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昱霖敲诈吴秀波4000万,为何只判三年,还能适用缓刑?

The following article is from 星娱乐法 Author 杨毅楊毅

本文来源星娱乐法

2019 年,” 谈恋爱吗?要坐牢的那种 ” 一梗爆红,敲诈勒索事件的当事人 ” 波叔 ” 吴秀波也因本案 ” 人设翻车 “,首当其冲地受到了几乎一边倒的 ” 恶评 ” 乃至被 ” 封杀 “。

当年已录制完毕的综艺《王牌对王牌》,不得不采取技术措施 ” 隐藏 ” 吴秀波以保证节目能够正常播出。

2021 年初,闹得沸沸扬扬的敲诈勒索案终于尘埃落定。

暂且不评论事件背后的道德问题,吴秀波作为被害人,其个人的合法权益得到了法律保护;陈昱霖作为被告人,其犯罪行为亦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事到如今,一个遭受了牢狱之灾,一个将要放弃自己的职业,不得不说:

恋爱有风险,分手需谨慎

两败俱伤的惨淡境地,两人也都悔不当初吧。

放眼国内外的各路明星们,遭遇过敲诈勒索的并非个例。大鹏、王凯、小甜甜布兰妮、帕里斯 · 希尔顿等。

有意者用或真实或虚构的事件或隐私,以强行索取高额财物为手段满足其非法目的,对受害明星们实施威胁(以影响名誉为主)。

今天,我们以陈昱霖案为基础,了解分析这个罪名——敲诈勒索罪。

” 牢狱之恋 ” 的来龙去脉

2011 年,陈昱霖与吴秀波相识,后相恋,长期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2018 年初,因吴秀波打算分手,陈昱霖便以需要购房为由,向吴秀波先后索要了人民币 300 万元、800 万元。吴秀波则提出付款前提是陈昱霖 ” 封口 ” 并亲笔书写 ” 隐私保密 ” 承诺书。

二人履约。

2018 年 9 月,陈昱霖在网上公开了二人的真实关系。

10 月,陈昱霖以曝光隐私为由,向吴秀波索要钱款人民币 4000 万元。陈昱霖与吴秀波协议约定在 4 年内分期完成支付,吴秀波便向陈昱霖转账人民币 300 万。

但陈昱霖却要求将分期支付 3700 万元变更为一次性支付,并以进一步公开二人关系、其他人的负面信息等进行威胁。后吴秀波报案,陈昱霖锒铛入狱。

那么,陈昱霖的行为是如何构成敲诈勒索罪的呢?

关于定罪

根据 ” 犯罪构成四要件 ” 理论,敲诈勒索罪有以下四个构成要件:

1. 客体要件。

本罪侵犯的是复杂客体,即除了公私财物等财产权利外,还侵害到他人的人身权利。

显然,吴秀波因为本案名誉遭受重创,财产也存在进一步损失的可能性。

2. 客观要件。

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采用威胁、要挟、恫吓等手段,迫使被害人交出财物的行为。

陈昱霖公开了其与吴秀波的不正当关系(虽不道德,但属隐私),并以此为要挟向吴秀波索要上千万的财产。

3. 主体要件。

本罪的主体为一般主体。

即陈昱霖在案发时已满 18 周岁,是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

4. 主观要件。

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直接故意。

简而言之,陈昱霖敲诈吴秀波就是为钱。

法院判决亦是遵循了以上犯罪构成要件:

被告人陈梦琳(陈昱霖本名)同吴某某在案发前的关系为法律所否定,且为道德所谴责,陈梦琳在双方关系破裂后,欲利用之前留存的对方隐私信息,威胁吴某某给付巨额款项,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之目的,客观上以披露个人隐私相威胁,迫使吴某某非自愿性地一次性给付巨额款项,属于采用胁迫手段,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且数额特别巨大。公诉机关指控陈梦琳犯敲诈勒索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关于量刑

根据《刑法》规定,” 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敲诈勒索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是为法定刑。

根据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实施细则的规定,敲诈勒索数额较大、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相对应的金额分别是 3000 元、60000 元,40 万元。

单纯评价陈昱霖的犯罪行为,其敲诈勒索的金额是 3700 万,远超 40 万元这一 ” 数额特别巨大 ” 的标准,相应地,陈昱霖应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最终 ” 判处陈梦琳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

量刑相差悬殊,又是因为什么原因呢?

因本案采取的形式为不公开审理,我们无法了解到全部细节,从部分已公开的信息看,人民法院对陈昱霖量刑较低,有以下几点可能:

1. 陈昱霖虽欲敲诈 3700 万元,但其实际没有得到这笔钱,属犯罪未遂。

那么大家可能会问了,吴秀波基于协议在之前已经支付的 300 万元不属于敲诈的非法所得吗?

