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灵奖得主Bengio的AI公司,都不得不「2折出售」了

曾被估值 12 亿美元,如今仅以2.3 亿美元被抛售。

甚至,在调整和支出后,谈妥的最终价可能只有 1.95 亿美元。

这是 Yoshua Bengio、Jean-FrancoisGagn é 等人联合成立的公司Element AI,曾获来自微软、英特尔、麦肯锡、加拿大政府等大型机构约 2.6 亿美元的 4 轮融资。

作为 2016 年 10 月才成立的 AI 独角兽、曾经最大的 AI 初创公司之一,Element AI 的最终价值却只有预估的 2 折。

据加拿大《环球邮报》获得的机密文件显示,这家公司在出售自己时已 ” 身无分文 “:

资金和期权都用光了。

即使有着图灵奖得主、深度学习 ” 三巨头 ” 之一Yoshua Bengio的名声加成,也无法挽回这家 AI 公司的价值消融。

从 12 亿美元跌落至 2.3 亿美元,期间发生了什么?

AI 人才收购

据加拿大《环球邮报》获得的机密文件显示,Element AI 将自己出售给硅谷软件公司 ServiceNow 时,不仅没能履行早期承诺,也难以再筹集资金。

而且从 ServiceNow 这次收购的目的来看,它们想要的并不是 Element AI 的业务。

这次收购的重点,仅仅在于获得技术人才和 AI 能力。

一位 ServiceNow 的发言人证实,这次的全面收购,会保留 Element AI 的大部分人才,包括 AI 科学家和从业人员,但整合需求后将关闭其现有业务。这位发言人表示:

我们希望在交易完成后,减少大部分 Element AI 的客户。

为什么会导致这样的结果?

《环球邮报》认为,这家公司大肆招聘顶尖人才、大量进行宣传投资的行为,与它建立软件业务的初衷背道而驰。

为了建立起创始人所宣称的 ” 超级信誉 “,Element AI 曾经招聘了一大批加拿大和国外的顶尖人才,并开设了全球办事处,甚至包括一家用于实现 “AI 向善 “(AI for Good)的英国公司。

目前,这家提供无偿服务的英国公司,员工人数已扩大到500 人。

不仅如此,Element AI 在宣传方面进行了大量投资。它仅仅在成立 9 个月后,就筹集了 1.02 亿美元的风险投资,不到 4 年时间里,这家公司已经融资约 2.6 亿美元。

与拿到融资后踏实做业务相反,这家公司背后却在偷偷地推销自己。

《环球邮报》表示,这家公司除了发起私募以外,还曾于 2018 年 12 月,要求财务顾问 Allen&Co LLC 帮助其寻找潜在买家。

相比于大肆招聘和宣传,这家公司的实际盈利也并不可观。

据德勤统计,到今年 11 月下旬,Element AI 的年收入仅为1000 万至 1200 万美元。

德勤在估值 Element AI 的时候甚至认为,这家公司在 2019 年融资时的价值仅为 7600 万美元,今年更是缩水至 4500 万美元。

那么,Element AI 的实际业务,究竟是什么呢?

Element AI 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Element AI 于 2016 年 10 月,在加拿大蒙特利尔成立人工智能企业(微软等领衔创投),至今已有 4 年之久。

根据其官网发布的消息,它要做的事情就是:

让人类和机器更加协同地工作。

然而比起使命来说,更让人吸睛的,是它在短短几年时间里的融资速度。

根据 Chrunchbase 数据显示,仅在成立半年多后,即 2017 年 6 月,便揽获了腾讯、英特尔、Data Collective 等企业抛出的 ” 橄榄枝 “,拿到高达1.02 亿美元的 A 轮融资。

随后还有加拿大政府提供的500 万美元的支持,以及 2019 年 9 月的2 亿加元的 B 轮融资。

这让 Element AI 迅速跻身 ” 全球最大独角兽 ” 之一,估值一路飙升至 12 亿美元。

为什么能在如此短时间内,融到这么的资金?

