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经历“无意义感”的同时,我们也在积极改变

以下文章来源于简单心理 ,作者简单心理 APP

2020 年,除了抑郁症,还有哪些心理问题在困扰着大众?

2020 年,从业者们对于心理健康的认知、行为和实际处境,发生了哪些变化?

以上问题,可以在《大众心理健康洞察报告》中得到部分解答。这份调研报告是简单心理平台与果壳战略合作,联合腾讯企鹅辅导 & 腾讯家长学校、知乎、微博健康、《第一财经》杂志、育学园、拉勾、印象笔记、果壳病人、科学松鼠会等各行业领跑者共同发布,总样本覆盖四万多人。当然,隐私和数据都严格保密。

在阅读完整报告之前,先让我们一起捋一下,它主要讲了些什么:

调查显示,约有 65% 的人说,自己的心理健康受到了新冠疫情的影响(抑郁、焦虑、失眠、急性应激)。认为 ” 有很大影响 ” 的人占比 15.58%。罪魁祸首为以下两种:

刷新闻造成情绪耗竭

没法正常工作、学习带来的焦虑和压力

根据我们与果壳共同发起的调研结果(样本量 =11031),” 认为心理健康问题很重要,并常关注心理内容 ” 的受访者,从四年前的 50.5% 上升到了 78.34%。

疫情也让许多人更重视自己的身心健康,更关注身边人的心理状况。相应体现在问卷结果上的是,对建设心理健康有关的行为的理解得到改善,诸如 ” 有病的人才需要心理咨询 “、” 心理出问题,是因为个人软弱 “、” 你可以自己好的!只要坚强振作就可以!” 等典型的污名化论调或误解,声量已经明显小了一大截,这一点,可以从四年前的报告和今年的报告之间的纵向对比看出来:

但只要污名化依然存在,心理健康科普的工作就依然需要继续。

抑郁、焦虑、压力

当人们在谈论心理健康的时候,面对的最大敌人是谁?问卷分析显示,大家选出的第 1 位依然是 ” 抑郁、焦虑、压力 “。这一结果跟我们在 2016 年所做的调查相比,并没有发生大的变化。

事实上,有 81.81% 的受访者自述有过焦虑、抑郁等情绪困扰,这是个有点让人震惊的数字。不过,需要强调的一点是,” 抑郁情绪 ” 和 ” 抑郁症 ” 显然有区别。两者之间,简单来说是 ” 量变 ” 和 ” 质变 ” 的区别,在持续时间、抑郁程度、生化指标等方面都不同。抑郁症的诊断,需要精神科医生来做,自己 ” 对号入座 ” 是绝对不行的(其他病也是一样)。

排在第 2 位的心理健康大敌是:自信心、责任感等个人成长问题;第 3 位是:职业规划、学习 / 工作压力。前三都与 2016 年保持一致,只有第 4 位发生了变化,

2016 年 TOP4 的 ” 恋爱婚姻问题 “,2020 年变成了 ” 父母沟通等家庭困扰 “。看来,当代年轻人可能已经对 ” 结不结婚、怎么恋爱 ” 有了更自洽的选择,但跟原生家庭之间的代际沟通,还是没那么容易,也或许是。

职场中 50.89% 的人在经历 ” 无意义感 “

在简单心理和拉勾对职场人(样本量 =505)的共同调研中,有 64.16% 的人 ” 焦虑 “,有 50.89% 的人在工作中感受到 ” 无意义 “。此外,迷茫缺乏目标(49.90%)、情绪低落抑郁(40.00%)、自信心受挫和自卑(37.62%)也是较多的心理困扰。

” 不想工作,只想躺平 ” ——调查显示,这已经不是一句随口说说的玩笑话。有近 60% 的受访者认为,自己正在经历不同程度的职业倦怠:

当人们产生职业倦怠时,主要有以下几个表现:

情绪耗竭(emotion exhaustion):冷漠、扑克脸,再也没有多余的心力去替别人想想,因为自己已经照顾不好自己了。

低个人成就感(diminish personal accomplishment):深深的社畜感。” 这事谁都能干,不缺我一个。我就是颗螺丝钉。”

去人格化(depersonalization):行尸走肉,把自己变成一台工作的机器,没有感觉到自己在 ” 活着 “。

2020 年的流行词 ” 内卷 “,在多大程度上导致了我们内心的空虚?

” 鸡娃 ” 一词,指的是给孩子打鸡血,拼命报班学习考试的行为。简单心理和腾讯企鹅辅导对青少年(样本量 =20690)的共同调研显示,虽然孩子们的整体压力源是考试,但在初中生的调查中,却有一些不同结果,他们的主要压力,来源于父母:

超 1/3 的初中生表示父母 ” 管教太严、期望太高 ” 会给自己带来压力;

超 1/5 的初中生表示 ” 与父母沟通困难 ” 给自己带来压力。

这可能是因为,初中生刚进入青春期, 自我意识刚开始萌芽,更容易与父母有较多的冲突磨合。

等到上了高中,源于父母的压力就变小了很多,他们的主要压力源变成 ” 对未来的迷茫 “,和 ” 对自己期待太高 “。

简单心理和育学园对新手妈妈(孩子 0-3 岁,样本量 = 2106)的共同调研显示:近 70% 的新手妈妈有过产后抑郁的感觉。

她们的负面情绪,主要来源于:

