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文津奖得主、硅谷投资人吴军:信息决定未来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专访文津奖得主、硅谷投资人吴军:信息决定未来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亿欧网”(ID:i-yiou),作者:毛文倩。

莫尔斯电报编码是如何被发明?柯达胶卷为什么命名为柯达?计算机的存储单元英文为什么是“store”(货仓)?这些看似没有联系的冷知识,实则与信息产业发展中的每一个受益者紧密相关。

随科技发展,人类接收、传递、存储信息的方式不断变迁。在早期,人类在不断探索尝试中发明新技术。然而,探索过程中存在各种的不确定性,导致不是每个探索者都能获得成功,也导致成功者的经验难以复制。

从前,大数据对多数人来讲只是停留在概念阶段。而如今,信息创造价值,数据支撑决策。在传统行业纷纷进行智能化转型的浪潮之下,掌握海量数据并进行专业化处理,已成为企业在智能商业时代制胜的关键。

吴军博士毕业于清华大学、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他不仅是当前Google中、日、韩文搜索算法的主要设计者,还曾在腾讯担任搜索业务副总裁,之后回到Google负责计算机问答项目。渊博的学识和丰富的行业经验,使吴军对科技、经济、商业现状及未来趋势有独到的见解。

近日,基于其新作《信息传》,吴军与亿欧EqualOcean分享了他对于信息、5G技术、量子计算的解读,以及他对未来技术发展及商业趋势的展望。

信息论的划时代意义

说起信息,就不得不提到信息论。提到信息论,就不得不说起香农。这位诞生于上个世纪的伟大数学家在1948年发表了著名的《通信的数学理论》(A Mathematical Theory of Communication)并创建了信息论,后者从此成为了信息时代的理论基础。

在《信息传》书中,吴军称香农为“开启信息时代的天才”。他从香农进入麻省理工攻读硕士研究讲起,为读者展现了一代天才从接到导师任务——用开关取代螺丝刀控制微分分析仪,并由此将电路设计从自发状态上升到自觉状态的故事。

吴军认为,香农对于世界的贡献远不止于找到通信的数学基础,更重要的是,他揭示了信息的本质,给人类带来了一种新的世界观。

吴军对于信息论的重要性和其对于当今商业社会的影响颇有感悟。他提到,香农指出“信息本身的含义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用信息对不确定性的度量”,并且引入热力学领域的概念“熵”来衡量信息传递过程中的不确定性。

对此,吴军举了一个生活化的例子:“一场足球赛结束时,已经知道结果,是完全确定;对比赛一无所知则是完全不确定;那么如果只看了上半场——半场领先的话整场输的可能性就小一点——这是部分确定。”

确定性和信息两件事是可以挂钩的。为了把不确定变成确定,我们就需要输入信息。大数据对这个时代的关键作用便在于此。

从商业思维上讲,过去当商业规则、生产制造等流程较为简单时,人们只需要很少的信息就能将所有事情确定下来。因此,过去的工业、产业发展都是按照确定性来考虑的。“咱们国家以前叫做五年计划,而改成‘规划’是为什么呢?”

吴军解释,这是因为“计划”是未来一段时间内做一个计划去执行的内容,但计划需要确定性才能执行。而如今在市场经济中,计划赶不上变化,只能叫做规划,“市场不断产生信息——比如地摊经济,‘管用’就发展下去,‘不管用’就停了。这不算事先有一个设计,而是在变化中不断摸索道理。”

“每次变化就多一份信息的输入,确定性也就越来越高。”吴军说。

香农的信息论使信息能够被量化,而量化的信息才能被描述,能够描述的才能实现控制。

以此为基础,吴军将拓宽带宽的理念引入到商业场景之中:供求关系的形成实质上就是对信息的传输和掌握。在互联网时代,随带宽的增加,信息传播的速率也不断提升,获取信息的效率因此提高,成本随之变低。

简言之,在大数据时代,企业将有机会通过掌握大量信息,来对抗业务和环境中的不确定性。

从自发到自觉

吴军在《信息传》中将信息的发展历程划分为“自发”和“自觉”两个时代。如果去细究,今天我们已经到达自觉时代,但在某些细分领域也许还处在自发阶段。那么未来有哪些领域可能会实现从自发到自觉的大突破?

