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不是罪恶满屏,但这部犯罪片更让人深思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虽然不是罪恶满屏,但这部犯罪片更让人深思

今年暑期档,刘亚仁主演的僵尸片新作《# 活着》,本以为会是一匹票房黑马,能开拓东亚僵尸片的版图。结果最后虎头蛇尾,还不如其后同样令人失望的《釜山行 2》。

好在十月中旬上映的《无声》,让刘亚仁扳回一局,全程没有一句台词的表演,以及令人惊艳的造型,为我们留下深刻印象。而本片也成为 2020 年度韩国犯罪片中极为特殊的存在。

本文有剧透。

1

刘亚仁饰演的泰仁,和刘在明扮演的昌福,两人明面上做着鸡蛋的小买卖,背后却有着另一层身份:替黑道份子收尸埋葬的清道夫。

” 上班 ” 前,他们需要换上雨衣雨裤,方便冲洗;还得在地面铺好塑料膜。

甚至吊起被拷问者的高度也有讲究,不能让黑帮老大在严刑拷打时累着腰。

两人之所以胆大包天,做着料理死人的 ” 工作 “,主要在于他们是不折不扣的最底层的打工人。泰仁和妹妹是孤儿,自己因为喉咙问题,不能开口说话;昌福是个瘸子,行动极为不便。

昌福靠胆子,在地狱的刀刃上舔血度日;泰仁靠蛮力,在无知的埋尸日常中苟且存活。

突然有一天,两人从黑帮大佬手中接到一个活:接一个活人,照顾她一两天。昌福首次犯怵,因为他只接过死人的活计。

这个人就是 11 岁的小女孩裴初喜。

原初的计划,是在绑架初喜之后,很快收到她父亲的赎金。没想到一直杳无音信,所以,初喜只能被寄养在泰仁家中。

初喜和一般女孩不同,虽然她知道自己遭遇绑架,身陷险境,可除了从自行车上冲下来,找路边的老奶奶求救过,她几乎不曾有过反抗。

甚至于,她和泰仁,以及和泰仁的妹妹相处的都非常融洽。

她会教泰仁的妹妹画画识字,也会带着她一起折衣服做游戏,让泰仁那乱糟糟的局促之家,瞬间变得整洁通透。

泰仁原本以为事情只要顺利进展,就能将初喜送回家中,可怪诞的事情一件接一件发生。

先是昌福拿到赎金后,在疑神疑鬼中从楼梯跌倒,意外死去。

之后,泰仁不得不按照昌福之前的交代,将初喜交给人贩子。

然后,泰仁在良心发现后,冒着生命危险从人贩子手中救回初喜。

最后,在一连串的荒诞事件后,泰仁终于醒悟,将初喜送回她的学校中,与老师见面。可结果令人大吃一惊,原先和泰仁打成一片,看似相互信任的初喜,却在老师的耳边道出,泰仁是诱拐犯。

泰仁落荒而逃,电影便在他惊惶无措的表情中戛然而止。

2

作为一部韩式犯罪片,《无声》有着迥然不同的风格,它既不像前段时间的《从邪恶中拯救我》那般,以双雄打斗、相互博弈而展开的快节奏叙事,也与《黄海》、《看见恶魔》这类风格凌厉、罪恶满屏的影片不同。

它更像是一种借着耸人听闻的故事,讲述社会悲情面的黑色荒诞电影。片中的三个人物,泰仁、初喜和昌福,他们的内里,都有着深刻的悲惨,以及源自这份悲惨的不同抉择。

泰仁是因为无知,所以对自己从事的 ” 收尸人 ” 工作毫无道德判断,他只关心如何才能挣钱养活自己和妹妹。而昌福不同,他是明知自己的所作所为会带来罪恶的人,他的内心有惧惮。

两人命运的转折点,是在初喜的这次绑架中。昌福作为提取赎金的接头人,第一次在光天化日之下,袒露自己的罪行。

和以往清理犯罪现场不同,在众目睽睽之下,手中捧着罪恶果实时,他无法不疑神疑鬼,草木皆兵。

而泰仁恐惧懊悔的方式不同,初喜对于他,是第一次 ” 活生生 ” 的任务。以往在他面前的,都是冷冰冰的尸体。

初喜在泰仁那腌臜不堪,宛如垃圾堆一样的寓所里,让这个环境焕然一新,充满生机,不再是只有电视、吃和睡三种活动的蚁居之所。所以,当泰仁越是感受到初喜的好,以及初喜给予他和妹妹生活的温暖时,他越是舍不得将她送入火坑,更重要的是,他也越是意识到自己的罪行。

而初喜呢?她也不只一个单纯可爱的小天使。

当她逃生失败后,她选择和泰仁的妹妹处好关系,以此获得泰仁的绝对信任,使她即使处于不利的环境中,依然有着有利的人情关系。

她的心机,在片中可谓比比皆是。她在寻找警察未果后,转而投向泰仁;在看到泰仁误杀女警后,主动拿起铲子挖坑。

这份非同一般、令人咋舌的情商和生存之道,从侧面揭露出初喜在原生家庭中的卑微处境,片中也在开头交代了她有一弟弟,而自己迟迟得不到父亲赎金的救援,同样佐证了这一点。

3

让人惊讶的是,这样一部高水准电影,其实是导演洪义正的长片处女作。早在 2016 年,影片尚未诞生时,该片剧本就在威尼斯双年展电影学院里,被列为黑马名单。

而从本片的两位主演,风头正盛的当红小生刘亚仁,和以出演过《请回答 1988》的老戏骨刘在明欣然参与本片来看,本片确实有值得发挥之处。

他们演技层面的高光时刻,我们仅从两处便可见一斑。

当昌福去拿赎金时,他先是紧张地张望,又假模假式地表现出若无其事;

在取到赎金后,他开始变得神经过敏,眼睛 180 度环绕,生怕被人跟踪;

而当撞倒别人之后,他情绪崩溃,完全不能自已,瘫倒在地。

刘在明在表演自己的崩溃时,他是用眼神、形体和言语,一步步让我们沉浸其中。

刘亚仁则与其稍有不同,他主要在前期表现出自己的麻木和生活惯性。

而越到后面,越是让我们看到他内心的恐慌和惊吓。

然而就算是有洪义正不俗的剧本,刘亚仁和刘在明超凡的演技,本片在豆瓣上依然只有 7.2 的平常成绩。或许是观众在得知这是一部犯罪片之后,期待它能有血腥和暴力,结果却 ” 大失所望 “。

但其实,《无声》体现的正是韩国犯罪片最核心的魅力,它不是在展现纯粹的暴力,也不是为了猎奇那些收尸人的怪癖行为,它如同奉俊昊当年的那部《杀人回忆》,它对社会鞭辟入里,却又不露痕迹。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Moviebase

这部柏林最佳影片,看点不在导演因它而被判刑

上一篇

看了这些吃戏,才知道什么叫真演技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虽然不是罪恶满屏,但这部犯罪片更让人深思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