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解GPT-2(完整版)!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图解GPT-2(完整版)!

↑↑↑关注后” 星标 “Datawhale

每日干货 &  每月组队学习 ,不错过

Datawhale干货 

译者:张贤, 哈尔滨工程大学,Datawhale原创作者

干货长文,建议 收藏阅读, 收藏等于看完。

审稿人:Jepson, Datawhale成员, 毕业于中国科学院,目前在腾讯从事推荐算法工作

结构总览

前言

这篇文章翻译自 http://jalammar.github.io/illustrated-gpt2/ 。多图详细解释当今最为强大的人工智能 GPT-2(截至 2019 年 8 月 12 日)。

今年,我们看到了机器学习在许多场景的广泛应用。 OpenAI GPT-2 (https://openai.com/blog/better-language-models/)表现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能力,它能够写出连贯而充满激情的文章,这超出了我们当前对语言模型的预期效果。GPT-2 不是一个特别新颖的架构,而是一种与 Transformer 解码器非常类似的架构。不过 GPT-2 是一个巨大的、基于 Transformer 的语言模型,它是在一个巨大的数据集上训练的。在这篇文章,我们会分析它的结构,以及这种结构产生的作用。我们会深入了解 Self Attention 层的细节。然后我们会再了解一下这种只有 Decoder 的 Transformer 在语言建模之外的应用。

这篇文章可以看作是之前文章《 图解Transformer(完整版)! 》的补充。图解 Transformer 的文章使用了更多的图来解释 Transformer 的内部工作原理,以及它们是如何从原始论文一步一步进化的。我希望这种可视化的方式能够更加容易解释基于 Transformer 的模型内部原理和进化。

一、GPT2 和语言模型

首先,我们来看看什么是语言模型。

1.1 什么是语言模型

图解 Word2Vec (https://jalammar.github.io/illustrated-word2vec/) 中,我们了解到语言模型基本上是一个机器学习模型,它可以根据句子的一部分预测下一个词。最著名的语言模型就是手机键盘,它可以根据你输入的内容,提示下一个单词。

从这个意义上讲,GPT-2 基本上就是键盘应用程序中预测下一个词的功能,但 GPT-2 比你手机上的键盘 app 更大更复杂。GPT-2 是在一个 40 GB 的名为 WebText 的数据集上训练的,OpenAI 的研究人员从互联网上爬取了这个数据集,作为研究工作的一部分。从存储空间大小方面来比较,我使用的键盘应用程序 SwiftKey,占用了 78 MB 的空间。而最小的 GPT-2 变种,需要 500 MB 的空间来存储它的所有参数。最大的 GPT-2 模型变种是其大小的 13 倍,因此占用的空间可能超过 6.5 GB。


对 GPT-2 进行实验的一个很好的方法是使用 AllenAI GPT-2 Explorer (https://gpt2.apps.allenai.org/?text=Joel is)。它使用 GPT-2 来显示下一个单词的 10 种预测(包括每种预测的分数)。你可以选择一个单词,然后就能看到下一个单词的预测列表,从而生成一篇文章。

1.2 语言模型的 Transformer

正如我们在图解 Transformer中看到的,原始的 Transformer 模型是由 Encoder 和 Decoder 组成的,它们都是由 Transformer 堆叠而成的。这种架构是合适的,因为这个模型是用于处理机器翻译的。在机器翻译问题中,Encoder-Decoder 的架构已经在过去成功应用了。


在随后的许多研究工作中,只使用 Transformer 中的一部分,要么去掉 Encoder,要么去掉 Decoder,并且将它们堆得尽可能高。使用大量的训练文本,并投入大量的计算(数十万美元用于训练这些模型,在 AlphaStar 的例子中可能是数百万美元)。


我们可以将这些模块堆得多高呢?事实证明,这是区分不同的 GPT-2 的主要因素之一。


1.3 与 BERT 的一个不同之处

机器人第一定律:

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也不能因不作为而使人类受到伤害。

GPT-2 是使用 Transformer 的 Decoder 模块构建的。另一方面,BERT 是使用 Transformer 的 Encoder 模块构建的。我们将在下一节中研究这种差异。但它们之间的一个重要差异是,GPT-2 和传统的语言模型一样,一次输出一个  token。例如,让一个训练好的 GPT-2 背诵机器人第一定律:


