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这句话会让你不寒而栗吗?

以下文章来源于 Dr 昕理学 ,作者白鹿 张昕

今天的文章准备聊两个话题。

一、消极沟通 ( Negative Exchange )也是一种沟通

有读者提问:” 过年期间如何避免被长辈抓住聊讨厌的话题。”

我们中国人讲究的是以和为贵,” 大过年的 “,说讨嫌话,呛起火来,大家会觉得实在不好。所以呢,讨厌的话题(比如逼婚,催生),都是能避免则避免,实在避免不了的时候,也只好忍着不发作,因为,毕竟是 ” 大过年的 “。

但其实这个是很难避免的,要不然你也不会在这里问我这个问题了。但我想说的是,如果因为无可避免地进入了 ” 讨厌的话题 ” 而呛起火来了,也未必完全是坏事。

因为其实矛盾的爆发、冲突的产生,也是一种沟通的方式。它能推动你们的关系发展,是打破你们相处模式僵局的一个契机。我还记得我的导师 2009 年曾经发表过一篇文章,对一批年龄在 18-91 岁的个体进行了为期 2 年的追踪,结果发现,被试报告的(2 年前)与亲人的消极沟通强度可以正向预测(2 年后)他与该亲人的亲密感的积极变化。简单来说,比起不沟通的,消极沟通强的 2 年后他们的亲密感反而增高了。

因为爆发了这个激烈的冲突以后——要么你们吵完相互拉黑,不再联系——双方进入一种 ” 老死不相往来 ” 的状态,那么对于你们来说,其实也是摆脱了一个沉重的、不开心的、给心理带来负担的人际关系。这也许未必是一个坏事,因为从此以后你们之间的相处倒好办了,那就是不相处,进入一种轻松的模式。

要么就是你们重新思考和调整双方之间的相处模式,如果你们之间有人觉得这个 ” 老死不相往来 ” 的方式不好,那么谁不爽,谁改变——这就会迫使觉得不好的那一方去做出反思,去推动你们的相处模式发生改变。

比如长辈逼婚,晚辈反抗,爆发矛盾,双方冷战。如果长辈觉得这样下去不好,那他们就该反思,” 我不该催孩子结婚 “,” 以后我们不说这个话题了 “;如果晚辈觉得这样不好,那就晚辈反思,” 我好像让长辈着急上火了 “,” 我以后就积极一点儿,相亲对象我去见一见吧 “。

穷则思变,变则通,通则久。(这不就是典型的强化和惩罚嘛!)

有了冲突的爆发才会推动改变的发生,所以其实也不用去刻意地避免这样一种矛盾话题的发生。如果你觉得,大过年的就不要提这些不高兴的事情了,但其实这件事情就像是你们关系中的一个毒瘤,一块腐肉,它其实是在伤害你们的关系,伤害这个载体。掩盖不提,它表面看着可能是长好了,但里面却在溃烂发脓。

所以有时候表面的好皮肤划开了,腐肉剜出来了,才有上药长新肉的机会。

二、现在的你还记得 20 年前的样子吗?

然后由这个读者的提问,我发散了一下思维,想到了过年期间很多长辈喜欢说、但是晚辈觉得好尴尬的一句话:” 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

这句话简直是社恐人士的终极噩梦。

1、

以前,我一直都认为这是亲戚之间没话找话说的一种寒暄,一句话术。但今年我突然有了不一样的体会,可能因为我们也终于长成了没话找话的长辈吧。

就像今年过年亲戚聚会,吃吃喝喝,说说笑笑。我注意到侄子们坐在角落,手里捧着 psp 打着游戏,嘴里说着我听不懂的话语,我问点什么,他们就礼貌地回一句。

我想起来十一年前,那会儿我刚结婚,侄子还不到十岁,像个小跟屁虫一样跟在我们身后,一会儿说:” 舅舅,我给你猜个谜语吧。” 一会儿说:” 舅母,舅母,你听我给你讲个冷笑话。”

什么时候他们就长了这么大呢,站起来一米八的个头,坐下来则话很少,我都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那一瞬间,我突然理解了为什么有些长辈那么喜欢说这句话:” 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因为我差点脱口而出:” 还记得吗,你小时候我还…… “

