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不惜再当三年“打工人”,也要上市交朋友?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罗永浩不惜再当三年“打工人”,也要上市交朋友?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略大参考(ID:hyzibenlun),作者:李可乐,编辑:秦安哪。

行业冥灯、理想主义掘墓人、因果律掌控者——罗永浩,最近又有大动作。

日前,上市公司尚纬股份发布公告称,将以约5.89亿元收购罗永浩电商直播的运营主体—成都星空野望科技有限公司40.27%股权。交易完成后,星空野望将成为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内的子公司。

这笔交易将解救两个男人:一方面罗永浩将通过这笔交易套现1.8亿元,还债进度大大提前。另一方面,它还会帮助尚纬股份的二股东李广元,套现5.1亿元。

资本的魅力体现于此,一笔资金,一个概念,可以解救两个急需用钱的人。

问题是罗永浩为什么要参与进来?

之前在《脱口秀大会》上,罗永浩说剩余的2亿元债务将在一年内还清。如果被上市公司收购,罗永浩应该就能够提前还债,但是它更像是一笔分期贷款——罗永浩背后的星空野望,将背负未来3年累计实现净利润5.23亿元的KPI。

也就是说,未来三年,罗永浩需要大幅减少从直播带货公司分得的收入, 才可能完成这笔业绩对赌。

所以,罗永浩不惜再当三年“打工人”,仅仅是想跟上市公司交个朋友

1

星空野望成立于2020年4月15日,甚至还拿不出一份完整财年的财务报表。截止到今年9月30日,这家公司实现营收近3.7亿元,净利润3994万元。

来源:尚纬股份公告

此前有媒体估算,直播为罗永浩带来了约7亿元的税前收入,包括4亿元的坑位费和2亿元的佣金。但从现在披露的数据来看,媒体显然是高估了直播电商的赚钱能力。

「略大参考」注意到,星空野望截止到9月底的营业利润约4700万。由此可以倒推出公司这一时期的成本/费用约为3.2亿元(营业利润=营业收入-成本、费用等支出),而罗永浩作为主播,他的收入实际上是星空野望所支付的报酬。

假设星空野望这3.2亿的开销中,约1/3是支付给罗永浩的薪酬,那么老罗通过直播带货赚的钱大概是1个小目标。他此前在微博表示,已经偿还的4亿欠款中,1.8亿为出售手机团队和相关知识产权;其余2亿元由参与另一家公司赚的钱和做直播电商赚的钱两部分构成。

星空野望承诺,2020年、2021年、2022年和2023年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6000万元、1.13亿元、1.5亿元和2亿元,年复合增速49.4%。这比行业整体增速稍低一些。根据艾瑞咨询,直播电商的商品交易总额预计将从2019年的4168亿元增至2025年的64172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57.7%。

如果星空野望最大的开支是支付给罗永浩的主播费,那么这个公司赚多少钱其实可以自由“调整”。只要老罗少拿一些,那么公司的净利润就会高一些,要实现业绩承并非难事。

真正的风险恐怕还是成立时间过短。4季度才是电商旺季,但今年4月才成立的他们尚未迎来第一个冬天。缺少4季度的数据,很可能会影响到他们对未来业绩的预测。

2

此次的协议由两部分构成。

首先,尚纬股份将以5.89亿现金从李钧、罗永秀、浅石投资、深圳小野、天津梅薇处购买星空野望40.27%的股权,其中18.1857%的股份来自李钧、17.2286%来自罗永秀、2.7857%的股份来自浅石投资。

随后,李钧、罗永秀、浅石投资再用上述股权转让款,以6.55/股的价格,收购上市公司股东李广元持有的尚纬股份股份。具体为李钧以个人名义直接受让5%,通过龙泉浅秀间接受让1.76%;罗永秀通过龙泉浅秀间接受让2.24%股权;浅石投资通过龙泉浅秀间接受让1.00%股权。龙泉浅秀为李钧、罗永秀与浅石投资共同成立的有限合伙企业。

再加上孔剑平以自有资金受让5%股权,李广元在这次交易中一共转让了15%的上市公司股权(李钧、龙泉浅秀、孔剑平各5%)