这些模型的实际工作方式是,在产生每个 token 之后,将这个 token 添加到输入的序列中,形成一个新序列。然后这个新序列成为模型在下一个时间步的输入。这是一种叫“自回归(auto-regression)”的思想。这种做法可以使得 RNN 非常有效。


GPT-2,和后来的一些模型如 TransformerXL 和 XLNet,本质上都是自回归的模型。但 BERT 不是自回归模型。这是一种权衡。去掉了自回归后,BERT 能够整合左右两边的上下文,从而获得更好的结果。XLNet 重新使用了 自回归,同时也找到一种方法能够结合两边的上下文。

1.4 Transformer 模块的进化

Transformer 原始论文(https://arxiv.org/abs/1706.03762) 介绍了两种模块:

Encoder 模块

首先是 Encoder 模块。

原始的 Transformer 论文中的 Encoder 模块接受特定长度的输入(如 512 个 token)。如果一个输入序列比这个限制短,我们可以填充序列的其余部分。

Decoder 模块

其次是 Decoder。与 Encoder 相比,它在结构上有一个很小的差异:它有一个层,使得它可以关注来自 Encoder 特定的段。


这里的 Self Attention 层的一个关注差异是,它会屏蔽未来的 token。具体来说,它不像 BERT 那样将单词改为 mask ,而是通过改变 Self Attention 的计算,阻止来自被计算位置右边的 token。

例如,我们想要计算位置 4,我们可以看到只允许处理以前和现在的 token。


很重要的一点是,(BERT 使用的)Self Attention 和 (GPT-2 使用的)masked Self Attention 有明确的区别。一个正常的 Self Attention 模块允许一个位置关注到它右边的部分。而 masked Self Attention 阻止了这种情况的发生:


只有 Decoder 的模块

在 Transformer 原始论文发布之后, Generating Wikipedia by Summarizing Long Sequences (https://arxiv.org/pdf/1801.10198.pdf) 提出了另一种能够进行语言建模的 Transformer 模块的布局。这个模型丢弃了 Transformer 的 Encoder。因此,我们可以把这个模型称为 Transformer-Decoder 。这种早期的基于 Transformer 的语言模型由 6 个 Decoder 模块组成。

这些 Decoder 模块都是相同的。我已经展开了第一个 Decoder,因此你可以看到它的 Self Attention 层是 masked 的。注意,现在这个模型可以处理多达 4000 个 token–是对原始论文中 512 个 token 的一个大升级。

这些模块和原始的 Decoder 模块非常类似,只是它们去掉了第二个 Self Attention 层。在 Character-Level Language Modeling with Deeper Self-Attention (https://arxiv.org/pdf/1808.04444.pdf) 中使用了类似的结构,来创建一次一个字母/字符的语言模型。

OpenAI 的 GPT-2 使用了这些 Decoder 模块。

1.5 语言模型入门:了解 GPT2

让我们拆解一个训练好的 GPT-2,看看它是如何工作的。

GPT-2 能够处理 1024 个 token。每个 token 沿着自己的路径经过所有的 Decoder 模块

运行一个训练好的 GPT-2 模型的最简单的方法是让它自己生成文本(这在技术上称为 生成无条件样本)。或者,我们可以给它一个提示,让它谈论某个主题(即生成交互式条件样本)。在漫无目的情况下,我们可以简单地给它输入初始 token,并让它开始生成单词(训练好的模型使用 <|endoftext|> 作为初始的 token。我们称之为 <s> )。


模型只有一个输入的 token,因此只有一条活跃路径。token 在所有层中依次被处理,然后沿着该路径生成一个向量。这个向量可以根据模型的词汇表计算出一个分数(模型知道所有的 单词,在 GPT-2 中是 5000 个词)。在这个例子中,我们选择了概率最高的 the 。但我们可以把事情搞混–你知道如果一直在键盘 app 中选择建议的单词,它有时候会陷入重复的循环中,唯一的出路就是点击第二个或者第三个建议的单词。同样的事情也会发生在这里,GPT-2 有一个 top-k 参数,我们可以使用这个参数,让模型考虑第一个词(top-k =1)之外的其他词。

下一步,我们把第一步的输出添加到我们的输入序列,然后让模型做下一个预测。


请注意,第二条路径是此计算中唯一活动的路径。GPT-2 的每一层都保留了它自己对第一个 token 的解释,而且会在处理第二个 token 时使用它(我们会在接下来关于 Self Attention 的章节中对此进行更详细的介绍)。GPT-2 不会根据第二个 token 重新计算第一个 token。

