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萨摩耶数科董事长林建明:金融科技的未来,不在金融,在数字中国的全景

金融科技始于金融,如今开启了“二次创业”的新征程——向数字科技进军。

回顾近五年金融业发展历程,移动互联网掀起移动支付浪潮,受理环境线上化改造完成,为互联网金融打开流量入口,而后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应用催生了众多新的金融形态,重塑金融服务产业链上下游格局。

海量的用户涌入互联网金融,传统的风控模型捉襟见肘,难以高效识别智能终端背后的信用风险,金融机构对用户管理和风控升级需求倍增。这时,一大批金融科技巨头趁势而起,深度参与金融业资源配置,尤其是在资金分配和分散风险方面。

金融科技抓住了金融业数字化升级红利,在技术开发和场景应用上不断迭代,完成自身商业模式和服务能力的打磨。数字化转型从金融延展到各行各业,金融科技所具备的新兴科技先发优势,也迎来一个更大的机遇,即用科技赋能数字中国。

近些年实体因数字化转型需求而产生的市场缺口非常大,特别是疫情之后,零售、餐饮、教育培训、医疗、制造业等场景急需线上化、智能化改造。这种数字化改造既包含内部治理数字化,又涉及对外服务的数字化,给金融科技服务商的业务拓展带来诸多机会。

图:萨摩耶数科董事长林建明

当前,在赋能产业各方数字化转型领域已经出现了金融科技的影子。萨摩耶数科董事长林建明在第十七届中国国际金融论坛上发表了主题为“金融科技的未来,不在金融,在数字中国的全景”演讲,其中就提到以数字化、智能化为代表的金融科技正不断走向深水区,基于“数字”这个枢纽点,联结起了金融数字化和产业数字化这两个意义重大而深远的命题。

从国内金融科技服务商的发展内涵演变来看,金融科技的服务边界被重新定义。金融科技的核心在于专注服务效率和质量的提升,在金融科技融入数字中国之中,它的核心随之被植入各行各业。

金融只是科技的起点

科技与金融的交融贯穿于互联网发展的各个阶段,从PC时代到移动互联网时代,金融科技大致经历了三次迭代。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互联网概念被引入中国,大型金融机构和监管系统初步探索电子化改造,金融科技雏形开始出现。

进入21 世纪第一个十年,互联网商业化提速,电商兴起带动金融线上化,一批为金融机构提供营销、电子交易、在线支付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和金融科技服务商应运而生,金融科技逐步渗透到金融业务的前端。

近年来,伴随移动智能终端设备全面覆盖,移动支付成为主流,金融展业环境被重塑,牵引金融科技快速发展,迈入成熟阶段。金融科技通过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技术推动金融创新,形成链接金融机构、金融服务和用户的数字化商业模式。

金融科技这种智能化、数字化服务模式,从赋能金融业市场前端的线上化逐渐延展到中后台智能化,成为拉动金融业增长的重要引擎。在金融科技重塑融资、投资、保险、交易等金融服务过程中,出现了京东数科、萨摩耶数科等行业领先的金融科技公司,它们以数字科技应用和创新产品帮助金融机构数字化转型。

以萨摩耶数科为例,在营销、产品、运营、风控、治理等维度,为金融机构提供一整套数字科技解决方案。据统计,截止2020 年12 月,萨摩耶数科已与包括商业银行、持牌消金和小贷公司在内的近100 家持牌金融机构达成合作,已累计为持牌金融机构输出了6000 万+用户。

金融科技能在较短时间内穿透金融机构的营销、获客、风控、贷后管理以及公司治理,主要源于金融行业数字化程度较高。金融科技发轫于金融,同样能超越金融,反哺社会经济生活数字化变革。

数字经济最重要的生产要素是数据,算法的优化和模型的迭代必须建立在大数据基础之上,金融服务背后丰富的数据和应用场景,为金融科技的落地提供了生态土壤,一系列数字科技工具在反复打磨验证过程中趋于成熟。

就本质而言,金融科技主要是通过技术手段推动金融创新,重塑基础设施,把分散、无序的业务单元数据化、系统化,进而更加高效地配置资源。

金融科技发展的背后,核心驱动要素在于大数据和数字化平台能力,当这些能力与其他产业发生更紧密的融合时,也可以进化成赋能企业精细化运营、降本增效的数字化解决方案。从长远角度来看,金融科技作为一种先进生产力对整个商业活动的作用举足轻重。

数字中国才是未来

2015 年12 月16 日,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幕式上“推进‘数字中国’建设”内容被提出,之后建设“数字中国”被写入了党的十九大报告。数字中国作为新时代的国家战略,是驱动引领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新动力,涵盖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各领域信息化建设。目前,各领域均在进行数字化转型,以求尽快建成数字中国。

金融科技归根结底是数字中国时代下的产物,从金融科技中抽象出来的数字科技,也将服务数字中国的发展。换言之,数字中国战略方兴未艾,未来金融科技的价值将在数字中国全景中实现。

本身作为连接实体与资金方的桥梁,金融科技在服务产业时渐渐意识到各类实体存在的数字化转型难题。随着金融科技触角的延伸和数字科技能力沉淀,金融科技企业开始渗透金融以外的场景,充当它们发展道路上的智能引擎。

林建明谈及金融科技的未来时,也指出:对科技公司来说,我们的全量客户,就存在于全社会各行各业的经济体,也就是实体经济,尤其是数以千万计的中小微企业。

实体经济数字化,是以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以信息网络平台作为重要载体,通过信息通信技术提升企业运营效率并优化管理结构。金融科技企业所具备的数字科技能力,如数字营销、生物识别、大数据建模,能与实体经济数字化转型无缝衔接。

随着数字中国战略的推进,中国数字经济的发展空间逐渐被打开,为金融科技开辟新战场创造了条件。中国有万亿个市场主体,还有政府部门、学校、医院、事业单位等组织机构,它们都需要数字科技赋能,但这块市场大部分处于空白状态。

从金融科技企业的实践来看,部分企业已调整战略布局,兼顾金融与非金融业务,服务触达政府组织、零售、餐饮、三农等领域。以萨摩数科为例,近两年与政府监管部门一起搭建数字监管平台,与线下零售商场超市一起探索顾客画像及新型交易模式,把智能识别、数字监控技术运用到农产品批发交易、农畜养殖屠宰乃至田间地头。

新冠疫情倒逼实体数字化转型,数字科技能力也从可选项变为必选项,这将加速金融科技延伸服务广度,把数字化血液灌入实体的体内,帮助实体降本增效。数据表明,数字化转型可以使相关制造企业成本降低17.6%,营收增加22.6%。

“对数字科技来说,金融是起点,不是终局。”林建明认为金融科技的未来在于服务普惠群体,让普罗大众享受到更智能、更便捷、更温暖的品质生活;服务实体经济,用最新科技成果打通实体产业转型升级的任督二脉;服务智慧社会,使社会进入自我运转、自我规范、自我进步的后现代共享时代——这便是未来数字中国的美好蓝图,也是金融科技必须承担起的使命和追求。

在数字化愿景中,每一个企业都向往成为数字科技型公司,拥有更加智能化的管理运作模式。金融科技历经金融业转型迭代,一路摸爬滚打积累的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开发和应用能力,必将成为数字中国基础设施上的重要一环。

网友投稿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上一篇

掘金手游千亿市场,京东如何做到进击每一步的“稳准狠”?

下一篇

建群太麻烦?试试酷客SCRM一键拉群,效率翻几番

你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