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lab 何浚炫:我20岁,创办了挑战Excel的无代码工具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Treelab 何浚炫:我20岁,创办了挑战Excel的无代码工具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GGV纪源资本”(ID:GGVCapital),作者:GGV纪源资本。

据说,职场中的三大经典困境分别是甲方夺命催、老板PUA、表格一大堆。

相信每个深夜加班人的电脑里,都有这样一个文件夹:

同一份excel表格,要修改N次,发送N+1次,还要遵循保密原则修改无数遍,最终改成合适发送给不同级别、不同部门、不同对象的不同版本,达到隐藏敏感数据和信息的效果。

20岁的何浚炫觉得这样干活儿有些笨拙,决心用无代码数据报表解决这个问题, Treelab应运而生。

真正敏捷的办公方式是什么样子的?来,我们和这位「后浪」CEO,以及GGV高级投资经理麦采尧共同探索下。

何浚炫:

《创业内幕》的听众们好,我叫Ricky,Treelab的CEO,我也是算第二次创业了,我在高中时就在做一个轨道项目,从中国政府拿了钱,也申请了专利。做这个项目就是因为看到国内物流的成本非常高,当时我们就设置了一个轨道系统,可以帮助解决这个城市规划系统。后来我去了Berkeley读工业工程。

有个暑假我回国帮助家族企业设计了一个生产管理系统,做的过程中我发现,使用者不管是用SAP还是用我设计的软件都非常不习惯,他们都还是回到了Excel和报表。这也就意味着用户自定义的需求是非常高的,假如你逼一个用户去用一个比较垂直的软件,上手的成本非常高。所以我就决定在国内和亚洲市场创建一个可以结合像报表一样的这种灵活平台,和传统的ERP或者MES这样的架构性软件。Lily:

Excel挺不好用的,中国像金蝶、用友这种定制型的软件已经有好多年了,为什么还解决不了问题?何浚炫:

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我个人喜欢说Excel是世界上最常用的数据库,就是因为Excel的灵活性是超于任何其他软件的,但是它的灵活性也导致了它没有任何流程或架构,所以很多企业它可能以前用Excel,现在可能用自动软件更好地规范化它内部的流程,但是过程中也碰到一个瓶颈,可能一个公司会用到很多很多不同的软件,你可能财务会用到金蝶,办公自动化会用到用友,那你的数据会在很多不同地方。

假如说你需要做一个特殊的财务报表,但是金蝶没有这个功能,那怎么办?你就要从金蝶导出来,自己在Excel里面再做汇总。假如我们画一个轴,左边是灵活性,右边是有架构性,企业就必须做选择,就假如他要有架构,他想要流程,他就要缺乏一定的Excel的灵活性,但假如他选择灵活性,管理层面就会更乱。

微软很早就看到这个市场是有缺陷的,看到我们想要中间有一个可以结合Excel灵活性和架构性的程序,所以美国有个软件 Microsoft Access,它像一个低代码的数据库,但是在欧美以外没有那么成功,因为它对使用者而言技术含量非常高,不是随便进去就可以设立数据库的。

所以我们发现国内为什么有这么多不同的定制ERP公司,因为要产品化一个通用并且灵活的软件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不管是从一个使用者的UI和UX的角度也好,还是从技术层面的角度也好,都非常难。这就导致现在市场上在中间这个地方,没有非常好的软件去解决这个问题,企业要不就选择灵活性,用Excel和邮件来沟通,要么就是像不同的这种垂直的SaaS软件,或是定制的ERP系统,放弃了一定的灵活性。Lily:

采尧,什么叫无代码数据报表?它目前的市场,和应用前景是什么样的?麦采尧:

