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没了,但这场闹剧还没完

最近有个瘆人的词,频繁上热搜——

阴婚。

相关新闻,都能把人吓得够呛。

有女子尸体还没火化,就被家人送去当阴间新娘。

有的去世 12 年,还被挖出来,重新嫁人。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阴婚已经形成「产业链」。

有人斥资十余万,专门经营阴婚生意。

每桩婚事,都明码标价。

说实话,这些新闻,看得鱼叔不寒而栗。

斯人已逝,不但没有得到起码的尊重,反而继续被活人支配。

这种封建陋习,早就被呼吁禁止。

但没想到,2020 年都快过完了,阴婚还在盛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阴婚,在国内已有 3000 多年历史。

阴婚的方式,最早有三种:

女死男娶,叫娶鬼妻;

男死女嫁,叫嫁鬼夫;

男女双死,叫鬼娶鬼。

在古代,「娶鬼妻」和「嫁鬼夫」是最恐怖的阴婚方式。

因为两者都是活人与死人的阴阳配。

有些生者被骗去阴婚,事前根本不知道成亲对象是死是活。

《京城 81 号》里,林心如饰演的女主角,就被骗去嫁鬼夫。

直到拜堂时,才发现自己要嫁给一个死人。

但为时已晚,她被人按住,与公鸡对拜。

而后,被活活扔进鬼夫的棺材里,强行「洞房」。

可怜的女主,毫无反抗之力。

而「娶鬼妻」的可怕程度,不亚于「嫁鬼夫」。

《尸忆》就还原了这个风俗。

古时候,有人为了给死去的女儿,找个活丈夫。

会故意在街上,扔一个红包,里面藏有符咒和死者的头发。

假若有单身男子捡到,就要被强行配阴婚。

女方家人知道,没有活人愿意娶鬼妻。

于是,想到利用人的贪念,强行作配。

实在是阴险狡诈。

如果说,以上只是古早的残酷历史。

那么接下来,鱼叔将带你体验当下的恐惧。

新中国成立后,阴婚陋习陆续被破除。

但人们心中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并没有就此消失。

在广大农村地区,仍然存在阴婚,其中最常见的,就是死者与死者的婚配。

2008 年 8 月,河北沧州人康翠翠,被丈夫怀疑有外遇。

二人发生激烈冲突,一气之下,她喝百草枯自杀,以证清白。

死后,康翠翠被婆家葬于祖坟。

十二年后,奇怪的事发生了。

婆家扫墓时竟然发现,康翠翠的坟墓被盗。

尸体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一颗大红萝卜。

婆家报警后才得知:

康翠翠被娘家人偷偷挖走,以 8 万元的价格,卖了配阴婚。

康翠翠生前被污蔑,无人伸出援手。

她宁愿选择最极端的方式,来力证清白。

但死后仍旧不得安宁,反而被当成了一件商品,任人买卖。

有记者前去康翠翠的老家暗访,发现了更可怕的现实——

那里的人们普遍支持阴婚。

甚至,有人专门开了介绍阴婚的婚介所,随时在微信群里,更新女尸的信息。

有的父母,甚至在女儿死前,就谈好了阴婚。

等到孩子快不行的时候,直接把人拉到阴婚对象所在地的医院。

只要一断气,立马合葬。

男方家人还会对外炫耀,儿媳妇是带着气嫁过来的,很有面子。

这些过早逝去的生命,到死后都没逃过被物化的命运。

尸体被明码标价,变成一具具待售的商品。

她们被卖掉的,仅仅是肉体吗?

不。

还有,逝者的尊严。

为什么会有阴婚?

30 年代,研究民俗的学者黄石总结过几个原因,今天仍然适用。

首先,阴婚来自父母对子女终身大事的执念。

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父母必须要看到子女成立家庭,才算完成使命。

如果孩子提早去世,便成为了父母心中永远的愧疚。

愧疚什么呢?

愧疚子女,尚未嫁娶就离世,没来得及享受人伦之乐。

于是设法完成阴婚,了结心愿。

其次,结了阴婚才能葬入祖坟、投胎转世。

在《安塞县志》(民国十四年本)中,有记载:

「若子女夭伤(殇),不家哭,母疼念,赴山原号叫,然率外掷不为瘗,谓死即孽种,不抛残之,恐再来也。」

什么意思?

