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辟谣:不存在“全球首颗6G卫星”但候选技术有了新突破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专家辟谣:不存在“全球首颗6G卫星”但候选技术有了新突破

2020 年 11 月 6 日 11 时 19 分,太原卫星发射中心,长征六号运载火箭发射升空,成功实现“一箭十三星”。此次任务中,长征六号运载火箭搭载了国外的 10 颗卫星和国内的 3 颗卫星:

【图源:微博@我们的太空】

  • 10 颗阿根廷 Satellogic 公司研制的 NewSat9-18 小卫星,发射入轨后将与 7 颗已在轨的 NewSat 卫星组网,用于商业遥感。

  • 电子科技大学号卫星,主要用于对地遥感观测,未来研究人员将在该卫星平台上开展太赫兹通信载荷的相关试验。

  • 北航空事卫星一号,将在轨开展航空机载 ADS-B 信号接收转发、激光通讯星地数传技术探索等实验,是我国空事卫星系统的首颗关键载荷技术验证卫星。

  • 八一 03 星:搭载“孩子的声音上太空”大型公益活动芯片,用于天体遥感观测、对地观测、天地协同编程教育等实验。

其中,“电子科技大学号卫星”备受关注,背后原因在于,作为电子科技大学建校以来首次以校名命名的卫星,它有一个名号:全世界首颗发射成功的 6G 试验卫星。

也就是说,5G 手机还没捂热乎,6G 时代就快来了?

“全球首颗 6G 试验卫星”说法错误

当天,电子科技大学通过官方微博,对电子科技大学号卫星及与之相关的太赫兹通信技术进行了简要介绍。

电子科技大学号卫星又称天雁 05 卫星,由该校与成都国星宇航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微纳星空科技有限公司共同研制,未来可为智慧城市建设、农林业灾情监测等行业提供服务。

这颗卫星上搭载的太赫兹通信设备重 1.3 公斤,功耗 30W,体积比笔记本电脑还要小。

电子科技大学称:

此次研制发射的全球首颗 6G 试验卫星,是太赫兹通信在空间应用场景下的首次技术验证。

此消息一出,众多网友参与了讨论,其中最关心的还是“6G”这个关键词。

不过,知乎上“如何评价全球第一颗 6G 卫星“电子科技大学号”的发射?有什么重要意义?”的问题下面,有答主指出了问题:

将这颗卫星称为是 6G 试验卫星,非常不严谨。

还有答主认为:

把太赫兹搬到太空,就美其名曰 6G 实验,实在是有点“过界”了。

认为这一卫星的命名欠妥的答主不在少数,但究竟事实如何,是否有更能让人信服的专家解读呢?

电子科技大学通信与信息工程学院院长、通信抗干扰技术国家级重点实验室主任李少谦对外的说法:

这颗卫星被称为“全球首颗 6G 试验卫星”是完全错误的说法。实际上,这仅是一次太赫兹通信设备在卫星上的适应性试验。

作为电子科技大学太赫兹通信的开创者,李少谦表示,这颗卫星搭载了多个电子科技大学的科研实验装置,而太赫兹通信仅是其中的一种,不仅如此,太赫兹通信将来要在空间应用,还需经过许多次实验。

按照这一说法,给卫星冠以 6G 的名号,的确有失妥当。

太赫兹通信和 6G 有何关联?

无疑,这颗卫星在公众面前给太赫兹通信技术刷了一波存在感。

2004 年,美国提出了太赫兹辐射(Terahertz radiation),虽然仍处在起步阶段,但已然被视为“改变未来世界的十大技术之一”。

太赫兹辐射本质上是一种电磁辐射,频率在 0.1-10 THz,又称亚毫米波辐射、太赫兹波等等:

  • 频率上,处于无线电波和光波,毫米波和红外线之间;

  • 能量上,处于电子和光子之间。

太赫兹辐射应用广泛,通过材料传输的太赫兹光束可用于材料表征、层状检查,还可以代替 X 射线在物体内部生成高分辨率图像。

而具体到通信领域,理论上太赫兹波兼具微波通信和光波通信的优点——传输速率高、容量大、方向性强、安全性高及穿透性强等。太赫兹辐射可以提供微波无法达到的无线传输速率,因此能解决信息传输受制于带宽的问题。

李少谦表示:

太赫兹通信未来有两大应用场景,一是地面大容量通信,有可能用于 6G;二是卫星与卫星、星地之间的空间大容量通信。

早在 2019 年 4 月 23-26 日举行的第六届布鲁克林 5G 峰会上,德国德累斯顿大学教授 Gerhard Fettweis 和 NYU Wireless 创始人 Ted Rappaport 就谈到了太赫兹波的潜力:

研究人员已经开始着手研究太赫兹波,它可能会成为下一代无线技术的关键组成部分。

当时的峰会上,Gerhard Fettweis 还展示了测试结果,太赫兹波在 20 米内的传输速度是每秒 1TB。

卫星发射当天,电子科技大学的官方微博上有这样一张配图,并表示:太赫兹通信是 6G 的核心技术。

这样的表述,在现阶段可能还得打个问号,毕竟 6G 的候选技术并未确定,正如李少谦表示:

这次实验与 6G 没什么关系。太赫兹通信、天地一体化通信、可见光通信、人工智能等技术都可能是 6G 的候选技术。因此,太赫兹通信不能代表 6G。

5G 落地,6G 萌芽

2018 年 3 月 9 日,工信部原部长苗圩在接受央视新闻采访时表示,岁末年初之际,我国对 6G 的研究工作已经启动了。

当时,工信部 IMT-2020(5G)无线技术工作组组长粟欣也表示,按通信发展的规律推测,6G 的理论下载速度可达到每秒 1TB,预计 2020 年将正式开始 6G 研发,2030 年投入商用。

2018 年的 MWCA(美国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美国 FCC(联邦通信协会)官员 Jessica Rosenworcel 首次公开提到了 6G 技术。

随后的 2019 年 1 月,为了比竞争对手更快进入 6G 市场,LG 在韩国高等科技学院(KAIST Institute)内启用了一个 6G 研究中心。

2019 年 8 月,加拿大媒体 The Logic 报道,华为在其加拿大渥太华研究中心开始了 6G 技术的研发。

对此,华为驻加拿大研发策略副总裁 Song Zhang 表示:

在推进 5G 落地的同时,华为也在布局 6G。

2019 年 11 月 3 日,科技部、发改委、教育部、工信部、中科院、自然科学基金委更是召开了 6G 技术研发工作启动会。

不难发现,6G 技术早已进入了国家布局、企业较劲的阶段。

李少谦表示:

6G 是 2030 年以后用的新一代技术。全球科学家对 6G 的研究还处于前期需求分析、概念定义、潜在技术研究阶段,预计 2023 年左右才能明确什么是 6G,6G 将采用什么技术。

虽然电子科技大学号卫星并非是全世界首颗发射成功的 6G 试验卫星,但不可否认的是,我国航天领域太赫兹空间通信设备的首次卫星搭载实验背后,是电子科技大学对于太赫兹技术多年积累的科研实力。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专家辟谣:不存在“全球首颗6G卫星”但候选技术有了新突破

高可用系统设计

上一篇

无人配送的Nuro再融5亿美元,为啥中国复刻者们没它这么火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专家辟谣:不存在“全球首颗6G卫星”但候选技术有了新突破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