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批新闻传播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究竟有多难?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作者:腾讯传媒。

2020年进入倒计时,随着12月初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的公布,备受新闻传播研究者关注的2020年新闻传播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终于全部揭晓。延续着以往数年间的传统,2020年国家社科项目的总基调依旧是“几家欢喜几家忧愁”。

相关统计显示,2020年国家社科共接受申报项目32103项,最终得以立项的只有4625项(统计对象仅为年度项目),平均立项率仅为14.4%。

而具体到新闻传播学科,在包含“年度项目”和“西部项目”在内的5121个项目中,新闻学与传播学共有178个项目立项,占总立项比的3.48%。如果再统计上最后揭晓的“重大项目”,在全年共计5459个立项项目中,新闻传播类共获得199项,占比3.65%。由此可以看出,获批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很难,而获批国家社科基金新闻传播类项目更难。

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将聚焦2020年新闻传播类国家社科基金立项项目,通过可视化的方式探索这颗全国新闻传播学者眼中的“金字塔上的明珠”,究竟有何魅力。

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是什么?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被视为目前国内“社会科学领域级别最高、最具全局性和战略性的社会科学研究项目”,研究成果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我国社会科学在相关领域的最高水平和最新方向。它面向全国,重点资助具有良好研究条件、研究实力的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中的研究人员。

国家社科项目主要分为6项,包括重大项目、年度项目、特别委托项目、后期资助项目、西部项目、中华学术外译项目等。而本文主要关注的则是获批数量最多、影响最大的3项——重大项目、年度项目和西部项目。其中年度项目又分为一般、青年、重点三个类别。在这三种项目类别中,一般项目最为普遍。

自1997年被确立为一级学科以来,新闻学与传播学因其较强的实践性与应用性成为了我国学科体系完备、门类健全多样的高等教育事业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伴随着新闻传播学学科地位的提升,国家社科基金的资助力度也在逐年增大。

2020年9月9日,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办公室公示了2020年国家社科基金包含年度项目(一般项目、青年项目、重点项目)和西部项目在内的立项名单,共5121个项目立项。其中,新闻学与传播学共有178个项目获得立项。12月3日,“2020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立项名单”出炉,目前公布立项课题为338项,其中“新闻学与传播学类”共获得立项21项。

“拿国家社科基金难于上青天”,这是学者们的调侃,是体现了对立项项目的要求之高。那么,2020年成功获批的新闻传播类项目究竟都有什么特色?又呈现了本学科的什么发展趋势呢?

单个立项数目提升,整体差距依然明显

从整体上看,2020年度新闻传播类国家社科项目立项情况较之2019年又有了稳步提升,其中一般项目、西部项目、重大项目均在去年基础上有了增长,一般项目增长5.83%,重大项目增长16.67%。仅有青年项目较之去年有所下降。

放眼今年全国总立项数目我们可以看出,新闻传播类项目仍是众多社科项目中一个较小的类别。在总共3184个立项的一般项目中,127项新闻传播类项目仅占3.99%。由此可见,较之其他具有更长期办学历史和坚实基础的学科来说,新闻传播学科未来的发展任务仍然任重道远。

梳理2020年9月获批的178个新闻传播类国家社科课题,其中一般项目共有127个,占比71.35%;青年项目32个,占据总数的17.98%;重点项目获批10个,占据总数5.62%;而于2004年设立的旨在资助西部地区社科研究工作者的西部项目本年度获批9项,占比5.06%。

而在12月3日公布的338项重大项目立项名单中,新闻传播类占比达6.21%。较之于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党史·党建、经济学、政治学、历史学和文学等学科的重大项目立项数目来说仍然相对较少。

从高频词汇看研究思路变化

每年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均反映了该年度中新闻传播学科所关注的重点话题和内容。通过对2020年国家社科立项的年度项目和西部项目进行关键词分析可以看出,“传播”“中国”“媒体”“治理”等是出现频次较高的关键词,分别出现64次、39次、37次、28次。

除此之外,包括“网络”“社会”“引导”等关键词也频频出现。这些高频词汇的出现,反映出本年度国家社科新闻传播类立项项目的一个鲜明特点,那就是立足本土、突出前沿、关注实际问题。

