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族「三剑客」

原标题:魅族「三剑客」

黄章又回来了。

关心魅族的人,这句话从 2014 年到现在,已经听到很多遍了。

作为魅族的创始人和董事长,黄章很长一段时间里扮演的都是「退居二线的老领导」角色,公司的日常运行主要依靠魅族的「三剑客」:白永祥、李楠、杨颜。

「魅族三剑客」:从左至右,杨颜、白永祥、李楠

白永祥:「我也是魅族的创始者之一」

2001 年,深圳威健国际的工程师白永祥接待了一名客户。

「我们两个都是做过 VCD 和捣鼓过音响的发烧友,所以聊的很投缘」,白永祥对两人的聊天印象深刻。

MP3 工程师白永祥当时未曾想到,正是这次不到半小时的谈话,改变了他未来十年的职业生涯。

这位名叫黄章的「客户」很快就意识到电子科技大学毕业的高材生白永祥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多次打电话来邀请白永祥加入。架不住黄章的盛情邀请,白永祥决定去试一试。为了兼顾工作和家庭,他还把家从深圳搬到了珠海。

彼时,MP3 产业是一个巨大的风口,消费市场正处在 MP3 逐渐取代磁带的时代。2002 年,黄章决定从原来的公司独立出来,自己单干。

「老白,工资的事情我来解决,跟着我干吧」, 白永祥就这样参与创立了一家名为魅族的公司。

年少时期的白永祥 图片来源:cnBeta

早期的白永祥,在魅族的地位不亚于乔布斯眼中的沃兹尼亚克。

黄章主产品设计,白永祥主产品工程。MP3 时代,黄白搭档的魅族产品推进速度很快。

不过,做好 MP3 对于当时的总工程师白永祥来说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2003 年,魅族很快就推出了第一款 MP3——MX,虽然它是无数「煤油」心中那个「从 MX 到 MX」、「梦想机」,但并不足以形成强势的品牌效应打开市场局面。下一代产品 ME 开始有了起色,却因为代工为 OEM 合作方昂达作了嫁衣。

直到 2005 年那个经典的 E3 诞生,魅族终于把产品做出了品牌:在 E3 之前,市面上的 MP3 只有两种:以 iPod 为代表的外国货和国产 MP3。E3 之后,MP3 品类变成了三种——iPod、魅族 MP3、国产 MP3。

白永祥对那段时间的总结是,「很艰苦,但很 high」。

2007 年,魅族搞了一个更 high 的。一个 MP3 厂要做手机了,从当时的手机霸主诺基亚的虎口下抢食。

「你不能,要死人的」,所有人都觉得魅族疯了。

白永祥很快就开始落实这项计划。挖人——他从深圳全智达挖来了研发智能手机操作系统的程序员,从国内硬件厂商挖来了资深内核开发人员,和微软进行 WinCE 授权谈判。

魅族苦苦撑了两年,到了 2009 年,M8 终于诞生了。正式发售之日,M8 一机难求,多家魅族专卖店门口排起了长队。

魅族艰难的完成了从 MP3 到手机的惊险跳跃,作为创始人之一,白永祥比谁都明白,这次「跳跃」一旦失败,可能就没有魅族这家公司了。

魅族成功转型手机业务后,黄章很放心的把公司交给曾经的「战友」白永祥,选择了「归隐」。2011 年黄章淡出公司日常管理,白永祥迎来了他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头衔——魅族 CEO。

白永祥掌舵魅族的时代,魅族的变化可以说是翻天覆地。2012 年 7 月发布了搭载 Flyme 1.0 的 MX 手机,年底又推出了搭载 Flyme 2.0 的 MX 2。

当时市面上能买到是手机是 iPhone 5、三星 Galaxy S3 和 Note 2、HTC Butterfly、小米 2。白永祥很清楚,如果没有 Flyme,在这些对手面前,MX 什么都不是——「无 Flyme,不魅族」

老白担任魅族 CEO 的头衔,直到 2013 年。

杨颜:设计师的努力和时运

Flyme 诞生的前一年,杨颜加入了魅族。

此前他在 Eico Design 担任创意总监,主导设计了魅族 M8 UI。因而深得黄章赏识,被挖入魅族。

「500 个界面、300 多张效果图、1000 多个控件。」

这是设计出身的杨颜加入魅族后完成的任务量最大的一份工作。魅族当时只有有 10 多个软件技术人员,两个交互设计师,没有视觉设计师。

「一张效果图一天改几次,全部都是自己徒手画,确定好才交给设计师去延展界面」,这份工作完成之后,杨颜得到了公司的重用——因为他参与设计的作品最后被命名为 Flyme。

杨颜 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而杨颜真正出人头地则源于一个契机,也源于他对魅族的一片赤诚。