1.6 深入理解 GPT2 的更多细节

输入编码

让我们更深入地了解模型。首先从输入开始。与之前我们讨论的其他 NLP 模型一样,GPT-2 在嵌入矩阵中查找输入的单词的对应的 embedding 向量–这是我们从训练好的模型中得到的组件之一。

每一行都是词的 embedding:这是一个数字列表,可以表示一个词并捕获一些含义。这个列表的大小在不同的 GPT-2 模型中是不同的。最小的模型使用的 embedding 大小是 768

因此在开始时,我们会在嵌入矩阵查找第一个 token <s> 的 embedding。在把这个 embedding 传给模型的第一个模块之前,我们需要融入位置编码,这个位置编码能够指示单词在序列中的顺序。训练好的模型中,有一部分是一个矩阵,这个矩阵包括了 1024 个位置中每个位置的位置编码向量。


在这里,我们讨论了输入单词在传递到第一个 Transformer 模块之前,是如何被处理的。我们还知道,训练好的 GPT-2 包括两个权重矩阵。

把一个单词输入到 Transformer 的第一个模块,意味着寻找这个单词的 embedding,并且添加第一个位置的位置编码向量

在这些层中向上流动

第一个模块现在可以处理 token,首先通过 Self Attention 层,然后通过神经网络层。一旦 Transformer 的第一个模块处理了 token,会得到一个结果向量,这个结果向量会被发送到堆栈的下一个模块处理。每个模块的处理过程都是相同的,不过每个模块都有自己的 Self Attention 和神经网络层。


回顾 Self-Attention

语言严重依赖于上下文。例如,看看下面的第二定律:

机器人第二定律

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给予 它 的命令,当 该命令 与 第一定律 冲突时例外。

我在句子中高亮了 3 个部分,这些部分的词是用于指代其他的词。如果不结合它们所指的上下文,就无法理解或者处理这些词。当一个模型处理这个句子,它必须能够知道:

  • 它 指的是机器人

  • 该命令 指的是这个定律的前面部分,也就是 人给予 它 的命令

  • 第一定律 指的是机器人第一定律

这就是 Self Attention 所做的事。它在处理某个词之前,将模型对这个词的相关词和关联词的理解融合起来(并输入到一个神经网络)。它通过对句子片段中每个词的相关性打分,并将这些词的表示向量加权求和。

举个例子,下图顶部模块中的 Self Attention 层在处理单词 it 的时候关注到 a robot 。它传递给神经网络的向量,是 3 个单词和它们各自分数相乘再相加的和。


Self-Attention 过程

Self-Attention 沿着句子中每个 token 的路径进行处理,主要组成部分包括 3 个向量。

  • Query:Query 向量是当前单词的表示,用于对其他所有单词(使用这些单词的 key 向量)进行评分。我们只关注当前正在处理的 token 的 query 向量。

  • Key:Key 向量就像句子中所有单词的标签。它们就是我们在搜索单词时所要匹配的。

  • Value:Value 向量是实际的单词表示,一旦我们对每个词的相关性进行了评分,我们需要对这些向量进行加权求和,从而表示当前的词。


一个粗略的类比是把它看作是在一个文件柜里面搜索,Query 向量是一个便签,上面写着你正在研究的主题,而 Key 向量就像是柜子里的文件夹的标签。当你将便签与标签匹配时,我们取出匹配的那些文件夹的内容,这些内容就是 Value 向量。但是你不仅仅是寻找一个 Value 向量,而是在一系列文件夹里寻找一系列 Value 向量。

将 Value 向量与每个文件夹的 Key 向量相乘,会为每个文件夹产生一个分数(从技术上来讲:就是点积后面跟着 softmax)。


我们将每个 Value 向量乘以对应的分数,然后求和,得到 Self Attention 的输出。


这些加权的 Value 向量会得到一个向量,它将 50% 的注意力放到单词 robot 上,将 30% 的注意力放到单词 a ,将 19% 的注意力放到单词 it 。在下文中,我们会更加深入 Self Attention,但现在,首先让我们继续在模型中往上走,直到模型的输出。

模型输出

当模型顶部的模块产生输出向量时(这个向量是经过 Self Attention 层和神经网络层得到的),模型会将这个向量乘以嵌入矩阵。


回忆一下,嵌入矩阵中的每一行都对应于模型词汇表中的一个词。这个相乘的结果,被解释为模型词汇表中每个词的分数。


我们可以选择最高分数的 token(top_k=1)。但如果模型可以同时考虑其他词,那么可以得到更好的结果。所以一个更好的策略是把分数作为单词的概率,从整个列表中选择一个单词(这样分数越高的单词,被选中的几率就越高)。一个折中的选择是把 top_k 设置为 40,让模型考虑得分最高的 40 个词。


