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互式梦境」首次被验证:睡着后,还能回答数学问题

“8 减 6 等于几?”

对面那个看起来已经睡着的人,眼球快速运动了两次,表明答案是 “2”。

为了排除巧合,提问者又重复了问题,依然得到正确答案。

正在做梦的人,不但可以和外界交流,还能算数学题?

没错,尽管科学家现在还没法成为为周公,为人「解梦」,但他们已经开始尝试和睡着的人对话。

2 月 19 日,发表在《Current Biology》上的一项新研究中,来自美国、法国、德国和荷兰的四个独立研究团队,分别实现了与 ” 清醒做梦者 ” 进行 ” 对话 ” 交互。

研究结果表明,人在睡觉时可以接收和处理复杂的外部信息,并且,还有较高的准确度。

睡着后都交流了啥?

其实,人在看似 ” 清醒 ” 的情况下说梦话,甚至是和身边的的人交流,并不是罕见的事。

现实中不少人都经历过。

这个研究的主要目标,是通过数据表明,人在清醒梦时,会有意识的和外界进行有效交流。

何谓清醒梦?顾名思义,即一个人意识到自己在做梦。

一位 19 岁的美国参与者,在一场 90 分钟的白天小睡中,于快速眼动睡眠的开始阶段,接收到了声音提示。

然后研究人员提出了一道数学口语题:8 减 6,在 3 秒内,他做了两次左右眼运动来表示正确答案 2。问题被重复一遍后,他又给出了正确答案。

另一位 35 岁的德国参与者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清醒梦人士。在夜间 REM 睡眠中观察到清醒梦信号后,研究人员给出了数学问题 “4 减 0″。

参与者通过左右眼动得出正确答案 “4”。不过,在他对梦的回顾描述中,他坚持说他感知到了 “4 加 0” 这个问题。

回答过问题之后,梦者被叫醒,并被要求描述他们的梦境。

有些人认为,这些问题是他们的梦的一部分。

一个做梦者报告说,数学问题从汽车收音机中传出的。另一位是在一次聚会上,他听到研究者打断他的梦境,就像电影中的旁白一样,问他是否会说西班牙语。

结果显示,在与清醒梦者进行交流的 158 次中,他们的正确回应率为 18%(约 60%没有回应);对 3.2% 的问题给出了错误的答案。

这些数字表明,即使困难重重,沟通也是可能的。

实验过程

研究人员分别在四个国家招募了 36 名参与者,在他们确定已经睡着,进入快速动眼期(rapid eye movement,REM)时,有针对性的向他们提问或者给予刺激。

这些问题包含简单的数学问题、数数、简单的 ” 是 / 否 ” 问题,以及光或声音的刺激。

但是,如果参与者是在装睡怎么办?

参与者在进行实验室时,会在头部佩戴检测脑电波的电,而研究人员只有在仪器上确认观察到对象进入快速眼动期,并且脑电波图像出现符合做梦时的波动后,才会开始提问。

有趣的是,研究人员还尝试了在睡眠中既没有清醒梦信号,参与者事后也不记得做梦情况下进行实验(美国 32 个试验;德国 347 个试验)。

也就是说,这一组对照是在人们进入相对深度睡眠后进行的。

在 372 个案例中,对于研究人员给予的问题或刺激,有 1 例正确回应、1 例错误回应、11 个模糊反应和 366 个无反应结果。

事实上,在非清醒梦 REM 睡眠中的这些交流尝试,能对外界刺激做出反应的,极其罕见。

这进一步证明了论文的立场,即做梦时和外界的交流不是虚假的,也不是巧合。” 清醒梦 ” 中,人类确实具备交流能力。

「说梦话」有什么用?

验证了一项人们早已发现并且有体会的事情,意义是什么?

长期以来,标准观点认为,睡眠中的人对周围的世界一无所知,但睡眠中双向交流概念的论证,为科学探索梦境状态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论文的第一作者 Karen Konkoly(美国西北大学)表示,未来关于做梦的研究可以使用相同方法来评估做梦和清醒时的认知能力,相关数据还可以帮助验证觉醒后梦境报告的准确性。

在实验室之外,这些方法可以用各种方式帮助人们,比如解决睡眠中的问题,或者为长期噩梦患者提供新的疗法。梦也可以提供一个独特的机会来减轻情绪的影响创伤,治愈心理疾病。

日本著名动画导演今敏的作品《红辣椒》,主要就讲述了潜入別人的梦,进行心理治疗的故事。

总之,这项研究证明了与睡梦中的人进行交互是一种可复制的现象,如果今后能扩大和完善互动的手段,就有望催生除了医疗之外的其它许多应用。

未来,交互式做梦的程序可以根据个人的目标来练习音乐或运动技能。

先前的很多研究表明,梦见自己正在努力学习或解决某个问题,映射到现实中,有一定程度的帮助作用。

互动式做梦还可以用来解决问题和促进创造力,之前就有科学家或艺术家从睡眠交流中获得灵感的例子。

比如,19 世纪时德国化学家 AugustKekul é 声称自己梦见一条蛇咬着自己的尾巴,促使他发现了苯分子的环状结构。

尽管想实现盗梦空间里的效果一时半会儿不太可能,但如果未来 ” 交互式做梦 ” 真的成为现实,你希望利用这种技术实现哪些有趣的愿望呢?

论文地址

https://linkinghub.elsevier.com/retrieve/pii/S0960982221000592

量子位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上一篇

这张“毅力号火星照片”,AI P过

下一篇

中国科学家构建水稻全基因组功能单倍型数据集

你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