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终总结

2020,终于结束了。

正值多事之秋,方知世态炎凉。一场新冠,席卷全球,有人哭,有人笑,有人同心协力、共谱抗疫之歌曲,也有人勾心斗角、抢夺利益之糕点。酸甜苦辣,共显人生百态。

互联网行业,永远的快节奏,燃烧青春,乱了昼夜,在繁星点点之时疯狂打码,在太阳东升之际卧榻暂歇,终是疲惫取代了激情。曾写出的完美代码,也在混乱的业务下冲击得不堪直视,一直奔波于新的业务中与 bugfix 中,熵减行动终是变成了永远推迟中的计划。

工作篇

拥抱变化,上半年在微信读书做螺丝钉,在完成各种需求的同时,升级了 QMUI 2 并不断迭代,完成微信读书 Dark Mode 适配等,稍显乏味。 下半年 7 月多开始从零开始做微信听书 App, 负责 Android 端的开发。微信听书是采用原生 + RN 的方式,人员分配最初是 1 个 Android 开发,1 个 iOS 开发,1 个 Android 转行的 RN 开发和 1 iOS 转行的 RN 开发,在不停的方案变更与细节修复下,终于在 12 月份前上架了,历史 4 月余,按照项目组的人力,这个开发速度应该是非常快的了,到目前为止,Android 也只有两个开发和一个懂 Android 的 RN 开发。

快节奏的工作,也是对自己的挑战,微信听书 Android 的框架选型、网络存储等基础搭建、音频播放器的开发、push体系接入、支付体系接入等都由我一己之力完成。这算是今年比较自豪的一个点吧。

代码是需要不停做熵减的,以播放器为例,微信读书早就有听书功能,但是它的播放器早已经在不停的改动中变得混乱不堪,所以微信听书是重新写了整个播放器功能,借鉴了曾经在读书踩过的坑,在代码设计层面,我觉得我是做得不错的,并且目前它是一个说开源就可以开源出来的产物,独立性、扩展性都是有保证的,当然,是不会有多少注释的,也不太可能向外开源。开源的问题就是,没有精力去完成文档和社区可能提出的问题,QMUI 目前就处于一个尴尬的位置,虽然有 1.2w+ 的 star,可它已经没人可以花多一点的时间去维护了,目前我也只是会做一些 bugfix 了,一些计划的功能和更新,都停滞不前了。

2021 年微信听书的人手应该会变多一些,App 也会更稳定一些,压力会转到运营,那个时候应该会有一些时间来分享一些微信听书的框架设计,例如播放器的设计、基于scheme 的界面跳转与统计打点等的设计。我还是一个乐于分享的人。

管理与思考

开始了微信听书项目后,我的角色也发生了一些变化,肩负了项目管理、人员招聘等工作,也有了一些新的感悟吧。

人员培养,是一个团队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基础。可惜的是,这一两年,业务越来越重,代码 review 做得越来越少、团队分享也越来越少。一直在增删业务代码,少有沉淀。即使是业务代码,也少有人能写出 bug free 的代码。以我这几年的感受是,客户端这边团队整体的质量是趋于下滑的,也因此 bug 层出不穷。即使是 2020 年我写的质量比较高的已经对外分享的 QMUISchemeHandler 与 DyanmicEntity 等,也基本上没人去深入看一下它的实现,只能留下我自己孤芳自赏。

我的感觉是,目前团队一直在业务线里 if else,没有去重构过代码,也就不能体味到好代码为何好?代码为何要这么写?什么时候该用什么样的设计模式?可怜的是,基本上专为 java 而生的各种设计模式,在业务上往往变得毫无用武之地。我现在觉得我的能力是能写出一手好代码的,我也一直在团队里提组件化,可终究是指导他人的能力弱了点,有时也是自己不够强势吧,没有让成员反复的去改我任务没达标的代码的魄力,2021年我觉得我应该强势起来,在业务不繁忙时,让组员做出一些更好的组件。