这样,模型就完成了一次迭代,输出一个单词。模型会继续迭代,直到所有的上下文都已经生成(1024 个 token),或者直到输出了表示句子末尾的 token。

1.7 GPT2 总结

现在我们基本知道了 GPT-2 是如何工作的。如果你想知道 Self Attention 层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么文章接下来的额外部分就是为你准备的,我添加这个额外的部分,来使用更多可视化解释 Self Attention,以便更加容易讲解后面的 Transformer 模型(TransformerXL 和 XLNet)。


我想在这里指出文中一些过于简化的说法:

  • 我在文中交替使用
    token
    。但实际上,GPT-2 使用 Byte Pair Encoding 在词汇表中创建 token。这意味着 token 通常是词的一部分。
  • 我们展示的例子是在推理模式下运行。这就是为什么它一次只处理一个 token。在训练时,模型将会针对更长的文本序列进行训练,并且同时处理多个 token。同样,在训练时,模型会处理更大的 batch size,而不是推理时使用的大小为 1 的 batch size。

  • 为了更加方便地说明原理,我在本文的图片中一般会使用行向量。但有些向量实际上是列向量。在代码实现中,你需要注意这些向量的形式。

  • Transformer 使用了大量的层归一化(layer normalization),这一点是很重要的。我们在 图解Transformer 中已经提及到了一部分这点,但在这篇文章,我们会更加关注 Self Attention。

  • 有时我需要更多的框来表示一个向量,例如下面这幅图:


二、可视化 Self-Attention

在这篇文章的前面,我们使用了这张图片来展示,如何在一个层中使用 Self Attention,这个层正在处理单词 it


在这一节,我们会详细介绍如何实现这一点。请注意,我们会讲解清楚每个单词都发生了什么。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展示大量的单个向量。而实际的代码实现,是通过巨大的矩阵相乘来完成的。但我想把重点放在词汇层面上。

2.1 Self-Attention

让我们先看看原始的 Self Attention,它被用在 Encoder 模块中进行计算。让我们看看一个玩具 Transformer,它一次只能处理 4 个 token。

Self-Attention 主要通过 3 个步骤来实现:

  1. 为每个路径创建 Query、Key、Value 矩阵。

  2. 对于每个输入的 token,使用它的 Query 向量为所有其他的 Key 向量进行打分。

  3. 将 Value 向量乘以它们对应的分数后求和。


(1) 创建 Query、Key 和 Value 向量

让我们关注第一条路径。我们会使用它的 Query 向量,并比较所有的 Key 向量。这会为每个 Key 向量产生一个分数。Self Attention 的第一步是为每个 token 的路径计算 3 个向量。


(2) 计算分数

现在我们有了这些向量,我们只对步骤 2 使用 Query 向量和 Value 向量。因为我们关注的是第一个 token 的向量,我们将第一个 token 的 Query 向量和其他所有的 token 的 Key 向量相乘,得到 4 个 token 的分数。


(3) 计算和

我们现在可以将这些分数和 Value 向量相乘。在我们将它们相加后,一个具有高分数的 Value 向量会占据结果向量的很大一部分。

分数越低,Value 向量就越透明。这是为了说明,乘以一个小的数值会稀释 Value 向量。

如果我们对每个路径都执行相同的操作,我们会得到一个向量,可以表示每个 token,其中包含每个 token 合适的上下文信息。这些向量会输入到 Transformer 模块的下一个子层(前馈神经网络)。


2.2 图解 Masked Self_attention

现在,我们已经了解了 Transformer 的 Self Attention 步骤,现在让我们继续研究 masked Self Attention。Masked Self Attention 和 Self Attention 是相同的,除了第 2 个步骤。假设模型只有  2 个 token 作为输入,我们正在观察(处理)第二个 token。在这种情况下,最后 2 个 token 是被屏蔽(masked)的。所以模型会干扰评分的步骤。它基本上总是把未来的 token 评分为 0,因此模型不能看到未来的词:


这个屏蔽(masking)经常用一个矩阵来实现,称为 attention mask。想象一下有 4 个单词的序列(例如, 机器人必须遵守命令 )。在一个语言建模场景中,这个序列会分为 4 个步骤处理–每个步骤处理一个词(假设现在每个词是一个 token)。由于这些模型是以 batch size 的形式工作的,我们可以假设这个玩具模型的 batch size 为 4,它会将整个序列作(包括 4 个步骤)为一个 batch 处理。


在矩阵的形式中,我们把 Query 矩阵和 Key 矩阵相乘来计算分数。让我们将其可视化如下,不同的是,我们不使用单词,而是使用与格子中单词对应的 Query 矩阵(或者 Key 矩阵)。


在做完乘法之后,我们加上三角形的 attention mask。它将我们想要屏蔽的单元格设置为负无穷大或者一个非常大的负数(例如 GPT-2 中的 负十亿):


然后对每一行应用 softmax,会产生实际的分数,我们会将这些分数用于 Self Attention。


这个分数表的含义如下:

  • 当模型处理数据集中的第 1 个数据(第 1 行),其中只包含着一个单词 (
    robot ),它将 100% 的注意力集中在这个单词上。
  • robot must
    must
    robot
    must
    
  • 诸如此类,继续处理后面的单词。

2.3 GPT2 的 Self-Attention

让我们更详细地了解 GPT-2 的 masked attention。

评价模型:每次处理一个 token

我们可以让 GPT-2 像 mask Self Attention 一样工作。但是在评价评价模型时,当我们的模型在每次迭代后只添加一个新词,那么对于已经处理过的 token 来说,沿着之前的路径重新计算 Self Attention 是低效的。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处理第一个 token(现在暂时忽略 <s> )。


GPT-2 保存 token a 的 Key 向量和 Value 向量。每个 Self Attention 层都持有这个 token 对应的 Key 向量和 Value 向量:


现在在下一个迭代,当模型处理单词 robot ,它不需要生成 token a 的 Query、Value 以及 Key 向量。它只需要重新使用第一次迭代中保存的对应向量:


(1) 创建 Query、Key 和 Value 矩阵

让我们假设模型正在处理单词 it 。如果我们讨论最下面的模块(对于最下面的模块来说),这个 token 对应的输入就是 it 的 embedding 加上第 9 个位置的位置编码:


Transformer 中每个模块都有它自己的权重(在后文中会拆解展示)。我们首先遇到的权重矩阵是用于创建 Query、Key、和 Value 向量的。

Self-Attention 将它的输入乘以权重矩阵(并添加一个 bias 向量,此处没有画出)

这个相乘会得到一个向量,这个向量基本上是 Query、Key 和 Value 向量的拼接。

将输入向量与 attention 权重向量相乘(并加上一个 bias 向量)得到这个 token 的 Key、Value 和 Query 向量拆分为 attention heads。

在之前的例子中,我们只关注了 Self Attention,忽略了 multi-head 的部分。现在对这个概念做一些讲解是非常有帮助的。Self-attention 在 Q、K、V 向量的不同部分进行了多次计算。拆分 attention heads 只是把一个长向量变为矩阵。小的 GPT-2 有 12 个 attention heads,因此这将是变换后的矩阵的第一个维度:


在之前的例子中,我们研究了一个 attention head 的内部发生了什么。理解多个 attention-heads 的一种方法,是像下面这样(如果我们只可视化 12 个 attention heads 中的 3 个):


(2) 评分

我们现在可以继续进行评分,这里我们只关注一个 attention head(其他的 attention head 也是在进行类似的操作)。


现在,这个 token 可以根据其他所有 token 的 Key 向量进行评分(这些 Key 向量是在前面一个迭代中的第一个 attention head 计算得到的):


(3) 求和

正如我们之前所看的那样,我们现在将每个 Value 向量乘以对应的分数,然后加起来求和,得到第一个 attention head 的 Self Attention 结果:


合并 attention heads

我们处理各种注意力的方法是首先把它们连接成一个向量:

img

但这个向量还没有准备好发送到下一个子层(向量的长度不对)。我们首先需要把这个隐层状态的巨大向量转换为同质的表示。

(4) 映射(投影)

我们将让模型学习如何将拼接好的 Self Attention 结果转换为前馈神经网络能够处理的形状。在这里,我们使用第二个巨大的权重矩阵,将 attention heads 的结果映射到 Self Attention 子层的输出向量:


通过这个,我们产生了一个向量,我们可以把这个向量传给下一层:


2.4 GPT-2 全连接神经网络

第 1 层

全连接神经网络是用于处理 Self Attention 层的输出,这个输出的表示包含了合适的上下文。全连接神经网络由两层组成。第一层是模型大小的 4 倍(由于 GPT-2 small 是 768,因此这个网络会有 个神经元)。为什么是四倍?这只是因为这是原始 Transformer 的大小(如果模型的维度是 512,那么全连接神经网络中第一个层的维度是 2048)。这似乎给了 Transformer 足够的表达能力,来处理目前的任务。

没有展示 bias 向量

第 2 层. 把向量映射到模型的维度

第 2 层把第一层得到的结果映射回模型的维度(在 GPT-2 small 中是 768)。这个相乘的结果是 Transformer 对这个 token 的输出。

没有展示 bias 向量

你完成了!

这就是我们讨论的 Transformer 的最详细的版本!现在,你几乎已经了解了 Transformer 语言模型内部发生了什么。总结一下,我们的输入会遇到下面这些权重矩阵:


每个模块都有它自己的权重。另一方面,模型只有一个 token embedding 矩阵和一个位置编码矩阵。


如果你想查看模型的所有参数,我在这里对它们进行了统计:


由于某些原因,它们加起来是 124 M,而不是 117 M。我不确定这是为什么,但这个就是在发布的代码中展示的大小(如果我错了,请纠正我)。

三、语言模型之外

只有 Decoder 的 Transformer 在语言模型之外一直展现出不错的应用。它已经被成功应用在了许多应用中,我们可以用类似上面的可视化来描述这些成功应用。让我们看看这些应用,作为这篇文章的结尾。

3.1 机器翻译

进行机器翻译时,Encoder 不是必须的。我们可以用只有 Decoder 的 Transformer 来解决同样的任务:


3.2 生成摘要

这是第一个只使用 Decoder 的 Transformer 来训练的任务。它被训练用于阅读一篇维基百科的文章(目录前面去掉了开头部分),然后生成摘要。文章的实际开头部分用作训练数据的标签:


论文里针对维基百科的文章对模型进行了训练,因此这个模型能够总结文章,生成摘要:


3.3 迁移学习

Sample Efficient Text Summarization Using a Single Pre-Trained Transformer ( https://arxiv.org/abs/1905.08836 ) 中,一个只有 Decoder 的 Transformer 首先在语言模型上进行预训练,然后微调进行生成摘要。结果表明,在数据量有限制时,它比预训练的 Encoder-Decoder Transformer 能够获得更好的结果。

GPT-2 的论文也展示了在语言模型进行预训练的生成摘要的结果。

3.4 音乐生成

Music Transformer( https://magenta.tensorflow.org/music-transformer ) 论文使用了只有 Decoder 的 Transformer 来生成具有表现力的时序和动态性的音乐。 音乐建模 就像语言建模一样,只需要让模型以无监督的方式学习音乐,然后让它采样输出(前面我们称这个为 漫步 )。

你可能会好奇在这个场景中,音乐是如何表现的。请记住,语言建模可以把字符、单词、或者单词的一部分(token),表示为向量。在音乐表演中(让我们考虑一下钢琴),我们不仅要表示音符,还要表示速度–衡量钢琴键被按下的力度。


一场表演就是一系列的 one-hot 向量。一个 midi 文件可以转换为下面这种格式。论文里使用了下面这种输入序列作为例子:


这个输入系列的 one-hot 向量表示如下:


我喜欢论文中的音乐 Transformer 展示的一个 Self Attention 的可视化。我在这基础之上添加了一些注释:

这段音乐有一个反复出现的三角形轮廓。Query 矩阵位于后面的一个峰值,它注意到前面所有峰值的高音符,以知道音乐的开头。这幅图展示了一个 Query 向量(所有 attention 线的来源)和前面被关注的记忆(那些受到更大的softmax 概率的高亮音符)。attention 线的颜色对应不同的 attention heads,宽度对应于 softmax 概率的权重。

总结

现在,我们结束了 GPT-2 的旅程,以及对其父模型(只有 Decoder 的 Transformer)的探索。我希望你看完这篇文章后,能对 Self Attention 有一个更好的理解,也希望你能对 Transformer 内部发生的事情有更多的理解。

“整理不易, 三连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图解GPT-2(完整版)!

CIKM 2020 | 知识库问答复杂问题的分层查询图生成方法

上一篇

最新阿里Java后端开发面试题100道(P6-P7)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图解GPT-2(完整版)!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