2014 年,原本负责 Flyme 的马麟加入彼时风头正劲的乐视,Flyme 团队负责人空缺。最终杨颜补位。

「我们敢于革自己的命」——杨颜这样总结带领 Flyme 团队后的变化。

正是在杨颜负责的 Flyme 4 中,Flyme 终于去掉了那个很容易产生双底栏恐惧症的 smartbar。Flyme 5 中加入的 mback 让 Flyme 从小众走向大众,适合更多人使用。

此后杨颜一路高升,从 Flyme 事业部独立的时候升任副总裁,到接手了原本由李楠负责的配件事业部,职权越来越大。

其实杨颜领导的 Flyme 部门也做了不少不靠谱的事,魅族的智能手表、智能体重秤的软件部分都是 Flyme 负责,这些产品最后都夭折了。Flyme 2016 年还发生过一次严重的云服务故障,导致用户手机同步出别人的通讯录。为这些事情背锅的却是整个魅族。

Flyme 对于魅族来说,重要性毋庸置疑。但是把这样的软件部门成立独立的事业部,会导致很多问题。

Flyme 独立后,有自己的完整的市场部,发布会 Keynote,已经都是 Flyme 自己的市场部在操作了,早就不是李楠帮忙。但 Flyme 出岔子的时候,李楠和整个魅族市场部却背了不少锅。

在杨颜的带领下,Flyme 部门并不满足于为魅族和魅蓝硬件部门适配系统。杨颜自己也想做智能硬件的生态。在 2014 年李楠已经开始软硬件都在做的情况下,Flyme 硬生生的自己也拉一个团队做智能生态。所以当李楠负责的智能硬件部门被砍了之后,杨颜接过配件事业部也就顺理成章了。

在这样的公司组织架构下,与硬件部门平起平坐的杨颜占了很大便宜。Flyme 系统离不开魅族手机销量的提升,手机销量多,Flyme 的用户才会增多。一年 10 亿的盈利也让魅族在巨亏的情况下得以维持正常运转。

只不过 Flyme 借了手机业务壮大的东风发展业绩,出了问题魅族背锅。对于其他业务部门来说,多少会有点不平衡。

从最近的一次架构调整中来看,黄章显然更看重杨颜给魅族赚钱的能力。

李楠:KKK 的传说

2011 至 2013 三年里,魅族的团队在急速扩张,除了杨颜,同样因获得黄章赏识而加入魅族的还有另一名「剑客」。曾为爱范儿供稿的李楠,最终李楠负责了魅族的市场和品牌营销的工作。

作为「魅族三剑客之一」,李楠与魅族渊源已久。

彼时,李楠是那个在爱范儿上以笔名 KKK 发表文章的人。2009 年,李楠发表了一篇探讨 iPhone 软件交互的文章: 《iPhone 可有设计哲学?》

「论坛水友」黄章看后十分赞赏,在魅族论坛回复道:「作者对可用性研究很深入,很有见解。如果可以我想邀请作者加入魅族参与交互和用户体验方面的工作。如果不能加入魅族,我也乐意交个朋友」

那篇文章的评论区至今保留着:「KKK,魅族 J.W 想邀请你加入魅族」。

加入魅族后,不少人都调侃李楠在魅族吃胖了,还有前员工在知乎上回答公司的可乐都是李楠喝完的。魅族历次发布会上,台下观众能记住的,除了李楠宣布的新产品,就是他经常停顿下来的喘气。

作为知乎资深「水友」,李楠在「为什么魅族副总裁李楠在各个网站的头像都用年轻时的那张照片?」也自我调侃道:「懒,这不是我年轻的时候,是我三年前,来魅族没多久的时候。你还敢做机吗?」

这就是那张三年前曾经瘦过的李楠的照片 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当然,对待工作李楠毫不含糊,深谙市场和品牌推广的重要性,可以说是一个连呼吸都在营销的胖子。

2012 年底在蓝色的水立方举行的 MX2 发布会上,李楠上台演讲——发布和介绍魅族 Flyme 2.0 操作系统,「Flyme 设计的核心理念是侘寂之美」。

接下来的几年里,「侘寂」这个标签被印在了魅族这个品牌上,成为魅族品牌差异化的亮点。

李楠当时还搞了个概念——Connect to Meizu,准备通过开放 API 的方式将应用、网络服务整合到 Flyme 当中。

到了 2014 年,李楠意识到玩儿法变了,不只是乐视在鼓吹生态,老对手小米也在搞小米生态链。而且单卖手机很难撑起一家大公司的市值,魅族迟早要做手机之外的产品。Connect to Meizu 很快就换成了接入智能硬件的方向。

在 MX 4 发布会上,李楠介绍了已经接入 LifeKit 的三款设备:inWatch π 智能手表、Broadlink 智能插座、亿航 Ghost 四轴飞行器。

