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反对派领导人的内裤,被人下了毒

以下文章来源于世界说 ,作者小世儿

裤裆藏毒现实版。

文|路尘

来讲一个时长跨度五个月,电影都拍不出来的现实故事:

今年 8 月,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纳瓦利内在西伯利亚城市托木斯克返回莫斯科的飞机上突发严重不适,飞机随即迫降鄂木斯克机场,纳瓦利内入院后昏迷不醒,很快被怀疑是急性中毒。两天后他在国际压力下被送往柏林,随后被确诊为胆碱酯酶抑制剂中毒,确切毒物是一种神经毒素,与此前俄罗斯前间谍斯克里帕利在伦敦遭遇的毒物同出一族,也是苏联情报机关专有的一类无色无味的独门药物。

· 8 月 20 日纳瓦利内被救护车从飞机上接走的画面,当时已不省人事 / 视频截图

纳瓦利内在几周后转醒,之后康复出院。但至此,故事才刚刚开了个头。

12 月 14 日,俄罗斯调查媒体 The Insider 与著名新闻调查机构 BellingCat 联手公布了一项针对这起毒杀案件的内幕调查,其中精准定位了八个参与投毒的嫌疑人,均为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雇员,针对纳瓦里内的贴身监视则早在 2017 年 1 月就已开始。四天后,普京在他一年一度的马拉松记者会上被问及此案,承认 FSB 的确在当时监控着纳瓦利内动向,但称该新闻调查是「美国情报部门的成果」,同时称全国直播的马拉松记者会「不是讨论安全部门任务的场合」。

普京显然不知道,12 月 14 日清早,在新闻调查报告正式公布前的几小时,纳瓦利内借用改换电话号码的假基站,谎称自己是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帕塔卢舍夫的助理,给在调查中确定了身份的几个 FSB 雇员拨打了电话,并录了音。

12 月 21 日,被纳瓦利内在自己的视频播客中将这几段电话录音公之于众。尽管另一个接到电话的 FSB 雇员几乎立刻就识破了骗局,但一位名叫康斯坦丁 · 库德里亚夫采夫的化学药剂专家中了圈套,巨细靡遗地与纳瓦利内进行了长达四十五分钟的通话:他承认了毒杀任务的存在,确认并透露了更多参与毒杀任务的同事身份,并为任务失败而辩解说,这主要是因为飞机迫降得太快,机场救护车来得又太早。

比特工下毒更加博眼球的是特工的下毒方式。这位库德里亚夫采夫在盘问中一再确认,那种名为「诺维乔克」的神经毒物是被下在了纳瓦利内的内裤上,裆部,内侧。

· 俄网络漫画:你真的是 FSB 派来的吗?/ 网络

这条内裤是从纳瓦利内所住的酒店干洗房偷出来的。事后,为了湮灭证据,FSB 特工甚至还接手清洗了纳瓦利内当天穿的所有衣物。

令人迷惑的操作

从调查结果以及后续的专业评论来看,至少「内裤下毒」不但不是异想天开,而且还要算是情报部门的经典操作:「诺维乔克」的研发者早在今年九月就曾猜测过下毒方式可能是通过贴身衣物,比如袜子或内裤,原因是隐秘、精确、误伤其他人的可能性极低,而且能够直接接触到敏感部位皮肤。另外,1962 年美国陆军对于 VX 神经毒剂的一项研究也表明,这一类神经毒剂最好的下毒部位之一是腹股沟,推荐程度与面部、额头和颈部相同。

库德里亚夫采夫显然对这些背景知识十分熟悉,在录音中他对纳瓦利内说明,下毒的主要部位是内裤的腹股沟部分,也就是「接缝」部分的内侧。为了验证细节,纳瓦利内甚至反复询问了库德里亚夫采夫经手处理的那条内裤的颜色和状态。

· The Insider 公布的录音全文报道截图,右为库德里亚夫采夫证件照片 / 网页截图

库德里亚夫采夫或许不是审慎类型的特工,但纳瓦里内却证明了自己大有做特工的天分。他声称自己在写一份有关这项任务的报告,并且只用一个解释就骗过了库德里亚夫采夫的全部疑问:「你知道老板的习惯,每件事都要重复记录十五次。」

当然,想必已经被问过数次的库德里亚夫采夫对过程细节记得很清楚。但当他信誓旦旦地向纳瓦利内描述那条内裤「很干净,状态很好,没有污渍和斑点」、「不是灰色是蓝色」的时候,局势正在不可挽回地向着荒谬喜剧狂奔而去。

整场对话中,两个人将「内裤」这个词重复了整整十五次,库德里亚夫采夫多次检查过那条内裤和纳瓦利内当天穿的羊毛裤子,确保它们上面没有遗留下来的「诺维乔克」,并努力试图通过强调这一点来证明自己的负责和称职。对于纳瓦里内「为什么任务没有完成」的质问,他则把问题归结为运气不好 —— 没有人想到飞机会那么快决定迫降,也没人想到那时鄂木斯克机场会恰好有救护车待命,而救护车上的医护人员竟然会有、并且马上给纳瓦里内注射了阿托品 —— 这是胆碱酯酶抑制剂的主要解毒药。

