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马特消失了?不,他们“变异”了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杀马特消失了?不,他们“变异”了

也许在大多数人眼里,” 杀马特 ” 一直是个形容词。

带贬义的。

前两天,# 杀马特为什么消失了 # 话题蹿上热搜。

点进去,映入眼帘一个题目:《杀马特我爱你》。

好直白俗气啊,以为又是什么哗众取宠的套路,原来是部记录片。

关于 ” 杀马特 ” 的故事。

或者说,关于 ” 杀马特消失 ” 的故事。

人人都笑的杀马特

没人曾真正放下偏见去认识

如果问,杀马特是什么?

你会怎么回答?

” 酷炫 “、” 另类 “、” 奇葩 “、” 捞仔 ” 还是 ” 脑残 “?

杀马特一词,是 ” 杀马特偶像教父 “(创始人)罗福兴,十几年前在 QQ 空间发的一张红色刺猬头的文案。

是他原创的,源于英语单词 smart。

百度上给杀马特的定义是:” 一群不停不断挑战大家审美神经的另类青年 “。

现在来看,确实很另类。

五颜六色、形状怪异的发型、暗黑浓郁浓的妆、个性夸张的打扮、戴稀奇古怪的饰品、用要外星人解密才看得懂的火星文交流。

但在 2013 年前,杀马特是一个时尚的标志。

这句话后面,导演特别括号标注(工业区)。

《杀马特我爱你》的内容有三大部分。

杀马特青年采访 67 个,网络采访 11 个,买来的工厂流水线及工人生活录像 915 段。

片子记录的主角,是在工厂里打工的 ” 杀马特乡村支线 “。

也符合大多人对杀马特的认知,二三线的城镇青年或到大城市打工的农村青年。

豆瓣 8.6 分,不低的分数,但还是被不少人狙了。

导演李一凡从 2014 年开始寻找杀马特的 ” 入口 “,直到 2017 才正式着手拍摄。

时间上,遭到了网友嘲讽。

网友印象里 08 年才是杀马特最红火的时期,2014 年才开始着手的片子被质疑没用心,更没找到准确痛点。

还有的,不满片子把 ” 杀马特 ” 和农民工挂钩。

认为当时玩杀马特的人是觉得潮,大城市里也很多人跟风。

关于时间,片子确实选择了一个不太 ” 兴盛 ” 的记录时期。

2014 年 -2017 年,几乎已经是杀马特逐渐退出大众视野的末期了。

如果拍的是杀马特史,这部片子可能意义不大。

但这部片子想传递的不仅是纪实,更多的是 ” 杀马特为什么消失 ” 的探寻。

这个时间段的选择,是合乎情理的。

在 # 杀马特为什么消失 # 的话题底下,网友们热闹着给出了各种原因。

热评第一条:” 发量不允许了 “。

看似抖机灵,又确是事实。

杀马特的出圈,就是从 ” 头 ” 开始。

看似哗众取宠的异类

其实纯粹且自卑

” 杀马特 ” 的叫法,是罗福兴发布在 QQ 空间的首创名词。

图片源于 @每日人物

慢慢壮大后,罗福兴就顺势创立了自己的 ” 杀马特家族 “,在 QQ 群和劲舞团的网络世界里。

他把自己称 ” 杀马特偶像教父 “,在群里给成员划分等级。

他们的活动丰富且有规划。

网上在各种贴吧论坛里口舌交战,线下就定时约上同城杀马特聚会,一起拍照、打游戏、溜冰。

还有最重要的 ” 理发做造型 “。

分辨一个人是不是杀马特,最最重要一点是:发型够不够夸张。

要头发立起来那种,不立起来的不是。

分享导演讲的一个小故事。

一个小男孩,在东莞的工厂里打工,放假坐火车从东莞回云南,三天三夜就顶着一个头发,不躺不睡。

他说,特别怕这个头发散了回家老乡看不着。

很多人会简单地杀马特标签化:五颜六色的头发、夸张浓妆、看不懂的个性搭配,或者把他们和葬爱家族、视觉系等派别都归为一谈。

其实不对。

杀马特属于非主流,但非主流≠杀马特。

非主流是个大的体系,可以粗略理解为现在的 ” 亚文化圈 “。

杀马特则是非主流时代的其中一个网络家族,其他的家族还有葬爱、残血、视觉系等。

杀马特只是属于千千万万个非主流家族之一。

他们有自己的文化圈子、情感诉求方式和自己的社交方式。

很多人觉得他们都是 ” 网虫 ” 和 ” 脱离潮流 “。

是也不是。

他们喜欢在网上用火星文交流,也会在每年的五一、十一长假都举办线下聚会。

不亚于野餐和蹦迪的架势。

片子里关于杀马特的故事,全都和工厂有关。

这群聚会的青年,也都来自各个不同的工厂流水线。

很难说,这是不是刻板印象?好像把杀马特都 ” 局限 ” 在了 90 后农民工上。

但又确确实实地,杀马特已淡出视野的 2017 年,导演只在广东的工厂里才找到杀马特的迹象。

他们网聊,相约去溜冰,精心打扮参加聚会。

独属于打工青年的小天地,在工厂里。

除了工厂,导演还在农村里找到了一些 ” 退休 ” 的杀马特。

这里退休的意思是,曾在城市里招摇风光过,最后又回到小农村里 ” 接受生活 “。

大部分杀马特的 ” 前身 “,都是留守儿童。

很小爸妈就外出打工,自己长大到十三四岁时,读不了什么书,也就出走到城市打工。

虽然生活在城市里,但这批 ” 农民工二代 ” 却好像怎么也融不进去。

城里有各种优质的资源,却和他们没什么关系。

