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蕾配得上这份自信

文 / 晕车车

编辑 / 李霁琛

这两年在综艺或是访谈中见到郝蕾,印象最深的是她身上的自信。

前两天她在《我就是演员》上鼓励张檬(不是萌),说:” 即使我胖成这样了,我还是非常自信地坐在这里,因为我的演技是谁也拿不走的。”

很多人说这样的话,其实会透出点心虚的意味,似乎嘴上的自信是在掩盖内心的焦虑,但郝蕾不会让你产生那样的感觉,她的神情告诉你,她的自信是骨子里的,由内而外。

哪怕她也在上综艺,也接烂片,但她的脸上还是能流露出那种 ” 爱谁谁 ” 的气质,钻进尘埃里的她,似乎也并不会低下身段。

人到中年,郝蕾的资源并不算好。

她是娄烨的御用,但上一次主演娄烨的电影,已经是八年前的《浮城谜事》。很多观众记得她在《亲爱的》和《黄金时代》中的演出,但那两部片子上映,也都是六年前的事情了。近五年里,她演了不少电视剧,和何冰一起演的那部《情满四合院》还不错,其他的就难说成功。喜欢郝蕾的影迷可能都不太愿意承认,郝蕾这几年出演的电影,烂片多过好片,什么《梦想合伙人》,什么《监狱犬计划》,都挺辣眼睛。

但郝蕾依然自信。

她不否认自己很多时候拍片就是为了赚钱,节目中,她还说自己没有章子怡幸运,说自己是拍烂戏长大的。

但她明白,有演技傍身,就还有机会演到好角色。国内的中年女演员惯常焦虑,日常诉苦,郝蕾没有,她挺淡定的,一线还是二线对她来说可能本就没有什么不同,一个连代表作都不能提的女演员,或许早就学会了不在意。

对一些事情不在意,对另一些事情就会格外在意。她在意演技,在意演员最基本的业务能力。

” 郝蕾真敢说 ” 上过热搜。

聊起演技,她滔滔不绝,一针见血,评价演员,她也毫不留情。

她评价 ” 炸裂式的演技 “,就四个字:非常可笑。

有人说她没情商,或许是吧,但说白了还是骨子里的自信驱使她能够说出那些话。

有时候看着现在的郝蕾,挺感慨的,这不是那种 ” 沧海桑田 ” 式的感慨,有的人几十年过去变化太多,让人感慨,郝蕾则是几十年过去了仿佛都没怎么改变,身材是胖了,但气质没变,自信没变。

这么些年过去,郝蕾还是那个郝蕾。

如孟京辉说的一样:郝蕾就是郝蕾,干什么事儿都轰轰烈烈。

很多人视郝蕾为异类,说她情商低,可惜有这样的资质却混不成大花旦;支持她的人视其为文艺女神,说这个时代配不上她。

不论正反方,反正就不是个正常的明星样子。

但在我看来,郝蕾反而是太正常和原始了,才会被大众 ” 神化 “。

我们的伪装太多,也太懂得什么话应该说什么话不应该说,话语每每说出口前就先自我审查了一番。

所以尤其是看到这些口无遮拦的公众人物,难怪会被吓到:” 天呐,她是不是疯了?”

她说,我活到 80 岁,就演到 80 岁,除了演戏,所有的事情都不是我的工作,包括接受采访。我的梦想是我的名字可以出现在表演教科书上。

这和一个好演员应该有的职业精神和奉献、追求,甚至是傲慢。

她说:” 我不想每天趋炎附势地活着,勇敢地放弃错的,对的就会向你走过来。”

这是每一个个体都应该尊重的价值认同,” 做自己 ” 向来是被标榜的生活态度,怎么一旦实现了就像洪水猛兽一般。

大家不能接受真实的东西,真怪。

郝蕾能说出这些话,是诚实的性格使然,她的演技也够支撑她的 ” 敢说 “。

郝蕾的演技是公认的好,有人不吝用 ” 最佳 ” 来形容。

贾樟柯将她比作于佩尔,玛鲁施卡,他说:” 郝蕾的表演让我们找到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在电影院里偷偷哭一场,灯亮后继续当强者。”

贾樟柯与郝蕾合作的《河上的爱情》

难说郝蕾是如何炼成自己的演技,她说自己是个童星,不是因为演戏长大,而是从小就对演戏有着很强的渴望。

三岁就说长大后要进到 ” 电视机 ” 里去,十六岁进了长春电影制片厂,十八岁考入上海戏剧学院,开始专业的学习。

1997 年,《十七岁不哭》播出,在当年各大电视台收视被《水浒》制霸的时候,这部规模很小的、没想到能红的青春题材电视剧获得了飞天奖和金鹰奖,成为很多人看过的第一部青春剧。