2、

前几天,我陪着我的孩子在做手工机器人,孩子的外公过来慈爱地看了孩子几眼,问他:” 你想吃什么?外公给你买。” 孩子说:” 外公,我现在有点忙,等我忙好了再回答你。”

外公笑着跟我们说:” 这孩子小的时候特别好玩,软软的像块嫩豆腐儿似的,睡在我和他外婆中间,奶声奶气的,一口一个外公外婆地喊着,去哪儿都要我们抱着,干什么都要我们陪着,我给他买只冰淇淋甜筒,哎呀,他高兴得不得了。现在长大了,不要我们陪了,愿意跟着爸爸妈妈玩儿了,哈哈。”

其实长大的过程就是这样吧,小时候依赖宠着他、给他买糖买冰淇淋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大一点了,需要爸爸妈妈陪着他做手工,讲故事,带着他跑,跳,爬,老人家体力不够,于是就不那么被 ” 需要 ” 了。再大一点,他建立了自己的小世界,他有他的朋友,他的圈子,那时候,连父母他也不 ” 需要 ” 了。

陪伴孩子长大,就是这样一个尽心投入,又渐行渐远的过程吧。

3、

” 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说这句话的人,怀念的其实不仅是小时候他抱过的你,而是怀念那个能把小小的你一把就抱起来的自己,怀念的是属于自己的亲情的好时候。

在我抱过你的 ” 小时候 “,我的家中高朋满座,其乐融融,我很年轻,我的兄弟姐妹之间来往很热络,小孩子们天真可爱,我还可以轻松地将你举过头顶。

但是现在周围的一切都在变化。朋友们各奔前程,兄弟姐妹也有自己要忙的事情,孩子们也大了,好像不再需要我们的照顾了。于是怀旧(Nostalgia)就成了对抗这种失落感的武器。

就像我现在看着我的孩子和侄子——小时候天真无邪,百分百地依赖我,不假思索地信任我。那时候的我们很轻易地就能取悦他、满足他、保护他,我可以将他扛在肩上看热闹,还可以帮他实现所有的新年愿望,无论是糖果,故事书,还是小汽车。

突然有一天,曾经十分需要我,喜欢听我说话,被我逗得哈哈笑的小可爱,长成了一个高冷的,客气的,我看不懂的青年。

这一切都在提醒我,我不再是他世界里的英雄,而是一个啰嗦的、尬聊的长辈。那个我可以轻易满足他需求的时代,已经非常非常远了。

所以我会怀念 ” 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 ” 的那个时候。” 小时候我还抱过你 ” 暗含的下一句是什么?是 ” 怎么一眨眼现在就这么大了呀 “。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和我的距离也变得远了。

4、

三十几岁的人,处于从青年向中年过渡,从晚辈向长辈过渡的时期,突然产生了这样一种感触,也更能体会代际两端的心情了。

以前的我就是现在的我侄子,坐在角落里玩着游戏,面对长辈们红光满面举着酒杯说:” 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尴尬地应到:” 嗯嗯,哈哈,是呀…… “

所以现在的我,既理解我的侄子,也理解我的长辈。

作为长辈,我会提醒自己 ” 体面地退出 ” 孩子们的生活。因为只有当我有了自己的生活,才不至于把精神世界完全寄托在别人(尤其是孩子们)身上。当他们在他们的世界里探索,我也有我的生活要灌溉。

作为晚辈,我也更能体会父母的情感需求。我会对他们付出更多情感的陪伴,满足他们的精神需求,而不是像过去那样更多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现在的我可能正处于人生的高光时刻,老大还需要我,会追着我问:” 这是什么科学原理?”” 那个单词是什么意思?”

二宝还在襁褓之中,像只小动物一样趴在我的肩头,奶萌奶萌的。

我有时候会想,当他们长成了独立的大人,说着我听不懂的话,生活在我理解不了也走进不了的世界,我会不会看着他们小时候的照片感慨:” 你看他小时候,我抱着他,我那么年轻,他那么小,那么可爱,那么喜欢我。”

作者 | 北京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张昕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果壳网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上一篇

量子通信时代,窃听风云或将成为往事

下一篇

《冬奥公益大讲堂》喜迎新春再开讲白客子墨带你一起感受雪上运动魅力

你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