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散户逼空“带头大哥”:我不是华尔街之狼

GameStop(GME.US)世纪轧空战中,散户们的“带头大哥”马上就要在美国国会议员面前露面。在事先准备的证词中,他坚称自己只是一个相信GME的普通人。美东时间2月18日,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financial
services committee)将举行线上听证会,讨论GME股价波动、卖空行为对市场的影响等问题。委员会公开了“带头大哥”Keith
Gill提前准备好的证词。

Keith Gill是WallStreetBets上(WSB)的DeepFxxingValue,也是YouTube上的Roaring Kitty。他在GME股价最低点买入了五万美元看涨期权,在过去的六个月里持续发布了不少看好GME股价的视频,其GME持仓的累计回报率一度超过4400%。

在网络上,Roaring Kitty高呼You only live once,带领散户冲向GME。在现实生活中,Gill是一位注册在案的经纪人,持有CFA牌照,受到美国金融业管理局(Financial Industry Regulatory Authority,FINRA)的监管。按规定,他不应在公司之外交易证券,不应在网上随意发布可能隐含荐股信息的言论。

GME股价飙涨,Keith Gill收益近千万美元,而知名对冲基金梅尔文资本则被迫结清GME股票中的空头头寸,其资管规模也因此腰斩。值得一提的是,梅尔文资本创始人Gabe Plotkin也将出席听证会,两名“冤家”终聚头。

工薪家庭的孩子赌成千万富翁?

在证词中,Keith Gill对自己的身份和动机进行了辩白,坚称自己没有操纵市场牟利。

他说自己不是一名财务顾问,也没有参与任何操盘计划。

他曾在YouTube上发布视频说,他是一个工薪家庭的孩子,多年来一直努力获得一份体面的薪水,但后来却因赌对GME而成为千万富翁。

在证词中,他称对GME的投资完全是他自己的想法,基于公开信息做出的决策。

他说:“我没有客户,没有提供个性化的投资建议,没有收费或接受佣金。我不属于任何试图制造股价波动的团体。我从未与任何对冲基金有过财务关系。”

在证词中,Gill描绘了过往的多个工作经历,以弱化自己职业经纪人身份。他说自己曾经尝试创办一家投资公司却以失败告终,2016年之前的薪水从未超过4万美元;从2017年开始分析股票,当时他失业两年,然后接受了保险公司Mass Mutual的营销和金融教育工作。

Gill称,认为他利用社交媒体操纵GME股票的想法是“荒谬的”。他表示,在网上分享自己的投资想法,只是是出于帮助和教育他人的目的,他的投资风格并不适合所有人。

他再次强调,高居在华尔街上的对冲基金以及其他机构都拥有专业的研究团队,个人投资者却没有这种优势;他只不过是在YouTube、Twitter和WSB等社交媒体上接触其他投资者,使得散户和机构的竞争环境趋于平衡;而且在疫情蔓延的大环境下,线上交流的社交方式更安全。

他强调,他的影响力只局限于一个特定的小圈层内。截至去年圣诞节清晨,他在YouTube上只有529个关注者,在推特上550个关注者。他没有提及的是,12月24日,GME股价也只有约20美元。到今年1月份轧空大战烧起战火,他的关注者和GME股价都有了爆炸式的增长。

收益千万后或将安全脱身?

根据FINRA的规定,经纪人在自己公司以外的地方拥有交易账户,必须得到所在公司的批准;如果他们还进行了交易,对账单和交易确认书都必须与其雇主共享;经纪人不应在网上随意发布可能隐含荐股信息的言论。

与此同时,公司也有义务密切监督旗下经纪人在社交媒体上发表的、与其工作有关的信息。

对此,FINRA前执法主管Brad Bennett说道:

如果有一位注册在案的人士在公司之外交易证券,并向公众提出建议,这可能是一个重大的监管失误。

目前,Mutual Life已经向监管表明,公司对Gill进行的一系列GME交易并不知情。

就Gill本人来说,尽管他在1月21日就已经向公司提出离职,但直到1月28日GME大战声势正盛时为止,他都仍是公司的员工,有责任遵守监管规定。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面临重重法律风险,但是“带头大哥”最终仍有“安全脱身”的可能性。

Bennett称,如果Gill没有说谎,只是进行交易却没有向任何人收取投资建议的相关费用,这就很难认定是他的责任。

据Gill 2月3日最后一次在WSB上更新的持仓情况,他投资GME股票和期权的合计收益突破785万美元,累计收益超过1040%。

华尔街见闻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下一篇

如何将多目标检测用于建筑平面图? | MixLab智能建筑

你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