首先我提一下刚才说Excel难用这个点,其实我觉得Excel是非常好用的。我们投了很多企业服务公司,大量都在用Excel,就是因为他们之前用的系统是更难用的。当他们想改一些流程或是逻辑的时候,他们在系统里面就没法改了,这个时候他们都会把数据导出来,在Excel里面处理。对他们的好用可能不是您讲的那种界面操作速度比较快,它好用是因为它灵活,让人做到能最快速达到它的效果。我们的工作中也会大量用Excel,如果有个软件给我们编了一个公司的财务信息,我们会用万德这样的数据工具,它里面也有一些数据处理功能,但是非常死板。这个时候我如果想非常快速地把不同公司的财务数据拿出来对比,我都会把数据导进Excel来进行对比。

但是作为一个企业管理来说,如果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Excel做管理,Excel的版本管理、协作管理、数据的自动更新和储存,这几个方面都有挺大的问题,所以Excel还是一个偏个人工具的产品。

我们去调研了一些企业,发现他们内部有上千张的Excel报表。过去的流程是,CEO或经理去找任何部门看数据的时候,就发邮件或者微信给这个部门的人,说你把数据给我,然后这个人就把Excel发邮件发给领导来看。这个数据到底有没有更新,到底是不是准确的,领导也不一定知道,这个时候就会有很多沟通和交流协作的问题。

Treelab做的这个无代码数据报表兼容了数据库的这种数据的可追踪性、实时性,但同时又有灵活性。它能达到的效果就是,作为领导他可以实时从一个界面里看到所有的数据,但是做报表的人员他随时改任何的数据或是格式,都可以在数据库里面自动的去改,这样就能同时实现灵活性跟实时性,它就是Excel加上数据库的结合。何浚炫:

是的,通过我们的无代码数据报表可以规范化工作流,它不是说我每次需要导出来到Excel里面,你可以把不同系统的数据在这个平台里面去展示。这样的话底层用户他在跟这个软件接触的时候不需要做重复劳动,高层人员也可以实时看到这个数据,不需要每次问底层人员去要数据。Lily:

你点进去之后能看到其他部门的数据,这个数据可以实时加乘,做各种联动。这是不是会涉及到一些数据安全的问题呢?何浚炫:

这是很好的问题,我们跟Excel最大的一个区别就是在安全和权限方面。Excel很难设置权限,你把这个文件发出去,等于就是给了全部的权限。而我们因为是实时数据库,所以每一个表都可以创建不同的页面,设置不同的权限,共享给企业不同的人员,每一个页面你都可以设置不同的权限。所以你可以说这是一个给管理者的页面,他可以看到所有的数据,更改这个数据的架构。对一个录入人员,你可以共享一个录入人员的页面,它可能不可以更改这个数据的架构,但是他可以在里面看数据,录数据,所以每一个人都可以有不同的权限和不同的工作流。Lily:

我再问一个现实问题,您觉得什么行业或什么规模的企业最需要无代码数据报表?何浚炫:

任何企业都会有这个需求,但是我们现在这个阶段更多会找一些中大型的企业,他们的定制化需求可能相对来讲比较高,他们的流程也更多需要这样的类型的软件来做这个事情。所以现在我们主要面对的企业是在供应链这个行业,因为他们以前是非常依赖于报表来做工作流的,因为传统的ERP软件非常不灵活,最终还是会把很多 ERP的数据导到Excel。

比如现在有几家服装供应链的公司在用我们软件,以前客户会把一个Excel或PDF发给这个工厂,这可能是一个合同,或者是一个订单的信息。他会请很多人去把数据录到它的ERP系统里面, ERP会实现企业的一部分功能,比如说主要是做采购和订单管理一级生产的优化,但是业务他要做财务的汇总,或者其他的一些管理,他还是要从ERP里导出成Excel。用了我们的软件以后,它不需要在 ERP和Excel里做着有两个数据源的东西,它可以在一个软件里实现这两个功能。所以订单数据过来以后,我们有一个功能是可以做数据的转化,就可以直接把 PDF、Excel的数据导到我们系统里面,开始在这个系统里面去完成财务的汇总和订单的管理。麦采尧:

刚才Ricky说所有场景都可以用Treelab的产品,这也是我们看好Treelab产品的一个点。举个例子,比如说我自己平时管理我每天看的项目,或者说是我看到新闻觉得有个项目很好,我要记下来,过去我可能就是用一个Excel自己来管,我们跟其他同事会经常进行项目交流,我会给他看我最近在关注什么项目。这个时候我就是把Excel传给他,说我最近看的这项目是这个东西。

这个场景我就可以用Treelab的产品,第一,我可以把公司相关的BP、新闻,甚至会议纪要全部放进Treelab,放进同一行。第二,我可以实时分享给我们同事,他们就可以实时看到我最近在看什么项目,而且我可以设置一些权限,比如说我的实习生可以负责加项目,可能有些项目他会看不到。如果用了Treelab产品,我可以加更多的功能去协作,去存更多的东西,这是我个人的一个非常小的场景。

我们在投资Treelab的时候,调研发现不管是HR招人去管理简历,还是说销售的人去管理例子,还是说财务管理报销,过去如果你都在用Excel做这些东西,都可以用上Treelab。有一天我们希望看到不光是中国,全世界各行各业都有一定比例的人在用Treelab的产品。只是说第一步去做大型的一些企业,因为他们的使用量比较重,他们能给更多反馈,然后让Treelab的产品迭代得更好。Lily:

对,说到个人使用,我脑子里马上就有很多场景了。打比方我们家有一个带娃团队,如果说我自己也有Treelab这个工具,可能说带娃团队今天早上有三个早教班,同时对应的应该几点上课上了什么内容,我就能随时跟踪。Ricky你有没有过to C的想法?何浚炫:

我们虽然早期是会往to B走,但是我们在设计以及在产品层面上,永远是要为to C来做的,所以就您刚刚讲的这个问题,我们为什么也会很重视移动版,因为我们也希望我们的 to C用户可以非常简单的去在这个平台里去做交互,可能每天你刚刚讲的场景,不一定说要到web端去做这个事情,你可能未来可以直接在手机上去完成。麦采尧:

GGV在投资企业服务里是非常重视C端的用户体验的,C指的是企业内部的个人。比如说我们在美国投资了slack,在中国就投资了 WPS、boss直聘和酷家乐,他们都是非常成功的SaaS公司,但在用户选择上,很多时候是个人先选择用它们的,而不是企业的领导说你们下面的人必须用这个东西,而是他们就放在网上打品牌广告。这个时候大家都知道他们或者说用了之后推荐给朋友,用起来了之后,他会发现这个东西确实能解决我一些个人的问题,也能解决我企业内部团队沟通的问题,这个时候我再给领导推就会很顺畅地让整个企业用起来。

我们觉得在这个年代,在企业内部每个个人的话语权是比较重要的,并不是像过去只要领导觉得好用,但下面的每个人用起来非常痛苦,这个年代如果终端的用户觉得不好用,这个企业服务的产品挺难被用起来的,最后领导也看不到价值。

所以我们觉得to C和to B的界限是比较模糊的,最终的结果是让每个用户觉得好用,然后让管理者也能有价值。Lily:

Treelab的推广渠道是怎样的?何浚炫:

早期我们还是会往中大企业来走,因为我们的产品是非常有网络效应的,当一个企业开始用,它就需要共享这个数据给其他企业,比如邀请其他企业进来看一下数据,那么其他企业就需要注册、需要去用我们产品。那么我们就会花很多精力去让它更容易共享,通过口碑效应和企业跟企业间的交互去推广我们的产品。Lily:

也就是说在一个产业里,如果我搞定了几家头部企业,产业链就基本上都打通了,对吧?何浚炫:

是的,早期我们之所以选择供应链行业就是因为我们发现它们很依赖Excel和邮件来做沟通,Excel和邮件是一个中间的通用化的数据交互的工具。我们假如打入一个大型的供应链的企业,它可能下游和上游有很多企业本来要通过邮件和Excel来做,这样的话我们通过一个客户就可以引进多个客户。Lily:

