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志飞起诉豆瓣被驳回,没有一部“烂片”是无辜的

历经近3年,毕志飞状告豆瓣一案终于尘埃落定。

2月14日,天眼查披露了北京实传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毕志飞)与北京豆网科技有限公司网络(豆瓣)侵权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判决结果显示,豆瓣胜诉。2月18日,话题“毕志飞起诉豆瓣被全部驳回”随即登上微博热搜。

“法界定烂片”“豆瓣不锁分的话会更低”“别拍电影了,好好做个影评人吧”……网友在话题下向毕志飞喊话。

这并非是第一次影视剧主创对豆瓣评分提出质疑,但毕志飞却是以一纸诉状起诉豆瓣的第一人。

自带“话题体质”的毕志飞对待判决结果态度诚恳、心态良好。他在微博发声,判决结果已于2020年11月得知,他接受各种各样的批评。

同时他也特别强调,此前要求豆瓣方回应的“影片评分从有从2.0变为2.7的过程,随后很快显示为暂无评分”,在法庭得到回应为“豆瓣接到投诉做出的人工隐藏处理”,说明自己并不是“无理取闹”。

毕志飞微博的部分回应

起诉豆瓣,是碰瓷还是较真?

一切起源于毕志飞的处女作电影《纯洁⼼灵·逐梦演艺圈》(以下简称《逐梦演艺圈》)。

2017年9月22日,《逐梦演艺圈》在国内上映。在豆瓣,电影评分持续走低,让它以2.0(现为2.2)创下低分纪录 ,一时成为了豆瓣“史上最烂电影”。

这部被毕志飞认为“十年磨一剑”的电影处女作,从海报、主题曲、人物角色到电影本身,皆被全网群嘲。2500万的投入和233万的票房,呕心沥血的制作和铺天盖地的恶评,这些巨大落差让毕志飞错愕,也让他将矛头直指豆瓣。

首映当天下午,毕志飞通过电影官方微博@电影纯洁心灵,首次与豆瓣正面交涉,控诉其侵犯了自己的名誉权。他在微博写下“一个青年导演花十二年心血认认真真给中国拍电影,被豆瓣一天毁了”,并以三个惊叹号结尾表达自己的愤怒。

除了耗时耗力的投入,毕志飞对电影的信心还来自于上映前一次专家研讨会上的专家学者。

这次研讨会的主办方之一是北京大学影视与戏剧研究中心,它也是《逐梦演艺圈》的联合摄制方。当时,来自名校和权威机构的20多位专家教授都给予这部电影高度评价。金鸡百花电影节评委、中国电影家协会党组副书记许柏林说,“我认为每一个镜头都很给力,每一句台词啊,都很到位。”

毕志飞曾解释说,“观众要是仔细想一想,那些专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媒体也在,他敢这么干,要么就是傻,要么就是疯了。”

电影在上映4天后撤档,但毕志飞却一直活跃在社交媒体,继续高调地为自己的电影卖力宣传,而且开始“主动出击”。

2018年1月22日,毕志飞以电影出品方的身份正式起诉豆瓣公司,并索赔1元及要求判令豆瓣公开说明情况。

“我经历了电影业极其荒诞和令人细思极恐的事情。”

受到打击后的毕志飞始终耿耿于怀。5月30日,他又在微博发表了《致国家电影局的一封信》,请求希望能彻查“极端不公正评分事件”,并严肃处理“‘豆瓣系’等势力‘操控中国影评产业、网络社会舆论’”。

这封《致国家电影局的一封信》随后经网友投诉被微博删除。但这一次,豆瓣没有沉默。6月1日,豆瓣网发起反击,起诉毕志飞及其公司北京实传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侵犯名誉权。双方由此展开了一场耗时近3年的拉锯战。

