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燃、断轴、失控,新能源车还能买吗?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自燃、断轴、失控,新能源车还能买吗?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深燃”(ID:shenrancaijing),作者 | 周继凤,编辑 | 金玙璠。

自燃、断轴事件多到一定数量,新造车们终于开始承认错误了。

威马汽车近一个月内连发至少四起自燃事件,但都没能等来官方的回复和解释。直到最近发酵起来的一起自燃事件,10月27日晚,北京海淀区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内一辆威马EX5发生爆炸,车辆完全销毁。一时间,视频、照片在微博等社交平台满天飞,还一度传出周边单位不准电动车入地下车库的传言——事情闹大了。

24小时后,威马火速出面解释:事故由于电芯供应商在生产过程中混入了杂质,导致动力电池产生了异常析锂……并且即日起向用户召回2020年6月8日至2020年9月23日生产的部分2020款威马汽车产品,共计1282辆。

承认错误的还有理想。11月1日,理想宣布为6月1日及之前生产的理想ONE车型免费“升级”,避免再出现断轴问题。等于公开承认理想汽车的“断轴”风险与设计缺陷有关。

据理想汽车官方统计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0月31日,理想ONE累计发生前悬架碰撞事故一共97起,其中有10起发生了前悬架下摆臂球头从球销脱出的情况,也就是所谓的“断轴”问题。此前理想一直将此归因于碰撞事故,而非质量原因。

终于,理想在11月6日道歉了,宣布召回生产日期在2019年11月14日至2020年6月1日的理想ONE电动汽车,共计10469辆。

新造车本身没量产多少车,今年1-10月份,蔚来、理想、小鹏三家车加起来卖了不到7万台,却频出安全问题,不止是自燃、断轴,还有仪表黑屏、刹车失灵、漏水、高速上无法加速、排放控制系统故障引发报警、动力电池故障报警等等五花八门的问题。

问题出在哪儿?是新造车技术不行,还是新势力为了速度和量产忽视了安全?

问题出在哪:电池、硬件故障、自动驾驶系统失控

通过公司官网、官微、新闻报道,深燃整理出了自2019年以来头部造车新势力的24起安全事故,发现半数以上与自燃有关,剩下的则是软硬件故障。

资料来源 / 公司官网、官微、媒体报道 制图 / 深燃

“很多安全问题,在传统燃油车上也存在,只不过新势力车卖得少,出现了安全事故,被认为比例很高。”不少分析师对深燃表达了类似观点。但一位业内人士表示,自燃,确实是新能源汽车特有的问题。

头部的造车新势力在实现量产的同时,都没能逃过自燃的“魔咒”。

比如,去年12月,理想汽车才开始正式交付,今年5月8日在湖南长沙街头,一辆理想ONE引擎舱突发自燃起火。当时有网友调侃:“恭喜理想ONE正式跨入新能源大家庭。”

特斯拉也首当其冲,发酵时间最久的当属特斯拉“421大火案”。2019年4月21日,上海徐汇区裕德路泰德花苑小区地下车库内,一辆特斯拉Model S突发自燃,在短短5秒钟内从冒烟到起火燃烧,火势之大甚至殃及了周遭的其它车辆。自燃过程全程被监控器记录下来,一时间车主们谈特斯拉色变。

自燃之外,造车新势力也没少因为软硬件问题导致的各类安全事故登上热搜。

在2019年上海车展上,理想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想曾放言,理想ONE将安全和质量放在第一位,是一辆比燃油车更完善、“比特斯拉更安全”的智能电动车。结果甫一交付就事故频发。

理想汽车交付的第一个月,有车主反映,刚刚提车的理想ONE亮起了“排放控制系统故障”的故障码。同月,另一位车主提车驶出杭州交付中心并上了高速,在解除了自适应巡航的情况下,脚踩电门却无法加速。

理想身上最受关注的事件还属“断轴门”。今年1月份,理想被曝出与一辆宝马3系相撞导致断轴;5月,一辆理想ONE在行驶中右前轮与路肩发生碰撞,导致右前悬架受损,发生断轴。

这期间,质疑理想汽车安全性的声音持续出现,对此,官方在8月发声明回应称:至今为止,理想ONE所有悬架损坏都是因为碰撞事故引起的,没有一起是质量原因造成的。紧接着,9月到10月间,理想ONE又多次重现“断轴门”。

在11月1日的媒体沟通会上,理想自己开始爆料,截至2020年10月31日,理想ONE累计发生前悬架碰撞事故一共97起,其中有10起出现了断轴。10起中的6起曾被媒体报道,另外4起是理想主动统计在内。当时理想拿出的解决方案是,将为6月1日及之前生产的理想ONE车型免费升级,避免再出现断轴问题。