” 我经常因为家人或配偶的做法而感到不开心 “(73.17%);

” 我会很容易感到焦虑和担心 “(66.48%);

” 我会因为睡眠不好而影响情绪 ” ( 57.31% ) 。

其中,情绪问题最严重的,是 1-2 岁孩子的妈妈。她们产后有抑郁感觉的比例最高,为 74.4% 。可能是因为这个阶段,她们正在回归职场,孩子的教养来到转折期,家人的支持也变少了:

而近半数新手爸爸的 ” 带娃时间 “,不及期望值的一半。50.33% 的新手妈妈表示,配偶当前每周在孩子养育方面投入的时间少于 10 小时;46.91% 的新手妈妈,期待配偶每周在孩子养育方面投入的时间在 25 小时以上。还有 11.11% 的爸爸不参与任何育儿活动。

都知道全职妈妈不是 ” 闲活 “。但很少有人更清楚,她们最大的困扰是 ” 情绪疏解 “。与职场妈妈相比,全职妈妈更多面临情绪困扰(58.24%)、亲密关系困扰(36.22%)、缺乏自信心(33.81%)、失眠(25.28%)等问题。

更糟的是,全职妈妈更不擅长对压力进行自我调适。17.33% 的受访全职妈妈,会选择 ” 任由负面情绪发展 “,而职场妈妈中只有 9.63% 表示会这样做。

不过,从另一方面看,当妈也会越当越熟练。随着孩子年龄的增加,越来越多的新手妈妈感到 ” 更有责任感,比以前更坚强了 “, 也更多地感到 ” 感到温暖而愉悦 “。

近 60% 的新手妈妈认为,有了孩子后,夫妻的满意度更高了,因为 ” 有了共同的奋斗目标 “。

90 后已成为使用心理咨询服务的主力人群

谁在做心理咨询?根据简单心理对于 2020 年来访者(样本量 =10000)的匿名随机抽样,21-35 岁来访者占比近 80%,近 60% 为 90 后(90 后已经取代 80 后,成为心理咨询的主要使用者):

其中,女性来访者更多, 几乎是男性的 3 倍。来访者近半(49.93%)为单身状态:

由于心理咨询有一定行业门槛和经济成本,在付费人群中,近 90% 的来访者为本科及以上学历,较多为高收入行业从业者:

从地域上看,一线城市(北上广深)付费来访者过半,占比约 52.3%。按照省份,排名前 6 的分别是浙江(6.22%)、 广东(6.06%)、江苏(5.00%)、四川(4.05%)、湖北(2.38%)、福建(2.06%)。

来访者最苦恼的问题,依然是 ” 情绪压力 ” ——是的,不管什么年纪、收入、行业、性别,都是 ” 情绪压力 “(77.54%):

在使用心理咨询的受访者中,有 70% 认为心理咨询有帮助。这种感受具体来讲就是:在咨询师面前” 被理解、被接纳 “,” 觉得负面情绪可以讨论 “:

另外,疫情还带火了 ” 视频咨询 “,6 年来,它首次超过面谈咨询,成为人们做心理咨询的主要方式:

对于心理咨询,近七成的人(68.38%)不会主动提及,但也不会刻意隐瞒自己在做咨询。他们可能出于隐私保护,或是害怕被人认为软弱。不过,有多达 76.31% 的人认为,主动寻求帮助的人 ” 很勇敢 “。

心理咨询师们的状况如何?

平台上那些从业者(506 位心理咨询师,近千名简单心理 Uni 学员)也接受了我们的调查,从新手到资深都有。这是一个需要持续学习和成长的职业,也需要他们自身在教育上的投入,教育费用的多少,跟咨询师的阶段有关:

50.49% 的实习期咨询师年学习花费在 10000 元以下;

从业 5-10 年阶段的咨询师,在专业学习上投入最高,超 40% 单年花费超过 2 万元。

由于心理咨询对于面谈环境的私密、隔音等要求较高,咨询室场地对于咨询师执业是一笔较大的支出。但在整个职业生涯中,不少咨询师没有拥有独立咨询室。

调查显示:

实习期咨询师及初级咨询师有 60% 左右会选择与他人共享咨询室 ;

在成熟咨询师中,也仅有 50% 拥有独立工作室。

从 ” 新手 ” 到 ” 资深 “,心理咨询师的职业路径大概有以下 6 个阶段:

对于1-2 年的初学者咨询师来说,这是 ” 扎根且脆弱 ” 的时期。他们最大的困惑在于:自己适不适合做心理咨询师?以及,在 ” 第一次个案 ” 时的焦虑不安,在专业学习时 ” 贪图速成 “。

但对于20-25 年的资深咨询师来说,他们已经成为行业的前辈和专业人士了,

他们面临的主要问题,更多是 ” 面对丧失 ” 的精力减退,成就动机降低,以及担心自己和家人的健康状况。

……

科学松鼠会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上一篇

“推特股神”就位 马斯克转发二次元形象引发游戏开发商股价大涨

下一篇

全棉时代反转广告:无意识滋生的性别偏见与歧视

你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