如今,败诉的毕志飞没有当初那么强硬和执著了。 

在去年11月收到败诉结果的毕志飞,依然保持着对上映电影的关注,转发新一届金扫帚奖提名名单,也没有错过郑爽张恒和华晨宇张碧晨两个娱乐圈“惊天大瓜”的讨论。

他在微博大方回应了“起诉豆瓣被驳回”一事。现在的他认为豆瓣评分是国内最具有参考价值的评分网站,可能也会在不久到豆瓣写影评,与大家交流。

近期,毕志飞还上线了自己的新动画短片《魔亲》。在判决书被公开披露前夕,他在谈及《魔亲》时,坦然接受网友对豆瓣2.6分短片“巨大进步”的评价。也正面表达了自己“越来越喜欢豆瓣”,认为豆瓣上有一批“真正热爱影视,喜欢和敢于表达自己真实想法的观众”。

发布回应的一小时后,他还参加了毒舌电影“连麦聊电影”活动,分享了自己观看春节档七部电影的感受。

“豆瓣一星”的多种可能

“从我的观感来看,我认为他不一定是出于自我炒作,而是非常虔诚地相信自己拍了个好作品,如果被锁的分数是五星,我不相信他还会一直上诉。”一位豆瓣用户谈及他对毕志飞起诉豆瓣的看法。

他还形容,这种感觉就好比一个人开了一家餐饮店,他发现有人给店里打了差评,暗自忖度,这会是一个普通的顾客吗?不可能,他一定是其他店派来抹黑我的。

有没有在豆瓣刻意“抹黑的人”?答案是肯定的。

2019年开年最火影片《流浪地球》就曾因为“一星运动”事件而轰动全网。

在电影上映期间,不少豆瓣用户以及影评大V纷纷反映,自己曾被私信询问是否愿意有偿修改《流浪地球》评分,为了“策反”这些支持者,私信者甚至开出了高达万元的价格。

图片来源网络

这样的行为非但没有成功收买这些支持者,反而点燃了“愤怒的火药桶”。水军发起的“一星运动”引发了另一场“一星运动”,大量流浪地球的粉丝组成“复仇者联盟”,在应用商店上展开差评攻势,豆瓣App评分一度跌破2分。

其中,豆瓣大V“掉线”作为《流浪地球》事件的焦点人物之一,曾因为其将四星改一星的行为被群起而攻之。

“掉线”告诉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自己的改分与私信无关。

看片会结束后,他和往常一样写下自己真实的感受,有对电影可圈可点之处的赞赏,也有对国产科幻电影突破自身的惊喜。但他发现自己的高赞热门评价,“被其他人拿来作为攻击性的武器,背离了我的初衷。”“掉线”说。

“一星运动”的出现意味着,打分除了代表着用户对作品本身的客观态度,也成为他们表达的立场的一种方式。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通过“一星”对抗粉丝控评的流量乱象,和流量有关的电影,常常难逃被盲打一星的情况。这背后,是网友对资本讨好流量的积怨已久和负隅顽抗。

2020年极具争议的明星肖战,曾是“一星运动”的风暴中心。去年2月,从肖战粉丝的恶意举报AO3起,事件开始发酵后引起各个圈层的共同抵制。由肖战参演的影视剧,在豆瓣都经历过“一星过境”,成为各路抵制者的靶心。参与者希望通过打分让“资本”看到消费者的“态度”。

在沉寂许久后,2020年11月,由王大陆、李沁主演,肖战担任男二号的古装剧《狼殿下》突然宣布开播,且在当晚上线全集直通结局,相关词条迅速登上微博热搜。

与此同时,豆瓣评论区随即被肖战抵制者以一星“屠版”,和粉丝清一色的五星好评“交相辉映”,很少有人真正讨论剧集本身的优劣,矛盾焦点肖战的“风头”完全盖过男女主角。

《狼殿下》豆瓣评分两极化

有意思的是,这种宣泄情绪或表达立场的思维方式,也曾带来对豆瓣评分的反向操作。

2018年《爱情公寓》电影上映后,很多用户重新给《逐梦演艺圈》打上了五星:“我只是为了把分拉高,高过爱情公墓。”《上海堡垒》上映后,也出现了类似情况:“看完《上海堡垒》,觉得之前对毕导太苛刻了。”

豆瓣评分到底代表了什么?

