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靠罗永浩的星空野望值不值15亿?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背靠罗永浩的星空野望值不值15亿?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连线Insight”(ID:lxinsight),作者:钟微 谢东霞。

文/钟微 谢东霞 

编辑/叶丽丽

尚纬股份,一家电缆公司,突然之间收获了大量关注,是因为它最近交到了新朋友罗永浩,搭了直播电商的顺风车。 

7个月前,罗永浩为了还债,决定进军直播事业。相关直播事务由成都星空野望科技有限公司(下文简称星空野望)进行管理。 

罗永浩虽然没有星空野望的股份,但两者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星空野望成立于今年4月15日,其法人代表和大股东均为罗永浩的老朋友黄贺,持股25.8%;另外,罗永浩的弟弟罗永秀持股17.2%;深圳小野科技有限公司(小野电子烟)持股14.36%,罗永浩是小野电子烟的联合创始人。 

尚纬股份本很难与星空野望、罗永浩产生交集,其从事特种电线电缆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业务,离直播电商行业很远。 

但国内电线电缆行业竞争异常激烈,尚伟股份似乎希望借力直播电商,提高其股价、市值以及想象空间。 

尚纬股份正打算收购星空野望以拓展业务领域。11月8日,尚纬股份发布《股权收购协议》显示,公司拟以自有及自筹资金不超过5.89亿元,购买成都星空野望科技有限公司合计40.27%的股权。 

星空野望截至9月底的净资产仅为5192.48万元,此次收购溢价率高达2819.13%,而星空野望最低估值达到15亿元。

尚纬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支付现金购买资产暨关联交易的公告 

对一家刚成立半年左右,尚未经过审计和评估的企业,进行如此高溢价的跨界收购,迅速吸引来监管方关注。 

上交所在11月8日向尚纬股份下发问询函,就停牌事项、跨行业收购、交易结构、标的资产及业务情况、交易作价、承诺业绩、前期信息披露和公司控制权等七个方面进行了问询。

上交所要求尚纬股份充分论证这次高溢价收购的合理性,目前尚纬股份还未有回复。 

另外,星空野望需要承担业绩对赌,在2020-2023年净利润不得低于 6000 万、1.13亿、1.5亿、2亿,4年合计不低于5.23亿,否则原有股东要做相应补偿。 

这桩收购,以及其中的主角星空野望与罗永浩,已经陷入争议中。 

争议聚焦于星空野望这家直播电商公司是否能撑起15亿估值,以及未来是否能够完成对赌协议。 

目前星空野望从成立截至9月底净利润达3993.66万元,业绩十分亮眼,但主要是靠罗永浩一个人支撑,从10月开始,星空野望在尝试与更多明星艺人签约,可惜目前收效甚微。 

尚纬股份此前也曾尝试过多次外延式并购。2018年,尚纬股份曾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拟购买一家境外气动元件行业企业。2015年尚纬股份拟以债权收购四川圣达的全资子公司峨眉山仙芝竹尖茶业部分资产,但这两项交易均以失败告终。 

目前尚伟股份的公司货币资金余额4.39亿元,而本次交易所需资金预计5.89亿元,详细的收购资金的来源,还要等待说明。而星空野望除了成立时间短,更是对罗永浩存在高度的业务依赖,且股东间的代持情形、潜在关联,还要等待进一步披露。 

最终星空野望能否成功被收购还是未知数。 

星空野望能否撑起15亿估值? 

15亿元,一时间引起了星空野望的估值争议。 

根据尚纬股份发布的公告,申请停牌时,交易双方初步沟通标的公司估值为15-18亿。也就是最低估值为15亿。 

关于15亿元估值的计算方式,根据新腕儿计算,罗永浩直播半年以来,有效GMV预估在10亿元左右,结合20%-30%返佣、早期高昂的坑位费测算,星空野望成立至今毛利约为4-5亿元左右。另外,根据罗永浩9月在脱口秀处女秀上透露的信息,直播带货为罗永浩带来的收入为2.2亿元。 