做组件化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意识问题,复制粘贴总是看上去那么快,但却往往是没那么快的,而且还容易报 CopyPasteError,很多小问题,仔细思考,都可能衍生出各种情况,也都可能引发出一些不一样的技术,也都可能封装成一个用起来不错的组件。例如状态栏的处理,市面上状态栏适配的框架几十个,原理都是一样的,剩下的都是组件封装方式等各自发力了。新手只是以为懂得状态栏的处理原理就好了,而高手则是能够运用各种设计模式、奇淫技巧进行包装,让你能再各种场景都瞬间完成你想要的效果,这是我们要进步的要点。Vue 凭借一个 Proxy 就开启了 Vue3。意识到某些东西是一个可以利用的点,是多么重要啊,而很多人只是技术栈里增加了个知识点而已,终究是组件化的历练不够。

另一个就是多端融合。微信听书的封面的裁剪、制作就涉及到了取色算法、离线绘制、文字识别、blurHash 等各种环节,涉及到了前端、后台、AI 等各个环节,而不只是从客户端角度出发去解决这一切,如果我们各个不同端多多交流,往往就能碰撞出不同的火花。 当然也有反例:微信读书的公众号封面就是客户端绘制的,因而 ios 和 android 都各自实现了一套,而且还会出现闪烁、耗性能等各种问题。

生活

健康,在拥有时,显得廉价;在失去时,却又显得那么遥不可及。今年妈妈做了甲状腺切除手术,其实我是不想让她做这个手术的,我掌握了那么多中医知识,我是相信可以通过中医调理而恢复的,只是病人总是希望药到病除,以为切了就可以快速摆脱疾病,因而不会采纳通过中医调理这个慢途径了。但是切除手术后依旧,身体更弱了,一遇风寒便是不舒服。这病终究是好不了了。

西医通过仪器去检测,真的准确吗?今年体检前我加班到深夜,而且晚上有点失眠,做检查时是感觉不太舒服的,结果体检结果非常完美,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可能我比较奇葩,以前发生过胸痛、长期咳嗽而去医院检查,结果都是没问题。那么问题来了,要多好的仪器,多贵的检查,才能检查出潜在的问题?而且每次到医院检查,都是一大堆的检查,这个还能接收,关键是换一个医院,其它医院的检查就没用了,要重新检查?说到底还是为了靠仪器检查这些来提高收入罢了。

而中医则由一套完备的医学体系,很多人是不相信中医的,认为什么五行体系很神棍。却不知道它是训练了几千多年的超稳定推荐系统,它的输入是人感到不舒服时的各种症状,推荐出你患了什么病,然后输出是一系列中草药的计量组合以及熬制方法,只要你按照结果服药,你就有很大概率恢复。而学习中医则是来掌握这套推荐系统,而能掌握这套系统的人却是真的很少了,大多数中医医生本质上还是个西医,只是开的药是中药而已。中医西医的区分并不在中西药上,而是理论上,中医是推荐系统主导,西医是算法主导。(这是我的神解释,完美)

今年断断续续的看了些医书,也敢大胆的开药,治好了自己的咳嗽,算是小有进步。

生活上还是太忙了,除了工作和睡觉,已经没有其它什么了,每到周末,也只想睡觉和躺沙发了。明年应该要强迫自己去看房、买房之类的了,哎,想想都累。终究是放慢不了生活的节奏。

闹市之中,追名逐利,来一杯苦茶,平复内心;

繁星之下,编程写码,饮一杯烈酒,燃烧青春。

奋斗不止境,学习无尽头,燃轰轰烈火,刺破长夜,迎朝阳初升,与佳人共赏。

2021,加油。

小松的技术博客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上一篇

再见2020!2020年最后一篇——Flink面向状态编程

下一篇

研究人员提出有关净化滤水膜工作原理的新见解

你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