你为什么选SaaS方向创业?何浚炫:

SaaS是未来趋向,我相信SaaS的好处在于企业可以以非常低的成本去应用一个非常强大、可以节约成本的工具,传统这种企业软件可能要做私有部署,或者可能要下载本地软件,这些东西就会导致企业迭代的过程非常高,而且它的成本也很高。SaaS的好处是你只要有一个装着浏览器的电脑,你就可以用这个软件,所以我相信这是一个未来的趋向。麦采尧:

SaaS成为全球大潮这件事,是由最终的客户感知所体现的,美国的SaaS上市公司很多,收入很高,增长也很不错,用户不光是买一次,他们每年都付费,真真正正带来了价值。

从交付模式上来说,SaaS就是企业可以利用云,更低成本地用上软件去提高价值;从商业模式上来说,因为他是把软件当成一个服务而不是当成一个产品去卖,服务就是他每年都会去收费,而服务不好用户可以把它踢走,所以它更促进SaaS公司去做产品的迭代,然后去把客户服务好,只是他服务客户不是派人去服务,是派他的软件去服务,所以毛利也很高,是一个非常好的商业模式。

在中国我们也觉得这个市场也在渐渐起来,我们看到了我们投资的一些公司的客户满意度和收入涨得比较快,但中国还是比较早期,所以说我们也会再投资一些早期项目,希望他们在市场大潮之中成为自己细分领域的最厉害的公司。Lily:

这会不会造成大家都去做SaaS创业,然后SaaS服务过剩呢?麦采尧:

你看c端的某个领域,不管是社交也好,电商也好,真正最后能成功的公司是屈指可数的,当时也有上百家的公司去创业,但是竞争下来的话,因为它有一个天然的垄断效应,最大的巨头会垄断90%的市场,掌握了用户的流量,去做游戏、做视频做什么东西都可以,然后不断地吃掉小公司的份额,所以在过去投C端的公司中,除非你投到最好的公司,不然你投的公司就活得不大好。

但在整个SaaS领域的话,企业它不会因为流量去付费,就不是说我用了你的产品,你卖第二个产品我就一定会买,企业的角色非常理性,它有时间去选这个细分领域最好的产品,而同一个公司在每个细分领域都做出最好的产品是很难的,所以说它基本上就在每个细分领域都有机会。企业服务市场是很大的,所以我们看到美国有几十家大的SaaS的上市公司,真正能做到最大的,Salesforce这种上千亿美金的,但很多十多、二十亿美金的公司他们也能存活,他们在自己的细分领域做得更好就好了。所以说我们并不担心更多的创业者来做这个领域,现在在整个市场我们觉得最好的创业者在这个领域的还是比较少。

补充一下我们对Treelab和商业化的看法,对于早期公司来说,收入或者商业化这件事情不是我们最重要的一个指标。因为早期,产品是最重要的,如果你公司成立一年,你有很好的销售,再烂的产品都能卖出去,这个时候我们能看到很好的销售数字。但实际上它的产品的长期价值是没有被验证的,很有可能涨到一定的程度,客户发现原来我买的东西是不好的,那我就不买了,这时候公司没有一个可持续的长期的价值。

Treelab这个产品,我们看到还在一个体现客户价值的阶段,因为公司很年轻,也成立了一年,Ricky他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可以商业化的方向,Treelab不论是在各行各业、各个领域都有非常好的商业化前景,但目前,还是把产品迭代的更完善才是公司最重要的目标。

Lily:

Ricky,我很想知道为什么你对供应链这个事这么熟,是你的家人有从事相关的事业吗?何浚炫:

是的,就是因为我看到我们家族的痛点,我才去做这个事情。我算是第三代了,我爷爷七几年就开始做供应链这个事情,我们在全国、在东南亚都有工厂和企业,服务在美国的服装供应链。