其实,因黄章赏识而被委以重任的李楠,在魅族所做的工作远比外界想象的要多得多。

他创立了魅蓝品牌,来对标曾经不屑一顾的老对手小米卖得火热的红米千元机,成功把「青年良品」的标签烙印在了魅蓝之上,产品的设计也是可圈可点。

李楠一度接手魅族的售后部门。

对了,阿里宝贵的 5.9 亿融资也是李楠牵头拿下的,给急需输血的魅族提供了关键的补给。到目前为止,这笔投资还有 9690 万元的股权未从阿里巴巴赎回。

很明显一点,前几年外界所看到的魅族的速度和布局,就是被来自于李楠的推动。

以魅族家族企业的反应速度和黄章不问世事的姿态,显然很难适应外部急剧变化的环境,前有小米、红米,后有乐视。

2014—2016:黄章回归的虚实

2014 年是魅族焦虑的一年。它的焦虑来源于内部,也来源于外部。

在魅族危急关头,杨颜、白永祥和李楠多次去黄章家,请他回到公司稳定局面。

于是,2014 年刚过完春节,魅族发生了一件大事——黄章重新担任 CEO。

坊间广为流传的「黄章复出首日公司内部演讲」,让人难免猜测黄章和白永祥之间的「宫斗剧」。因为「魅族三剑客」中只有资历最老的白永祥并没有出现在黄章身边。

内部演讲中,黄章在回答一位员工提问的时提到,自己已经正式兼任公司 CEO,并且肯定了原魅族 CEO 白永祥对公司的帮助。

随后,一贯在魅族论坛中直言不讳的黄章表示:「既然我出山肯定需要我亲自来主导,他可以协助我。」

黄章回归后,曾经的 CEO 白永祥职务接连变更了三次,从 CEO 到高级副总裁,再到魅族总裁。

「我也是魅族的创始者之一」—白永祥在随后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这样强调,对于那次黄章内部讲话的缺席,白永祥的解释是「刚好是春节后我回老家,回来的时候晚了两天」。

不过这段时期的白永祥在公司的地位并未动摇,比较关键的一点在于他和李楠 2015 年加入了董事会。

这对于一家黄秀章(黄章本名)出资比例占到 51.96% 的「家族企业」来说,加入董事会更能显示出对白永祥在魅族地位的肯定。不过杨颜至今并未加入董事会。

数据来源:天眼查

实际上,白永祥的地位没有太大变化,仍旧是主事人,2016 年的产品规划也是他来做的。但在外界看来,这三年魅族乱了阵脚,它变得没有了自己。

终于在 2016 年,原本只是眼红小米热度和流量的魅族,突然开始迷恋起 OPPO、vivo,最终步子走了形,夸张到每个月至少开一场发布会,一年至少 10 场发布会的地步。

对当时的魅族来说,开发布会、连续发新品可能是保持这个品牌热度不减、销量稳定最省钱的方式了。

2017:魅族终变天

魅族不是第一次遇到危机了,但这次但危机似乎有些不同寻常。

按照去年十月天音控股收购魅族股份披露的消息,此前一年半里,魅族的亏损超过 13 亿元,PRO 7 的销量不佳更是雪上加霜,压货超过了六位数。此前引入的职业经理人、魅族高级副总裁杨柘也不再负责魅族事业部的销售。

不只是销售,负责魅族产品的白永祥职权也在最近一次的魅族组织架构调整中被削减,侧重协助管理各事业部和业务共享平台。

曾经的魅族二把手白永祥在级别上甚至要和 CFO 戚为民平起平坐了。

李楠被发配去负责他一手创办的魅蓝。与此同时,魅蓝的独立性在逐渐增强。

李楠在微博证实,魅族近期关闭的近 500 家专卖店后续会改为魅蓝专卖店。包括魅蓝已经申请的自己的 logo,这些动作都释放了与魅族从品牌形象到销售独立性增强的信号。

这次架构调整,李楠的职权范围只剩下了魅蓝。只不过,可供他折腾的范围越来越小了。

从 12 月 23 日魅蓝三周年的直播中看来,李楠连魅蓝的设计权都要被收回了。

「明年的魅蓝新品黄章会亲自设计」,李楠在直播中很淡定的告诉大家。他的淡定中可能有着更多的无奈。

魅族终归还是黄章的魅族,他终究决定亲自拯救这艘燃烧的船。

编辑:Hao Ying

硅星人(ID:guixingren123) 扫码关注硅星人公众号,为你讲述关于硅谷的一切

凤凰科技责编内容来自:凤凰科技 (源链) | 更多关于

阅读提示:酷辣虫无法对本内容的真实性提供任何保证,请自行验证并承担相关的风险与后果!
本站遵循[CC BY-NC-SA 4.0]。如您有版权、意见投诉等问题,请通过eMail联系我们处理。
酷辣虫 » 手机数码 » 魅族「三剑客」

喜欢 (0)or分享给?

专业 x 专注 x 聚合 x 分享 CC BY-NC-SA 4.0

使用声明 | 英豪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