由此,以4亿毛利,去掉帮老罗还债的2.2亿,去掉人力、翻车赔偿等其它成本的3000w。那么星空野望在7个月内的净利润为1.5亿元左右。 

以10倍的PE值来计算,新腕儿初步估算出星空野望的估值应该不低于15亿元。这样看来,星空野望的估值是合理的。 

PE估值考察的是企业的盈利能力,10倍PE值并不算高估,但星空野望面临的争议是,如果只有罗永浩,未来能否持续交出亮眼成绩。

星空野望的业绩,可以说是罗永浩一人支撑起来的。 

从前锤子科技总是每年在愚人节做各种活动,没了锤子科技的罗永浩依旧偏爱这一天,今年的4月1号,罗永浩开始了人生第一场直播带货。 

抖音顶级流量扶持,加上罗永浩本身的号召力,这第一场直播带货就创造了现象级的商业事件。直播中,同时在线的最高人数接近300万,累计观看人数超4800万人,最终直播持续了3小时17分钟,成交数据突破1.1亿元。第一场直播结束后,罗永浩的抖音粉丝涨了215万。 

愚人节的首场直播完成后不久,罗永浩抖音账号的认证改成了“交个朋友科技首席推荐官”,罗永浩直播业务的背后运营公司,也走到了大众面前,罗永浩的抖音认证属于成都交个朋友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正是星空野望的全资子公司。 

直播带货正处风口,罗永浩也证实了自己的价值。据飞瓜数据显示,从4月份以来,罗永浩共直播44场,GMV累计高达13.7亿元。 

从成立以来至9月底,约半年时间内,星空野望的业务收入几乎都来自与罗永浩的业务合作。

罗永浩直播截图,图源交个朋友官微 

有观点认为,尚纬股份对星空野望的估值,完全是罗永浩个人带货价值的体现,因此这个估值缺乏合理性。 

尚纬股份也在交易公告中坦诚,如若未来罗永浩先生因其个人形象、名誉等受损而影响其为标的公司提供直播和整合营销等服务,可能对上市公司和标的公司的经营带来较大不利影响。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对《北京商报》表示,关于个人依赖带来的风险,关键要看罗永浩在直播带货上能不能持续性地输出价值。

目前看来,罗永浩想要维持其在直播带货上的成绩,并不容易。 

在今年3月19日,罗永浩在微博写下了投身于直播带货的宣言,其中他给自己定下“能在很多商品的品类里做到带货一哥”的目标。

可是上个月新腕儿、WeMedia、凤凰网娱乐、凤凰网时尚联合发布的《9月直播电商主播GMV月榜TOP50》中,9月份罗永浩以2.7亿元GMV排在第8位,比8月份的3.8亿GMV下滑超1亿元。与第一名薇娅的27.9亿元GMV相差有十倍。 

罗永浩的号召力依然在,但没之前那么强了,距离带货一哥也有一定距离,只靠他一人,恐怕无法支撑起星空野望的未来。

除了罗永浩,星空野望还有谁能赚钱? 

尚纬股份与星空野望,在进行收购谈判时,也签订了3年总计5.23亿元的对赌协议。

对赌协议显示,收购股份完成后,李钧、罗永秀及龙泉浅秀承诺,星空野望2020至2023年度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6000万元、1.13亿元、1.5亿元、2亿元,合计不低于5.23亿元。 

比照星空野望目前的成绩,这是一个不容易达到的数字。自4月15日成立到9月30日,半年间,星空野望实现营业收入3.69亿元,实现净利润3993.66万元。 

星空野望在自4月15日起的第一年,也许可以完成这一目标。但问题在于,未来几年星空野望需要完成目标,每年都在不断递增。 

而在今年9月之前,星空野望合作的主播仅有罗永浩,表现出对其严重的依赖性。 

罗永浩深知这一切需要改变。在与《人物》记者对谈时,罗永浩提到一个MCN如果只有一两个头部主播占销量的绝大部分,资本市场是严重不看好的,因为风险太高。如果个人销售在整个销量里占到不到50%,这公司就健康很多。 