吴军告诉亿欧EqualOcean:“科学和技术不一样——技术总是不断地发展,而科学的很多规律一旦确定以后,其实往后不管多长时间,它都是一直适用的。”

他以几何学举例——两千年前提出的一些定理,如今依然适用,基础的东西是不太会变的。“信息论中的香农第一、第二、第三定律也是不会变的。”吴军说。

至于接下来可预见到的一个重大的技术和认知突破,吴军认为可能会是量子计算。“现在的计算基本上就是二进制的一些串行处理。如果量子计算突破了,我们在认知上会对计算有全新的认识。”

吴军解释道,每一个计算单元只做一件事,做完才能处理下一件事。即使是并行处理,也只能是因为有多个计算单元。而量子计算所能实现的是,一个计算单元同时叠加多个任务,任务叠加起来并不互相干扰。这将是计算数量级上的提升,会大幅拓宽计算的概念。

而我们当前经常讨论的移动通信技术,从1G发展到5G,则是在相对“自觉”的框架体系内,有清晰发展路径的提升。

香农第二定律说的是噪音与信道的通信速率。“比如,下载速度是被一个指标限制的,这个指标就是信道容量。”吴军解释,信道容量是信道所能传输的最大信息量,而最终的接收效果还与信号和噪音的比例有关。

从1G到5G的进化,实际上就是增加信道容量和提高速率。吴军指出,实现这件事主要通过两种方式:一是增加带宽;二是提高发射功率,即提高信号能量与噪音的比率。

但是在城市之中,不仅发射功率受限,降低噪音也几乎不可能。因此,5G的基站建造就要更密集一些——随着5G技术使用波频的提高,其波长越短,这样的信号就越难以绕过障碍物(波长越长,绕过障碍物的能力越强,如声波)。

5G与未来

说起5G的作用和意义,吴军认为其实现的飞跃不亚于1G到2G——1G到2G的跨越在于将原本高耗电、无法普及的手机,变成了大多数人能用的手机。

从4G到5G的飞跃则具体体现在两个方面:通信和互联网。

“(这两件事)从3G、4G的时候开始统一,手机互联网慢慢取代PC的互联网,但我们依然有两套通信系统。”吴军解释道,“不是同一个产业:一个是互联网产业,一个是通信产业,所以收费方式等各方面都不一样。”

5G时代会导致上述两个产业进一步合并。

吴军以手机与固话作比:“就像有了移动电话以后,家里可能就不装固定电话了一样——互联网产业和通信产业可能也会合并,商业上来看这会是一个很大的改变。”

而5G在另一方面的作用,则是对万物互联的影响。

吴军这样说:“没有5G,就不可能实现万物互联。”如今,可穿戴设备在增加,IoT在不断发展。从机器与机器联网的第一代互联网,到人与人通过手机互联的第二代互联网,再到未来的万物互联,这一切的实现需要5G的成熟发展。

吴军预测,在假设法律不禁止——即在没有反垄断的市场之中,如果5G技术基本成熟,大的互联网公司将实现对通讯公司的并购,这从社会效率与个人收益来说都是大势所趋。

“很多年前,Google也曾参与过无限频带的拍卖——其实它不是真正要运行无限频带,而是想让电信公司为移动互联网开放带宽。”吴军认为,互联网企业对于通讯公司的并购会导致计费模式等特征逐渐向互联网发展,对于用户来说是有好处的,也能激励用户的使用。

如今,5G被称为信息通讯的巨大飞跃,R16标准已经落地。

对于5G技术完全成熟的时间点,吴军也给出了自己的预测:“目前一些城市已经有了5G网络,但尴尬的是没有完全落地——实际上,已经买了5G手机的话,也不一定比4G快多少,因为建设网络还需要时间。”

为《信息传》作序的邬贺铨院士两年前曾说,中国5G网络成熟,差不多需要10年的建设。基于现阶段的发展,吴军判断这一天的到来会更快些,只要一半的时间。也就是2024年左右,5G通信产业的发展即会相对成熟。

尾声

对于《信息传》的副标题“决定我们未来发展的方法论”,吴军这样为我们解读:经验有时候支离破碎,且常常只与他人有关,不能通用;方法论实际上是大家从经验出发的总结,最后上升到有点哲学层面的、在很大范围内都能够适用的一套思想。

而信息论对未来发展的决定性,则体现在数据(信息)将对生产、生活具有更加重要的指导意义。

“没有了信息,基本上你在未来社会就寸步难行了,你做任何的决策,其实都要是以信息为依据。过去很多人做决策,可以根据直觉和经验来进行;而现在你可能先有了结论再知道原因,这个是未来的工作方式。”

“通过信息来消除不确定性,这是一种措施、方法——不要再探求问题之间的因果关系,因为有时候找不到,也很难证明。但通过大数据,我们能知道其中的相关性,然后通过这种方式解决问题。”吴军说。

吴军最重要的一个判断之一,是人类在用更少能量处理、传输、存储更多信息这一方向上的追求,将永远不会停止。要适应未来整个信息社会的发展,企业所需要了解的并不仅是信息的前世今生,真正重要的是在实践中利用已有的理论体系和方法论,将商业成功变得可以复制。

“信息理论被证明能够去指导信息技术的进步和发展,让人类少走弯路,让偶然的成功变成必然的结果。”——《信息传》

36氪领读 | 你是否也患有“工作倦怠”病?

上一篇

零售寒冬中还能每天开2家店,KK集团是如何持续孵化爆款品牌的?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专访文津奖得主、硅谷投资人吴军:信息决定未来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