而这也反映了近年来新闻传播类课题项目在申请和立项过程中表现出的研究取向和研究思路上的一个变化:以往更加关注基础史论研究,如今逐步增加对现实议题的观察。新闻传播学科越来越贴近前沿、贴近实际、贴近社会需求的发展趋势。

视角多元,新媒体课题广受欢迎

在对178个年度课题和西部课题的梳理过程中,我们根据选题类型的异同将其大致分为涉及到基础理论研究和应用实践研究的14个类别:新媒体类、对外传播类、新闻史类、传播学类、网络舆情类、政治传播类、广播电视类、新闻业务类、媒介融合类、编辑出版类、广告学类、公共关系类、传播心理类及少数民族类等。

具体对其中各类别数量进行统计可以看到,新媒体类立项课题共34个,新闻史类25个,传播学类23个,对外传播类21个,网络舆情类16个,涉及少数民族研究的13个,此外还有包括媒介融合类5个,新闻业务类8个,编辑出版类9个,广告学类5个,政治传播类8个,广播电视类6个,传播心理类2个以及公共关系类3个等。

从上述不同课题分类情况可以看出,面对日新月异的媒介技术变革和传媒市场迭代,诸如短视频等新媒体已经成为新闻传播领域研究的热点。同时,传统史论研究依然保持着较强的生命力,诸如《新中国成立初期报业经营史(1949—1956)》《中国图像传播史研究》《中国广播百年发展史研究》等课题的立项,表明学界在追求前沿创新的同时,仍不忘夯实学科基础。

面对后疫情时期复杂多元的国内外环境,提升国际传播能力、加强国际话语权建构便更显现出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因此,在本年度国家社科立项项目中,可以看到20余个涉及对外传播/跨文化传播方面的课题。诸如《境外中国形象的网络重构与传播效果研究》《中国影视海外传播塑造国家形象研究》等课题均反映了这种趋势。

较之年度项目更加突出对于前沿性研究的关注,刚刚颁布不久的重大项目则明显呈现出对于学科基础的重视。这也与重大项目的特点有着密切关系,重大项目一般包括基础理论研究、应用对策研究和交叉学科研究,且以基础理论研究为主。

因此相关新闻史类项目立项数量达到8项,占比最高。同时,在本年度的新闻传播类重大项目中,诸如《百年中国马克思主义新闻观话语的历史建构与实践研究》《百年中国共产党对外传播研究》《百年中共党报党刊史(多卷本)》等关注百年来中国共产党新闻传播活动的项目亦颇受重视。

除了关注基础研究的新闻史类项目外,《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贫困治理对外话语体系的建构与传播研究》《网络空间国际规则博弈的中国主张与话语权研究》《健全重大突发事件舆论引导机制与提升中国国际话语权研究》等突出前沿应用性的对外传播研究和关注新媒体及新闻政策等领域的研究也分别获得多项立项,表明了重大项目对于应用对策类研究的愈发重视。

项目获批单位地域分布:北上广数量高

在对2020年国家社科项目进行了关键词和研究对象的划分后,我们又针对各获批单位所在地域进行了区分研究。从可视化图表中可以看出,在新闻传播类年度项目和西部项目总计111个获批单位中,沿海地区优势明显,而随着逐步向中部和西部地区深入,立项数量逐渐下降。

从具体的城市和地区来看,众多立项单位中有17个来自北京、10个来自浙江、9个来自江苏、8个来自上海、7个来自广东。这与这些地区的高校研究力量基本上成正比,北京、江浙沪和广东的高校在今年社科项目的竞争中依旧展现出了强劲的实力。

重大项目立项结果也呈现出了与年度项目相类似的情形。坐标北京的几所高校和研究单位获批9项重大项目;上海和湖北各有4项;而先前在年度项目中未有斩获的天津研究单位也获批3项。

高校头衔不是唯一标准,百花齐放更显生机

在本次获批国家社科基金年度项目和西部项目的111所单位之中,高校仍占据绝大多数。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众多获批立项的高校中拥有985院校20所及211院校29所,但有多达56所双非院校也获得了项目立项。

