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鉴黄师”工作很糟糕:心理伤害重 工资还很低

导语: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今日发表文章称, Facebook 、YouTube等硅谷巨头雇佣了大批外包人员,在大量帖子和视频中搜寻带有色情、种族主义和暴力倾向的内容。这些人就是内容审查员。事实证明,他们从事的是最糟糕的高科技工作——工作压力大、心理伤害重、工资还很低。

以下为文章主要内容:

这是萨拉·卡茨(Sarah Katz)第二天上班,工作是Facebook的内容审查员,每天要看多达8000个帖子,几乎没有上岗前培训,只签过一份弃权协议。她在Facebook的加州门罗总部上班,在公司的咖啡厅免费用餐,但却并非正式员工。事实上,她受雇于一家员工服务公司,该公司向社交网络企业提供了数千名外部员工。

萨拉·卡茨

Facebook员工管理外包商、召开会议、制定政策。外部员工做的是“肮脏、繁忙的工作”,卡茨女士说,她每小时挣24美元。她在2016年10月离开原来的公司,目前在商业软件公司ServiceNow担任信息安全分析师。

决定什么内容应该上线、什么不应上线,是技术界增长最快的工作之一,也许是最累人的工作之一。每天上传到YouTube的视频数量是全球65年的视频量的总和,Facebook每天接收超过一百万个关于可能有害内容的用户报告。

人类仍然是第一道防线。密歇根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家埃里克·吉尔伯特(Eric Gilbert)说,Facebook、YouTube和其他公司正在竞相开发算法和人工智能工具,但要取代人类,大部分技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截止到今年十二月底,Facebook的内容审查人员将从4500名增至7500名,到2018年底,该公司计划将处理安全和安保问题的雇员和承包商的数量翻一番,达到20000人。

“我对此事非常严肃,”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上个月说。在去年的总统竞选中,因未能发现俄罗斯特工试图利用其平台来影响竞选结果,Facebook饱受外界谴责,正在提高防御能力。俄罗斯否认对选举有任何干涉行为。

YouTube的首席执行官苏珊·沃西基(Susan Wojcicki)本月表示,其母公司 谷歌 将把内容审查团队的人数扩充到10000人以上,此前有观众反映该视频网站中包括一些貌似危及儿童的内容。

没有人知道内容审查人员的确切数量,但这个数字很可能“成千上万,”洛杉矶加利福尼亚大学信息研究教授萨拉·罗伯茨(Sarah Roberts)说,他是研究内容审查的专家。

外包企业,如Accenture PLC、PRO Unlimited Inc.和SquadRun Inc.,负责提供和管理员工,后者分散在客户企业的公司总部,或在家工作,或在印度和菲律宾的小隔间和呼叫中心上班。

这种安排有助于科技巨头保持全职员工和内部人员的精简和灵活性,以适应新理念或新需求的变化。外包公司也要善于在短时间内提供大量外包员工。

多年前,Facebook就决定依靠合同工来执行公司政策。与Facebook工程师所做的工作相比,高管们认为这项工作的技术水平相对较低,工程师通常持有计算机科学学位,并获得六位数的薪水,外加股票期权和福利。

Facebook等科技巨头被批评在有害内容方面审查不严

Facebook的几名前内容管理员说,他们通常只有几秒钟的时间来决定一篇帖子是否违反了公司的服务条款。一为Facebook公司的女发言人说,审稿人没有具体的时间限制。

最近在那里上班的人说,湾区的内容审查员的工资从每小时13美元到28美元不等。每一家公司的福利也各不相同。受访的20几名从事过这类工作的人认为,这项工作的离职率很高,大多数内容审查员工作几个月到一年左右就会辞职或转岗。

Facebook通过PRO Unlimited招聘内容审查员。根据《华尔街日报》的一份内部文件,依照员工协助计划,他们每年有三次面对面的招聘会议。

内容审查员的待遇“是我们和我们的团队成员以及我们的外包供应商讨论的内容,明确说明这不仅仅是一种契约关系,对我们来说,这非常重要,”Facebook用户研究经理马克·汉德尔(Mark Handel)说,他负责监督内容审查。“够了吗?”我不知道。但这只会变得越来越重要,越来越重要。”

员工有时会在第一天或第二天辞职。有的人出去吃午饭,再也不回来了。其他人仍然对这项工作感到不安,即使在离职很久之后,还是觉得在情感上得不偿失。

一位从事色情内容审查的前谷歌人员说,每天看色情图像内容,他都变得麻木了。而与他一起工作的另一位内容审查员因虐童内容所受到的打击最为严重。他说:“最糟糕的是明知道这些事情发生在真实的人身上。”

Facebook的一位女发言人说,公司为所有审查内容的员工提供咨询、弹性训练和其他形式的心理支持。

YouTube的一位女发言人说:“我们努力与有良好记录的供应商合作,我们为那些在工作过程中可能会遇到令人沮丧的内容的人提供健康资源。”

在华盛顿州一家法院提起的民事诉讼中,几位员工说他们患有失眠、焦虑和创伤后应激障碍。一位名叫亨利·索托的 微软 员工称,他发现很难靠近电脑或自己的儿子。但微软否认未能提供安全的工作场所。本案已定于今年10月进行审判。

虽然Facebook和其他科技公司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花更多钱来管理他们的网站,但很少有人愿意把外部员工变成正式雇员。一些内容审查员说,管理人员已经告诉他们,将从他们的工作中采集数据,更新算法,以期最终以人工智能取代人类。

28岁的安德鲁·吉斯(Andrew Giese)曾经辞去了在Trader Joe’s Co.的全职工作,到 苹果 公司担任内容审核员。他工作了一年时间,主要是作为合同工,筛选用户在iTunes上发布的评论。

他说,合同期满后,苹果经理告诉他说,休假三个月后再回来。但是,等他回来的时候,却没有合适的职位,于是,吉斯又回到Trader Joe’s Co.。

苹果公司的一名发言人说,大部分内容版主都是全职员工,同时,外包商清楚地知道他们的任务是临时性的。

外包公司还在接触吉斯,劝说他到科技巨头企业担任内容审查员。如果那是一份全职工作,他可能会答应。他说,“我再也不会辞掉全职工作了。”(杨戈)。

新浪科技责编内容来自:新浪科技 (源链) | 更多关于

阅读提示:酷辣虫无法对本内容的真实性提供任何保证,请自行验证并承担相关的风险与后果!
本站遵循[CC BY-NC-SA 4.0]。如您有版权、意见投诉等问题,请通过eMail联系我们处理。
酷辣虫 » 科技动态 » 美国“鉴黄师”工作很糟糕:心理伤害重 工资还很低

喜欢 (0)or分享给?

专业 x 专注 x 聚合 x 分享 CC BY-NC-SA 4.0

使用声明 | 英豪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