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收割完富二代 开始收割富二代他爹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电竞:收割完富二代 开始收割富二代他爹

论当代一个“咸鱼青年”的日常是什么?最常见的莫过于:吃饭、睡觉、开黑。除了柴米油盐酱醋茶,打游戏也已成为人们消磨碎片化娱乐时间的优选,电竞概念嗅着这股热风,层层渗透,逐步走进了寻常百姓家。今年是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第十年,上周六(10月31日),备受期待的S10系列赛开启了终极一战。

虽然SN(苏宁易购电竞俱乐部)最终以1:3输给韩国的DWG战队,未能延续胜利,但这场中韩battle的热度依旧居高不下,频频登上热搜。

从2003年正式成为体育项目到如今,电竞产业已走了17个年头,不得不说风头依旧够劲。

然而,这一火爆的电子竞技并未完全承载了人们的期许与热情,擦亮眼睛,你会发现,“你觉得”的光明一片也许只是“你觉得”,其走向主流的路途并不好走,有荆棘,有泡沫,需降温。

01 千亿市场靠资本撑腰

相比于韩国、美国等海外国家,我国电竞行业起步较晚,事实上,在政策有所侧重之前,主要靠一帮富二代撑腰。

你一定记得这张在网上疯传的“校长”王思聪在观赛途中吃热狗的图片,随后被恶搞成了各路表情包。

2011年王思聪收购了在解散边缘试探的CCM战队,组建了IG电竞俱乐部,随后在18年iG战队夺得了LPL赛区首个S系列冠军,一举将电竞推至高光之下。

当然,其他富二代自然也无法缺席,赌王之子何猷君、李宁的侄子李麒麟、香港霍家二代霍启刚都在电竞界频现身影。

而本次闯进S10总决赛的黑马——SN战队,其背后的“金主爸爸”正是苏宁创始人之子张康阳。

说是鼓励行业发展也好,说是自身的兴趣爱好也罢,这些年轻一代加码电竞的姿态确实为电竞打破了边缘化壁垒,使其走进大众视野,作出了一些成绩。

就拿霍启刚来说,他作为亚洲电竞协会主席,在电子竞技作为表演项目进入雅加达亚运会上出了不少力。

富二代的青睐叠加政策的利好发声,电竞事业开始向好,如今这一整体市场规模已突破1000亿元,生态环境越发繁荣。

“2020年全球电竞行业收入将达到11亿美元,年同比增长率达15.7%。在全球市场中,中国市场以3.85亿元收入和35.0%的占比,成为全球最大市场。——Newzoo数据

2017-2021年我国电竞整体市场规模

电竞正在成为一种发展趋势,吸引了更多关注,使得无数人奔向这一产业试图掘金。然而,这一行业并没有那么“性感”,光鲜亮丽的数据在很大程度上会蒙蔽人们的思维,直接将热爱电竞与愿意为电竞付费划上等号,乱花渐欲迷人眼便是这个道理。

现实就是,就算电竞再怎么受到年轻一代的追捧,它还是一场“有钱人的游戏,为资本准备的风口。

02 亏损才是生活常态

电竞虽现已不断向主流、向大众化进发,但并没有真正出了圈。

赚得盆满钵满的还是背后的资本,而不是与电竞产业最紧密相关的“电竞俱乐部”。

纵观产业链,上游是以游戏开发、运营为主的游戏厂商;中游则是赛事运营和电竞俱乐部;下游是与电竞内容相关的直播、媒体平台等。

在这其中,实际上,电竞市场这块大蛋糕所产生的收入大抵都落到了上游厂商的钱包里,电竞的核心环节——电竞赛事或俱乐部本身其实是没有话语权的。

有些讽刺吧,在粉丝眼中拥有至高无上的殊荣的冠军战队,面对生存境遇实则十分被动,目前80%以上的电竞俱乐部都在亏损,毕竟无论是装备配置还是人才培养,都需要砸重金去支撑。

而这一投入堪比无底黑洞,具备一定的高风险,其中,人是最大的不确定性因素。

众所周知,电竞俱乐部主要通过派选手去参赛而创造商业价值,但专业选手并不好找。

并不是人人都能担得起电竞天才的头衔,也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利用天赋吃得苦中苦,成为电竞赛场上的“人中人”。

电竞并不是网瘾少年的借口,更不是“差生”的出路,其残酷性不比传统竞技项目少。

“每天的训练时间要10个小时,有时候甚至达到18个小时,练到拿起鼠标眼睛模糊,大脑无意识…即使这样,仍然会坚持到完全没有任何意识,再打就要昏过去,练习不了任何东西。”——前魔兽争霸选手sky

2019英雄联盟全球奖金榜

更何况,并不是成了明星选手就可以高枕无忧了,选手的花期有限,旧日王者看着今日大神登顶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要知道电竞行业也一向慕强,成绩的竞争力无法持续之痛可谓是直击心灵。