如果子女不是正常死亡,就会变成孤魂野鬼,祸乱阳间。

于是,人们对家庭成员意外死亡,有强烈的恐惧心理。

因此要安排阴婚,才能把死者葬入祖坟,安定亡灵,让其投胎转世。

一些地区的习俗中,提早过世的男光棍,没有资格进祖坟。

他们只能葬入孤坟,而孤坟会影响到家族的「香火」。

因此,这类男性逝者往往会被配上阴婚,以避免给家族带来断子绝孙的厄运。

这不仅是封建迷信思想,更是传统婚育观念在作祟。

除此之外,阴婚还有一个让人想不到的目的——攀关系。

《最爱》里,靠卖血致富的赵齐全,害得村民感染了艾滋病。

他的儿子,被愤怒的村民给毒死了。

没多久,赵齐全就为儿子安排了一场阴婚。

但他不仅是为了儿子的终身大事着想,还意图要攀富贵。

给儿子找的阴婚对象,是县长亲戚的女儿。

事成之后,他就可以跟亲家经营房地产了。

赵齐全们,把阴婚当做一种利益交换。

所以,他们办一场阴婚,就跟办一场正常婚礼一样隆重。

彩礼、嫁妆一样都不少。

纸车、纸房样样都齐全。

发现没?

办阴婚的所有动机,都来自活人的自我安慰。

这就是一场,活人做给活人看的闹剧。

满足了一己私欲,却滋长了无穷祸害。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搜索关键词阴婚 / 冥婚,会发现仅 8 年间就有近 200 起相关案件。

其中,大多都跟贩卖尸体配阴婚相关。

有需求,自然就有市场,哪怕这是非法勾当。

阴婚市场之庞大,超出我们的想象。

《中国新闻周刊》的报道《中国冥婚现象调查》中写到:

在山西临汾市洪洞县某医院里,一旦有年轻女孩病危,立刻会引来十几个丧子家庭争抢。

在阴婚市场上,年轻女尸最为抢手。

根据新鲜度、年龄、样貌、婚否、学历、家庭等因素,定价在几万到几十万不等。

病死的女尸比交通事故致死的女尸价格高,刚刚病死的女尸比早已离世的价格高。

「所以,年轻漂亮的、刚刚病死的、家庭条件好的女尸最值钱,15 万以下连骨头都买不到。」

年轻女尸,供不应求。

于是,有人开始做盗墓贼,深夜偷尸,深山交易。

更有甚者,起了邪念,蓄意杀人卖尸。

这些不法之徒,把目光瞄准到年轻女性、有智力障碍的女性身上。

2004 年,山西霍州妇女汤某,听说女尸在阴婚市场能卖钱。

便把女儿 12 岁的同学狠心勒死,卖了两万多块钱。

2007 年,河北临漳男子宋某,为了谋取阴婚暴利,杀害 6 名妇女。

其中,4 名有智力缺陷,剩下 2 名,是他骗雇的保姆。

2016 年,一位西北母亲将 47 岁的智障女儿介绍给某男子。

第二天,女儿就被杀害,以 4.02 万的价格卖去配了阴婚。

看着这些新闻,分明感到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封建腐朽气息。

即便,阴婚涉嫌违法,破坏社会风气,但依然屡禁不止。

还记得山东女孩方洋洋吗?

去年,22 岁的她被婆家人禁食、暴打致死。

死后,又被娘家人配上了阴婚。

方洋洋的表哥称,阴婚是当地习俗:

「生前没有享福,安排阴婚让她死后过得好点。」

但是,这只不过是活人演给自己看的心理安慰罢了。

方洋洋生前遭非人虐待,瘦到只有 60 多斤。

死后,依然没有脱离任人摆布的命运。

只要阴婚继续存在,就没有人能保证,自己不会成为受害者。

为了赚取阴婚市场的巨额利润,无数人猩红了双眼,磨尖了刀刃,在暗处伺机而动。

这些人,利欲熏心,道德沦丧。

但造成一切悲剧的根源,不是金钱。

而是消灾辟邪的封建迷信;

结婚生子的病态执念;

重男轻女的性别偏见。

这些根深蒂固的观念,才是我们通往文明社会的最大阻碍。

最后,鱼叔想引用法律博主法山叔的一句话:

「一个文明的社会,一定是人与人之间互相尊重的社会。

这份尊重不仅应该体现在生前,还应该体现在身后。」

广西财经学院街舞社《殙》

全文完。

如果觉得不错,就随手点个「在看」吧。

独立鱼电影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上一篇

豆瓣9.1,神剧袭来,这老戏骨的演技简直炸裂!

你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