我为什么对供应链这部分也这么感兴趣呢?因为这也是一个未来的趋向,这个行业的信息化还是相对来讲比较低,但它的痛点很大,所以未来这个行业还是会有一个很大的迭代,很多这些公司他们都在找系统,但都没有找到一个能符合他们的需求,并且能让底层用户真的去用这个软件的平台,我们从这个切入点进去是非常好的。Lily:

所以你有拿你们家的公司或者你们家的企业当小白鼠试过吗?何浚炫:

试,所以这个也是我们最大的优势,我们在早期就有一个非常肯用我们产品、肯去迭代、肯去测试、肯去推荐给其他客户的用户,对我们公司来讲是一个非常大的战略优点。麦采尧:

对于一个技术和产品型的创业者来说,找到真正愿意去测自己产品的种子用户,是个非常难的事情,我们看过的很多公司,他们在最早的前一两年中,在这件事情上都花了比较多的时间。而Ricky这边,因为他在这个行业是有资源的,所以说他能比较方便的找到对他说真话的种子用户。这是他们公司特别大的优势。Lily:

你的经历特别有趣。我跟你聊的时候,发现你汉语比较生硬,明显是在国际学校长大的;另外你也是很有想法的年轻人,连续创业两次。是不是国际学校的教育让你对创业这件事情本身就没有畏惧,或产生兴趣呢?何浚炫:

是的,国际学校非常开放,美国的教育会支持个人创造新的价值,而不是说你在一个系统里面去完成标准化流程,我在读高中的时候导师就跟我讲,说你假如一天有8个小时,可能4~5个小时在做功课,另外3~4个小时你要给自己带来价值,你要做一些有兴趣的东西。

当时我们拿到投资以后,每天三点钟下课,租了一个整个厂房去造这个系统,每天八九点钟结束,再开始做功课,然后睡觉。就像创业过程一样,几乎每天四五个小时的睡眠,但是我们学校都非常支持这个事情。当时我们要去做一个比赛,我们学校说OK,没有问题,你的课程我们来补贴,你不需要担心这个事情,所以这整个生态链都是非常支持学生的。 Lily:

冷启动的时候,你爸妈会在什么资源上支持你?何浚炫:

我的父母和我的家族给到我很大的一个帮助,这是我们企业和我个人的一个最大的优势。他们已经第三次创业了,之前公司也卖了很多次。他们非常支持我创业,所以当我提出这个事情后,他们几乎没有任何反对。

从财务资源上来说,刚才讲到作为一个20岁的创业者,虽然我前期有创业过,但是我也不是一个三四十岁,从腾讯阿里出来的非常完善的创业者,所以融资这个事情对我来讲会非常困难,所以我家族是非常支持,给到我们前期的钱,他们也真的觉得这是一个好的投资项目。

另外给我最大支持的是,我父母也是创业者,他们管理几千个人,也创业过很多次,他们给我很多的人生建议,怎么去带领团队,怎么建立公司的整个财务体系、人资体系……

所以一个正常的20岁学生,假如没有任何资源来做这个事情,真的是非常困难的,因为你在学校不会去学到如何创建一个KPI体系、怎么去创建公司文化等等这些问题。

点击以下「关键词」,查看往期内容:

小牛电动 | 英语流利说 | 享物说

小鹏汽车 | 作业帮 | KEEP | 小红书

糖豆 | LIME | MOKA | AIRLOOK | 社区团购

童士豪 | 符绩勋 | 李宏玮 | 徐炳东

李浩军 | 吴陈尧 | 于红

GGV徐炳东:“我不喜欢被别人问得无言以对”|GGV投资笔记第五十三期

上一篇

出货量年增长率超50%,「翔明激光」想让激光清洗成为主流清洗方式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Treelab 何浚炫:我20岁,创办了挑战Excel的无代码工具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