而从立项课题数量来看,全国985院校共有39个课题获得立项;211院校共得到立项课题51个;双非院校共获得立项的课题数量达到79个。可见,学校类别的不同并非课题项目能否获得通过的决定性因素,选题角度、课题重要程度以及申报书写作的优劣等众多要素对于课题能否立项均有影响。

获得重大项目立项的高校也呈现出类似情况,虽然其中不乏北京大学、复旦大学、武汉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华中科技大学、湖南大学和中国传媒大学等国内知名高校,但更多双非高校的上榜也表明新闻传播类社科基金项目正在走向百花齐放。

立项高校类型多元,综合类大学占优

结合中国教育在线对全国各高校进行的归类,我们对本年度获批年度项目和西部项目的高校进行了类型区分。在总共13个大类的高校划分中,综合类大学数量最多,共46所,而他们所获得的项目立项也最多,达到了82项。其次则是理工类院校和师范类院校,前者有17所获批22个年度项目,后者有11所高校获批24个年度项目。除此之外,财经类、政法类、语言类、艺术类等高校也均有所斩获。另外,全国7家非高校性质的科研院所也得到了10个项目的立项获批。

在重大项目方面,综合类大学依然显现出强劲实力,13所综合类大学囊括了21个立项课题中的12个,占据立项总数的57.14%。此外艺术类院校也获批4项。

具体到获批单位层面,在众多获得年度项目、西部项目和重大项目立项的单位中,中国传媒大学遥遥领先,获立项目数为8项,在全国获批单位获立项目数量中排名第一。而同时获立4项项目的单位多达10家,它们分别是:广西大学、湖南师范大学、暨南大学、江西师范大学、南昌大学、深圳大学、南京大学、复旦大学、武汉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11个单位之中,大多属于学科分类较全、师资力量和科研实力雄厚的综合性大学。

“副高”学者热情满满,重大项目神仙打架

2020年新闻学与传播学年度项目和西部项目共有178位项目负责人,他们均在高校或科研院所等机构中具有中级、副高或高级职称。我们通过对这178位负责人所在单位官网进行查阅分析显示,在这些项目负责人中,具有副高级职称的负责人数量在三者中最多,共有67位,可谓热情满满;高级职称获得者数量排名第二,共有58位;而具有中级职称的负责人数量相对较少,共53位。

在查阅负责人所在单位官网的同时,我们还在中国知网上查询了178位项目负责人的论文发表情况。根据知网数据显示,在所有年度项目和西部项目负责人中,发表论文数量在100篇以上的有7人;51-100篇的有14人;31-50篇的有26人;10-30篇的有63人;10篇以下的有68人。在发文量100篇以上的人数中,获得高级职称的负责人数量最多。

也可看出,国家社科项目立项与否,虽与相关研究成果有着一定的关系,但其也并非决定性因素。文章发表数量的多少也与项目质量的优劣并无太大关系。

拥有高级职称的教授或研究员一般深耕新闻传播领域多年,有着丰富的教学和科研经验,他们之中的很多人会将重心放到对重大项目的申报和研究之中,这一点也可以从今年重大项目立项名单之中管窥一二。在21项课题的27位首席专家中,拥有高级职称的负责人共26人,而副高级专家仅1人。由此可见,重大项目的竞争更为激烈,用“神仙打架”来形容可谓毫不过分。

经过对2020年新闻传播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立项情况的梳理分析,我们终于对这项一年一度的“科研盛宴”有了一定了解。相信通过上文对研究关键词、研究主题、立项地区、立项单位以及项目负责人等信息的呈现,“金字塔上的明珠”究竟有多么珍贵已经毋庸赘言。难度再大,每年仍有众多学者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希望他们都能顺利完成研究项目,探索到知识真正的价值。

全媒派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上一篇

这家电商平台被炒疯了:亏损2000多万,赴美上市3天,股价却暴涨31倍,熔断20次…

下一篇

海尔兄弟合体,能否赶“格”超“美”?

你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