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真还传”提前,尚纬股份为何甘做“接盘侠”?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罗永浩“真还传”提前,尚纬股份为何甘做“接盘侠”?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财经无忌”(ID:caijwj),作者:萧田。

从牛博网到锤子科技再到电子烟,干一行垮一行,被冠以“行业冥灯”称号的罗永浩这次却被资本塞了“一颗糖”。

近日,尚纬股份拟以自有及自筹资金5.89亿元收购成都星空野望科技有限公司40.27%股权,罗永浩可一次进账超过2.5亿元。

从不缺争议话题的罗永浩这次又登上热搜了,罗老师的“真爱粉们”的纷纷期待他完成“真还传”,而反对者却对其嗤之以鼻:这是割韭菜!

“天降馅饼”,罗永浩“真还传”提前

是不是割韭菜的事情先放一边,但这笔“意外之财”却真的可以让罗永浩提前完成“真还传”。

11月9日,经过10个交易日的停牌,尚纬股份公告称,拟以约5.89亿元收购成都星空野望的40.27%股权。交易对手方为星空野望股东李钧、罗永秀(与罗永浩为兄弟关系)、浅石投资、深圳小野及天津梅薇。

此次股权转让若顺利完成,尚纬股份将成为星空野望第一大股东,而星空野望也将成为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内的子公司。

在这笔交易中,除了罗永秀外,多位股权出让方也都与罗永浩有着密切关系。李钧为小野科技(小野电子烟运营主体)的联合创始人之一,而星空野望的法定代表人黄贺不仅是前锤子科技产品总监,也是罗永浩在直播间的搭档。

众所周知,去年11月,被限制高消费的罗永浩自曝身上背着6个亿的债款。随后,他在长微博《一个“老赖”CEO的自白》上立誓“卖艺”还债。在今年9月23日播出的《脱口秀大会》上,罗永浩透露了自己“6亿债务已还4亿欠款”。

“瞌睡来了有人递枕头”,这次上市公司对星空野望的收购,必然可以让老罗在还债路上向前跃进一大步。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场跨行业收购案中,星空野望被给予了超高的溢价。截至九月末,星空野望净资产为5192.48万,按5.89亿元收购标的公司40.27%的股权计算,溢价率超过28倍。

要知道,这家成立于今年4月的星空野望,从4月15日到9月30日,仅录得3.69亿营收及3993.66万净利润,目前签约主播包括只有罗永浩、戚薇、李诞、吉克隽逸、胡海泉和钱枫。然而9月之前,其合作主播仅有罗永浩一人。

换句话说,目前星空野望最大的资产就是罗永浩,自今年4月罗永浩与抖音达成合作后,他也已经从一个创业失败的商人成功破圈,变成了一个可以为了带货当场刮掉自己标志性小胡子的带货主播。

虽然进入直播电商短短7个月,罗永浩已经“收割”了1500万抖音粉丝。不过一个罗永浩能卖出28倍的价格还是让人不禁感慨:一个真敢卖,一个真敢买。

甘当接盘侠,尚纬股份的“心思”

实际上,交易方尚纬股份并非想象的那么有钱,相反,作为全国电缆行业第一家以特种电缆为主营业务的上市企业,目前市值仅有45.75亿元,而这一数据还是在蹭上“中国第一代网红”的热点股价暴涨之后得来的。

截至11月10日停牌,尚纬股份股价报收8.8元/股,市值为45.75亿。而在此之前,尚纬股份从今年1月大跌后,一直走势平平,年初至今股价跌幅为28.35%。

一家做电缆的企业切入到直播带货市场,其背后的原因一时间也引起了外界的诸多猜测。目前来看,尚纬股份这场并购背后并不简单,还存在“三角交易”。

具体上来看,在尚纬股份现金收购星空野望的过程中,星空野望股东李钧、罗永秀以星空野望100%股权预估值不高于15亿元向尚纬股份分别转让其持有的星空野望18.1857%、17.2286%股权;深圳小野、天津梅薇、浅石投资以星空野望100%股权预估值不高于12亿元向尚纬股份分别转让其持有的星空野望1.5%、0.57%、2.7857%的股权,根据上述预估值,本次现金购买对价暂定为不超过5.89亿元。

问题也出现在这,和一般重组并购不同的是,李钧、罗永秀、浅石投资分别拟将其取得的股权转让款中的2.3亿元、7628.05万元、3405.38万元用于受让尚纬股份股东李广元持有的上市公司6.76%、2.24%、1%的股权。

根据公告,李广元转让持股的价格为6.55元/股,即上市公司2020年10月23日收盘价7.27元/股的90%。

而李广元为尚纬股份第二大股东,在本次交易前持有尚纬股份28%的股份,且与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李广胜为兄弟关系。