明星团队是核心的原因。

首先其创始人之一,是我们熟知的 ” 深度学习三巨头 ” 之一的Yoshua Bengio。

他的存在,无疑对 Element AI 的科研能力,打上了一个 ” 硬核 ” 标签。

此外还包括人工智能专家 Nicolas Chapados、Jean-Fran ois gagn é、Anne Martel 等众多大咖的加盟。

加之 Bengio 除本人之外,其领导的蒙特利尔 MILA 实验室,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深度学习学术社区。

如此看来,团队实力、拥有的智库,这块是拿捏到位了。

其次,是业务方向。

从官网所提供的公司能力来看,主要聚焦在了 ” 人工智能战略咨询 “、” 专家匹配 ” 和 “AI-as-a-Service”(AIaaS)。

换言之,Element AI 要做的事情,像是人工智能领域界的 ” 麦肯锡 “。

例如目前已经提出的一个产品Knowledge Scott,其目的就是将 ” 数据转换为知识 “,以此来达到提高工作效率的目的。

包括其他两款产品Document Intelligence和Access Governor,也是基于对数据的深度挖掘,来应对业界的需求。

嗯,是有点” 数字化转型 “的味道了。

……

但实际结果,刚才也讲到了,其实是失败的,毕竟连 Bengio 本人都否定了 Element AI 的价值。

更有 Reddit 网友评论说,” 能在如此驾驭炒作的浪潮,让人震惊 “。

但这件事情令人唏嘘的一点是,竟然连深度学习三巨头之一的 Bengio 带头,也能让其公司走至今天这一步:

这些人得到了世界上所有的资源,拥有疯狂的早期融资,有背后的顶级人才库(MILA),有世界上最支持风险投资的政府之一。但却成为了一个笑话。

然而,细想一下,类似 Element AI 这样的事情,还真并不少见。

AI 炒作巅峰已过去?

” 三年半亏损 23 亿 “、” 四年亏损 73 亿 “、” 研发投入偏低 “、” 毛利率低 ” ……

这是部分 AI 独角兽公司在披露招股书后,外界对于 AI 公司营收难的感叹。

自 2019 年以来,即使当初的 “AI 四小龙 “,已有 3 个正式启动了 IPO 计划,但市场对于 AI 独角兽们 ” 估值过高 “、” 盈利能力不足 ” 的质疑仍然存在。

现在,即使是昔日深度学习 ” 三巨头 ” 之一所成立的公司 Element AI,也逃不过被抛售的命运。

据亿欧智库统计,自 2012 年起,中国人工智能创业热潮启动,至 2016 年达到顶峰,随后创业数量逐渐降低。

到 2020 年,AI 新创企业仅为 2019 年的12.5%,AI 窗口期正在迅速关闭。

△图片来源于亿欧智库

从投资角度来看,中国 AI 私募投资热度在 2017-2018 年达到顶峰后,投资频次和额度也开始逐年回落。

亿欧智库预测,2020 年全年投资频数,将回缩至 2019 年全年水平的 50%~70%。

div id=”id_imagebox_15″ onclick=”>

△图片来源于亿欧智库

随着窗口期的缩窄、私募投资趋于饱和,AI 行业的 ” 冷静期 ” 也悄然而至。

现在的 AI 公司,也正面临 ” 重估 ” 和 ” 清算 ” 的命运。

再回看 “AI 四小龙 “,从最初一同进军人工智能视觉算法,到如今早已细化向不同的赛道,寻找差异化的商业落地模式和发展空间。

依图自研芯片 ” 求索 ” 的正式商用、落地,此后提出 ” 算法即芯片 ” 的概念,在造芯之路上前行。

旷视在招股书中,屡屡提及 ” 解决方案 “、”AIoT” 等物联网概念,致力于在这一方向走出新道路。

商汤已被贴上了 ” 算法工厂 ” 的标签,将自己的 AI 能力推及到千行百业中。

而云从,则已经演变成了一家操作系统公司,专攻人机协同操作系统。

面对 AI 公司商业化落地难、盈收难的问题,吴恩达就曾经在公开场合表示:

团队建设不能仅依靠明星工程师,而是要建立一个完善的、跨学科、跨职能的团队。

而 Element AI 的先例,也已经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人工智能企业,已经逐渐从早期技术驱动,逐渐向商业化驱动发展。

而场景的适配性,也将成为 AI 落地的关键环节。

参考链接:

ServiceNow is acquiring Element AI, the Canadian startup building AI services for enterprises

https://www.reddit.com/r/MachineLearning/comments/khin4c/n_montrealbased_element_ai_sold_for_230million_as/

https://mp.weixin.qq.com/s/00R101eK0OFC0GVNyapZDw

量子位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上一篇

2D动画唇动合成,根据语音自动生成动画人物口型

下一篇

马斯克自曝:至暗时刻求苹果收购,库克连瞧都没瞧一眼

你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