得溜啊! —— 不要和三观不正的人浪费时间! —— 不爱这里,呆在这里干嘛?滚出去啊!

说多了烦,拉黑比讲道理有效得多,还有些太过分的,拉黑太便宜他了,给他点颜色看看 —— “举报” 按钮就在每一个谈话的近旁,按下,叫来随叫随到的花园管家,他们保证秩序、安全、卫生,他们保证一切干净的好词儿。

教训多了,找事儿的人终于自觉没趣:何苦呢?花园里有那么多按你口味推荐的内容,那么多用十个 “哈” 字还不够表达快乐的人,干嘛要到处找人摔跤呢?世界上不同的想法数不胜数,何必要彼此校准呢?还美其名曰 “交流”?交流,不应该是 “愉快的聊天” 的简称吗?

还没意识到, “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
这句话就钻进了脑子,它漂浮在大花园的空气中,表达着一种嗔怪的感情。你抬头,空气中还有其他字句: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这么觉得吗?”、“吓尿了”、“美哭了”、“闪瞎了”、“前方高能”、“辣眼睛”、“槽点密集”、“套路太深”、“毫无PS痕迹”、“我要为他生猴子”、“求生欲很强了”、“233333”
,它们不是反映思想的语言,而是情感的压缩包,高效、准确、标准化,像面额不同的纸币,成为信息交换的通货。习惯使用它们,你就能逃离开这个时代的巨大恐惧 —— 被误解。

你终于解决了影响心情的敌人,又用统一度量衡的语言通货,在不同圈子间穿梭,交换着喜怒哀乐等绝无仅有的重要情感。从蛮荒百草园到美丽大花园,从大乱到大治的互联网完美诠释了弗里德曼 “The World is Flat” 的宣言:这里不需要区分落差的等高线,只有无限延展的二维面积。人们被与生俱来的兴趣吸引,如飞虫趋光,乌鸦追腐肉,聚拢在或近或远的坐标点,分享着这一刻的想法 —— po 前不要忘记选择分组哦。

选择愉快的聊天,放弃痛苦的交流,我们拉黑了所有讨厌的人,对不识时务的广告按下了“不感兴趣”,举报阴阳怪气之徒,建议不怀好意者远远离开。当把所有的 “他者” 从视野里屏蔽干净后,我们坐井观天,欣赏着时代巨龙伟岸的升腾姿态,天下之兴,与有荣焉!

世界是平的,然后皲裂;人人向着自己的方向撕扯,老死不相往来 —— 横向人群屏蔽,至此完成

社会太广袤,我们分割空间以高度利用

屏幕上的全算精神食粮,饭还是得吃实体才能解饿。释放完一天的喜怒哀乐,加完班的你在小区门口跳下摩拜单车,落锁、计费、确认,往常吵闹的饭馆街今天却挺安静,取餐骑士数量也大不如前。仔细看看,很多饭馆没有营业,有的黑着灯,有的还在拆招牌,好像他们突然发现世界上还有休息这件事似的。

想吃的饭馆锁着,你决定直接回家,手机点外卖。能换换花样,还能早点歇着,饭馆街脏、乱、闹,有人喝多了打架,菜里还吃出过虫子,你边走边想,确实该整顿了。

坐在自如公寓统一装配的宜家沙发上,你用10分钟选定了晚餐,一份来自附近购物中心里餐厅的外卖。下单,支付,抢红包优惠立减,预计40分钟送达。Done。

你没放下手机,而是换了个 App,看看大号今天发布了什么内容。一个和你同岁男孩的创业故事吸引了你的注意力,公众号小编把你们共有的出生年份写在标题里,像挑衅,也像暗讽。男孩的故事非常有吸引力,更重要的是非常可复制,他的特质你身上一样也不缺。用了30秒,划到三分之二,你累了,点了菜单里的 “收藏”,以后再看。

你又看了3个短视频,在4个朋友群里说了38句话,在1个工作群里战战兢兢地回复了一条上司发来的工作信息,斟酌着要不要圈另外两名同事,把锅甩走。一伤神就特饿,你这才注意到外卖还没到,都一个小时了。你切换回外卖的 App,正要看送餐状态时,有人敲门了。一个声音在门口喊:“外卖!”

你打开门,小哥把塑料袋提到眼前,直怼给你。你嘟囔了一句怎么这么晚?他在塑料袋后面说:对不起啊哥,今天送餐的人少,好多人都搬家去了。

你没多问,虽然 “好多人都搬家” 听着挺怪的,但你不关心。你接过塑料袋,习惯性地说了谢谢,关门,取出餐盒,纸巾,把手机横过来,用手机壳背面的拉环架在桌上,一边掰开方便筷子,一边点开了微博上的视频,一个看起来是拍了很严重的突发事件的视频。

视频上那个被采访的女人讲述的事情,超越了你的理解范围和良知极限。太夸张了,你怀疑她说的是不是假的。你向下划着页面,看正在迅速增长的转发和评论,大家跟你的感觉一样:愤怒,震惊,怀疑。你跟社交网络一起长大,你一向认为自己是个理性的人,对一面之词有着充分的警惕,你要获取更多的信息,才能做初步的判断。

