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幸福如此短暂?

以下文章来源于神经现实 ,作者 William Hippel

我常常想,如果中了彩票,突然之间钱多到花不完,会是什么体验。但我不会中,因为我不买彩票。当然,那些买了的人,大部分也不会中。

没能一夜暴富,其实也没那么糟。说出来你大概不信,人们中了彩票之后并不会更快乐,有些人的幸福感还会大幅降低。我不是说他们中奖后的第二天(那天会相当美好),而是指一两年之后,大部分中奖者适应了新生活,幸福感也就回到了兑奖之前的水平。他们也许开着更好的车,但总想着实际上自己还是一样被堵在路上。

很悲伤但这就是事实,当梦想成真后,只有极少数人会感到更加幸福。新的成功也带来新的挑战。有句德国谚语说得好:”欢喜之甚,在期望时。” 这比迪士尼电影中的 ” 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 要准确得多。

演化为什么和我们玩这种小把戏?为什么让我们梦想着只要实现目标就可以一生幸福,等到我们真的达成目标,却又无法使我们长久快乐?

答案是,只要我们成功繁衍,演化并不在乎我们是否幸福。幸福感是演化用来激励我们的工具,促使我们完成对基因最有利的事。如果我们有能力体验长久不衰的幸福感,演化也就失去了激励我们的最得力工具之一。

– Dung Ho –

激励的代价

举个例子,假设我们有两位祖先,达哥和果哥,在更新世 * 期间,他们各自单打独斗猎杀了一头乳齿象。不出所料,两人都无比快乐,在各自的部落中广受赞誉。

* 译者注

更新世(Pleistocene),也称洪积世,时间约为 2588000 年前到 11700 年前,是地质时代中新生代第四纪的早期。这一时期绝大多数动、植物属种与现代相似。显著特征为气候变冷、有冰期与间冰期的明显交替。(资料来源:Wikipedia)

然而,达哥一直保持着无比快乐的状态,而果哥一周内就回到了基线水平。达哥不再打猎,满足于在洞穴内放松,回味着自己那次狩猎成功的英勇。果哥则感到需要继续努力,想再打一头乳齿象,于是起身,再次踏入冰川。多次狩猎成功,他会赢得一位佳人,在部落中备受尊敬。也许夜晚降临时,族人会允准他睡得离火堆近一点。

同时,我们的 ” 快乐达哥 ” 缺乏产出,几乎不再对部落有贡献。再也没有人想听他打乳齿象的故事,人们开始问出那个老问题:” 最近你可有为我付出什么?”

他不会怎么在意。毕竟,按照设定,他会永远快乐下去。但在社交和繁衍方面,他仍然会承担后果。于是,下一代中,继承达哥这种性格的新生儿便会减少。

我们研究了幸福感的激励效应如何随时间演变,发现时至今日,类似的模式依然存在。很快乐的人中,极少有取得很高成就的,因为他们不需要那么做也能快乐。正如传媒大亨特德 · 特纳(Ted Turner)所说:” 世上几乎找不到一个取得极高成就的人,动机不是至少有一部分来自不安全感的。”

数据也支持这一点。弗吉尼亚大学的大石繁宏(Shigehiro Oishi)领导了一项研究,调查人们 1980-1989 年间自我报告的幸福感水平,并将其与他们 21 世纪初的收入水平对比。结果显示,当时幸福感低的人,后来的收入少于幸福感高的人。这不足为奇,幸福的人比沮丧的人精力更加充沛,也更有信服力,这两点都有利于赚钱。

但我们更关注的是,那些自我报告为 ” 中等幸福 ” 的人,15 年之后的收入水平最高,而自我报告为 ” 非常幸福 ” 的人,15 年之后的收入水平仅相当于 ” 不幸福 ” 的人。

显然,适量快乐助你成为人生赢家,过分快乐却意味着财务灾难。所以演化赋予了我们” 合理快乐 “的设计,偶尔有欣喜若狂的瞬间,稍纵即逝,重又回归个体的基线幸福感水平。

很多心灵鸡汤贩卖者试图说服我们,实现至高或永恒的幸福应当是我们的目标,但演化论视角阐明,这样的目标既不可能实现,也无可取之处。幸福感的演化是有原因的,可以激励我们出去猎杀乳齿象。但幸福感又不仅仅只是一个激励因素,它同时也在心灵和身体的连接中起到重要作用。

那么,就让我们来探究,为什么幸福感这么重要,即使对于暴脾气老顽固也不例外。

年龄、健康与幸福

研究表明,年长者更倾向于记住生活中的积极事物,而年轻人对于积极和消极事物的记忆没有表现出偏好。对此,主流的心理学理论这样解释:年长者明白自己时日不多,因此优先保留积极的情感体验。

生物学家罗伯特 · 崔弗斯(Robert Trivers)提出一个理论,即积极心态随年龄递增的现象具有其演化基础。十年前,我曾与他共事,研究这个理论。随着研究朝有趣的方向发展,我们探索了人的身体如何消耗能量。

当我们的祖先遇到比平时需要更多能量的情况时(比如说身后有只剑齿虎在追),就不得不从身体的某处来获得这个能量。可以从大脑借点吗?不行。无论我们在做数学题还是看电视,大脑都消耗着 20% 的代谢输出。由于大脑的能量需求恒定不变。因此,向大脑借能量也是不可能的。