公告中称“现金收购与协议转让互为条件”,也就是说,如果要让尚纬股份实控人同意将星空野望注入上市公司,星空野望的股东就必须同意用转让款来承接尚纬股份实控人关联方李广元持有的股份。

由此,这笔交易中尚纬股份支付的5.89亿元,将有3.4亿元间接流入公司实控人关联方李广元的口袋里。

上市公司收购明星、大V的内容公司一直是监管的关注重点。显然,本次交易的高溢价收购,不仅存在着蹭热点,还有实控人借机套现等问题,最终也迎来了上交所的问询函。

网红概念股风靡,谁是最后风险承担者

近年来,上市公司通过合作、入股、收购等方式与带货主播等IP进行绑定,从而带来巨大收益的例子屡见不鲜。

今年年初,新文化宣布与李佳琦所在公司美腕达成战略合作,帮助李佳琦获得更多资源曝光和商业营销机会。随后,新文化连开多个一字涨停;

5月,梦洁股份也与薇娅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此后的9个交易日,该公司股价迅速坐上火箭,连斩获8个涨停板;

9月,辛巴巨资入主起步股份,后将这家主营童鞋的上市公司连拉数个涨停板。

网红概念股的身份加持在短时间内都让上市公司和带货主播带来了巨大收益。不过,双赢局面的可持续性也一直是整个令行业头疼问题。

新文化牵手李佳琦后迅速引来监管问询;“薇娅概念股”梦洁股份由于业绩层面没有超预期表现,最终一路震荡下行;辛巴入主的起步股份也同样如此。

本质上来说,网红概念还是一种流量生意,跨界并购并没有将双赢的局面持续化的能力。

此次尚纬股份和罗永浩联手的方式虽然和以上几位不尽相同,属于一种较为深度的合作。但依然没有打破这一“魔咒”。

更为重要的是,这个交易方的实力和目的性都有待存疑。

根据媒体的公开报道显示,尚纬股份此前已经多次试图通过跨界收购来扩大自己的业务范围,并均已失败告终。

2015年7月,尚纬股份第一次进行跨界尝试。当时,尚纬股份拟以债券收购峨眉山仙芝竹尖茶业部分资产,最终因无法与相关方就债权收购资产事项达成一致失败;

2018年2月,尚纬股份再次启动跨界计划,拟购买境外气动元件行业企业,一个月后,因推进该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条件尚不成熟,决定终止筹划本次重大事项。

需要说明的是,尚纬股份每次跨界尝试前都伴随着业绩的大幅波动,动机并不纯。

在尚纬股份拟收购仙芝竹尖的前一年,2014年尚纬股份营收由盈转亏,当年大亏6920万;在拟收购气动元件公司前,当期净利润也由上年度的盈利389万转为亏损745万。

颇为尴尬的是,本次收购前,尚纬股份净利同样下浮下滑。

根据尚纬股份的三季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尚纬股份实现营收16.13亿,同比增13.34%,但同期净利润仅有4599.7万,大幅下滑51.47%,且预计可能出现全年亏损。

鉴于之前的多次“骚操作”,尚纬股份杀入直播行业,到底是想依托老罗的市场影响力来赚取一波“快钱”?还是为了唤醒市场对自身的关注。目前从股价上涨和“三角交易”上来看,尚纬股份似乎两者都有。

表面上看,被高溢价收购的星空野望是这笔收购的最大受益者,但实际上,不同于“口红一哥”李佳琦、“淘宝第一女主播”薇娅、“快手一哥”辛巴和A股上市公司们的浅层次合作。这次罗永浩是签了“卖身契”的。

尚纬股份直言:“如若未来罗永浩先生因其个人形象、名誉等受损而影响其为标的公司提供直播和整合营销等服务,可能对上市公司和标的公司的经营带来较大不利影响。”

所以,为了专门应对未来老罗的影响力不再,或者下滑了的问题,尚纬股份要求星空野望做出了高额的业绩承诺。公告显示,星空野望承诺为2020-2023年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0.6亿、1.13亿、1.5亿、2亿,合计不低于5.23亿元。

如此一来,看似超高溢价的收购背后其也是罗永浩对自己未来收益的一种“透支”。某种意义上来说,刚要还完一屁股债的老罗又即将步入新一轮的“还债之旅”。

不要羡慕他现在赚的钱,看看他身上背的债吧。

创新团队如何获取内部支持?

上一篇

7个月后,陆正耀终于脱手神州租车,神秘PE接盘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罗永浩“真还传”提前,尚纬股份为何甘做“接盘侠”?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