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福被炮轰:用算法分配5000支新冠疫苗 医护人员只有7支

“5000支新冠疫苗,只有7支是为医护人员准备的。”这是斯坦福最新被曝光的“疫苗分配计划”。辉瑞疫苗上周紧急获得FDA批准之后,斯坦福大学有了第一批5000支疫苗接种对象名单。但在这些接种对象中,医护人员名额只占0.1%。

嗯,只有7个人被选中。

但在斯坦福大学,有1300多名医护人员、研究员,相当于只有0.5%医护人员被分配到此次名单里。

相反的,一些在家工作、不需要每日面对新冠患者的资深教员,反而大批量的被选中接种疫苗。

而这件事的始作俑者,竟是一个算法

斯坦福医学发言人Lisa Kim表示,

我们对疫苗分配计划执行中的错误承担全部责任。

我们原本意图是制定一个道德公平的疫苗分配程序。

对此,LeCun在社交网络上炮轰:这个“算法程序”是人用Excel选的吧。

事件详情

这件事之后,斯坦福大学医学中心不太平静。

这周五,就有超过100多名医生举行了抗议活动,不少医生举出“SHAME ON STANFORD”,“LACK OF PRIORITY”。

还有一些人表示,一线医生是这次疫情的HERO,但得到的支持却为ZERO

其中,一位急诊室的医生Daniel Hernandez博士说,

我在这里抗议是因为我们被多次许诺,将在第一波接受疫苗接种。

随后,斯坦福卫生局总裁兼首席执行官David Entwhistle来到抗议人群表示道歉,表示会纠正算法,制定新的疫苗分配计划。

而对于此次算法的“错误”,他解释道:

疫苗分配算法遵循联邦政府的指导方针,即优先考虑医疗保健工作者和年长雇员。

但抗议者并不买账。

一位住院医生在发给同行的邮件显示,他们被告知处于劣势,因为没有指定的“位置”来插入计算,而且他们也十分年轻。

住院医师,是一家医院中级别最低的医生。

还有人指责医院负责人早就知道了这件事,但仍然无视该算法中的明显错误,比如,让一些平时压根不跟患者打交道的雇员首先得到接种。

在斯坦福医学院担任最高职位的神经外科教授Larry Katznelson博士对人群表示,领导跟部门负责人将退后一步。

确保医护人员接种之前,我们所有人都不会接种疫苗。

一位儿科医生也在社交网络上确认了此事,表示系、科主任、教育领导和其他不是高风险的人等都提出,他们将等到所有临床医护人员疫苗接种之后再接种。

其他人怎么说?

对于这件事,佐治亚理工学院副教授Mark O. Riedl表示,

如果斯坦福大学有资金充足的中心、专门研究AI算法的道德,公平、公正使用就好了。

一位巴西利亚大学DL教授,就用算法生动的展现了这一事情。(手动狗头)

美国知名生理学家和麻醉学家、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顾问Michael Joyner,则回归到了“算法无责”这一事件的本质。

没想到疫苗怎么分,还闹出这样的纠纷。

量子位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上一篇

京东、百度下架互联网存款产品

下一篇

美国报告日增新冠确诊病例超40万 近翻番创新高

你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