其实,单就所谓的 ” 分手协议 ” 和 ” 分手费 ” 而言,法律层面并不对此进行评价。

只要双方自愿,意思表示一致,双方按照约定的内容各自履行就好了。

陈吴二人的协议类似 ” 情谊行为 “(实然各有自己的小算盘),即双方不想发生任何法律效果,将双方限制在社会关系的层面,亦或称之为 ” 私了 “。

既然吴秀波自愿支付 300 万元,陈昱霖欣然接受,那么该笔 300 万元则被排除在法律范畴之外,更不涉及刑法规范了。

对于剩余的 3700 万元,陈昱霖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其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网传吴秀波设局 ” 请君入瓮 “),是犯罪未遂,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2. 吴秀波虽是被害人,但其对于本案的发生也存在不小的过错。

根据量刑相关规定,” 被害人对敲诈勒索的发生存在过错的,除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的以外,可以根据被害人的过错程度和案件其他情况,减少基准刑的 20% 以下。”

这就在一定程度上涉及到了案件背后的道德问题。

本案被告人和被害人之间存在特殊关系,对于客观和主观的判断与其他敲诈勒索案件存在差异,不能一概而论。

考虑被害人的过错,也符合人们的认知和情感。

3. 陈昱霖签署了《认罪认罚具结书》,并获得了被害人吴秀波的谅解。

根据量刑相关规定,” 行为人认罪、悔罪,……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为犯罪情节轻微:……被害人谅解的;…… “

在被羁押期间,陈昱霖应是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对于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同意检察机关的量刑意见并签署具结书,依法可获得从宽处理。

同时,谅解书的作用在于修复被破坏的社会关系,取得谅解书,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陈昱霖的量刑。

当然,量刑幅度属于法官自由裁量权的范畴,法官还会对犯罪情节、犯罪手段、主观恶意、社会危害性等因素进行综合考虑。

但,无论如何,法律不保护 ” 太傻太天真 ” 的人,内心那条法律的弦还是应该时刻绷紧的。

” 发家致富 ” 新妙招?坚决对抗!

2009 年,海归王某因与某导演相熟,在该导演的电脑上复制了大量明星通讯录。后王某母亲生病住院,王某遂生贪念。

王某谎称有对方裸照和性爱视频并以此相威胁,以短信方式向二十余名各界女明星分别敲诈勒索人民币三十万元。除仅有一人转账 3000 元外,其余均选择了报警。

王某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无独有偶,2018 年,李某打算用一段虚假的不雅视频,敲诈演员王某,以王某的名誉相要挟,想在王某剧集即将播出之际趁火打劫。

被告人李某 ” 无视国家法律,以非法占有他人钱财为目的,在明知涉案视频中的男子并非演员王某的情况下,利用该视频向王某的经纪人陈某敲诈勒索,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予惩处。李某已经着手实行敲诈勒索犯罪,由于被害人报案等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能得逞,系犯罪未遂。”

[ (2020)京 02 刑终 274 号 ]

不法分子看中了明星艺人们重视自己形象、珍视事业前途的心态,企图用虚虚实实的东西使明星们产生恐惧心理,进而陷入不法分子的圈套,血盆大口之后更是永不满足的无底洞。

通过对以上案例的分析,以下几点建议,也许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降低遭遇敲诈勒索的风险:

1. 勿出尔反尔、勿贪得无厌。

这一建议主要来源于陈昱霖。

人情社会,圈子都不大。

说过的话要一言九鼎,更何况已经白纸黑字签了名。

稍好些,自己的人品臭掉,尚有自由身,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过小日子也未尝不可。

略不注意,就让自己身陷囹圄,与无尽的铁窗为伴,则大可不必。

2. 走得正行得端,身正不怕影子斜。

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遭遇敲诈勒索时,被害人自己最清楚要挟之事真实与否。

如不真实,被害人应有十足的底气与之对峙,并能积极采取合法措施遏制违法行为,打击不法分子。

3. 及时报警。

即便不法分子的要挟之事为真,既然其行为已构成犯罪,那么我们也绝不姑息!

陈昱霖案件的判决中,法院没收了存储有涉及双方私密信息的设备。后续可能会采取销毁的措施,让这些定时炸弹永不见天日。

从这个角度看,报警需趁早,为的是防止隐秘信息已被复制或已在网络上大肆传播,否则,即便赢了官司,关了罪犯,自己的损失也难以挽回,前期自己的经营全部付之东流。

或者,也可采取一 ” 缓兵之计 “:

” 被告人邓某多次以在微博发布董某违建信息为威胁,向董某索要人民币 8.3 万元。董某一方同意,并向邓立平提供的银行账号先行汇款 2 万元,后被害人一方报警,汇款未进入邓某提供账户即被冻结,同日邓某被民警抓获,后该 2 万元自动返回至汇款账户。”

[ (2018)京 0113 刑初 815 号 ]

希望大家所遇为良人,所行皆正途。

娱乐资本论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上一篇

科学家发现6.3亿年前的蘑菇祖先

下一篇

豆瓣8.6,极致暖心治愈神作,6集根本不够看

你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