可以看出,星空野望在快马加鞭地建立完善合作艺人矩阵。交易公告显示,2020年10月起,星空野望陆续与戚薇、李诞、吉克隽逸、胡海泉、钱枫等艺人主播建立合作关系。 

此前罗永浩曾公布双11直播带货清单,几乎每一天都有新的合作明星上阵。 

李诞可能是星空野望合作明星中最受关注的。今年9月24日,李诞在交个朋友直播间迎来首播,罗永浩做小助理。

李诞带货直播首秀,图源交个朋友官微 

李诞说,本来只想卖酒和下酒菜,没想到又找到了很多便宜的东西,就顺便卖卖。这一晚上就卖了2800多万,订单数超过10万。

但不可忽视的是,这些合作明星的贡献并不大,星空野望要摆脱对老罗的依赖局面,还需要不少时间。 

上交所的问询函也指出这一问题,因此未来星空野望经营的稳定性、盈利的可持续性以及业绩波动的各项风险都需要充分评估。 

上交所要求尚纬股份补充披露,星空野望主要合作艺人或主播的具体情况,包括合作方式、合作期限、合作平台、分成安排,已开设直播场次、直播观众数量及粉丝数量、对应销售额、销售额前十的品牌或产品等,明确上述合作在“抖音”及其他平台是否具有排他性权利。 

按照目前已知的信息,截至2020年10月31日,星空野望合作的主播中,罗永浩的“抖音”平台粉丝数量最多,为1432.9万。按照粉丝数量排名,接下来依次为戚薇、李诞、吉克隽逸、胡海泉、钱枫等。但位列第二的戚薇仅有罗永浩的一半粉丝数。 

星空野望合作主播相关数据,图源自尚纬股份公告 

明星虽有一定带货能力,但在直播带货上面缺乏专业性。因为有主业的限制,明星在直播时长、直播频次上不及专业主播,是否能一直稳定地直播带货也是个问题。 

尚纬股份看中了罗永浩的直播带货能力,但对于星空野望的未来预期收入,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星空野望需要做的是继续提升自己的商业价值。 

尚纬股份能搭上直播电商的快车吗? 

尚纬股份,一家电缆公司给出了星空野望的高溢价,是不可思议的,而这一切都离不开直播电商风口。 

2020年是直播之年,从主播李佳琦、薇娅,到快手一哥辛巴,头部主播代表着移动互联网时代最新的巨型流量池。 

今年双十一,彻底成为了直播电商的主战场。《南方日报》报道称,大战正式开始的第一天,10月21日凌晨1点半,薇娅与李佳琦的直播间人数,分别高达1.3亿和1.5亿。这一天,因赛集团、电声股份、宣亚国际等多个网红直播概念股涨停。 

直播电商带火上市公司,已不是新鲜事。2020年1月,A股上市公司新文化,因与李佳琦所在经纪公司美腕(上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合作,此后市值累计上涨近20亿。 

5月,梦洁股份放出了消息,宣布与薇娅所在的电商直播机构谦寻文化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股价也是一路攀升。 

资本市场对星空野望是否也有如此高的认可度?从昨天收购消息热度升温后,尚纬股份的总市值日增4亿来看,罗永浩的带货能力还是受资本市场认可的。 

但这一切都不能离开罗永浩。星空野望和尚纬股份,如今依仗着罗永浩的个人价值,正如张大奕背后的如涵控股。 

如涵控股的营收一直十分依赖其头部KOL张大奕,但受其负面新闻影响,今年4月份以来,如涵控股顶级KOL旗下在线商店所产生的产品销售收入明显下降。与此同时今年二季度,如涵控股净亏损5660万元,股价较发行价已跌落近80%。 

而具有代表性的公司还有背靠吴晓波的巴九灵,此前曾打算借壳全通教育上市,但受到了深交所的屡次问询,最终这场并购也以失败告终。星空野望所面临的境况也十分相似,这场并购也许也要面临一些阻碍。

上市公司与直播电商牵手事件背后的种种现象,也已经引起了资本市场的关注。新文化和梦洁股份高管在股价大涨时,转让股份、减持的行为,让外界一度怀疑其高管在高位套现。 

同时,获得了短期利益的新文化和梦洁股份,也很难借此合作推动整个公司的发展。此前梦洁股份由于业绩层面没有超预期表现,股价一路震荡下行,已与合作之前的股价相差无几。 

回到尚纬股份身上,星空野望能否改变其业务发展,其直播电商概念能否给尚纬股份带来持续的市值效益也值得商榷。 

直播电商、头部主播带来的流量,是资本市场所看重的,但这也仅仅只能在短期内获得关注度和股价的上涨。这一切想要维持下去,还得看企业的综合实力。

出货量年增长率超50%,「翔明激光」想让激光清洗成为主流清洗方式

上一篇

基于AIoT+人工智能+实验室+供应链模式提供数字化农技服务,「简耘科技」完成新一轮近千万元融资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背靠罗永浩的星空野望值不值15亿?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