作为一个注册用户达2.2亿的平台,豆瓣有着活跃的内部圈层以及较强的向外爆破力。

“掉线”从2010年开始在豆瓣写影评,也因此认识了很多电影行业内的朋友,甚至由此获得了一些工作机会。在《流浪地球》事件之前,他没有意识到自己作为一个“普通用户”会引发一场“蝴蝶效应”,自己的发言先是在豆瓣站内引起热议,而后又经历了全网第二次发酵。“如果是在微博,一个粉丝刚过万的用户根本微不足道”。

在“掉线”和其他一些电影爱好者看来,豆瓣评分不是电影公正质量的体现,也不是观众客观看法的体现,而是自由言论的体现。再客观的影评人,也无法避免被主观因素影响看法。情绪化的评分并不可耻,但日后会对自己的“任性之举”更加谨慎。

而面对豆瓣分数“不再纯粹”的问题,“掉线”自己并未觉得豆瓣社区的氛围受到很大影响。

“本身以流量为卖点的影视剧,路人不关心,影评人更不会看,最后留下的只有粉丝;而对于热度高、现象级的作品,流量并不是作品的决定因素,对于一个部十几亿的电影,粉丝的躁动只是小打小闹。”

影评人小陈(化名)有类似的感受。“电影爱好者愿意特地打开一款软件给电影评分,有的时候甚至不惜通宵写下几千几万字的长评,这意味着他对这部电影一定是有个人想要表达的东西,通常不会被场外因素左右。”

场外因素对评分影响的最大争议在于,在“被重视”和“被权威”的豆瓣平台,评分容易高估或者低估了一部电影,不但扭曲了群众的客观评价,还牵扯到影片背后的商业利益

DT财经曾通过大数据分析豆瓣评分和电影总票房的关系,得出的结论是豆瓣评分高低对最终票房的关系,真的没有人气等其他因素作用那么大。

尽管如此,豆瓣评分依然是业内人士非常看重的指标,也有一定的商业影响力。

“雇佣水军刷分的确可以‘忽悠’一拨人进电影院,先营造一个电影不错的假象。现在还有一个方法是,片方为了绕开评价系统提前预售,先卖个几个亿票房。等到电影分数一开,票也卖完了。”但小陈认为,无论前期营销动用了哪些手段,都不能成为一部电影叫好叫座的决定性因素。

2021的春节档就是很好的例证。尽管万众期待的《唐人街探案3》在预售时凭借IP一骑绝尘,但映后口碑急转直下。相比之下,贾玲的真诚之作反而成为春节档黑马,目前《你好,李焕英》在春节档的电影中获得最高豆瓣8.1。

图片来源:豆瓣

据猫眼专业版2月19日数据显示,《你好,李焕英》票房已经突破34亿,直追《唐探3》的38亿票房,排片率也位居当日第一。

正因为豆瓣评分和片方的商业利益的密切关系,为了保证独立平台的中立性和公正性,豆瓣建立了系统的反水军机制,也在出现新的风波后,不断进化反作弊措施。

豆瓣方面一直强调,豆瓣从来没有,以后也不会有任何形式在电影评分上的商业合作。

豆瓣相关负责人表示,豆瓣评分设计初衷是为了发现更有趣有用内容。制作宣传方任何用力过猛的包装、水军刷分或者反调所激起的社会矛盾,最终都会陷入一场不能自制的悲剧中,豆瓣也不希望成为“战场”。

“豆瓣从来都不是一个裁判,也不是一个裁判平台。”就像创始人阿北早期在《豆瓣电影评分八问》中说的那样,“我确实不知道除了拍好电影,能做什么。”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 | 语境,编辑 | 园长。

刺猬公社公众号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上一篇

荣耀折叠屏新机或名为Magic X,对标华为顶级旗舰Mate X

下一篇

网商银行、微众银行有望加入数字人民币试点银行行列

你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