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嘲讽,我更希望他们出圈

最近,有一档综艺节目实火。

自开播以来就频上热搜。

但也带来了大量的争议。

有人吐槽,男嘉宾油腻,整体水平太需要提升。

有人直呼,笑死我了,可以当成喜剧节目看。

这些声音之外,我看到的却是娱乐圈的众生相——

《追光吧!哥哥》

其实,它的制作团队还挺硬的。

据说,优酷、东方卫视、灿星制作三家都拿出了高配的班底(并在优酷、东方卫视、BesTV、酷喵四个平台同步播出)。

图源 @少数派观点

节目一上线,观众把它视为性转版《乘风破浪的姐姐》。

但除了都是竞演类综艺,两者还是有很大不同。

对标《浪姐》,最后应该会有 7 人成团出道。

但《哥哥》不是。

只在最后选择一位「哥哥代表」,担任公益大使。

这样一来,节目弱化了竞争的概念。

他们甚至会用掰手腕和平板支撑的方式,来决定名次的前后。

整个氛围没有比赛带来的那种紧张,相反比较轻松。

难怪有人说它是一档喜剧综艺了。

而跟《浪姐》全是 30+ 女性的定位不同,《哥哥》是混龄男性艺人。

最年轻的丁泽仁,99 年生,才 21 岁;

最大的陈志朋,71 年生,已经 49 岁。

这年龄段,几乎涵盖了男团艺人的主流群体。

透过它,其实能够看到一个娱乐圈的残酷真相。

那就是,成为一个明星有多难,或者一个人要红 / 翻红到底有多难?

就拿陈志朋来说。

他红过,红到席卷亚洲的那种程度。

「追星」一词就是因为粉丝疯狂追小虎队的演唱会才来的。

但随着小虎队解散,他也沉寂了。

再回到大众的视线,已经是因为一些出挑的穿着太辣眼睛成为话题。

把自己青春里的美好滤镜,打碎了一地。

这次参加节目,也带着一些翻红的期许。

初演阶段,作为 21 位哥哥里最年长的他,第一个站出来。

挺着小肚子唱跳《燃烧我的卡路里》,那画面太魔幻。

还献上了一个「致命 wink」。

金星的反应过于真实了,直接闭眼不忍看。

表情包 get

以至于# 陈志朋 wink 之后金星的反应 #火速上了热搜。

「人气助力官」郑爽也在后台 cue 了一下他的肚子。

表演结束,「教导主任」金星直接指出:

「你的动作都施展不开,两个胳膊挠来挠去,我看出了年龄感,肚子我也看到了。」

连节目里的教导主任和人气助力官都这么直接,网友当然更是一顿嘲讽。

但是,昨天第三期播出的时候,金星和郑爽都大为吃惊。

郑爽看到陈志朋肚子上面的那圈肉不见了。

金星也说他这段舞跳得很灵活,油腻去了不少。

当杨幂得知陈志朋已经快 50 岁的时候,还能有这样强度的肢体动作,相当佩服。

距离第一次被群嘲,过去没多少天,陈志朋就瘦了 12 斤,不容易。

而他这段竞演前的表现,也赢得了全场赞誉。

他所在这组得分 25(满分 30),排在了第二名,让人刮目相看。

就在今天,陈志朋发微博称,又少了 2 斤。

其实,用「油腻」来定义陈志朋这样的中年艺人,显得过于苛刻。

正如豆瓣网友 @不良生说的:

「在爹味阶层里,为了活得或过得更好一点,看看我们身边,有几个男生人到中年还不油腻的?更何况是在更现实势利、人情冷暖的娱乐圈?这么一想,似乎对他们倒多了几分谅解。」

当然,明星作为一个职业,自律不是身体需要,而是工作需要。

其标准肯定要高于普通人。

这也解释了,要成为一个明星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

说起来,节目中有三个嘉宾,被称为《哥哥》三大「去油神器」。

凭借出色的表演和舞台魅力,让人在一片油田里,难得感受到了清流。

但在这之前,我都没听过他们的名字:

檀健次、肖顺尧、符龙飞。

他们都是初代男团的成员。

无不是阴差阳错而退出了男团,有的去拍戏,有的成了圈中路人甲。

符龙飞,十年前加入 JBOY3 组合,担任队长出道。

后来还与罗云熙组过「双孖 JL」组合。

而如今,罗云熙已经转成演员,红成一线。

他还是十年如一日地坚持唱歌、练舞,默默无闻。

以至于金星说,「要是不来这个节目,我都不知道你是何许人也。」

他比很多人都珍惜这个舞台,上台前说:

「这个行业就是这样,付出不一定有回报,所能做的,就是珍惜每次机会。」

但让他抓住了这次机会。

在结尾来了一段舞蹈 solo,一个后空翻引爆全场,金星也跟着节奏摆动身体。

算是初演阶段难得的炸场时刻。

赢得了金星的赏识,也让她从此记住了符龙飞这个名字。

檀健次,16 岁初入 MIC 男团。

进行了长达 4 年的半军事化全封闭训练,然后正式出道。

可后来没能继续,自然心有不甘。

由于初演时的出色表现,他被选为队长。

和烧饼、苏醒组成一队。

三人之中,唱跳功底最弱的,当属德云社的相声演员烧饼。

身为队长的檀健次,一遍遍陪着他练:「我想呈现一个相对完美的作品,而不是一个相对完美的檀健次。」

但培训时间太短,烧饼的提升有限。

于是,他们很聪明地扬长避短。

烧饼索性「本色」扮演一个拖后腿的角色。

他在完成动作时故意出错,然后另外两个哥哥纠正他。

把这支舞蹈跳出了音乐剧的感觉。

得到了一致好评。

以 26 分(满分 30)的成绩,拿下了一公小考的第一名。

肖顺尧,跟檀健次一样,也是 MIC 男团出道。

在初演时,带来了一首原创歌曲《197653》。

这也是当晚最有态度的一首歌。

是他看完电影《英雄儿女》后意难平写下的。

致敬那些浴血奋战的 197653 位忠烈英雄。

看完肖顺尧的表演,作为曾经男团的队友,也是十多年的兄弟,檀健次泪流满面。

符龙飞直言:「争气,没有给初代男团丢人。」

这也成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

真正有实力的选手,并没有热度,也没有话题度,以致于不受关注。

为什么?

很简单,娱乐至死。

相比于感动的泪水,嘲弄的笑声总是更能挑逗情绪。

比如,汪东城的臀桥,让郑爽直呼「我的亲爹啊」,白眼翻出天际,然后把头埋进了大衣里。

直接预订一条热搜,# 看完汪东城舞蹈眼睛进油了 #。

重金求一双没看过汪东城舞蹈的眼睛。

杜淳的塑料英语和广播体操舞蹈也被玩坏了。

弹幕里有人吐槽,「这是什么老年康复训练」(不过他确实是学了专业舞蹈 6 年,在一公小考中有了进步)。

也随之,杜淳连续上了几天的热搜。

只是,对于为此精心准备的檀健次、肖顺尧、符龙飞们。

过度娱乐化的群嘲和戏谑,无形中遮蔽了他们的努力。

其实。

他们更值得上热搜。

当然,衡量一个明星的价值,绝不是热搜决定的。

更应该看专业上的评价。

就拿胡夏来说。

歌手出道,当年一首《那些年》火遍大江南北。

走的是清新范。

一脸稚嫩的他,也已经到了而立之年。

这次登上舞台,他一改风格,要走出以前的舒适圈,不再唱慢歌。

而是选择了一首难度颇高的《饿狼传说》,又唱又跳。

这样的激情歌曲,跟胡夏的形象有着极大的反差。

但结果却被赞全场唱功最佳。

后台的陈志朋看了胡夏的表演,感动到流泪。

后来选择战队的时候,陈志朋就直接选择胡夏作为队长。

而在竞演前的内投环节,17 位哥哥中,有 12 位都给了胡夏一票。

他也毫不意外地拿到了内投第一名,成为在场人气最高的一个。

胡夏本人倒是十分意外。

他来《哥哥》,没有什么野心。

只是希望,「让大家看到我吧。」

回到这个节目最核心的问题——

哥哥们,到底为什么而来?

或者这样说,节目名字里的「光」,到底是什么?

按节目组的说法,是突破桎梏的力量,是不畏前险的勇气 …

都不够具体。

我觉得21 个人,就应该有 21 道光。

每个人心中的光是不一样的。

就像胡夏说的是一种。

陈志朋说的是另一种,「要做一个全新的自己」。

刘维也一改搞笑画风,用一首《不服》找回自己的初心。

循着光的方向追去,那束光到底是什么,其实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追逐这道光的过程。

明星追的是光,观众追的是星。

而追星的本质,就是观众的内心投射。

用他人实现自我价值。

但愿所有人都能被那道光治愈。

全文完。

独立鱼电影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上一篇

非洲人最时髦的衣服,是你扔掉的二手货

下一篇

王炸阵容果然够硬!这良心大片拍出了极致中国美

你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