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这一年:憋了一整个2020年,育碧在年底放了三个大招,能扳回一局吗?

大家好,这里是正惊游戏,我是正惊小弟

去年年底,《幽灵行动:断点》这款 3A 大作的失利,再加上《渡神纪》、《看门狗:军团》以及《彩虹六号:封锁》这三款大作集体跳票,育碧在 2019 年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不仅股票下跌了 27.68%,蒸发了近 94 亿人民币的资产,更是让自家口碑在玩家们心目中一落千丈。

育碧在整个 2019-2020 财年的总销售额约为 15.94 亿欧元,约合人民币 122.3 亿元,较上一财年下降 13.6%。

可以说,现如今选择预购育碧的游戏,真的需要十足的勇气!

好在育碧并不像某些知名工作室那样,选择亲自下场与玩家激烈对线,而是迅速发现了堆砌大量玩法设定所导致的问题。将原定于今年年初发售的一干游戏全部跳票,随即开始了将近一年的沉寂。

低调沉稳一年,带来了惊喜与改变?

其实从严格意义上来讲,在这将近一年的时间里育碧也并不是什么都没做,只是它的一些动作都被玩家们所忽视了。或者说,它在这段时间里发行的游戏都一个个石沉大海,并没能激起多大的浪花。

比如,以玩家们早已审美疲劳了的 ” 大逃杀 ” 玩法所打造的游戏《超猎都市》便是其中之一。虽然该作并非是一款换皮作品,也加入了 ” 立体战场 “、” 直播互动 ” 等超前的新颖概念,但它就是不好玩。

过长的 TTK、复杂的交战环境加上略高的上手难度都让这款游戏的玩家人数在发售后不久便情况急转直下,并没能在 2020 年成为第二个像《APEX 英雄》那样的 ” 吃鸡 ” 黑马。

在线人数一落千丈↑↑

除了在意料之中没能创造奇迹的《超猎都市》外,手游《英灵乱战》、年货游戏《舞力全开 2021》虽然表现还行,但指望它们来扛起育碧的这杆大旗还是有些力不从心……

《舞力全开》系列一定程度上吃了市场空缺的红利

当然,这一切只能说明育碧上半年的游戏阵容较为匮乏,并不能武断的将育碧看作 ” 后继无力 “。要知道,育碧还有《超越善恶 2》、《碧海黑帆》这两张底牌尚未打出。

虽说这两部作品目前仍杳无音信,和《消逝的光芒 2》一样是发售日成谜的 ” 夸世代游戏 “,但在它们公布更多消息或是正式亮相之前,谁都不知道这两款游戏的实际表现如何。

如此一来,今年年底的《刺客信条:英灵殿》、《看门狗:军团》和《渡神纪:芬尼斯崛起》这三款 3A 大作的接连发售,便是育碧填充即将过去的这一财年的最后手段。

承载的使命很重,可表现却是依然中规中矩

变更了的配方,可还是熟悉的味道……

先说句题外话,先不论育碧的游戏水准如何,在与其他同行相比之下,育碧绝对算得上是与玩家们走的最近的游戏公司之一,这一点毋庸置疑。

往大了讲,在《全境封锁 2》和《彩虹六号:围攻》这类持续运营类游戏中,育碧很乐意从玩家社区中收集反馈意见用于游戏平衡(当然,一味听从玩家意见也并非好事,在此不展开来谈);从小了看,育碧对于中国玩家十分友好,一直都很注重国内市场的发展。

也正因如此,育碧在得知自身所存在的问题后,立即着手修改。至于修改的成效,我们在最近发售的《看门狗:军团》和《刺客信条:英灵殿》这两款游戏中可见一斑。

例如《刺客信条:英灵殿》,PC 和主机端的数字版 11 月就上榜了全球最赚钱数字版游戏的 TOP10。

删繁就简,没有大量的玩法堆砌,尽最大力量降低游戏的重复度。虽然玩家们并不能要求育碧一步登天,将自家的流水线作品个个打造成《荒野大镖客:救赎》那样的神作,但至少现在你打开游戏中的地图,已经很难看到大片大片的收集物、满满的问号、多如繁星的待解放地点了。

更加清晰明朗的地图

可是,当你真正游玩到一定时长时,会发现它们并没有消失,育碧那 ” 跑图、清点、潜入 ” 这三板斧只是换了一个形式存在。尽管它在游戏设计思路上有了些改变,但玩起来无疑还是有些 ” 催眠 “。

至于那款和《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看齐,被誉为 ” 法国原神 ” 的《渡神纪:芬尼斯崛起》也没能掀起太大的波澜。如果不是经常浏览相关新闻的玩家,你甚至不知道这款游戏竟然发售了……

不过退一万步讲,相比起毫无作为、循规蹈矩的消费 IP,育碧选择的这条改进与创新的探索之路,总归还是令人欣慰。希望明年的《孤岛惊魂 6》和《波斯王子:时之沙 重制版》等游戏能有更好的表现!

《远哭 6》有 ” 炸鸡叔 ” 加持,会不会好起来呢?

一个正惊问题:你觉得育碧在 2021 年能令玩家满意吗?

17173游戏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上一篇

《纪元变异》延期至2021年第三季度发售

你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