– Adhemas Batista –

也许可以从肌肉借一点?我们运动时用到的肌肉能量远比休息时要多,原则上当我们静坐时是可以这么借能量的。但问题在于,祖先们遇到的大部分需要能量的突发情况,都是要求肌肉作出反应的,此时更不可能再从肌肉借能量。毕竟,当乳齿象出现时,让肌肉放松可不是什么有效的应对方法。

于是我们将目光转向免疫系统。强大的免疫系统可以保护我们免受许多疾病侵袭。和大脑一样,免疫系统的运转也需要大量的代谢能量,但主要作用是保证我们在未来的健康。分布在我们体内的免疫细胞数目庞大,短时间内暂停这些细胞的生产是可行的。因此,当身体需要更多能量时,免疫功能是可以提供能量的来源。

当你身后有老虎在追,或是正拿棍棒猛击敌人,就没必要再浪费能量生成免疫细胞来对抗明天的感冒。你要做的,是将所有可转换的能量资源都集中在双腿,盼望着能够生还,还有机会再次咳嗽打喷嚏。

于是,经过演化,免疫系统在我们心情愉悦时全速运转,反之则功能显著减弱。所以长期的负面情绪真的可以通过免疫抑制作用杀死你,这也是为什么,晚年孤独比吸烟更为致命。实际上,年过六十五之后,你就算和朋友一起抽烟喝酒、暴饮暴食,也比一个人呆在家里好。

基于这个背景,崔弗斯假设,年长者能够反向利用这种关系,即通过更加关注生活中的积极事物,以提高免疫功能。年长者对世界的认识比年轻人更加丰富,也有助于实现这一点。年纪大了之后,关注身边正在发生的事所需的注意力也相应减少。比如像是在银行遇到脾气暴躁的柜员,或者坐飞机时碰上应顾不暇的空乘,他们对这些经历已经习以为常,无需思考太多就能够有效应对。这样一来,就可以做到无视生活中的不愉快经历。

– Lulu Chen –

小奶狗与坠机

我的一名博士生,伊莉丝 · 卡洛克里诺丝(Elise Kalokerinos),后来检验了这个理论。一年之间,她在实验室里分别向年轻人和老年人展示了美好事物(如:篮子里的小奶狗)和糟糕事物(如:坠机)的照片,随后测试他们对这些照片的记忆。

果然,65 岁以上的参与者倾向于记住小狗而非坠机(这表示他们更加关注积极事物),而年轻的参与者对两者的记忆度没有差别。

卡洛克里诺丝要求老年组的参与者在 1 年后和 2 年后各再回一次实验室,验血评估他们的免疫功能。

免疫系统涉及广泛,在这项研究中,我们决定将重点放在一种叫做CD4+ 细胞的白细胞上。这种细胞通过激发其他白细胞(即 B 细胞)生成抗体来促进免疫功能。卡洛克里诺丝发现,对积极事物照片的记忆倾向,与更高的 CD4+ 细胞计数和更低的 CD4+ 细胞激活水平有关。

CD4+ 细胞计数高通常表示,免疫系统为对抗疾病做了更好的准备。相反,CD4+ 细胞激活水平高,表示某人正疲于对抗感染,健康状况很差。换句话说,老年组的积极记忆似乎有利于他们之后两年的健康。积极事物和 CD4+ 细胞的这一联系,也让支撑了关注开心的事能够提高免疫功能的假设。

这些发现,与 ” 年长者更乐观是因为自知时日不多 ” 的理论并不相符,但与另一项表明幸福感对健康和长寿至关重要的研究观点一致。

– Zsuzsanna Gy gyi –

例如,研究人员发现,当刻意将人们暴露在感冒病毒中,比起不快乐的人和缺乏社会支持的人,那些快乐的人和社会支持良好的人更不容易得感冒。出于科研目的故意在他们身上制造伤口之后(尽管都是小伤),快乐且具有良好支持的人也愈合得更快。

这一效应也存在于我们的灵长类表亲中。在摩洛哥的山里,那些友谊联系更为牢固的野猴,当面对寒冷气候和外敌入侵时,表现出的生理压力反应要比别的猴子低。注意,无论对于猴子还是人类,关键因素都在于友谊和社会支持。美满的人际关系对于免疫功能的正常运转至关重要。

祸兮福所倚

那么,快乐的目的是什么呢?正如你所见,答案并不是唯一的。幸福感激励我们去做有助于生存和繁衍的事,幸福感有利于我们的健康,但幸福感本身并不是最终目标。

为了实现其他目的,演化常常会牺牲我们的幸福感。没有经历过挫折、失败和绝望的人,便难以学会如何避开坏人、糟糕状况和馊主意。事实上,负面情绪就和正面情绪一样重要,甚至也许更重要。从计划失败中吸取教训,带来的收益,远比一次成功要多。

* 编辑注

本文选摘自威廉 · 冯 · 希佩尔(William von Hippel)的书《社会跃迁:新演化论科学之我们是谁、从哪里来以及是什么使我们快乐(THE SOCIAL LEAP: The New Evolutionary Science of Who We Are, Where We Come From, and What Makes Us Happy)》,章节原标题为 ” 幸福感困境(The Happiness Dilemma)”。

作者:William Von Hippel | 封面:Dung Ho

译者:牙牙 | 审校:周一晴

果壳网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上一篇

90后直面灵魂拷问:都30岁了,成家立业了吗?

下一篇

懂得贾晓玲的创伤,就能看懂《你好,李焕英》

你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