再加上当明星选手被名利浸染“飘了”后,假赛丑闻(DOTA2俱乐部Newbee被证实参与不正当竞赛并从中获利)、私生活绯闻(EDG下路选手“HOPE ”被曝光出轨)频频发生,也使得加速饭圈化、偶像化的电竞俱乐部深受负面影响。

奖金收入再多,顶级电竞俱乐部的开销也只会更“压力山大”(一年的开支大约为7000万元),更别说那些没有出头的俱乐部了,即便收入来源五花八门(联赛分成、直播签约、商业赞助、衍生品收入等),也难以支撑起一支战队的正常开支。

多少个无名之辈做着名利双收的美梦,试图踏进电竞圈,从此青云直上,但事实证明,这个圈子并不那么容易混。

03 资本赚了流量的钱

这边俱乐部正在为生存绞尽脑汁,艰难度日,而另一边的资本继续热情高涨,纷纷入局。

除了富二代,你能看到更多的品牌资本跃跃欲试。

快手完成收购YTG王者荣耀战队,正式进军KPL职业联赛;

京东完成对原LPL队伍QG战队及LSPL队伍NON两支战队的收购;

李宁集团关联公司非凡中国体育成为了英雄联盟Snake俱乐部的新东家…

电竞资本化之势愈演愈烈,那是因为各路人马看到了电竞市场的商业价值。

换句话说,电竞俱乐部可能会解散倒闭,但入局其中的资本尝到的甜头可不少。

毕竟电竞背后的庞大流量为资本带来了可观的获利机会。

有一天,出租车的广告牌也能被除了流量爱豆之外的电竞粉丝承包而用来打投宣传,实在是我们万万没有想到的。

今年腾讯电竞年度发布会上《王者荣耀》电竞数据再创新高;英雄联盟S10全球总决赛的阅读量超过1亿,子话题的讨论量上万;明星选手的热度与娱乐圈小花小草齐肩,登顶“微博之夜”年度人物…这一系列的数据都在映射出一个由新鲜血液构成的潜力大的流量池。

这对包括电商、视频网站、游戏公司在内的所有互联网企业来说,诱惑力极大,要知道它们如今都在追求各路流量来为业务赋能。

尤其是在疫情时期,电竞具备的流量优势更为凸显,它所带来的热度、话题以及潜在消费欲是无法比拟的,不仅可以增强消费者的黏性,也能发掘潜在的消费者,潜移默化,但足够强烈。

带来的良性作用不必多说,无论是从业务效益,还是品牌知名度出发,都会因博得消费者主力军——Z世代的垂青而上升一个台阶。

开头提到的SN站队,其背后的金主大佬——苏宁便蹭着电竞热潮继续为其电商主业发光发热,做足了不少准备。

今年6月,在成为英雄联盟S10赛季唯一指定电商平台后,它便推出了2020英雄联盟总决赛主题会场,上线与LPL战队互动的打榜、福利宝箱、电竞超品日、增设电竞特别版会员等玩法和功能,为的就是通过与大批电竞粉丝的互动而收一波有效流量。

结果当然是可观的,电竞背后的流量变现显著。

9月20日到10月20日,苏宁易购平台上的电竞属性商品整体销售规模环比增长142%;

SN战队四分之一决赛获胜后的周末,其电竞属性商品销售环比增长78%,专题会场访客数量增长120%;

S10总决赛正好与双十一购物节重叠,其热度早已超过苏宁818购物节时期,Super会员8分钟内新增数破10万…

他们透过明星战队身披的荣光,看中了流量蛋糕,看到了年轻人的消费潜力。

资本一掷千金为头部电竞俱乐部,并不是在做什么“慈善”,更多的还是为了有利可图,甚至可以说是成就了一次千载难逢的推广营销,即通过引入流量而实现与自身业务的有效协同。

比起电竞的成长空间,也许金主爸爸们更在乎的是这波流量风口能不能巧妙地蹭上并加以利用,虽说他们为电竞打开了新的窗口,但并没有真正解决目前电竞行业的痛点,如人才难找、社会认可度渗透不够、生态建设不完善..进而使其依旧找不到有效积极的盈利逻辑,从而陷入恶性循环。

于是,我们只会看到,一波又一波热腾腾的资本为某个破空而出的黑马战队而来,选择性忽视了八成以上的电竞俱乐部背负着名为活下去的心酸。

04 结语

在人们的想象里,电竞距离传统体育只有几步之遥。

在现实生活里,电竞是成为了日常的一部分,但远远不到主流的程度。

资本入局,行业为之一变。

但俗话说得好,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产业融合虽带来了良性转变,但仍没有改变主体语境中那些真正从事电竞人员的挣扎。

资本执著的只是电竞故事背后的流量,而中国电竞业的前路道阻且长。

作者:寿司英雄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电竞:收割完富二代 开始收割富二代他爹

研究人员发现一种新的新冠病毒变异具有大流行的潜力

上一篇

任天堂索尼半年利润激增堪比印钞机 游戏行业"神奇季节"将至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电竞:收割完富二代 开始收割富二代他爹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