“升级肯定是因为当时有缺陷,这很正常。”李想在沟通会现场的说辞,等于公开承认理想汽车的“断轴”风险与设计缺陷有关。

随后,承受舆论压力的理想,宣布召回10469辆汽车,免费更换球销脱出力更高的前悬架下摆臂。

在自燃之外,特斯拉的安全事故量也丝毫不输国产新造车。

今年1月,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收到了一份针对特斯拉的联名请愿书。在这份请愿书中,共有127起投诉和特斯拉车辆“突然加速”有关,这其中涉及到110起撞车事故,共导致52人受伤。

重点来看特斯拉在国内的表现。今年6月,江西南昌一位Model 3车主自称,车辆在高速状态下突然自动提速至127km/h,在多次踩刹车无果后,撞上路旁的土堆翻车起火;8月12日,浙江温州一辆Model 3也发生了车祸,据车主自述,当时车辆制动失灵,高速撞开收费处的栏杆冲进了停车场,造成多辆车损毁。

自动辅助驾驶系统Autopilot是特斯拉目前最重要的应用软件,同样存在诸多隐患。2019年,特斯拉汽车发生了50起致命车祸,据美国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调查,其中14起与特斯拉的Autopilot自动驾驶系统有关。

在这方面,“国产新造车在产品完成度方面次于特斯拉,但比传统主机厂要好。”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尤其是蔚来、小鹏,他们的自动识别技术,我们通过测试发现都不错。”最近,蔚来和小鹏汽车先后发布NOP(Navigate on Pilot,领航辅助)和NGP(Navigate Guided Pilot,高速自主导航驾驶)功能。

有媒体报道称,虽然辅助导航驾驶功能仍属于L2级自动驾驶功能的范畴,但是它向更高级别的自动驾驶功能又近了一步。在汽车行业中,目前只有特斯拉、蔚来汽车、小鹏汽车三家企业将此功能落地。

但也不乏安全事故。有媒体报道,9月22日,一辆理想ONE在青岛某高速公路发生追尾事故,并且在事故发生过程中,理想ONE系统对前车变道没有警示,也没有减速,车主出于对这一系统的信任,没有第一时间接管,结果车辆直接撞上大卡车。

新造车到底安不安全?

自燃、硬件故障、软件故障,造车新势力的安全事故以这三大类为主,回到消费者最关注的问题:新造车到底安不安全。

“自燃背后的原因,要么是充电导致的热失效,要么是被撞击或者曾经受到撞击。完全静置状态下自身起火的情况,极其罕见。”新能源汽车领域资深专家王朋波对深燃表示。

从官方的解释来看,除了蔚来和威马在多次自燃事件后调查承认电池本身存在问题外,其余的自燃事故,当事公司或将责任归咎于偶发事件,比如理想认定5月8日在长沙街头自燃的理想ONE,原因是车辆在交付前整备过程中遗落在前机舱内一块车漆防护垫;或归咎于外部原因,比如特斯拉在去年8月份的一起自燃事件中,认定电池组之前有“严重的浸水”,并指出钣喷厂没有“妥善处理”电池组。

目前最受电动车企青睐的电池是三元锂电池,高续航、能量密度大、活性大,但也容易热失效。王朋波解释称,“一旦过充,电量充太满,容易产生结晶,刺破电池隔膜,发生短路,或产生大量余热进行燃烧。”

但中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曾透露,最近一系列自燃事件的核心原因是设计不合理,不仅是电池本身的问题。

来源 / Pexels

王朋波的观点亦能佐证这一看法:三元锂电池的电芯活性确实较大,但安全性如何,还与电芯之间是否有隔绝热失效扩散的材料、电池BMS管理策略、电缆线路设计、散热系统设计、电池壳体结构设计以及整车结构防护有关。

其一,为了提升续航里程,当前的纯电动车大都将动力电池布置在底板下方,电池面积大,几乎覆盖了整个底板,其周边到车身边缘的间距通常不会很大,因此在碰撞或托底时容易被挤压。

其二,近年来电池单体的能量密度提升过快,伴随的就是电芯稳定性的降低,在机械载荷下发生热失控的风险加大。因为补贴政策对动力电池系统能量密度有要求,为提升整包能量密度,国内的纯电动汽车倾向于将电池包壳体结构做的尽量轻巧,导致对内部模组和高压器件的防护不足。

从目前披露的头部新造车事故来看,自2019年年初至今的24起中,有14起与自燃有关。

但汽车分析师张翔认为新造车自燃事件没有大家想象的比例那么高,也没有那么严重。“很多时候是媒体的关注度集中在新造车身上。”他称。

今年9月,中国工程院院士孙逢春在全球智慧出行大会上表示,2019年中国新能源汽车起火概率是万分之0.49,2020年是万分之0.26。同时他拿出另外一份数据:据公安部交通管理部门公布的数据,传统车的年火灾事故率约为万分之一到万分之二之间。

两相比较,新能源汽车的起火概率显著低于传统燃油车,不及燃油车的三分之一。

不止是自燃问题,张翔称,新造车被曝出来的仪表屏黑屏、漏水等问题,在传统燃油车身上也比较常见。“只不过新势力卖的车少,出事故后被认为这个行业的出事比例很高。”他从另一个角度解释这个问题,“相对而言,新能源汽车的系统结构比燃油车简单,理论来说,出故障的几率比燃油汽车要少。”