顺带说下,这部剧只有十集,安利

这是郝蕾的出道作,当时还在念大一的她在剧中饰演女主角,性格豪爽要强的杨宇凌,一如台词所说 ” 杨宇凌,宇宙的宇,盛气凌人的凌 “。

剧中的男主角李晨说,郝蕾总是我们当中的亮点。

随着《十七岁不哭》的热播,郝蕾红了,接着拍摄了许多电视剧。

比起杨宇凌这种单纯、不需要怎么发挥演技的高中生,她更喜欢《姐妹》里的殷小麦,一个从农村到城市奋斗,最终成为女企业家的的外来妹。

因为角色和自己反差大,所以需要特别下功夫,很过瘾。

郝蕾对角色的尝试范围很大,都能做到演什么像什么,不单是文艺这一个标签。

《少年黄飞鸿》里的十三姨,《少年天子》里的静妃都是可以写到表演教科书的角色。

访谈中,郝蕾提到拍摄《少年天子》时,总导演说她有一场戏没有表现出坏人做错事后被质问的恐惧感。

郝蕾很不客气地说:恐惧式的表演是我在二十多种方法里选择出来的比较普通的一种。

她走入了静妃的内心,一个坏人知道自己是坏的还会去做坏事吗?

正因为郝蕾对角色的思考和复杂有层次的表现,将这么一个宫斗剧中常见的黑化角色演绎地有血有肉,而不是一个 ” 疯子 “。

眼神有戏,像被点了高光

这时候郝蕾 25 岁,年轻有作品,颜值高,演技佳,大花旦的路就在脚下。

然而郝蕾演了话剧《恋爱的犀牛》,接了娄烨的那部电影,这从市场来看实在不是明智之举,但是郝蕾也因此遇到了这两位她最感谢的导演,孟京辉和娄烨。

郝蕾在《恋爱的犀牛》里唱了一首《氧气》,被娄烨放到了那部电影中,也是听了这首歌,大家才发现原来郝蕾也可以是一个很好的歌手,她的声音飘忽不定又危险、坚决,像在冰刀上起舞。

她用表演的诠释来唱这首歌,演员的敏感度让她得以充满画面感地表现一首歌曲。

就算在唱歌,仍是她表演的一部分。

经过明明和余虹这两个极具情感,烈火焚烧若等闲的角色,郝蕾也更像是她口中说的艺术家了。

” 控制不了身体里的能力,欲望、荷尔蒙,所有一切对世界的企图都要从身体里喷出来的感觉 “,这是廖一梅对角色的描述,也是对郝蕾本人的描述。

只是在这儿,艺术家的路不好走,娄烨那部电影被禁映,也或多或少使她失去了爱情。

这之后郝蕾沉寂许久,出现在公众视线里,很多都是关于绯闻和婚姻。

2010 年,钟孟宏导演的《第四张画》让郝蕾获得了她最有重量的一个奖项:最佳女配。

这样一个优秀的女演员,却没拿过多少大奖,难怪不少人叹息 ” 时代配不上郝蕾的演技。”

只不过对于郝蕾的影迷来说,不需要一个奖项来夸她,郝蕾本人对演技的钻研,也不需要一个个奖杯来说明。

郝蕾曾经说过希望大家将来会以 ” 艺术家 ” 来称呼她,也自信满满地说 ” 你听过一句对姜文最好的表扬吗?,演员分三种:男演员、女演员、姜文。我争取让它成为四种:男演员、女演员、姜文、郝蕾。”

但现在,她无所谓别人怎么评价她,” 作为艺术家来讲人格的遗产是作品,至于其他人应该怎么说,跟我的感知是没有关系的。”

从前她会跳到人堆里跟人们辩,非要分个对错,现在她 ” 消停 ” 了。

郝蕾好像变了,释然了许多。

这种改变更像是自我认可后,转向内在的进化,不再需要外界的评价。

她换了个方式切入这个自己从来都不合时宜的世界,从宣泄变成了观察,可那股绝不迎合的劲儿不曾改变。接受采访,说些实话,照样吓到别人。

就像左小祖咒曾问她:听说你是演员里唱歌最好的,你从来不屌别人?

郝蕾笑着回答:是,我谁都不屌。

电影爬虫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上一篇

是什么大剧,让影帝大咖下凡?

下一篇

刀砍前女友,深陷财色门,温兆伦如何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你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