他们在大城市的轨迹基本是,进一家工厂,除了生活需求就剩上班,工作生活全都在工厂里。

一天 12 个钟的工时,一个月 2-4 天的休息,两三千块的工资填饱肚子。

在这里,” 不交社保、不交医保 ” 甚至是一份工作的优势条件。

因为很多人可能在这个厂里待一两年就要辗转到下一个厂去,续交手续太麻烦,还不如省点钱。

” 教父 ” 罗福兴说,他在工厂打工时,从来不抬头看城市里任何一栋高楼。

他说,因为这跟他没关系。

在手机上见过精致的小资生活却没有模仿的资本,甚至没有可能。

从被 ” 留 ” 在农村里到被 ” 困 ” 在工厂的三点一线里,杀马特的 ” 悲惨留守 “,从农村包围城市。

从留守儿童到杀马特青年,中间可能有过一段不够美丽的经历。

有的杀马特成员,刚下火车行李就被偷,刚到广州就被骗了。

图源 @一席

想要知道杀马特为什么会消失,也许先要搞清楚 ” 为什么要成为杀马特?”

罗福兴说,” 想要成为坏孩子,才不会被欺负。”

杀马特是坏孩子的论调,和现在 ” 纹身就是坏女孩 ” 一样,是不成立的。

当时的杀马特,与其说是坏,不如说是 ” 自我保护 “。

用夸张另类的造型,强造 ” 我不好惹 ” 的气场。

在格格不入的城市里,也对他保持高冷的姿态。

但 ” 想成为杀马特 ” 的理由,不止这一个。

消失的杀马特

其实是人均 ” 杀马特 “

找女朋友,是大多农村青年外出务工被交代的任务。

最好能找到一个不需要太多彩礼的媳妇儿。

但现实是,厂里的女工基本都不太看得上男工。

没有钱,又想吸引女工怎么办?

只能在造型打扮上下功夫,杀马特在当时就是一个潮流的好选项。

吸引女孩子是一部分,更多的是——渴望被关注。

非常渴望。

曾经的杀马特成员小帅说,他成为一个杀马特,不过是希望有人能跟自己说话。

哪怕骂他丑、恶心,他都开心,起码有人愿意跟他吵架。

工厂的生活太贫乏,他们太寂寞了。

就像导演说的 ” 没有精彩的杀马特,只有生命极其贫乏的杀马特 “。

工厂里的生活枯燥、死板机械、看不到未来,甚至隔绝现实。

罗福兴说,他们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流行什么,聊得热火朝天的又是什么。

只有日复一日的打工、浅薄的工资和够不到的 ” 世面 “。

于是,杀马特给了他们一个途径,一个简单直接的刺激。

在这个虚拟空间里,他们可以暂时逃离工厂,可以自我表达、宣泄,和找到存在感。

存在感,对于在大城市里感觉格格不入的打工青年们太重要了。

他们用夸张标榜独特,在潮流中挣扎,不过是想得到更多关注,想要摆脱沦为流水线机器的 ” 留守宿命 “

却被嘲骂 ” 异教徒 “。

导演在一席的演讲中说,” 杀马特不过是希望通过身体改造来保护自己的那么一点装饰,就那么一点点异质的东西,让他们被全社会视为异端。”

最戳蝉主心的,是罗福兴说的一句话:” 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

我不禁思考,被全网骂 ” 异类 ” 嘲笑的杀马特们,做错了什么?是什么时候开始成了鄙视链的最下端?

感到了戳心,但评论区却都在作呕。

有网友觉得这部片子在以优越的论调,在自以为是的煽情。

片子的一开始,就建立在低看杀马特的姿态上。

老实说,片子并没有全面地展开去剖析杀马特。

但有理解。

追寻杀马特所剩不多的踪迹,结合接触到的认识,试着去理解他们,为什么成为又为什么离去?

当大多数人只把它当做一个玩味的形容词,有多少人试图放下偏见走进。

算不上有营养的杀马特,消失了的杀马特,片子是反思我们对待他们的情绪。

《了不起的盖茨比》里说:” 在我年轻时,我的父亲总是对我说,每当你觉得想要批评什么人的时候,你要记住,这个世界上的人并非人人都具备你所禀有的条件。”

杀马特的情感诉求简单又复杂:” 寻求认可的急迫 “、” 自卑的伪装 “、” 摆脱孤独的渴望 “、” 想逃离模式化的困境 “。

看杀马特,何尝不是在看自己?

无论是杀马特们,还是看了这部纪录片后试图在各个社交平台找到共鸣的 ” 正常人 “,都一样是虚拟的空间里的普通人。

他们选择了不被主流推崇的方式来宣泄,而我们则用主流的方式试图共鸣他们的宣泄。

杀马特真的消失了吗?

发型只是最显眼和浅薄的部分,不显眼的那部分,分散在了 ” 人均 ” 里。

用导演最后的一句话结尾吧:” 关注自己最好的办法就是关注社会,只有在你对社会的观看没有盲点时,你才会发现自己不是活在《西部世界》那种岁月静好之中。”

” 退休 ” 回到老家的杀马特剪短了头发。

而留在 ” 工厂 ” 里的杀马特们,如果发量不够多,也只能自救了。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杀马特消失了?不,他们“变异”了

“光名字就想了一年”,苹果三位高管谈M1芯片

上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杀马特消失了?不,他们“变异”了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