这一系列巧合救了纳瓦里内的命,打通库德里亚夫采夫的电话或许也是幸运之神再次眷顾纳瓦里内的结果。21 日,在被问及「怎么敢直接让纳瓦里内打电话,不担心他的声音被认出来」时,纳瓦里内团队发言人回答说:「老实说,没人期待对话会超过十秒钟。」

但这场堪称「直钩钓鱼」的骗局真的钓到了大鱼。纳瓦里内与库德里亚夫采夫的通话现场,有多位记者旁听,而对此一无所知的库德里亚夫采夫甚至还在纳瓦里内表示「如果有需要未来我会再联系你」之后迅速提出请求,「我们没有用普通电话说些什么,是吗?」

「当然,我们没有用普通电话说到什么。」纳瓦里内回答,「我会感谢您的上级安排这次对话。」

黑色幽默

录音公布近六小时后,FSB 终于给出回应称,纳瓦里内拿出的录音系「伪造」。与此同时,提前赶往库德里亚夫采夫住处并在他家楼下的车里发起直播的纳瓦里内团队律师索博尔在现场被捕。俄罗斯外交部则在不久后旧事重提,指责国际反化学武器组织不负责任,没有在调查纳瓦里内事件时采纳俄罗斯提供的证据。

考虑到 14 日 The Insider 与 Bellingcat 的联合调查发布之后,德国方面已经就此事正式启动刑事调查(而俄罗斯则以没有受害者为由没有立案),俄罗斯显然预料到了接下来势必有新一轮国际攻讦、争执与制裁。

· 讽刺漫画:研究内裤 / 网络

但经历过 MH17 调查和毒杀特工案以后,已经没有人真正期待类似事件会得到什么实质性的结果。而仅从曝光程度来说,纳瓦里内的目的恐怕已经达到了:他的视频上传三小时后播放量已达 350 万,库德里亚夫采夫在录音中对于此前已经出现在联合调查中的 FSB 雇员身份的确认,从侧面证实了此前调查的准确性,而他提供的新的相关人员姓名则进一步为媒体指明了方向。

更具传播效果的则是,这个在不可思议情况下发生的电话再一次暴露了俄罗斯情报机关如今匪夷所思的官僚刻板作风与疏忽大意:此前充当这个段子手角色的一直都是俄军事情报局 GRU,三年前毒杀特工案,经手的 GRU 特工为了回单位报销路费而暴露了自己,已经犹如「杀手贴发票」笑话的现实版,如今 FSB 也加入了惊喜大礼包,而且,还是 FSB 最机密、最核心的部门之一。

14 日的调查中,两家媒体已经曝光了本次执行任务的 FSB 绝密部门外勤局法医研究所,又称 NII-2 或军事部门 34435。按照调查所说,该部门「在调查后苏联时期的所有重大事件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例如 1999 年公寓爆炸案,库尔斯克核潜艇事故,别斯兰和北奥塞梯的人质劫持以及圣约翰岛的爆炸」。

· 12 月 14 日调查中公布的 NII-2 所在地外景 / The Insider

同时浮出水面的则是这个绝密部门此前拥有的一系列丰功伟绩,例如使用各种匪夷所思的手段暗杀苏联 / 俄罗斯在国外的敌人。甚至,由于其秘密实验室的高度机密性,它还被认为曾经在 1991 年「8.19」事件中被用作临时「作战室」。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只应该出现在大制作谍战剧中的神秘机关,如今却贡献出了俄情报部门系列笑话中的全新版本:内裤下毒,下毒后负责洗内裤,然后又被一个几乎赤裸裸的骗局套路得一干二净。如果说攒发票、拼车位听起来还像是经济下行时期普通人的日常(特工也是人!),偷内裤洗内裤的工作内容已经忍不住让人感慨,这工作真不是人干的。

三年前毒杀特工案后,各路媒体曾就 GRU 不可思议的拮据和失准进行过一番热烈讨论。大部分人将这种毁灭性的表现归结于苏联解体后该机关经费的剧烈削减,但尽管马脚已经露得如此拙劣,两名在监控录像中曝光了面部、随后甚至也接受了公开采访的特工并未获得任何处理。

三年后,更出人意料、也更为喜感的情节再度曝出。录音公布十二小时至今,俄语网络已被相关段子和衍生梗淹没。毕竟事已至此,除了笑,还能怎么样呢?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世界说(ID:globusnews)

大象公会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上一篇

冬季室内更需要保湿,加湿器该如何选?

下一篇

错了!重来!北方冬天的正确打开方式

你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