但一直看到双眼发酸,你也没能做出判断。你回到一个只有5个人的群吆喝了一声,组了局游戏。打着打着,一晚上很快就过去了。

接下来的一周都与这一天别无二致。

也有点滴之渐进,些许的不同:

比如,你发现楼下亮灯的饭馆越来越少,桌椅板凳都搬了出去,铝制的窗框拆掉了,似乎没有复工的打算。到了月底,整条饭馆街都没了,留下干干净净的院墙,老板和伙计消失得无影无踪。反正能点外卖,只是号称40分钟送到的餐现在总是要1个小时,但楼下终于不闹腾了,看起来很干净安全。

工作群里,公司老大几次绕过了你的直属领导,直接 @ 了你,让你向他提交数据、报告、或其他什么他要知道的任何东西。你妥妥帖帖地完成了老大的要求,但也发现直属领导的发言越来越少了。你听到公司里有传言说你的直属领导要被开掉,他虽然有资历,但工资太高了。虽然你还挺喜欢自己的直属领导,但也想着,他走了的话,自己会有晋升的机会吧。

你也听到了另外的传言,说你所在的部门可能会被“重组”,因为有新的数据分析工具出来了,应用了 AI。用上那个产品,你的组就用不了这么多人,甚至可能一个人都不需要了。

回家后,你注册了几个求职社区,计算存款、工资、信用卡账单和房租的比例后,又买了个 “增强职场竞争力” 的知识付费产品,打算每天挤掉一点游戏时间,上完这门24节的在线课程。收藏夹里还没读完的那个同岁男孩创业故事,你没有再点开。

突发的严重事件辟谣了,视频里的女人出于某种不可告人的原因在说谎,目的是诽谤。你印证了自己的怀疑,也稍微心安了些:至少世界还没有坏到那个地步。

妈妈打来电话,说老家今年暖气烧得一般,18、9度,问你租的房子冷不冷,还嘱咐你多穿衣服。你站在窗边跟妈妈打电话,窗外天空清澈,能看到星星。今年以来,雾霾少了很多。你想,连雾霾都能解决,自己哪怕碰到些困难,也远没到焦虑的地步,努力工作吧。低头有低头的风景,若是拿到超额的年终奖,就上京东给自己换一个 iPhone X,过年回家同学聚会时,多少还有得聊。

星光之下,有人尽在掌握,有人默默离开,有人给自己定下了一个雄浑目标 —— 令人欣慰的是,你们互不关心:对你来说,视频上的女人和消失的饭馆老板,都属于远山的呼唤,可听可不听,因为关心别人的故事无法让你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若想得到,你得 “低头、勤奋、努力、加油”,升级晚饭,升级手机,升级消费,升级一切。

曾经我们的社会落差太大了,触手不可及,朝上看朝下看都容易眼晕,分割空间才能高度利用。于是聪明的我们给社会层高割成了三截,让 A 和有着跟自己差不多快乐与烦恼的 B 生活在一起,对地上的每一个斑点给出穷尽的观察与解释。虽不是自己的选择,不过你也欢迎,并乐见其成,谁愿意在眼晕的悬崖中间生活呢?不如凿壁偷光 —— 纵向阶级屏蔽,至此完成

2010s 允诺给我们的桃花源,就是这里了

这十年里,我们先是被一些人以技术革命为名,强行连接在了一起,顺着新出现的应力打乱队形,重新站队,再为彼此画下万丈沟壑。

反思并不重要,甚至可能有害,会动摇你生而为一个社交网络人的根基。你终于可以一心投入在感到安全的 “社区”,与熟悉的 “朋友” 聊着会心的话题。你的微博简介有6个用斜线分隔的标签,碰到任何一个有着相同标签的人,你都能跟他用黑话对谈。最重要的事情,是如何迅速掌握一个新梗并且熟练运用;而如果你能创造一个新梗,那么你就是下一15分钟里的大神。

所谓创业神话,今日再看99%的人不过是用巧言令色包装的打工,更现实的事情,倒是防止自己落到刚收拾箱子离开公司的顶头上司的那一步。不过至少自己还年轻,性价比还算高,再来一局王者荣耀吧。

那些随地吐痰、面孔黝黑的进城务工人员也离你越来越远了,你不再去小饭馆吃便宜面条,或在地摊挑拣新鲜水果,只要用不同颜色图标的 App,会有人把它们送到你的家里。别管它们从哪儿来,看包装上面的广告词就好了:新推出的,非常 “扎心” 哦。

我们活得清楚明白。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技术的革命、发亮的屏幕、连接的终端;青年不再纵火,大厦不会崩塌。个性化的时代本应如此,精准分割,庖丁解牛,阡陌交通,鸡犬相闻 —— 没错,这就是 2010s 送给我们的桃花源。

第二个宣言讲完了,明天还有一个。

VICE中国责编内容来自:VICE中国 (源链) | 更多关于

阅读提示:酷辣虫无法对本内容的真实性提供任何保证,请自行验证并承担相关的风险与后果!
本站遵循[CC BY-NC-SA 4.0]。如您有版权、意见投诉等问题,请通过eMail联系我们处理。
酷辣虫 » 创业投资 » 阶级屏蔽:不管虚拟还是现实,你我他之间从今开始没什么关系了

喜欢 (0)or分享给?

专业 x 专注 x 聚合 x 分享 CC BY-NC-SA 4.0

使用声明 | 英豪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