但必须承认,新造车发展时间较短,算上特斯拉累计不到二十年,有很多技术确实不成熟,有待改进的空间。业内人士叶岷就表示,造车新势力更加关注软件方面、交互、智能座舱,从而忽视了硬件的重要性,在验证方面不是很擅长,比如理想断轴门就暴露出新造车在设计工艺方面的能力不足。

“如果因为产品缺陷给一个企业扣上’不行’的帽子,有些偏大。企业能够及时高效的召回,正是其负责任的体现。”张翔告诉深燃,“不过召回是成熟汽车行业的一种国际性通用的质量监管办法,每年每个月世界各地都会发生很多起汽车召回事件。”汽车行业的鼻祖奔驰,就于2020年6月27日,再次因发动机渗油问题发起召回近67万辆问题汽车。

不过度鼓吹,就是最大的自我保护

上述五花八门的安全事件,对这些企业而言意味着什么?

“对于国内造车新势力来说,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两个难题,一个是交付,另一个是融资。”叶岷表示,这两个难题都不是企业可控的,但等资金问题解决之后,其他的问题才能迎刃而解。

说白了,钱是第一位的,有资金实力,才好说话。

以理想为例,在提交IPO申请前,累计融资金额超过20亿美元,手握的现金及短期投资有4.8亿美元,但还是一心谋求上市。在理想IPO募集的同时,还获得了3.8亿美元的基石投资。

兜里有钱熬过难关后,理想开始逐一解决问题,比如断轴问题。

李想本人在11月1日的媒体沟通会上坦言,“因为这样的断裂场面,我觉得对于车主而言还是会带来新的隐患的,所以我们必须把这个东西进行更换。在毛利、质量和安全之间产生冲突的时候,一定是保质量和安全放弃毛利,就这么简单”。尽管问题早在6月份就爆发了,李想和他的公司在11月份才决定放弃部分毛利保证质量。

而准备召回车辆的威马,此前完成了由上海国资投资平台及上汽集团联合领投的D轮融资,总额为100亿元,准备2021年上市。

特斯拉们颠覆传统,以开发软件的思维开发汽车,而尤其是自动驾驶系统逐渐落地,安全隐患也逐渐显现出来。其实在这一点上,不鼓吹就是最大的自我保护。

恒大研究院在特斯拉的研究报告中就指出,特斯拉和马斯克在Autopilot驾驶系统的宣传上一直过度承诺和夸大。大多消费者在没有深度了解的情况下,可能存在被“自动转向、自动泊车”等字眼欺骗的情况,导致驾驶过程中放松对车辆控制,进而造成数件安全事故。

来源 / Unsplash

此外,由于摄像头主导的视觉方案对物体探测数据体量要求非常高,但Autopilot无法100%将现实生活存在的每样实物都传输进数据库,从而又导致部分因为系统误判造成的交通事件。

长期研究自动驾驶赛道的投资人李亮对深燃分析,特斯拉和国内造车新势力走的都是“量产-获取数据-算法迭代”的自动驾驶量产路径,也就是量产在前,获取数据和算法迭代在后。

“这些公司短期内不会出售完全自动驾驶车,但自动驾驶技术能让他们给投资人讲好故事,拿到下一轮融资。”另一位研究自动驾驶的业内人士表示。

有局限性就要承认,这点理想已经学乖了。在11月1日的媒体沟通会上,除了承认自己的质量存在问题外,理想还一再声明,L2辅助驾驶不等于自动驾驶,更不等于无人驾驶,车主仍然要谨慎使用。李想本人也不断强调,目前L2的判断、预测能力仍然有限。

而如果不是事故频发,新势力们的状态还是为量产奔波,把安全质量问题的解释和解决方案暂时放在一边。比如特斯拉今年的交付目标是50万辆,这意味着,特斯拉要在剩下三个月时间里完成销售18.165万辆的KPI。这个任务量有多重?自2018年以来,特斯拉单季度销量都没超过18万辆,如今史上最好成绩是今年Q3季度交付的13.93万辆。

总的来说,在高禾资本合伙人刘盛宇看来,汽车工业是非常严谨和复杂的系统制造业,对于整车厂商,亦或是产业链上的各种零部件厂商都是如此,都要求极高的精益制造的精神和目标,无论是否是造车新势力,不断完善每个系统部分才能避免出现质量问题。

“汽车产品的安全要求要远远高于电子消费品,但很多造车新势力是按照智能手机、Pad等消费电子终端的思路来看待产品质量和安全等问题。”在他看来,造车新势力还是要学习传统精益制造的苛刻要求。

*题图来源于Unsplash。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叶岷、李亮为化名。

医疗健康行业周报 | 「金匙医学」获2.3亿元A轮融资;“互联网+医疗”医保报销更进一步

上一篇

如何在几天时间内快速理解一个陌生行业?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自燃、断轴、失控,新能源车还能买吗?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