简单说就是,上市公司先花钱买下星空野望的股份,然后星空野望的原股东(李钧和罗永秀将出售自己持有的所有星空野望股份)再用这笔钱帮助李广元套现。

罗永秀是罗永浩的兄弟,据传由于老罗上过“失信人名单”,不方便担任星空野望的股东,所以才找了兄弟代持。罗永秀(或罗永浩)在此次交易中有望套现1.8亿元(出售星空野望股份获取2.58亿元-7628万购入上市公司2.24%的股份)。

但老罗其实只是小角色,真正的“高手”是尚纬股份的二当家李广元。可以看出,这笔5.89亿的交易中,有3.4亿元最后进入了他的口袋。如果算上孔剑平以自有的1.7亿元购入李广元手中5%的上市公司股份,老李最后拿走5.1亿元。

有媒体报道,李广元最初是尚纬股份的大当家,后因卷入一桩贪腐案被迫转至幕后,将部分股权及投票权转让给其兄李广胜。目前,李广胜和李广元分别持有尚纬股份30%和28%的股份。

「略大参考」之前在《罗永浩要去资本市场割韭菜了?》的文章中提到,收购方尚纬股份也是一家非常缺钱的企业。

截止9月30日,尚纬股份拥有账面资金4.4亿元,但短期贷款却高达7.2亿元,如果算上3.2亿元的应收票据、1.5亿元的应付账款等,其流动负债(在未来12个月内到期的债务)合计达到16亿元。

一笔资金解救了罗氏、李氏两对兄弟,通过两场交易,一个套现1.8亿、一个套现5.1亿。

3

众所周知,罗老师还有2亿欠款需要偿还。一旦成功套现1.8亿,他基本可以宣布“真还传”提前完结。

仅仅半年时间,罗永秀在星空野望认缴的36万元就翻了700多倍。这绝对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毕竟当初老罗可是以“卖艺还债”的悲壮心态进入这个行业的。

来源:尚纬股份公告

和绝大多数创业者一样,老罗的创业之路布满荆棘。从新东方辞职后,他先是创建了牛博网,然后回归教育,办起了自己的英语培训机构。2012年5月,罗永浩又杀入手机行业,创办锤子科技。

连续创业并没有带来预期的成功,反而令其背负高达6亿的债务。在一片质疑中,罗永浩开启了直播带货、卖艺还债的生涯。谁知这个理想主义者在直播电商圈内混得风生水起,6亿债务眼看就要还完了,真的算是遇到了意外惊喜。

很显然,就算还清了债务,罗老师也不会很快离开这个行业。根据《娱乐资本论》报道,他的直播团队已经扩大到了200多人,并正在进行装备升级,包括耗资百万打造巨幕反投影屏做背景板和搭建一个能容纳150人的演播厅。

同时,星空野望的主播团队也在扩大。2020年10月起,公司陆续与戚薇、李诞、吉克隽逸、胡海泉、钱枫等艺人主播建立合作关系。

此前接受《人物》采访时,罗永浩表示,如果一家MCN过于依赖头部1、2主播,其在资本市场的价值会大打折扣,因为风险太高。如此看来,星空野望很可能早就将目标锁定在了资本市场。

不过,这笔交易仍有变数。11月9日,尚纬股份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问询,内容涉及本次交易的结构、标的(星空野望)资产及业务情况、交易作价、业绩承若等七方面。

这一幕似曾相识。

2016年,上市公司唐德影视拟收购范冰冰旗下的无锡爱美神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后者当时成立的时间同样不足一年,注册资本仅仅为300万元(后增至1500万),但唐德却给出了不低于7.4亿元的估值。深交所火速提出问询,这项收购最后被终止。

尚纬股份需要在11月13日之前回复上交所的问询,老罗能否提前偿还所有债务、星空野望是否可以登陆A股,李广元的套现计划能不能成功,都先要过了问询这关。

知名分析师:互联网跟“旧市场”有什么不一样?(下)

上一篇

靠一套PPT上市估值120亿:新能源韭菜的自我修养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罗永浩不惜再当三年“打工人”,也要上市交朋友?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