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看他发狠我一秒都不敢闭眼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靠,看他发狠我一秒都不敢闭眼

一部《风平浪静》,把章宇的性感挂上了热搜。

再一张 ” 性感男人 ” 合照,让人欲罢不能全网高呼我可以。

坦诚讲,他们都不是欧巴型高大威猛,标准帅哥。

但那种氛围诱惑还真担得起一句 ” 性感 “。

这让扒叔想起了一名韩国演员。

他也是这样。

皮肤黝黑,小眼睛厚嘴唇,一膀子壮肉,完全靠个人魅力取胜。

更关键的是,他的演技每一次都能给人不同的惊喜。

比如,这部新片——

新人导演编剧洪义正的第一部长片。

预算只有 13 亿韩元(人民币 756 万)的小成本电影,在韩上映后,连续几周蝉联票房冠军。

有此成绩,在扒叔看来少不了两点。

一是刘亚仁主演,流量担当。

从《老手》《四悼》再到《燃烧》,他被评为韩国 85 后演员演技天花板,令人颤抖的演技无可挑剔。

二是故事内核,特殊职业者——收尸人。

身处城市隐秘的角落,每天兢兢业业处理黑帮尸体的工作者,普普通通边缘打工人。

影帝 + 黑帮。

在这种黑暗的阴霾背影之下,不仅盘旋着血腥残暴的刺激场面。

还有些不被关注的,底层人物的挣扎求生。

01

泰仁(刘亚仁 饰),是个哑巴。

全片中的台词只有两个字:哦,嗯。

但刘亚仁却将这个角色演绎到了极致。

用网友的话来说:他只要站在那里,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人物就立起来了。

泰仁从小无依无靠,跟着瘸腿的昌福(刘在明 饰)生活,长得相当粗壮,有些呆呆傻傻,与人沟通困难。

有人问他问题时,也只是看着昌福,从不主动回应。

为了演好熊样笨憨的形象,刘亚仁在拍戏前专门给自己增重 20 斤变得虎背熊腰,还剃了个平头。

欲脸少年一胖成为凶狠壮汉,就连气质都变了。

电影的开篇,他就以路人甲的透明姿态出现了。

短裤汗衫小平头,戴着副手套让昌福找钱。

天热忙碌额头上都是汗,就随便抬起胳膊用衣服擦汗,每一动作细节都与普通摊贩别无他样,汇于人流。

他和昌福开了辆白色货车,就停在路边卖鸡蛋。

昌福坐在车里叫卖,负责收钱交涉,泰仁在车下负责收捡鸡蛋,干着体力活。

街边人来人往,生意还算不错。

但这份工作只是表面上的,其实他们还有着不为人知的 ” 勾当 “。

给黑帮打工。

准确来说,是为黑帮犯罪处理尸体以及整理现场,赚的是不沾血腥的辛苦钱。

面对还有余温的尸体和满地鲜血,他们习以为常。

干净利落的擦干血迹,不留一丝证据。

找偏远树林挖坑埋尸,动作相当熟练。

处理尸体的过程他们没有任何的恐惧,表情也只是冷静麻木,毫无感情可言。

看似冷血无情的两个人。

在电影中所表现出的却是另一面的社会现状。

一个瘸子,一个哑巴,身处于社会边缘,他们不无情,谁又会对他们同情?

02

原以为泰仁和昌福的人生就会如此下去,一成不变的无力感。

但电影中的故事,给了他们一个自我救赎的机会。

一个女孩的出现。

初熙是个 11 岁的女孩,被黑帮绑架而来的。

在等待交赎金的过程中,黑帮将她暂时交给了泰仁照顾,因为他住的偏僻不容易被发现。

也就是从这里开始,一切发生了改变。

在此之前,泰仁的家里一团糟。

屋里就像是垃圾堆,没有任何的生活气息,满地都是脏衣服。

泰仁的妹妹就在成堆的脏衣服中睡醒,不会主动打招呼,呆呆傻傻的看着初熙。

对着哥哥就大声喊叫 ” 好饿 “,开始翻包找吃的。

你看小女孩吃东西的姿态,就像流浪街头的小乞丐,吃没吃相,看着初熙都觉得惊讶。

泰仁的屋子,就像是流浪汉暂时栖居的地方,脏乱差。

初熙到来之后,这里开始像家了。

她知道自己是被绑架来的,不能挣扎乱跑,那只会换来更坏的后果,她只能尽量讨好看管她的泰仁,让自己过得舒服。

在这过程中,却有些莫名温馨的画面出现了。

她教着妹妹识字做家务,每天小小的身影在泰仁的家里忙来忙去,洗衣服修桌子收拾屋子。

明亮的灯光,整洁的房间,让泰仁回到家都惊呆了。

初熙还教导妹妹要懂得尊敬哥哥,吃东西也要等哥哥开动才可以。

整个家焕然一新,有了欢声笑语也有了温暖。

但初熙始终不属于这个家里。

将初熙绑来的黑帮室长犯了错误被清理门户,他们只能找寻专门寄养人质的组织,与其合作向熙的家里勒索要赎金。

在等待赎金的期间,或许是他们最放松的时刻。

初熙夜间不敢上厕所,泰仁就守在门口拍着手让她安心。

泰仁工作时也都会带着初熙,女孩也会主动帮忙做事。

每天 ” 下班 “,他们就如同亲兄妹一般,泰仁骑车载着初熙一起回家。

粉红色的天空,翠绿的草地,这样的滤镜下看到的都是温馨。

直到交赎金的时间到来 ……

梦,该醒了。

昌福在取赎金的慌乱时刻,意外摔下楼梯身亡。

而按照约定,如果昌福不能顺利回来,泰仁就要将初熙送到人贩子手中。

一次绑架事件。

绑匪与女孩之间的故事,好似产生了救赎。

但现实,往往不会这样温暖。

03

送走初熙后,泰仁转过头盯着她看。

他的眼神,似乎在这个时刻不再冷血和麻木,也有了更多地感情。

很多人说,单就这一个眼神,刘亚仁就改变了整部电影。

他与女孩之间眼神的对视,夹杂着太多的情感。

有救赎,有不舍,有愧疚。

一个全无人性只为活着的边缘人,也有了内心柔软的地方。

电影片名 ” 无声 “。

既是对哑巴主角的描述,又是对现实无声的控诉。

比如,收尸人昌福。

他的善恶都没有任何人关心。

每次在埋尸之时他的口中都是念念有词,因为他是虔诚的教徒,觉得自己这是在犯下罪恶。

可最后的结局,却是突然的死亡。

没有任何的铺垫他就这样猝不及防的死了,但人生就是这么孤独,即使他死了也没人在意。

这或许也是千千万万边缘人的现状。

再比如,被绑架的楚熙。

超乎寻常冷静的女孩,当真是斯德哥尔摩吗?

在被绑架之初,面对巨额赎金家人就有所犹豫,究竟要不要救她,毕竟家里有个更小的弟弟,作为女孩的她并不受重视。

而在泰仁家的种种表现,也能看得出这 11 岁的女孩在较为富裕的家里是什么样的生活现状,哄弟弟玩,会洗衣服做家务,比同龄人更成熟。

那个家,真的充满着爱吗?

还有,泰仁。

他是真的得到了救赎。

曾经的他,对世界的一切都有着格外的新奇。

会看着黑帮室长的西装注目,看着豪车雪茄眼馋,都能看得出他从未接触过任何,甚至于说,他根本分不清对和错。

在黑帮室长死去之后,还扒下了那件西装,满足自己成为人上人的贪念幻想。

认识了楚熙之后,他似乎才感知到了情感,家的温暖。

他逐渐开始学习了什么是爱,如何去爱。

但现实呢?

往往会给你希望之后再将你狠狠摔下地狱,毫无喘息之力。

影片最后的一幕,让人感受到现实的冰冷,像是从天堂坠入了地狱。

泰仁穿着他憧憬的西装体面地送初熙回到了她生活的地方。

一切好像就要重新开始。

初熙却不再伪装当初的善意,毫不留情地甩开了泰仁的手,还告诉了老师泰仁是拐卖犯。

保安追了过来,泰仁顾不上再看初熙转身就跑,他跑的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身上的肉都在颤抖着,脸上的表情却是哽咽了。

跑远之后。

泰仁停下来大口喘息,他满脸委屈的痛哭,脱下了西装。

他从来都不是坏人。

不得已,生活所迫,逼他走上违心的道路。

现实就是如此,悄无声息的。

幸福、无力、无奈、失落 …… 远比想象中的更加邪恶。

电影《翱翔雄心》首映礼在京举办  巴基斯坦大使深情致辞

上一篇

禁忌话题,小鲜肉霸屏,却无缘大银幕,太可惜了…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靠,看他发狠我一秒都不敢闭眼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